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何刘荆再三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

2019-1-29 09:00:46

来源:搜狐历史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原创 为何刘荆再三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

  汉明帝刘庄登位之初,就面临着兄弟诸侯王的觊觎。其中他的同母弟山阳王刘荆,已经写信试图连结他们的大哥,异母兄废太子东海王刘疆起兵造反。

  刘疆是个虽胆小却识大体的诸侯王,于是,山阳王刘荆的阴谋从一开始就被曝光了。

  诸侯王谋反,这在任何朝代都是让起意的诸侯王及其党羽全族人头搬家的十恶不赦的重罪。可严苛的汉明帝,是怎么做的呢?

  “以荆母弟,秘其事,遣荆出止河南宫”考虑是同母弟,刘庄将此事压了下去,不对外宣布,只将刘荆遣到河南宫居住,甚至都不是软禁。汉明帝如此高抬贵手,刘荆可没有领兄长的好意,反倒有恃无恐,加紧了谋反的策划。

  “西羌反,荆不得志,冀天下因羌惊动有变,私迎能为星者与谋议。帝闻之,乃徙封荆广陵王,遣之国。”西羌造反,国内可能有人心不稳的机会,刘荆又找人密谋造反。可是和前次一样,“密谋”密到连汉明帝都听说了。弟弟已经两次做谋反的勾当,可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汉明帝又放过了弟弟,只是将他转封广陵王,还遣他去自己的封地广陵国,可以算是放虎归山了。

  一而再,再而三,刘荆两次谋反没受惩罚,胆子越发大起来。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找来看相的,自称“我长得很像先帝(刘秀),先帝三十岁得了天下,我现在也三十岁了,你给相相看我可以起兵了吗?”

  相面的听到这话胆都吓没了,敷衍了几句,出来后马上向官府举报。刘荆闻讯也吓坏了,自己跑到牢房里呆着算是自首。

  事不过三,刘荆谋反已经三次,汉明帝这次如何处理?“帝复加恩,不考极其事,下诏不得臣属吏人,唯食租如故,使相、中尉谨宿卫之”又宽大,不深究了。只是这次多少做出一些处罚,算是变相软禁了刘荆。

  一般说,谋反三次了,都不成,还被软禁了,可以消停了吧?刘荆偏不,他开始玩迷信手段,“使巫祭祀祝沮”,找巫婆神汉来想靠诅咒把汉明帝咒死。结果,很悲催的消息又走漏了。有关部门负责人都看不下去了,向明帝举奏,要求诛杀这个天天想谋反的王爷。明帝还是没同意,但刘荆得到消息,就自杀了。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刘荆再三再四的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这和汉明帝一向严苛的性格,似乎实在对不上号。

  如果说刘荆是一母所生的弟弟,明帝多少考虑血浓于水的话,面对异母弟的谋反,汉明帝也表现出相似的宽容。

  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刘秀唯一一个并非郭、阴二后所生的儿子楚王刘英,谋反被告发,案件审理过程中,有发现郭皇后的二个幼子济南王刘康和淮阳王刘延也是同谋。

  明帝对从小“特亲爱之”的异母弟,这次谋反主谋刘英,处理得格外宽宥。有司“请诛之,帝以亲亲不忍,乃废英,徙丹阳泾县,赐汤沐邑五百户,遣大鸿胪持节护送,使伎人奴婢工技鼓吹悉从,得乘辎軿,持兵弩,行道射猎,极意自娱。男女为侯主者,食邑如故,楚太后勿上玺缓,留住楚宫”。除了废王异封外,仍保持了极高的优厚待遇。

  第二年,刘英在丹阳自杀,明帝又“遣光禄大夫持节吊祠,赠賵如法,加赐列侯印绶,以诸侯礼葬于泾,遣中黄门占护其妻子,悉出楚官属无辞语者”。甚至制诏刘英之母许太后:“诸许愿王当富贵,人情也。已诏有司,出其有谋者,令安田宅。”

  济南王刘康也参与了谋反,汉明帝又以“以亲亲故,不忍穷竟其事”,对他的处罚仅仅是封国削五县了事。

  淮阳王刘延,有司“奏请诛”之,明帝“以延罪薄于楚王英,故特加恩,徙为阜陵王,食二县”,也没有废除王爵,只是徙封后大大削弱其封国而已。

  汉明帝刘庄对这些诸侯王谋反的处理如此宽宥,似乎与史书上那个严苛急躁的汉明帝对不上号。

  实际上,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汉明帝对谋反诸王的宽宥,是因为他明白,问题的根不在诸王身上。楚王刘英“母许氏无宠”,“国最贫小”,在刘秀诸子中地位最低;而济南王刘康、淮阳王刘延,也是郭后所生少子,封国也小;山阳王刘荆,看他一次次的“谋反”,可以知道,他对汉明帝没有构成威胁。

  实质上,明帝对谋反诸王的优容是因为他明白,这四位谋反的王爷,本身不具备挑战自己帝位的资格和实力。

  与主谋的诸王相比,汉明帝对卷入谋反的真正背后势力打击是不遗余力的,甚至是凶狠残酷的。

  仅仅楚王刘英谋反案,“楚狱遂至累年,其辞语相连,自京师亲戚、诸侯、州郡豪杰及考案吏,阿附相陷,坐死徙者以千数”,元凶楚王刘英,削王爵转封软禁,党羽却“阿附相陷,坐死徙者以千数”。

  最重要的,是光武帝郭后家族被卷入其中,郭氏两个列侯因此被夺爵。其他出身河北和南阳的功臣列侯中,卷入此案而被治罪夺爵的多达十一人。在汉明帝的穷治之下,“坐死徙者以千数”,关进监狱的更达到万人以上。可以说是对背后势力的一次大清洗。

  这个背后势力就是郭后豪族集团。

  因为,汉明帝本人作为刘秀选定的南阳阴氏集团的代表人,想挑战明帝的地位,必须得到有相当势力的对立集团的支持,这个集团,在当时只有郭氏河北豪族集团。因此,如山阳王刘荆,身为阴皇后之子,密谋造反时也只能第一时间与郭氏集团联系,试图通过拉拢废太子东海王刘疆成事。

  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明帝在秘密压下刘荆谋反的消息同时,对郭氏集团的势力开始大力打击,扶风窦氏和梁氏这两个靠婚姻加入郭氏集团的外戚家族,也遭到毁灭性打击,两家均有多位娶了公主的驸马,此时,却逃不脱仅仅因“数出怨望语”、“飞书诽谤”这样的罪名,使家族主要人物下狱死,家族成员或被贬家中或被发配边疆的下场。

  楚王刘英谋反案中,不但直接对郭家进行了打击,对整个异己于南阳阴氏集团的泛郭氏集团力量也进行了广泛打击。

  在汉明帝全力打击郭氏集团的同时,对阴氏集团却高抬贵手。就在明帝严打窦、梁两家郭氏集团的外戚家族时,阴氏集团外戚也闹出了大事:驸马阴丰杀死了妻子郦邑公主。而明帝的处理,仅仅是阴丰被诛,其父母自杀,其余再无牵连。

  杀害公主如此重罪,仅牵连三人,与被大规模打击和株连的郭氏集团,窦氏、梁氏相比,同是外戚,打击谁,宽宥谁,明帝心中有一本清晰的账,虽然郭氏集团未必真有挑战明帝之心,但将郭氏集团削弱,直到明帝觉得能真正控制其行为后,才会将其列入安全范畴。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为何刘荆再三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

2019年1月29日 09:00 来源:搜狐历史

原标题:原创 为何刘荆再三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

  汉明帝刘庄登位之初,就面临着兄弟诸侯王的觊觎。其中他的同母弟山阳王刘荆,已经写信试图连结他们的大哥,异母兄废太子东海王刘疆起兵造反。

  刘疆是个虽胆小却识大体的诸侯王,于是,山阳王刘荆的阴谋从一开始就被曝光了。

  诸侯王谋反,这在任何朝代都是让起意的诸侯王及其党羽全族人头搬家的十恶不赦的重罪。可严苛的汉明帝,是怎么做的呢?

  “以荆母弟,秘其事,遣荆出止河南宫”考虑是同母弟,刘庄将此事压了下去,不对外宣布,只将刘荆遣到河南宫居住,甚至都不是软禁。汉明帝如此高抬贵手,刘荆可没有领兄长的好意,反倒有恃无恐,加紧了谋反的策划。

  “西羌反,荆不得志,冀天下因羌惊动有变,私迎能为星者与谋议。帝闻之,乃徙封荆广陵王,遣之国。”西羌造反,国内可能有人心不稳的机会,刘荆又找人密谋造反。可是和前次一样,“密谋”密到连汉明帝都听说了。弟弟已经两次做谋反的勾当,可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汉明帝又放过了弟弟,只是将他转封广陵王,还遣他去自己的封地广陵国,可以算是放虎归山了。

  一而再,再而三,刘荆两次谋反没受惩罚,胆子越发大起来。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找来看相的,自称“我长得很像先帝(刘秀),先帝三十岁得了天下,我现在也三十岁了,你给相相看我可以起兵了吗?”

  相面的听到这话胆都吓没了,敷衍了几句,出来后马上向官府举报。刘荆闻讯也吓坏了,自己跑到牢房里呆着算是自首。

  事不过三,刘荆谋反已经三次,汉明帝这次如何处理?“帝复加恩,不考极其事,下诏不得臣属吏人,唯食租如故,使相、中尉谨宿卫之”又宽大,不深究了。只是这次多少做出一些处罚,算是变相软禁了刘荆。

  一般说,谋反三次了,都不成,还被软禁了,可以消停了吧?刘荆偏不,他开始玩迷信手段,“使巫祭祀祝沮”,找巫婆神汉来想靠诅咒把汉明帝咒死。结果,很悲催的消息又走漏了。有关部门负责人都看不下去了,向明帝举奏,要求诛杀这个天天想谋反的王爷。明帝还是没同意,但刘荆得到消息,就自杀了。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刘荆再三再四的谋反,汉明帝都没有整治他,这和汉明帝一向严苛的性格,似乎实在对不上号。

  如果说刘荆是一母所生的弟弟,明帝多少考虑血浓于水的话,面对异母弟的谋反,汉明帝也表现出相似的宽容。

  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刘秀唯一一个并非郭、阴二后所生的儿子楚王刘英,谋反被告发,案件审理过程中,有发现郭皇后的二个幼子济南王刘康和淮阳王刘延也是同谋。

  明帝对从小“特亲爱之”的异母弟,这次谋反主谋刘英,处理得格外宽宥。有司“请诛之,帝以亲亲不忍,乃废英,徙丹阳泾县,赐汤沐邑五百户,遣大鸿胪持节护送,使伎人奴婢工技鼓吹悉从,得乘辎軿,持兵弩,行道射猎,极意自娱。男女为侯主者,食邑如故,楚太后勿上玺缓,留住楚宫”。除了废王异封外,仍保持了极高的优厚待遇。

  第二年,刘英在丹阳自杀,明帝又“遣光禄大夫持节吊祠,赠賵如法,加赐列侯印绶,以诸侯礼葬于泾,遣中黄门占护其妻子,悉出楚官属无辞语者”。甚至制诏刘英之母许太后:“诸许愿王当富贵,人情也。已诏有司,出其有谋者,令安田宅。”

  济南王刘康也参与了谋反,汉明帝又以“以亲亲故,不忍穷竟其事”,对他的处罚仅仅是封国削五县了事。

  淮阳王刘延,有司“奏请诛”之,明帝“以延罪薄于楚王英,故特加恩,徙为阜陵王,食二县”,也没有废除王爵,只是徙封后大大削弱其封国而已。

  汉明帝刘庄对这些诸侯王谋反的处理如此宽宥,似乎与史书上那个严苛急躁的汉明帝对不上号。

  实际上,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汉明帝对谋反诸王的宽宥,是因为他明白,问题的根不在诸王身上。楚王刘英“母许氏无宠”,“国最贫小”,在刘秀诸子中地位最低;而济南王刘康、淮阳王刘延,也是郭后所生少子,封国也小;山阳王刘荆,看他一次次的“谋反”,可以知道,他对汉明帝没有构成威胁。

  实质上,明帝对谋反诸王的优容是因为他明白,这四位谋反的王爷,本身不具备挑战自己帝位的资格和实力。

  与主谋的诸王相比,汉明帝对卷入谋反的真正背后势力打击是不遗余力的,甚至是凶狠残酷的。

  仅仅楚王刘英谋反案,“楚狱遂至累年,其辞语相连,自京师亲戚、诸侯、州郡豪杰及考案吏,阿附相陷,坐死徙者以千数”,元凶楚王刘英,削王爵转封软禁,党羽却“阿附相陷,坐死徙者以千数”。

  最重要的,是光武帝郭后家族被卷入其中,郭氏两个列侯因此被夺爵。其他出身河北和南阳的功臣列侯中,卷入此案而被治罪夺爵的多达十一人。在汉明帝的穷治之下,“坐死徙者以千数”,关进监狱的更达到万人以上。可以说是对背后势力的一次大清洗。

  这个背后势力就是郭后豪族集团。

  因为,汉明帝本人作为刘秀选定的南阳阴氏集团的代表人,想挑战明帝的地位,必须得到有相当势力的对立集团的支持,这个集团,在当时只有郭氏河北豪族集团。因此,如山阳王刘荆,身为阴皇后之子,密谋造反时也只能第一时间与郭氏集团联系,试图通过拉拢废太子东海王刘疆成事。

  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明帝在秘密压下刘荆谋反的消息同时,对郭氏集团的势力开始大力打击,扶风窦氏和梁氏这两个靠婚姻加入郭氏集团的外戚家族,也遭到毁灭性打击,两家均有多位娶了公主的驸马,此时,却逃不脱仅仅因“数出怨望语”、“飞书诽谤”这样的罪名,使家族主要人物下狱死,家族成员或被贬家中或被发配边疆的下场。

  楚王刘英谋反案中,不但直接对郭家进行了打击,对整个异己于南阳阴氏集团的泛郭氏集团力量也进行了广泛打击。

  在汉明帝全力打击郭氏集团的同时,对阴氏集团却高抬贵手。就在明帝严打窦、梁两家郭氏集团的外戚家族时,阴氏集团外戚也闹出了大事:驸马阴丰杀死了妻子郦邑公主。而明帝的处理,仅仅是阴丰被诛,其父母自杀,其余再无牵连。

  杀害公主如此重罪,仅牵连三人,与被大规模打击和株连的郭氏集团,窦氏、梁氏相比,同是外戚,打击谁,宽宥谁,明帝心中有一本清晰的账,虽然郭氏集团未必真有挑战明帝之心,但将郭氏集团削弱,直到明帝觉得能真正控制其行为后,才会将其列入安全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