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射礼在清朝时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2019-1-30 09:00:00

来源:搜狐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射礼在清朝时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本文作者为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林小静。

  射礼,作为“立德正己”之礼,是我国古代一项重要的礼仪活动,五礼中属嘉礼。最初只是指原始狩猎文化中的射禽鸟类活动,具有军事训练的性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对其加以阐释,把射礼作为修身养性、反躬自省的一种方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射礼礼仪。可以说,至清代中前期,射礼并没有衰落,只是与清朝重骑射的传统相结合,形成了一种新的射礼文化。

  网络配图

  满族是典型的狩猎民族,清军入关后,不论是在生产生活、选拔官员还是在日常娱乐中,都十分崇尚射术,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活动也随之兴起。清代将射箭技能作为武举的主要内容,射术不仅作为武事人才的选拔标准,而且也与个人仕途发展密切相关,满族官员的考核也必须考射术。顺治朝曾有规定 “满官不射布靶、不谙清语者,均不得膺上考”。

  有清一代曾将骑射列入重要的治国方略之一,与历代不同,清朝在沿袭入关前狩猎传统的基础上,还形成了木兰秋狝的传统。康熙、乾隆年间,每年举行一次“木兰秋狝”。每次行围都可被视为一次军事演习,因为对行军路线、安营、出哨、涉猎等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抵达目的地后要先搭设行营,派出巡哨,就好像行军打仗一样。木兰秋狝主要包括三项活动:小围、合围和哨鹿。木兰秋狝能使八旗劲旅不断提高骑射技能,也是训练诸皇子射术的大好机会。木兰秋狝不仅仅是皇室的重要狩猎活动,也要举行“秋狝”大典,二者成为清代射礼的主要组成部分。

  《木兰秋狝图》手卷(局部),描绘了木兰秋狝时的场景

  此外,清朝时期,许多娱乐活动都和射礼有关,比如每年“腊八”前后的“冰嬉大典”,这主要是为受过训练的八旗子弟举行的,据《清朝文献通考》卷一百七十五《乐考二十一》记载:“每岁十月咨取八旗及前锋统领、护军统领等处,每旗照定数各挑选善走冰者二百名。内务府预备冰鞋、行头、弓箭、球架等项。至冬至后,驾幸瀛台等处,陈设冰嬉及较射天球等伎。分兵丁二翼,每翼头目二十名,服红黄马褂,余俱服红黄齐肩褂。射球兵丁一百六十名,幼童四十名俱服马褂,背小旗,按八旗各色以次走冰较射。”因此,清代的“冰嬉”也是一次军事操练活动。清代民间还有射香火,这是一种晚间射箭游戏,“有于暮夜悬香火与空中而射,则更难,然皆巧也,非力也。”

  当代人模仿清朝的冰嬉活动

  不过自嘉庆朝以后,清朝国力渐微,作为清代射礼重要部分的木兰秋狝自此难以维持下去了。

  参考文献:

  李雁蓉:《射礼研究》,兰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5月。

  陈春慧:《论射礼兴衰与文化嬗变》,《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1期。

  《清实录》,中华书局。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射礼在清朝时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2019年1月30日 09:00 来源:搜狐历史

原标题:射礼在清朝时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本文作者为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林小静。

  射礼,作为“立德正己”之礼,是我国古代一项重要的礼仪活动,五礼中属嘉礼。最初只是指原始狩猎文化中的射禽鸟类活动,具有军事训练的性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对其加以阐释,把射礼作为修身养性、反躬自省的一种方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射礼礼仪。可以说,至清代中前期,射礼并没有衰落,只是与清朝重骑射的传统相结合,形成了一种新的射礼文化。

  网络配图

  满族是典型的狩猎民族,清军入关后,不论是在生产生活、选拔官员还是在日常娱乐中,都十分崇尚射术,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活动也随之兴起。清代将射箭技能作为武举的主要内容,射术不仅作为武事人才的选拔标准,而且也与个人仕途发展密切相关,满族官员的考核也必须考射术。顺治朝曾有规定 “满官不射布靶、不谙清语者,均不得膺上考”。

  有清一代曾将骑射列入重要的治国方略之一,与历代不同,清朝在沿袭入关前狩猎传统的基础上,还形成了木兰秋狝的传统。康熙、乾隆年间,每年举行一次“木兰秋狝”。每次行围都可被视为一次军事演习,因为对行军路线、安营、出哨、涉猎等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抵达目的地后要先搭设行营,派出巡哨,就好像行军打仗一样。木兰秋狝主要包括三项活动:小围、合围和哨鹿。木兰秋狝能使八旗劲旅不断提高骑射技能,也是训练诸皇子射术的大好机会。木兰秋狝不仅仅是皇室的重要狩猎活动,也要举行“秋狝”大典,二者成为清代射礼的主要组成部分。

  《木兰秋狝图》手卷(局部),描绘了木兰秋狝时的场景

  此外,清朝时期,许多娱乐活动都和射礼有关,比如每年“腊八”前后的“冰嬉大典”,这主要是为受过训练的八旗子弟举行的,据《清朝文献通考》卷一百七十五《乐考二十一》记载:“每岁十月咨取八旗及前锋统领、护军统领等处,每旗照定数各挑选善走冰者二百名。内务府预备冰鞋、行头、弓箭、球架等项。至冬至后,驾幸瀛台等处,陈设冰嬉及较射天球等伎。分兵丁二翼,每翼头目二十名,服红黄马褂,余俱服红黄齐肩褂。射球兵丁一百六十名,幼童四十名俱服马褂,背小旗,按八旗各色以次走冰较射。”因此,清代的“冰嬉”也是一次军事操练活动。清代民间还有射香火,这是一种晚间射箭游戏,“有于暮夜悬香火与空中而射,则更难,然皆巧也,非力也。”

  当代人模仿清朝的冰嬉活动

  不过自嘉庆朝以后,清朝国力渐微,作为清代射礼重要部分的木兰秋狝自此难以维持下去了。

  参考文献:

  李雁蓉:《射礼研究》,兰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年5月。

  陈春慧:《论射礼兴衰与文化嬗变》,《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1期。

  《清实录》,中华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