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戴维·拉铁摩尔祖孙访谈录

2018-10-4 11:19:22

来源:澎湃新闻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戴维·拉铁摩尔祖孙访谈录

  【译者说明】

  这段口述材料来自美国Storycorps网站,记录于2015年11月26日。受访者是戴维·拉铁摩尔(David Lattimore,1931— ),采访者是他的孙子——戴维·拉铁摩尔(小)。戴维·拉铁摩尔1931年出生在北平(即今天的北京),1965年获耶鲁大学博士学位,是美国布朗大学东亚研究部比较文学方向的名誉退休教授。本文是对该访谈录音的文字整理和翻译,经两位戴维·拉铁摩尔授权同意后发表。

  戴维·拉铁摩尔回顾了以其父母为代表的家族成员在亚洲的往事,借此回溯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的深厚渊源。其父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是美国著名的汉学家、蒙古学家和战略学家,被誉为研究现代中国边疆问题和边疆史中“无法绕过的人物”。他的一生堪称传奇,虽然未能进入大学学习,却在丰富的工作经历中走上了边疆研究的学术之路。他著述甚丰,其中1940年出版的《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最具代表性,影响深远。若不是受20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迫害,他的学术研究本可以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欧文·拉铁摩尔与中国关系密切。他虽然出生在美国,但不满周岁时便随同父母来到中国,先后生活在上海、北平、天津等地。他的学术生涯起源于中国,一生大部分著述与中国有关。他与中国国共双方的高层都有密切来往,曾在1936年前往延安,拜访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罗斯福总统提名担任蒋介石的政治顾问,在1972年应周恩来总理邀请,再度来华访问。他的爱情和婚姻也在中国收获。他与妻子埃莉诺·拉铁摩尔相识于北平,在1926年至1927年期间度过了看似疯狂的蜜月期,他们的爱子也出生在中国。此后的数十年中,他们相依相伴,埃莉诺一直协助着欧文的学术写作,他们还一起编写过几部作品。

  1972年新华社对周恩来总理会见拉铁摩尔的报道

  欧文·拉铁摩尔并不是家族中唯一来过中国的人。他的父亲戴维·拉铁摩尔(David Lattimore,1873—1963)曾经在上海南洋公学、北京京师大学堂和天津北洋大学任教;叔叔亚历山大(Alexander)曾经在武昌大学和天津北洋大学任教。欧文·拉铁摩尔还有四位兄弟姐妹,他们都曾经一起在中国生活。两位妹妹伊莎贝尔(Isabel)和埃莉诺·弗朗西斯(Eleanor Frances)都是艺术家,后者出生在上海,是一位童书作家和插画家,作品畅销多年;弟弟里奇蒙(Richmond)出生在保定,是一位诗人,翻译过荷马和品达的诗歌。

  “感恩节倾听”(the Great Thanksgiving Listen)是在美国发起的一场全国性活动,鼓励人们通过采访长辈的形式,记录当代美国的口述历史,主要通过一个名叫StoryCorps的网站来进行。

  拉铁摩尔一家三口问:我是戴维·拉铁摩尔,我正在采访我的祖父,他也叫戴维·拉铁摩尔。

  :是的,我是戴维·拉铁摩尔。但是在我之前至少还有一位戴维·拉铁摩尔。因为我的祖父也叫这个名字,他于1963年去世,享年90岁。

  欧文·拉铁摩尔之父戴维·拉铁摩尔为中国人编写的教材《英文典大全》(A Complete English Grammar for Chinese Students)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所有你认识或者听说过他们故事的家族成员中,你认为谁拥有最有趣的人生?

  :噢,天哪,这可不好说。(笑)我的父母都拥有有趣的人生。但是,你要知道,家族中可是有众多兄弟姐妹和叔伯。我的父母,欧文·拉铁摩尔和埃莉诺·拉铁摩尔,一起度过了有趣的人生。他们于1925年在中国相遇并结婚,然后通过骆驼商队等传统交通形式,度过了大约一年半的蜜月期。我的母亲一半通过坐火车,一半通过乘坐马拉雪橇、骑驴、搭便车等方式完成了这段1925年至1927年的蜜月旅行。他们甚至到达中亚腹地,穿越群山和海拔高达17000英尺以上的山口进入印度。这些山口尽是岩石,他们只能使用牲畜来运载行李。随后他们前往意大利和英国,花了一年时间撰写他们的冒险经历,并出版了几部著作,这些著作开启了我父亲的职业生涯,同时开启了我母亲的另一项职业生涯,那就是照顾我的父亲。她的确放弃了自己的写作,转而协助我的父亲。你还想知道别的吗?

  拉铁摩尔夫妇记录蜜月之旅的三部著作(讲谈社版)问:我之前听说过欧文,你有关于他在蒙古和他的冒险方面的故事吗?

  :那是他第一次的冒险经历。这是一次貌似荒诞的蜜月,因为在蜜月期最初的几个月,准确说是四个月里,他们是分开旅行的。我的父亲跟随中国的骆驼商队,沿着蒙古的商道进入新疆,随行的有十头骆驼、一位多年相随的家仆,还有驼夫。也就是说,他以商队旅行的方式度过了几个月时间。当他到达新疆,他向我母亲发了一封电报。母亲接到电报后,乘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到达现在的哈萨克斯坦,期待能在终点与父亲汇合。但这段火车之行被延误了几个月时间,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而被推迟出发,我的母亲只能向父亲发送电报告知这个情况。当母亲到达约定的汇合地点时,父亲却并不在那里。母亲不知道父亲在哪,于是决定去寻找他。当时是2月,哈萨克斯坦的高地堪称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母亲跟随一支商队前行,以这样的方式旅行了数周时间。这支商队由马拉雪橇组成,运送着许多打算在新疆销售的火柴。母亲随身携带着使自己免于麻烦的外交证明,她不得不坐在雪橇货物的顶端,被火柴所包围。夜晚他们被大雪所阻而停下来,然后看见烟雾升起,意味着在烟的下面有一座村庄,他们滑向那里,进入村庄的院子,向主人支付费用以便过夜。过夜的地方生着火,浓烟冒出,而大雪倾盆而下,(大笑)有一点像去年的马萨诸塞。

  终于母亲与父亲重逢了。原来父亲被阻止越境进入苏联领土。因为当时在美国发生了一起外交事件。苏联政府向墨西哥派遣了一位女性大使,而美国政府禁止这位大使从纽约乘坐火车前往墨西哥。(注:这起外交事件的主角是亚历山德拉·米哈伊洛夫娜·柯伦泰(1872—1952),俄国共产主义革命者,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驻外大使,1926年至1927年期间担任苏联驻墨西哥大使。)因此,苏联政府报复性地禁止美国人入境。当这一事件发生时,母亲已经在苏联境内待了几个星期了。不过由于这起事件,母亲结束火车之旅时还是被迫独自滞留在那里,随身带着一个手提箱、一瓶伏特加和一把手枪(大笑)。

  蜜月旅行期间的欧文·拉铁摩尔

  后来,我的父母回到中国,他们在北京,也就是当时的北平,待了十年时间。父亲在蒙古旅行了好几个夏天,也在满洲度过了一个冬天——那里当时被称作“满洲国”,是被日本侵占的中国东北省份。在自东向西、以商队形式游历中国后,父亲试图学会以蒙古人的方式去旅行。他找到了一个蒙古人成为亲密伙伴,然后在蒙古待了一个夏天,四处旅行和宿营。母亲和我曾经尝试去蒙古寻找他,我们从北京出发,乘坐一架单引擎动力的小型飞机,飞行员是一名法国人,这是为中华民国政府提供邮政服务的飞机。(大笑)飞机飞行了足够长时间,外边喊叫的声音都能够被听到,但是他没有看清楚着陆点,只好返回北京。于是9岁的我没能够在蒙古有更深入的旅行。

  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我随同父亲一起回到了蒙古人民共和国,那里曾经被称为外蒙古,我们在那里待了一个月时间,驾车四处旅行,去观察这个国家。

  问:欧文这次重返蒙古和早先前往蒙古,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同之处在于,他已经出版了许多关于蒙古的学术性著作。他在中国长大,但是对蒙古更加感兴趣。他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院第一位外籍成员,当时那是一个封闭的国家,由于他的院士身份,他得以到来并享有小规模的旅行。我们得到了一辆俄式吉普车、一位司机——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猜测他实际上是便衣,负责监视我们。我们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中心乌兰巴托驾车出发,前往遥远的西部,从不同的路线返回,穿越了我们之前未曾踏足过的蒙古领土。

  问:自那以后,你曾经回到过蒙古吗?

  :并没有。你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儿子伊万(Evan)曾经去过,数次去那里纪念他的祖父。父亲在晚年曾经回去过蒙古好几次,有过几次旅行,一些同我母亲一起,一些同他的蒙古朋友一起,比如乌如贡格(Urgunge Onon)。(注:乌如贡格·鄂嫩,蒙古族人,1919年出生在内蒙古东北部,1944年毕业于日本东洋大学,曾担任欧文·拉铁摩尔的助手,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教,后跟随欧文前往利兹大学。退休后在剑桥大学创建了蒙古及内亚研究中心,著有《蒙古人民共和国通史》。)他曾经和父亲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共事,20世纪60年代迁到英国之后,他们在利兹大学共事。我想他现在依旧在世,应该有95岁了吧。

  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曾经去过中国好几次。他曾经以美国政治顾问的身份,为中国国民党政府的首脑蒋介石服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民政府流亡到了地处内陆的重庆。父亲在那里了解国民政府的工作,因为在日本空袭重庆期间,他与那里的人共用着防空洞、空袭掩体,他与他们闲逛、散步、来往,听取他们谨慎的流言和抱怨。(笑)

  父亲也曾访问过在中国西北的毛泽东及其组织。不过最终,在1950年的时候他还是身在美国。因为发生了所谓的“丧失中国”(the “Loss of China”),意味着1949年国民党政府的倒台、随后朝鲜战争的爆发,以及苏联政府的核武器试验。这些困难事件的聚集,在美国政府和人民中产生了一种恐慌,父亲因此受到了议员麦卡锡的煽动性责难,被指责是他导致了中国的“丧失”。(笑)似乎美国曾经“拥有”中国,在1949年后不得不“丧失”了,中国实际上在试图独立。在20世纪50年代的最初5年,父亲受到了困扰。不过最终他被完全免除了罪名,先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巴黎索邦大学执教,随后在英国的利兹大学待了7年时间。最后回到了美国,于1989年去世,享年89岁。

  欧文·拉铁摩尔与蒋介石在重庆

  问:是否可以认为,欧文出版的著作、给蒙古众多大学的捐赠,在亚洲留下了一种永久的拉铁摩尔印记?

  :至少在蒙古是的。(大笑)他在蒙古依旧众所周知。中国人对他们自己的历史感兴趣,同时也对父亲感兴趣。父亲在重庆时,恰好周恩来也在那里,在20世纪40年代,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尝试互相合作,共同对抗日本而不是相互对抗,因此父亲和周恩来熟识。那是一个有意思的年代。父亲写了一些书,关于中亚历史,也关于他自己的游历,他出版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蒋介石的回忆录,以及1950年初关于麦卡锡诽谤的另一本书。还有什么需要我回答的吗?

  问:我想我们能总结这次采访了。您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父亲并不是拉铁摩尔家族中第一代前往中国的人。他在中国长大,因为他的父亲当时在中国教书。(在他父亲那一代人中)还有一个兄弟也在中国教书;有一个姐姐从事教会工作,于19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中国建立了第一所聋哑人学校。(注:指欧文·拉铁摩尔的姑姑玛丽·拉铁摩尔(Mary Lattimore)。据戴维·拉铁摩尔自称,玛丽是长老会传教士,在中国苏州创办了中国第一所聋哑人学校,并在那里终其一生。另有一说,近代中国最早的聋哑学校是1887年长老会传教士米尔斯夫妇在山东登州创办的启喑学馆。是否戴维语误,暂无从查证。)因此拉铁摩尔家族有多个成员曾经去过中国。另外有一位兄弟一生大部分时间在菲律宾的美国军队服役。(注:指欧文的伯伯约翰·拉铁摩尔(John Lattimore)。)在这一代的家族成员里,有两位女性、三位男性,他们中只有一个人在美国度过了一生,其余的都在亚洲探索自己的命运。

  欧文·拉铁摩尔的弟弟、出生在保定的里奇蒙·拉铁摩尔,他是一位诗人和古典学者

  问:到此为止了吗?

  :(笑)由我来决定吗?还有更多问题吗?

  问:非常感谢您!

  :不客气!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戴维·拉铁摩尔祖孙访谈录

2018年10月4日 11:1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戴维·拉铁摩尔祖孙访谈录

  【译者说明】

  这段口述材料来自美国Storycorps网站,记录于2015年11月26日。受访者是戴维·拉铁摩尔(David Lattimore,1931— ),采访者是他的孙子——戴维·拉铁摩尔(小)。戴维·拉铁摩尔1931年出生在北平(即今天的北京),1965年获耶鲁大学博士学位,是美国布朗大学东亚研究部比较文学方向的名誉退休教授。本文是对该访谈录音的文字整理和翻译,经两位戴维·拉铁摩尔授权同意后发表。

  戴维·拉铁摩尔回顾了以其父母为代表的家族成员在亚洲的往事,借此回溯拉铁摩尔家族与中国的深厚渊源。其父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是美国著名的汉学家、蒙古学家和战略学家,被誉为研究现代中国边疆问题和边疆史中“无法绕过的人物”。他的一生堪称传奇,虽然未能进入大学学习,却在丰富的工作经历中走上了边疆研究的学术之路。他著述甚丰,其中1940年出版的《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最具代表性,影响深远。若不是受20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迫害,他的学术研究本可以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欧文·拉铁摩尔与中国关系密切。他虽然出生在美国,但不满周岁时便随同父母来到中国,先后生活在上海、北平、天津等地。他的学术生涯起源于中国,一生大部分著述与中国有关。他与中国国共双方的高层都有密切来往,曾在1936年前往延安,拜访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罗斯福总统提名担任蒋介石的政治顾问,在1972年应周恩来总理邀请,再度来华访问。他的爱情和婚姻也在中国收获。他与妻子埃莉诺·拉铁摩尔相识于北平,在1926年至1927年期间度过了看似疯狂的蜜月期,他们的爱子也出生在中国。此后的数十年中,他们相依相伴,埃莉诺一直协助着欧文的学术写作,他们还一起编写过几部作品。

  1972年新华社对周恩来总理会见拉铁摩尔的报道

  欧文·拉铁摩尔并不是家族中唯一来过中国的人。他的父亲戴维·拉铁摩尔(David Lattimore,1873—1963)曾经在上海南洋公学、北京京师大学堂和天津北洋大学任教;叔叔亚历山大(Alexander)曾经在武昌大学和天津北洋大学任教。欧文·拉铁摩尔还有四位兄弟姐妹,他们都曾经一起在中国生活。两位妹妹伊莎贝尔(Isabel)和埃莉诺·弗朗西斯(Eleanor Frances)都是艺术家,后者出生在上海,是一位童书作家和插画家,作品畅销多年;弟弟里奇蒙(Richmond)出生在保定,是一位诗人,翻译过荷马和品达的诗歌。

  “感恩节倾听”(the Great Thanksgiving Listen)是在美国发起的一场全国性活动,鼓励人们通过采访长辈的形式,记录当代美国的口述历史,主要通过一个名叫StoryCorps的网站来进行。

  拉铁摩尔一家三口问:我是戴维·拉铁摩尔,我正在采访我的祖父,他也叫戴维·拉铁摩尔。

  :是的,我是戴维·拉铁摩尔。但是在我之前至少还有一位戴维·拉铁摩尔。因为我的祖父也叫这个名字,他于1963年去世,享年90岁。

  欧文·拉铁摩尔之父戴维·拉铁摩尔为中国人编写的教材《英文典大全》(A Complete English Grammar for Chinese Students)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所有你认识或者听说过他们故事的家族成员中,你认为谁拥有最有趣的人生?

  :噢,天哪,这可不好说。(笑)我的父母都拥有有趣的人生。但是,你要知道,家族中可是有众多兄弟姐妹和叔伯。我的父母,欧文·拉铁摩尔和埃莉诺·拉铁摩尔,一起度过了有趣的人生。他们于1925年在中国相遇并结婚,然后通过骆驼商队等传统交通形式,度过了大约一年半的蜜月期。我的母亲一半通过坐火车,一半通过乘坐马拉雪橇、骑驴、搭便车等方式完成了这段1925年至1927年的蜜月旅行。他们甚至到达中亚腹地,穿越群山和海拔高达17000英尺以上的山口进入印度。这些山口尽是岩石,他们只能使用牲畜来运载行李。随后他们前往意大利和英国,花了一年时间撰写他们的冒险经历,并出版了几部著作,这些著作开启了我父亲的职业生涯,同时开启了我母亲的另一项职业生涯,那就是照顾我的父亲。她的确放弃了自己的写作,转而协助我的父亲。你还想知道别的吗?

  拉铁摩尔夫妇记录蜜月之旅的三部著作(讲谈社版)问:我之前听说过欧文,你有关于他在蒙古和他的冒险方面的故事吗?

  :那是他第一次的冒险经历。这是一次貌似荒诞的蜜月,因为在蜜月期最初的几个月,准确说是四个月里,他们是分开旅行的。我的父亲跟随中国的骆驼商队,沿着蒙古的商道进入新疆,随行的有十头骆驼、一位多年相随的家仆,还有驼夫。也就是说,他以商队旅行的方式度过了几个月时间。当他到达新疆,他向我母亲发了一封电报。母亲接到电报后,乘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到达现在的哈萨克斯坦,期待能在终点与父亲汇合。但这段火车之行被延误了几个月时间,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而被推迟出发,我的母亲只能向父亲发送电报告知这个情况。当母亲到达约定的汇合地点时,父亲却并不在那里。母亲不知道父亲在哪,于是决定去寻找他。当时是2月,哈萨克斯坦的高地堪称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母亲跟随一支商队前行,以这样的方式旅行了数周时间。这支商队由马拉雪橇组成,运送着许多打算在新疆销售的火柴。母亲随身携带着使自己免于麻烦的外交证明,她不得不坐在雪橇货物的顶端,被火柴所包围。夜晚他们被大雪所阻而停下来,然后看见烟雾升起,意味着在烟的下面有一座村庄,他们滑向那里,进入村庄的院子,向主人支付费用以便过夜。过夜的地方生着火,浓烟冒出,而大雪倾盆而下,(大笑)有一点像去年的马萨诸塞。

  终于母亲与父亲重逢了。原来父亲被阻止越境进入苏联领土。因为当时在美国发生了一起外交事件。苏联政府向墨西哥派遣了一位女性大使,而美国政府禁止这位大使从纽约乘坐火车前往墨西哥。(注:这起外交事件的主角是亚历山德拉·米哈伊洛夫娜·柯伦泰(1872—1952),俄国共产主义革命者,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驻外大使,1926年至1927年期间担任苏联驻墨西哥大使。)因此,苏联政府报复性地禁止美国人入境。当这一事件发生时,母亲已经在苏联境内待了几个星期了。不过由于这起事件,母亲结束火车之旅时还是被迫独自滞留在那里,随身带着一个手提箱、一瓶伏特加和一把手枪(大笑)。

  蜜月旅行期间的欧文·拉铁摩尔

  后来,我的父母回到中国,他们在北京,也就是当时的北平,待了十年时间。父亲在蒙古旅行了好几个夏天,也在满洲度过了一个冬天——那里当时被称作“满洲国”,是被日本侵占的中国东北省份。在自东向西、以商队形式游历中国后,父亲试图学会以蒙古人的方式去旅行。他找到了一个蒙古人成为亲密伙伴,然后在蒙古待了一个夏天,四处旅行和宿营。母亲和我曾经尝试去蒙古寻找他,我们从北京出发,乘坐一架单引擎动力的小型飞机,飞行员是一名法国人,这是为中华民国政府提供邮政服务的飞机。(大笑)飞机飞行了足够长时间,外边喊叫的声音都能够被听到,但是他没有看清楚着陆点,只好返回北京。于是9岁的我没能够在蒙古有更深入的旅行。

  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我随同父亲一起回到了蒙古人民共和国,那里曾经被称为外蒙古,我们在那里待了一个月时间,驾车四处旅行,去观察这个国家。

  问:欧文这次重返蒙古和早先前往蒙古,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同之处在于,他已经出版了许多关于蒙古的学术性著作。他在中国长大,但是对蒙古更加感兴趣。他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院第一位外籍成员,当时那是一个封闭的国家,由于他的院士身份,他得以到来并享有小规模的旅行。我们得到了一辆俄式吉普车、一位司机——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猜测他实际上是便衣,负责监视我们。我们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中心乌兰巴托驾车出发,前往遥远的西部,从不同的路线返回,穿越了我们之前未曾踏足过的蒙古领土。

  问:自那以后,你曾经回到过蒙古吗?

  :并没有。你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儿子伊万(Evan)曾经去过,数次去那里纪念他的祖父。父亲在晚年曾经回去过蒙古好几次,有过几次旅行,一些同我母亲一起,一些同他的蒙古朋友一起,比如乌如贡格(Urgunge Onon)。(注:乌如贡格·鄂嫩,蒙古族人,1919年出生在内蒙古东北部,1944年毕业于日本东洋大学,曾担任欧文·拉铁摩尔的助手,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教,后跟随欧文前往利兹大学。退休后在剑桥大学创建了蒙古及内亚研究中心,著有《蒙古人民共和国通史》。)他曾经和父亲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共事,20世纪60年代迁到英国之后,他们在利兹大学共事。我想他现在依旧在世,应该有95岁了吧。

  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曾经去过中国好几次。他曾经以美国政治顾问的身份,为中国国民党政府的首脑蒋介石服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民政府流亡到了地处内陆的重庆。父亲在那里了解国民政府的工作,因为在日本空袭重庆期间,他与那里的人共用着防空洞、空袭掩体,他与他们闲逛、散步、来往,听取他们谨慎的流言和抱怨。(笑)

  父亲也曾访问过在中国西北的毛泽东及其组织。不过最终,在1950年的时候他还是身在美国。因为发生了所谓的“丧失中国”(the “Loss of China”),意味着1949年国民党政府的倒台、随后朝鲜战争的爆发,以及苏联政府的核武器试验。这些困难事件的聚集,在美国政府和人民中产生了一种恐慌,父亲因此受到了议员麦卡锡的煽动性责难,被指责是他导致了中国的“丧失”。(笑)似乎美国曾经“拥有”中国,在1949年后不得不“丧失”了,中国实际上在试图独立。在20世纪50年代的最初5年,父亲受到了困扰。不过最终他被完全免除了罪名,先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巴黎索邦大学执教,随后在英国的利兹大学待了7年时间。最后回到了美国,于1989年去世,享年89岁。

  欧文·拉铁摩尔与蒋介石在重庆

  问:是否可以认为,欧文出版的著作、给蒙古众多大学的捐赠,在亚洲留下了一种永久的拉铁摩尔印记?

  :至少在蒙古是的。(大笑)他在蒙古依旧众所周知。中国人对他们自己的历史感兴趣,同时也对父亲感兴趣。父亲在重庆时,恰好周恩来也在那里,在20世纪40年代,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尝试互相合作,共同对抗日本而不是相互对抗,因此父亲和周恩来熟识。那是一个有意思的年代。父亲写了一些书,关于中亚历史,也关于他自己的游历,他出版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蒋介石的回忆录,以及1950年初关于麦卡锡诽谤的另一本书。还有什么需要我回答的吗?

  问:我想我们能总结这次采访了。您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父亲并不是拉铁摩尔家族中第一代前往中国的人。他在中国长大,因为他的父亲当时在中国教书。(在他父亲那一代人中)还有一个兄弟也在中国教书;有一个姐姐从事教会工作,于19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中国建立了第一所聋哑人学校。(注:指欧文·拉铁摩尔的姑姑玛丽·拉铁摩尔(Mary Lattimore)。据戴维·拉铁摩尔自称,玛丽是长老会传教士,在中国苏州创办了中国第一所聋哑人学校,并在那里终其一生。另有一说,近代中国最早的聋哑学校是1887年长老会传教士米尔斯夫妇在山东登州创办的启喑学馆。是否戴维语误,暂无从查证。)因此拉铁摩尔家族有多个成员曾经去过中国。另外有一位兄弟一生大部分时间在菲律宾的美国军队服役。(注:指欧文的伯伯约翰·拉铁摩尔(John Lattimore)。)在这一代的家族成员里,有两位女性、三位男性,他们中只有一个人在美国度过了一生,其余的都在亚洲探索自己的命运。

  欧文·拉铁摩尔的弟弟、出生在保定的里奇蒙·拉铁摩尔,他是一位诗人和古典学者

  问:到此为止了吗?

  :(笑)由我来决定吗?还有更多问题吗?

  问:非常感谢您!

  :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