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都会博物馆专家:4.5亿美元《救世主》并非达·芬奇所作

2019-6-5 08:56:5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编译 选稿:桑怡

原标题:大都会博物馆专家:4.5亿美元《救世主》并非达·芬奇所作

  今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年,伦敦女王画廊正在举行英国皇室所藏达芬奇素描展。然而,另一幅被认为与达·芬奇有关的作品却再一次受到权威学者的质疑,就这是前年在佳士得拍出4.5亿美元的《救世主》。

  澎湃新闻获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一位研究达·芬奇的专家近日批评佳士得拍卖行在为《救世主》(又名《萨尔瓦多·芒迪》Salvator Mundi)编撰目录时包含了错误地暗示,而当时拍卖行是将她列入鉴定这幅画的学者之一。


  2017年,纽约佳士得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拍出的《救世主》

  这位专家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研究者、策展人卡门·班巴赫(Carmen Bambach),如今她宣布说:“这并不能代表我的观点。”

  班巴赫在2008年受英国国家美术馆邀请参观《救世主》,2017年,纽约佳士得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约人民币29.577亿元)的价格卖出了这幅画,并将她列入了学者名录,并称学者们 “对这幅作品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得出了广泛的共识,认为《救世主》是莱昂纳多的作品”。

  当时佳士得将该作品称为“21世纪最大的发现”。作品被一名匿名买家通过电话竞拍购得。拍卖结束后,这幅作品的拍卖师Pykklanen激动地表示,这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它将成为我所卖出的最贵的作品。”而在1958年,这一画作曾售45英镑。


  拍卖现场

  专家否认《救世主》出自达·芬奇,英国国家美术馆角色为何?

  在班巴赫即将出版的四卷本《达·芬奇传》(一部超过100万字和拥有1500幅图片庞大书籍),她将这幅作品的大部分画作归功于达·芬奇的助手乔瓦尼 安东尼奥 波斯特西奥(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达·芬奇本人只是“少量的润色”。

  这幅《救世主》曾入选2011年在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莱昂纳多画展”(Leonardo exhibition),佳士得将其描述为21世纪艺术的新发现,而自去年阿布扎比卢浮宫(Abu Dhabi Louvre)此作品的揭幕仪式被取消以后,《救世主》的下落一直成谜。

  在本月早些时候,班巴赫透露了自己被英国国家美术馆联系的惊讶之情:“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问我是否愿意在2008年赏析《救世主》的学者中公开自己的名字。”

  “我不想回复这个邮件,因为我不想被列入那些说‘是’的人之列,因为我当时并没有被真正问到我对《救世主》的看法。如果把我的名字加到名单上,这将是一个默认的声明,即我同意这幅作品是达芬奇所作。但事实上我不这么认为。”

  文物修复监督机构“英国艺术观察”(art twatch UK)的主管迈克尔·戴利(Michael Daley)也怀疑这幅画的真伪。在他看来,来自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邮件是“令人不安的进展”,“这表明,当卢浮宫发现下半年计划举行的大型达·芬奇画展很难获得借展时,英国国家美术馆或仍在努力展示专家对鉴定结果的支持;或者,英国国家美术馆的董事要求澄清美术馆早期参与的所谓学术活动的性质。”他补充道,“如果英国国家美术馆当时不展出一幅未来在市场上出售的画作,也许此后没有博物馆性质的机构会购买和收藏这幅画。”


  英国国家美术馆

  当然班巴赫的鉴定基于许多因素,包括这幅画未曾向世人公开的原始状态,它在2007年进行修复时,几乎“完全被剥光了”,但“我知道这幅画损坏得有多严重。”同时,她还对这幅画创作于1500年左右、可能属于查理一世藏品的说法提出了质疑:“直到19世纪中叶,这幅画才被完整地记录下来。”对于拍卖价格,班巴赫认为,“这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英国伦敦女王画廊正在举办“莱昂纳多·达·芬奇:素描的一生”大展,展出作品来自英国皇室收藏的超过200幅达·芬奇的素描和手稿,涵盖了他65年的绘画生涯。

  班巴赫发现展出作品包括一幅小窗帘研究,被描述为来自达·芬奇的工作室。在科学研究的帮助下,她把这幅作品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的一幅达·芬奇画作联系起来。

  英国国家美术馆对班巴赫所说的邮件不予置评,但馆方也表示:“(我们)在将任何借展作品纳入展览前都进行了仔细考虑,会权衡将贷款纳入展览的利弊,包括对公众观看作品、对展览整体论证和学术研究的有益之处。”

  “2011年,我们将《救世主》纳入达芬奇画展的原因是我们觉得这幅新发现将极大的引起关注,观众也可以通过辨别被公认的达芬奇作品和当时新发现的《救世主》,给出自己的观点。

  《救世主》细部

  《救世主》真赝、买家、去向皆成谜

  其实早在佳士得宣布将拍卖这件作品,《救世主》真赝之争就没有停歇。早在2017年11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放出一张达·芬奇《救世主》修复之前的照片,并配文“4.5亿美元?!希望那个买家了解艺术品保护的问题。”


  托马斯·坎贝尔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对画作的质疑,并公开了画作修复前的模样

  托马斯·坎贝尔的账号拥有3.74万粉丝,状态一经发布,便有超过2800人点赞。而与此同时,也不少人对此毫不买账,其中包括纽约艺术评鉴专家Robert Simon、纽约艺术商Alex Parish和Warren Adelson,他们在2005年美国的一场小型地方拍卖上购得了这幅《救世主》,之后以R.W. Chandler公司的名义请纽约艺术品修复师Dianne Dwyer Modestini对画作进行了修复。

  在坎贝尔帖子下的评论中,负责经营《救世主》画作的有限公司的Robert Simon写道,“坎贝尔教授,这样的评论无疑显示您对世界上最值得敬重的画作修复师知之甚少,又对其恶言相加。这位修复师曾在您过去就职的地方勤恳工作多年。我亲自看了《救世主》的修复保护过程,我能够为Dianne Modestini的绝对诚实与谨慎作证,我也为她对作品所付出的努力表示尊敬,她展现出了修复师这一行当的最高道德水准。针对严肃媒体和社交平台上盛行的愚蠢言论,我本不愿评论,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发声。”

  事实上,除了托马斯·坎贝尔,外界对《救世主》拍出4.5亿美元高价的质疑未曾停歇。《纽约时报》评论员认为,《救世主》中基督手持水晶球的画面似乎没那么吸引人,不会得到丹·布朗追随者们的喜欢。虽然画中的一些小细节具有达·芬奇的特色,但是画面的单调性与过度柔和令人难以忽视。画中的基督眼神空洞,举起的右手相较《施洗者圣约翰》而言,看起来更僵硬,而缺乏知觉,并且与阴影中的脸颊和嘴巴相比亮度过高。此外,和达·芬奇的其他肖像画不同,这幅《救世主》中的人物似乎面朝正前方,如同中世纪的圣像画一般。

  虽然对画作中的细节有诸多疑点,且修复过程也让人产生不少质疑,但是不少人士依然相信《救世主》就是达·芬奇的真迹。


  该作品在佳士得拍卖前的预展中

  而针对《救世主》被拍卖背后的一些细节,也分析人士认为,“《救世主》的市场成绩一面照出西方艺术交易体系的规范,一面也折照出其中的黑暗。《救世主》在佳士得的上拍,可说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救世主》背后的那场‘疑似’连环诈骗,导致俄罗斯画主绝不可能将作品再交给苏富比,佳士得在这个交易里几乎没有对手。从前两年开始,俄罗斯富豪就已陆续通过佳士得走货,吐血出售他的收藏。佳士得凭借强大的新兴市场号召力,为他挽回了一些损失,这次的达·芬奇,更是为其挽回了不小的颜面。但此事远未结束。

  事实上,对于《救世主》的买家也是一个迷,佳士得并未公布买家身分,虽然坊间有传言是法国富豪、艺术品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竞得,如果真是皮诺竞得,那此事内幕将更加复杂,因为皮诺有着佳士得的大部分股份。

  后又有传闻说,《救世主》的神秘买家是沙特王子巴德(Bader bin Abdullah bin Mohammed bin Farhan al-Saud),虽佳士得不会未经允许地对任何买家或卖家身份作出评论,巴德王子不愿对相关新闻作回应。但是,位于阿联酋的卢浮宫阿布扎比馆曾发布推特表示,达·芬奇的《救世主》“即将来到卢浮宫阿布扎比馆。”

  但2018年9月,卢浮宫阿布扎比馆宣布将无限期推迟《救世主》的揭幕,此后,《救世主》的去向也成谜。


  卢浮宫阿布扎比馆

  但佳士得的一位发言人说:“十多位学者组成的小组在拍卖前近10年就确定了该画为达芬奇的真迹,并在2017年拍卖时再次确认。”尽管我们意识到这幅画会成为公众舆论的巨大话题,但自2017年佳士得拍卖以来,没有任何新的讨论或猜测导致我们重新审视它。”

  注: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卫报》Dalya Alberge《达·芬奇研究专家拒绝支持《救世主》归于达·芬奇名下》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大都会博物馆专家:4.5亿美元《救世主》并非达·芬奇所作

2019年6月5日 08:56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大都会博物馆专家:4.5亿美元《救世主》并非达·芬奇所作

  今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年,伦敦女王画廊正在举行英国皇室所藏达芬奇素描展。然而,另一幅被认为与达·芬奇有关的作品却再一次受到权威学者的质疑,就这是前年在佳士得拍出4.5亿美元的《救世主》。

  澎湃新闻获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一位研究达·芬奇的专家近日批评佳士得拍卖行在为《救世主》(又名《萨尔瓦多·芒迪》Salvator Mundi)编撰目录时包含了错误地暗示,而当时拍卖行是将她列入鉴定这幅画的学者之一。


  2017年,纽约佳士得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拍出的《救世主》

  这位专家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研究者、策展人卡门·班巴赫(Carmen Bambach),如今她宣布说:“这并不能代表我的观点。”

  班巴赫在2008年受英国国家美术馆邀请参观《救世主》,2017年,纽约佳士得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约人民币29.577亿元)的价格卖出了这幅画,并将她列入了学者名录,并称学者们 “对这幅作品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得出了广泛的共识,认为《救世主》是莱昂纳多的作品”。

  当时佳士得将该作品称为“21世纪最大的发现”。作品被一名匿名买家通过电话竞拍购得。拍卖结束后,这幅作品的拍卖师Pykklanen激动地表示,这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它将成为我所卖出的最贵的作品。”而在1958年,这一画作曾售45英镑。


  拍卖现场

  专家否认《救世主》出自达·芬奇,英国国家美术馆角色为何?

  在班巴赫即将出版的四卷本《达·芬奇传》(一部超过100万字和拥有1500幅图片庞大书籍),她将这幅作品的大部分画作归功于达·芬奇的助手乔瓦尼 安东尼奥 波斯特西奥(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达·芬奇本人只是“少量的润色”。

  这幅《救世主》曾入选2011年在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莱昂纳多画展”(Leonardo exhibition),佳士得将其描述为21世纪艺术的新发现,而自去年阿布扎比卢浮宫(Abu Dhabi Louvre)此作品的揭幕仪式被取消以后,《救世主》的下落一直成谜。

  在本月早些时候,班巴赫透露了自己被英国国家美术馆联系的惊讶之情:“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问我是否愿意在2008年赏析《救世主》的学者中公开自己的名字。”

  “我不想回复这个邮件,因为我不想被列入那些说‘是’的人之列,因为我当时并没有被真正问到我对《救世主》的看法。如果把我的名字加到名单上,这将是一个默认的声明,即我同意这幅作品是达芬奇所作。但事实上我不这么认为。”

  文物修复监督机构“英国艺术观察”(art twatch UK)的主管迈克尔·戴利(Michael Daley)也怀疑这幅画的真伪。在他看来,来自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邮件是“令人不安的进展”,“这表明,当卢浮宫发现下半年计划举行的大型达·芬奇画展很难获得借展时,英国国家美术馆或仍在努力展示专家对鉴定结果的支持;或者,英国国家美术馆的董事要求澄清美术馆早期参与的所谓学术活动的性质。”他补充道,“如果英国国家美术馆当时不展出一幅未来在市场上出售的画作,也许此后没有博物馆性质的机构会购买和收藏这幅画。”


  英国国家美术馆

  当然班巴赫的鉴定基于许多因素,包括这幅画未曾向世人公开的原始状态,它在2007年进行修复时,几乎“完全被剥光了”,但“我知道这幅画损坏得有多严重。”同时,她还对这幅画创作于1500年左右、可能属于查理一世藏品的说法提出了质疑:“直到19世纪中叶,这幅画才被完整地记录下来。”对于拍卖价格,班巴赫认为,“这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英国伦敦女王画廊正在举办“莱昂纳多·达·芬奇:素描的一生”大展,展出作品来自英国皇室收藏的超过200幅达·芬奇的素描和手稿,涵盖了他65年的绘画生涯。

  班巴赫发现展出作品包括一幅小窗帘研究,被描述为来自达·芬奇的工作室。在科学研究的帮助下,她把这幅作品与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的一幅达·芬奇画作联系起来。

  英国国家美术馆对班巴赫所说的邮件不予置评,但馆方也表示:“(我们)在将任何借展作品纳入展览前都进行了仔细考虑,会权衡将贷款纳入展览的利弊,包括对公众观看作品、对展览整体论证和学术研究的有益之处。”

  “2011年,我们将《救世主》纳入达芬奇画展的原因是我们觉得这幅新发现将极大的引起关注,观众也可以通过辨别被公认的达芬奇作品和当时新发现的《救世主》,给出自己的观点。

  《救世主》细部

  《救世主》真赝、买家、去向皆成谜

  其实早在佳士得宣布将拍卖这件作品,《救世主》真赝之争就没有停歇。早在2017年11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前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放出一张达·芬奇《救世主》修复之前的照片,并配文“4.5亿美元?!希望那个买家了解艺术品保护的问题。”


  托马斯·坎贝尔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对画作的质疑,并公开了画作修复前的模样

  托马斯·坎贝尔的账号拥有3.74万粉丝,状态一经发布,便有超过2800人点赞。而与此同时,也不少人对此毫不买账,其中包括纽约艺术评鉴专家Robert Simon、纽约艺术商Alex Parish和Warren Adelson,他们在2005年美国的一场小型地方拍卖上购得了这幅《救世主》,之后以R.W. Chandler公司的名义请纽约艺术品修复师Dianne Dwyer Modestini对画作进行了修复。

  在坎贝尔帖子下的评论中,负责经营《救世主》画作的有限公司的Robert Simon写道,“坎贝尔教授,这样的评论无疑显示您对世界上最值得敬重的画作修复师知之甚少,又对其恶言相加。这位修复师曾在您过去就职的地方勤恳工作多年。我亲自看了《救世主》的修复保护过程,我能够为Dianne Modestini的绝对诚实与谨慎作证,我也为她对作品所付出的努力表示尊敬,她展现出了修复师这一行当的最高道德水准。针对严肃媒体和社交平台上盛行的愚蠢言论,我本不愿评论,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发声。”

  事实上,除了托马斯·坎贝尔,外界对《救世主》拍出4.5亿美元高价的质疑未曾停歇。《纽约时报》评论员认为,《救世主》中基督手持水晶球的画面似乎没那么吸引人,不会得到丹·布朗追随者们的喜欢。虽然画中的一些小细节具有达·芬奇的特色,但是画面的单调性与过度柔和令人难以忽视。画中的基督眼神空洞,举起的右手相较《施洗者圣约翰》而言,看起来更僵硬,而缺乏知觉,并且与阴影中的脸颊和嘴巴相比亮度过高。此外,和达·芬奇的其他肖像画不同,这幅《救世主》中的人物似乎面朝正前方,如同中世纪的圣像画一般。

  虽然对画作中的细节有诸多疑点,且修复过程也让人产生不少质疑,但是不少人士依然相信《救世主》就是达·芬奇的真迹。


  该作品在佳士得拍卖前的预展中

  而针对《救世主》被拍卖背后的一些细节,也分析人士认为,“《救世主》的市场成绩一面照出西方艺术交易体系的规范,一面也折照出其中的黑暗。《救世主》在佳士得的上拍,可说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救世主》背后的那场‘疑似’连环诈骗,导致俄罗斯画主绝不可能将作品再交给苏富比,佳士得在这个交易里几乎没有对手。从前两年开始,俄罗斯富豪就已陆续通过佳士得走货,吐血出售他的收藏。佳士得凭借强大的新兴市场号召力,为他挽回了一些损失,这次的达·芬奇,更是为其挽回了不小的颜面。但此事远未结束。

  事实上,对于《救世主》的买家也是一个迷,佳士得并未公布买家身分,虽然坊间有传言是法国富豪、艺术品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竞得,如果真是皮诺竞得,那此事内幕将更加复杂,因为皮诺有着佳士得的大部分股份。

  后又有传闻说,《救世主》的神秘买家是沙特王子巴德(Bader bin Abdullah bin Mohammed bin Farhan al-Saud),虽佳士得不会未经允许地对任何买家或卖家身份作出评论,巴德王子不愿对相关新闻作回应。但是,位于阿联酋的卢浮宫阿布扎比馆曾发布推特表示,达·芬奇的《救世主》“即将来到卢浮宫阿布扎比馆。”

  但2018年9月,卢浮宫阿布扎比馆宣布将无限期推迟《救世主》的揭幕,此后,《救世主》的去向也成谜。


  卢浮宫阿布扎比馆

  但佳士得的一位发言人说:“十多位学者组成的小组在拍卖前近10年就确定了该画为达芬奇的真迹,并在2017年拍卖时再次确认。”尽管我们意识到这幅画会成为公众舆论的巨大话题,但自2017年佳士得拍卖以来,没有任何新的讨论或猜测导致我们重新审视它。”

  注: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卫报》Dalya Alberge《达·芬奇研究专家拒绝支持《救世主》归于达·芬奇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