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上记忆】上海女人的双手,难忘那盒蛤蜊油

2019-3-15 09:40:3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林凤 选稿:桑怡

  原标题:【海上记忆】上海女人的双手,难忘那盒蛤蜊油

  逛超市,在琳琅满目的护肤品货架最下层旮旯处,发现一整盒蛤蜊油,虽然默默地静处在那里,但瞅见它们,便感觉“老底子”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感动,毫不犹豫地买了一盒,太便宜啦,2.5元。

  这之前,我用的护手霜是女儿从国外带回的,小巧精致,秋冬季节,随身带随时用。只是,使用一段时间后,还是阻挡不住秋冬“寒刀子”的侵蚀,不禁嘀咕,这货华而不实啊,手和脚及身上皮肤粗糙,有皲裂的痛感。因为孩童时有使用蛤蜊油的体验,就试着用这其貌不扬、价格最便宜的“老货”,不知是否还是当年的功效。也就二三天吧,手背、脚背上的皮肤明显地滋润了,痛感也消失了,“老货”功效依然哩,不禁为蛤蜊油的不登“大雅之堂”叫屈。

  想起那些年,我们用蛤蜊油的年代。我家居住的工人新村,人们几乎没有什么更好的护肤品,蛤蜊油是属于大众的。秋冬防止手脚开裂的常用“武器”就是蛤蜊油。我们这些“小鬼头”的手上、脚上、耳朵上乃至脸上生冻疮的,屡见不鲜,能用来止疼消痒的,似乎也只有蛤蜊油。蛤蜊油不但有护肤的功效,还有游戏的功能。我们将用完的空壳啮合顶端,放在水门汀上磨砺,磨出两个小洞后,就可以吹出音乐声。缺乏音乐细胞的我,只能吹出单音节,不像哥他们几个调皮鬼,能吹出清亮的口哨声。女孩子还用空壳做“造房子”游戏的踢砖,蛤蜊壳表面很光滑,单脚踢时,只需轻轻地碰一下,就能踢进画在地上的空格(房子)里。

  那些年,属于大众的护肤品,还有“友谊牌”面霜、“百雀羚”面霜之类,如今在市场上较难寻觅。对于此类小众的需求,不知是否有厂家愿意投入生产这种赢利微小,但却经济实惠且有特色的产品。期盼有厂家能腾出一席之地,生产这种承载一代或者两三代人情结的产品,实现产品新老相融的多元化。

  是啊,时代发展真是快速,但看如今的年轻人乃至中老年人,动辄购买豪华时尚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往往来不及用完,就被眼花缭乱更心仪的品牌吸引,原有的用品遭遇被“清理出户”的命运,岂不是既浪费资源又不利环保吗?我妹出国旅游,带给我一大盒护肤品,效果还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容量大,我从去年秋冬用到至今还未用完。近日,她出国旅游,又带回这种护肤品赠送我。我有点犯愁,用不完过了保质期,不就浪费啦。

  面对现今的营销策略和消费观,我们也不能一味地“厚古薄今”,沉湎于“复古”心绪难以调节。几十年的科研发展,我国的护肤品之类接近和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很多品牌不但名副其实,而且还融入中华文化的浓厚元素。我想起曾经采访过的上海戏剧学院导演向能春,上世纪60年代,他是话剧《雷锋》中雷锋的饰演者。那时,每天演出早中晚三场,没有AB角,全由他一人担当。身体消耗极大、嗓子疼痛不说,最难受的是涂在脸上的化妆品引起的皮肤过敏,皮肤掉了一层又一层,卸妆后,倒真成“大花脸”了,演员们多有这种化妆品过敏反应的。有一次,周恩来总理到上海开会,抽空到上海文艺界视察,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指示调集科研人员攻关。不久,就解决了这一难题。

  我热衷使用的“百雀羚”系列产品,就是延续和发展的“老字号”,而“相宜本草”则是一款新研发的系列产品。但它们让我欢喜让我忧,同样存在容量超出我“使用能力”的瑕疵。如果生产厂家,能够分装成“大中小”产品,让消费者各取所需就更好啦,尤其外出旅游,携带小包装的护肤品,既节省储物空间又节省体力。

  再到网上浏览,意外发现蛤蜊油有网购,不禁赞叹,智能化普及的今天,只要你想的到,似乎没有做不到的。为回归的蛤蜊油喝彩,为生产厂家点赞。

  只是,如果我仅仅网购一盒2.5元的蛤蜊油,快递费的支出是多少呢?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海上记忆】上海女人的双手,难忘那盒蛤蜊油

2019年3月15日 09:40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海上记忆】上海女人的双手,难忘那盒蛤蜊油

  逛超市,在琳琅满目的护肤品货架最下层旮旯处,发现一整盒蛤蜊油,虽然默默地静处在那里,但瞅见它们,便感觉“老底子”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感动,毫不犹豫地买了一盒,太便宜啦,2.5元。

  这之前,我用的护手霜是女儿从国外带回的,小巧精致,秋冬季节,随身带随时用。只是,使用一段时间后,还是阻挡不住秋冬“寒刀子”的侵蚀,不禁嘀咕,这货华而不实啊,手和脚及身上皮肤粗糙,有皲裂的痛感。因为孩童时有使用蛤蜊油的体验,就试着用这其貌不扬、价格最便宜的“老货”,不知是否还是当年的功效。也就二三天吧,手背、脚背上的皮肤明显地滋润了,痛感也消失了,“老货”功效依然哩,不禁为蛤蜊油的不登“大雅之堂”叫屈。

  想起那些年,我们用蛤蜊油的年代。我家居住的工人新村,人们几乎没有什么更好的护肤品,蛤蜊油是属于大众的。秋冬防止手脚开裂的常用“武器”就是蛤蜊油。我们这些“小鬼头”的手上、脚上、耳朵上乃至脸上生冻疮的,屡见不鲜,能用来止疼消痒的,似乎也只有蛤蜊油。蛤蜊油不但有护肤的功效,还有游戏的功能。我们将用完的空壳啮合顶端,放在水门汀上磨砺,磨出两个小洞后,就可以吹出音乐声。缺乏音乐细胞的我,只能吹出单音节,不像哥他们几个调皮鬼,能吹出清亮的口哨声。女孩子还用空壳做“造房子”游戏的踢砖,蛤蜊壳表面很光滑,单脚踢时,只需轻轻地碰一下,就能踢进画在地上的空格(房子)里。

  那些年,属于大众的护肤品,还有“友谊牌”面霜、“百雀羚”面霜之类,如今在市场上较难寻觅。对于此类小众的需求,不知是否有厂家愿意投入生产这种赢利微小,但却经济实惠且有特色的产品。期盼有厂家能腾出一席之地,生产这种承载一代或者两三代人情结的产品,实现产品新老相融的多元化。

  是啊,时代发展真是快速,但看如今的年轻人乃至中老年人,动辄购买豪华时尚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往往来不及用完,就被眼花缭乱更心仪的品牌吸引,原有的用品遭遇被“清理出户”的命运,岂不是既浪费资源又不利环保吗?我妹出国旅游,带给我一大盒护肤品,效果还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容量大,我从去年秋冬用到至今还未用完。近日,她出国旅游,又带回这种护肤品赠送我。我有点犯愁,用不完过了保质期,不就浪费啦。

  面对现今的营销策略和消费观,我们也不能一味地“厚古薄今”,沉湎于“复古”心绪难以调节。几十年的科研发展,我国的护肤品之类接近和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很多品牌不但名副其实,而且还融入中华文化的浓厚元素。我想起曾经采访过的上海戏剧学院导演向能春,上世纪60年代,他是话剧《雷锋》中雷锋的饰演者。那时,每天演出早中晚三场,没有AB角,全由他一人担当。身体消耗极大、嗓子疼痛不说,最难受的是涂在脸上的化妆品引起的皮肤过敏,皮肤掉了一层又一层,卸妆后,倒真成“大花脸”了,演员们多有这种化妆品过敏反应的。有一次,周恩来总理到上海开会,抽空到上海文艺界视察,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指示调集科研人员攻关。不久,就解决了这一难题。

  我热衷使用的“百雀羚”系列产品,就是延续和发展的“老字号”,而“相宜本草”则是一款新研发的系列产品。但它们让我欢喜让我忧,同样存在容量超出我“使用能力”的瑕疵。如果生产厂家,能够分装成“大中小”产品,让消费者各取所需就更好啦,尤其外出旅游,携带小包装的护肤品,既节省储物空间又节省体力。

  再到网上浏览,意外发现蛤蜊油有网购,不禁赞叹,智能化普及的今天,只要你想的到,似乎没有做不到的。为回归的蛤蜊油喝彩,为生产厂家点赞。

  只是,如果我仅仅网购一盒2.5元的蛤蜊油,快递费的支出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