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明治维新150年︱涩泽荣一: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

2018-9-30 08:57:4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周朝晖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明治维新150年︱涩泽荣一: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

  一个半世纪前,推翻旧制度后,明治政府实行全方位的资本主义性质改革,短短几十年内成果就全方位地体现出来了,不但打败了事师两千多年的中国,称雄东亚,不出十年又击败了横跨欧亚的沙俄帝国,令欧美列强刮目相看,从此进入资本主义快速发展通道,短时间内实现了从传统农业国向先进工业国的转型,近乎奇迹。在这个过程中,作为日本近代资本主义先驱的涩泽荣一,所起的作用无论如何夸张都不为过,其生涯事迹就是日本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化的缩影。对此,明治时代文学家幸田露伴高度评价他在日本迈向近代化国家所起的重要作用时说:“涩泽荣一是作为推动国家飞跃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和重要动力而存在的”。

  涩泽荣一晚年肖像

  从豪商之子到将军家财政总管

  非常时代造就非凡英才。涩泽荣一生于1840年,这一年,中国遭遇了鸦片战争的惨败,而在日本,延绵两个半世纪的江户幕府也将走到尽头。涩泽家是日本武藏国榛泽郡血洗岛村(今埼玉县深谷)一个豪商,世代务农为本,兼营利润丰厚的蓝靛染织制造和蚕丝业。到他祖父这一代,因不善经营和后继乏人,家业衰退,后来家族旁系的元助被招赘入门作为涩泽家的养子兼家业继承人,他就是涩泽荣一的生父。父亲品行正派又勤勉持家,在荣一出生时,涩泽家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豪。元助可以说是一位德才兼备的豪商,他凭着出色的经商能力和踏实勤勉的人品,得到当地藩主的信任,成为藩府的御用商,后来被任命为郡县里的下属官吏,负责协助藩府监督农工商业,代征贡税等事务。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涩泽自幼得到了父亲的悉心培养,六岁起学古文写商务信件,八岁学《论语》《四书》,后来又随汉学家尾高胜五郎学《史记》《三国志》《唐宋八家古文》《十八世略》等汉和经典,打下了扎实的学问基础。作为涩泽家长子,父亲将其他栽培为出色的家业继承人,外出经商或与村役所藩府交涉事务时都把他带在身边,荣一出色的经营能力和左右逢源的本领就来自家庭早期的教育。

  江户时代是日本历史上封建制度登峰造极的时期,也是社会制度板结僵硬的时代。幕藩体制下,社会等级森严,士农工商,武士当道,商人是末流,即便财富再多也难有地位和作为。像涩泽家这样的豪商,尽管不缺钱物和优雅,也常遭到底层官吏的侮辱嘲弄、横征暴敛。涩泽从小就感到作为商家在日本的社会结构中前途渺茫,要改变身份和社会地位,必须干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为了寻找更大发展空间,1861年,婚后不久的涩泽来到江户城游学。

  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对涩泽荣一有知遇之恩当时正是“黑船来航”后幕府签订城下之盟被迫开国的年代,“尊王攘夷”运动甚嚣尘上,置身于沸腾时局中,血气方刚的涩泽仿效那些水户藩、长州藩的浪人武士,策划尊皇倒幕活动,他和表兄尾高纠结乡党同志六十九人,计划夺取高崎城,然后扩充武装,横扫横滨的外国势力。因走漏风声计划流产,在躲避缉捕期间,因缘成为水户藩主德川庆喜的家臣。涩泽充分发挥理财的特长,为藩主推行财政税制改革,得到了庆喜的赏识。1866年,第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去世,庆喜成为第十五代幕府将军,涩泽力挽颓局积极为幕府的改革出谋划策,成为将军府上的财政管家。

  巴黎万国博览会的冲击

  1867年,代表西方工业成果结晶的万国博览会在法国巴黎举行。涩泽荣一受命陪同德川庆喜的弟弟德川昭武前往欧洲出席博览会——而后,他又作为侍从留在巴黎陪德川昭武留学。19世纪中后期的欧洲,资本主义工业化高歌猛进,巴黎则成了展示西方工商领域累累硕果的大橱窗。从蒸汽机车、工业用车床、纺织机到教育、医疗设备到社会福祉等,无一不让涩泽感到新奇,眼界大开,痛感日本犹如生活在古代,尤其金融和工商业的严重落后。涩泽荣一认为,日本只有融入世界才有光明的未来。

  1867年在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盛况

  如果说,欧洲工业社会的新奇事物给涩泽带来的冲击还只是表面上的,建立在资本主义制度基础之上的平等、自由带来的冲击则更为震撼,这与长期建立在封建基础之上的幕府“官本位”社会完全不同。涩泽认识到,要使日本兴盛,必须打破官贵民贱的旧习,排除轻商贱商的思想,向西方学习,将工商作为富民强国的大业。他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国家经济制度和工商业知识,希望今后能为日本国家建设提供参照样板。为了在欧洲学得工商文化,他刻苦攻读法语,在短短两年内掌握读写本领,能直接阅读有关西方银行、铁路、股票、证券以及股份公司的文献资料,同时可以和法国的官员、商人打交道。在巴黎近两年的刻苦学习和实地考察,为他日后利用欧美先进技术与经济制度发展自己的实业乃至日本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

  在涩泽前往法国游学不久,日本国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在他赴法参会的同年底,江户无血开城,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将大政奉还天皇后,回到德川祖上发祥地静冈隐居,统治日本两个半世纪的德川幕府落下帷幕。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宣告一个崭新的新时代的到来。

  这些消息,通过日本国内亲友来信与当时法国发达的报纸传媒,雪片一样飞来,德川昭武及涩泽荣一等随员不知何去何从,进退两难。

  明治政府财政奠基人

  1868年五月,涩泽等旅法幕臣接到朝廷命令书:王政一新,昭武公子一行回国复命。

  由于改朝换代,涩泽一行等回到日本后,没有身份、职业,也失去了俸禄来源,处境有如失魂落魄、没有归属的浪人,父亲要他回乡继承家业,但荣一固守君臣道义,为了报答德川庆喜的知遇之恩,选择到静冈追随陪伴形同阶下囚的庆喜。一方面,新旧社会的更替,使他看到了日本的希望,凭借在法国习得的现代商业技能,他自信在百业待举的日本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舞台。明治二年(1869年),涩泽组织了日本最早股份制公司雏形“商法会所”,短短几个月,他凭借合法集资的三十万两银子,就获利八万五千多两。

  为了追赶西方发达国家,明治政府在成立之初就将推动近代产业发展作为最大的使命。新事业如雨后春笋出现,但各种人才尤其是具备新知识,既通晓西欧诸国社会结构,又精通现代金融财务的工商人才极其缺乏。1869年6月,明治政府即面临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幕府垮台前因参加万博会向法国银行家借了巨额钱款,还有参展物品的保存问题,他们请来涩泽荣一协助解决。涩泽着手,处理得干净利落,深受明治政要赏识。大藏卿大隈重信三顾茅庐请他出山指导国家财政,在庆喜的鼓励下,同年11月,涩泽接受明治太政官颁发的民部省租税司任命书,与伊藤博文、大隈重信辅助民部卿伊达宗城工作。

  在租税司担任负责人的过程中,涩泽为日本发展资本主义付出了很多努力,诸如:从引进西方国家的经济制度,制定各种法律条规,以便为日本近代工商实业的发展创造和谐的环境,如统一度量、实施邮政制度和铁道建设;实行币租税取代实物租税、开发海运业和通商贸易市场;出台银行汇兑制度、发行纸币订立股份制公司条例等;又如设立指导国家工业化建设的工部省,组建诸多国有大企业如丝织厂、造船工厂和矿山企业夯实近代化国家基础,等等。涩泽荣一的贡献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三十岁时他成为大藏卿大久保利通的助理。

  涩泽荣一年纪轻轻仕途顺畅,是个前途远大的新时代精英,但他却在此时选择走上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民间企业家之路。

  日本现代工商业之父

  涩泽荣一为何辞官下海?其中原因不得而知。一直以来最通常的解释是,涩泽的财政理念、措施,与大久保利通格格不入,在政府的编制预算上二人意见相左,于是愤而辞职。这是相当皮相的见解,更深层的原因,我想仕途之路大概终非涩泽的理想。

  1873年,涩泽创办了第一国立银行并担任总监,资金来源按照集金原则,既有三井八郎右卫门、小野善助这样的日本财阀做大股东,也有公开招募的小股东,同时聘请英国金融精英担任顾问,以欧洲英法的复式簿记训练银行职员——这些在今天金融领域的常识,在当时却是具有披荆斩棘的拓荒之功。他在诸多商业领域,有很多创造性贡献,比如将“bank”译为“银行”,创立现代日本货币“円”等。

  此后的几十年中,涩泽作为创立人,以及参与者或组织指导者身份创办了数目惊人的一系列企业和机构,领域涉及银行、造纸,保险,电话电信、铁道、纺织、电力、煤气、造船、仓储、旅馆业、剧院和社会福祉机构等。为了整肃经济环境,他创立了旨在为中小企业起到指导、协调、扶持和协调作用的“商工会议所”,还有股票买卖市场、粮食交易所、银行集会所等企业外围组织机构;他积极引进国外技术组建企业,促成了会计制度的形成;为开拓政府引进国外资金的渠道,他建立通货和金利制度。一个成熟的工商社会的确立,各行业的专精人才是关键。在创办日本近代企业过程中,荣一痛感工商人才的匮乏,为此他又积极投身教育事业,从明治八年(1875年)创立的培养对外贸易人才的“商法讲习所”(今一桥大学的前身)开始,他陆续创立了日本女子大学、大仓高等商业学校、高千穗商业学校、东京高等蚕丝学校、岩仓铁道学校等教育机构和包括育婴所在内的各种公益事业,连同他所经营、参与的事业多达600多项。

  位于东京日本桥的日本第一国立银行大厦,乃涩泽所创办

  涩泽荣一创办的日本著名学府一桥大学今貌

  左手算盘,右手《论语》

  在日本近代资本主义史上,涩泽是名副其实的“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伟大实业家。他不仅留下了与西方资本主义接轨的工商业制度体系和数不清的创业实体,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他为近现代日本企业家确立了将西方近代资本主义产业、经济制度与东方儒家伦理的有机结合的新“商人道”。

  江户时代幕府体制下,以朱子学为核心的儒学曾长期是立国之本,武士阶级是社会中坚,儒学是基本修养。涩泽早年亲近孔子,终生嗜读《论语》,他常说:“古人靠《论语》治国理政,我靠《论语》从商。”明治维新使日本走上近代资本主义道路,广大从事工商业者取代武士阶级成为新的社会主体。他深感到:在新旧社会体制转型的过程中,要将历史上长期滋润过武士阶级的儒学文化注入现代日本商人的灵魂中。涩泽晚年撰写《论语与算盘》一书,是他毕生从商的心得和精髓,他将商业道德伦理与经济规律的关系的“义利观”阐述得精辟透彻:

  “算盘要靠《论语》来拨动,同时《论语》也要靠算盘才能从事真正的创富活动。要靠活动才能获得成功,个人的利益才能得到充分保证。”一方面,涩泽呼吁整个社会都来尊重工商业,积极投入工商业活动,创造盈利光荣的社会氛围;另一方面,他诫勉广大工商界人士信守商业道德,勿忘社会责任,勿忘国家利益:“道德和经济二者必须齐头并进,生产力经济只有在仁义道德的支撑下才能发展,而仁义道德的影响也只有靠经济的发展才能进一步光大”,而“士魂商才”是现代日本商必备素质,“如果偏于土魂而没有商才,经济上就会招致自灭,因此要有士魂,还要有商才,而《论语》则是培养士魂的根基”。

  日本邮政发行的涩泽荣一纪念邮票

  涩泽认识到培养德才兼备的商业精英要从小抓起,将做好子弟教育视为家业传承与繁荣的重要保证。与《论语算盘》同样著名还有《涩泽家宪》,长达八十多条,这是涩泽在百忙之中为家族子弟教育写下的家训。且摘录部分条文:

  子弟教育关系到同族家道之盛衰,故同族之父母尤要慎重待之,教育之事不可忽视;

  为父母者,居常须谨言慎行,以为子弟垂范,且要进行严正的家教,不可使子弟怠惰放逸;

  子弟满八岁,男子不再用保姆,而代之以严正之监管者;

  凡子弟十岁以上,虽然可給予少量零用钱,但要严格按期需求实际规定额度,並提醒会计密切关注;

  子弟幼小时,要让他知道世间艰苦,养成独立自主之精神。男子外出尽量步行,以利身体健康;

  子弟不得阅读淫秽书籍,不接触猥琐事物,不接近艺伎、从事演艺业者;

  男子十三岁以上,在学校放假期间,让他与品行端正的师友结伴旅行;

  男子至成年前,穿戴日用要与大人有所区别,衣穿棉服,器具类以素雅为主,惟女子外出或见宾客时才能穿绢布衣服;

  男子的教育重勇敢活泼,常存敌忾之心,修內圣外王之学,使其养成明事理而又忠实的品格 ……

  1931年11月,涩泽荣一以九十一高龄辞世,以当时而言可谓超级高寿,真是应了“仁者寿”这句古训。

  参考书目文献

  1《涩泽荣一传》 (日) 幸田露伴 著 金炳跃译 上海社科出版社 2016年

  2《论语与算盘》 (日) 涩泽荣一 著 卜可译 新世界出版社 2016年

  3《日本家训研究》 李卓 著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6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明治维新150年︱涩泽荣一: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

2018年9月30日 08:5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明治维新150年︱涩泽荣一: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

  一个半世纪前,推翻旧制度后,明治政府实行全方位的资本主义性质改革,短短几十年内成果就全方位地体现出来了,不但打败了事师两千多年的中国,称雄东亚,不出十年又击败了横跨欧亚的沙俄帝国,令欧美列强刮目相看,从此进入资本主义快速发展通道,短时间内实现了从传统农业国向先进工业国的转型,近乎奇迹。在这个过程中,作为日本近代资本主义先驱的涩泽荣一,所起的作用无论如何夸张都不为过,其生涯事迹就是日本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化的缩影。对此,明治时代文学家幸田露伴高度评价他在日本迈向近代化国家所起的重要作用时说:“涩泽荣一是作为推动国家飞跃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和重要动力而存在的”。

  涩泽荣一晚年肖像

  从豪商之子到将军家财政总管

  非常时代造就非凡英才。涩泽荣一生于1840年,这一年,中国遭遇了鸦片战争的惨败,而在日本,延绵两个半世纪的江户幕府也将走到尽头。涩泽家是日本武藏国榛泽郡血洗岛村(今埼玉县深谷)一个豪商,世代务农为本,兼营利润丰厚的蓝靛染织制造和蚕丝业。到他祖父这一代,因不善经营和后继乏人,家业衰退,后来家族旁系的元助被招赘入门作为涩泽家的养子兼家业继承人,他就是涩泽荣一的生父。父亲品行正派又勤勉持家,在荣一出生时,涩泽家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豪。元助可以说是一位德才兼备的豪商,他凭着出色的经商能力和踏实勤勉的人品,得到当地藩主的信任,成为藩府的御用商,后来被任命为郡县里的下属官吏,负责协助藩府监督农工商业,代征贡税等事务。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涩泽自幼得到了父亲的悉心培养,六岁起学古文写商务信件,八岁学《论语》《四书》,后来又随汉学家尾高胜五郎学《史记》《三国志》《唐宋八家古文》《十八世略》等汉和经典,打下了扎实的学问基础。作为涩泽家长子,父亲将其他栽培为出色的家业继承人,外出经商或与村役所藩府交涉事务时都把他带在身边,荣一出色的经营能力和左右逢源的本领就来自家庭早期的教育。

  江户时代是日本历史上封建制度登峰造极的时期,也是社会制度板结僵硬的时代。幕藩体制下,社会等级森严,士农工商,武士当道,商人是末流,即便财富再多也难有地位和作为。像涩泽家这样的豪商,尽管不缺钱物和优雅,也常遭到底层官吏的侮辱嘲弄、横征暴敛。涩泽从小就感到作为商家在日本的社会结构中前途渺茫,要改变身份和社会地位,必须干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为了寻找更大发展空间,1861年,婚后不久的涩泽来到江户城游学。

  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对涩泽荣一有知遇之恩当时正是“黑船来航”后幕府签订城下之盟被迫开国的年代,“尊王攘夷”运动甚嚣尘上,置身于沸腾时局中,血气方刚的涩泽仿效那些水户藩、长州藩的浪人武士,策划尊皇倒幕活动,他和表兄尾高纠结乡党同志六十九人,计划夺取高崎城,然后扩充武装,横扫横滨的外国势力。因走漏风声计划流产,在躲避缉捕期间,因缘成为水户藩主德川庆喜的家臣。涩泽充分发挥理财的特长,为藩主推行财政税制改革,得到了庆喜的赏识。1866年,第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去世,庆喜成为第十五代幕府将军,涩泽力挽颓局积极为幕府的改革出谋划策,成为将军府上的财政管家。

  巴黎万国博览会的冲击

  1867年,代表西方工业成果结晶的万国博览会在法国巴黎举行。涩泽荣一受命陪同德川庆喜的弟弟德川昭武前往欧洲出席博览会——而后,他又作为侍从留在巴黎陪德川昭武留学。19世纪中后期的欧洲,资本主义工业化高歌猛进,巴黎则成了展示西方工商领域累累硕果的大橱窗。从蒸汽机车、工业用车床、纺织机到教育、医疗设备到社会福祉等,无一不让涩泽感到新奇,眼界大开,痛感日本犹如生活在古代,尤其金融和工商业的严重落后。涩泽荣一认为,日本只有融入世界才有光明的未来。

  1867年在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盛况

  如果说,欧洲工业社会的新奇事物给涩泽带来的冲击还只是表面上的,建立在资本主义制度基础之上的平等、自由带来的冲击则更为震撼,这与长期建立在封建基础之上的幕府“官本位”社会完全不同。涩泽认识到,要使日本兴盛,必须打破官贵民贱的旧习,排除轻商贱商的思想,向西方学习,将工商作为富民强国的大业。他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国家经济制度和工商业知识,希望今后能为日本国家建设提供参照样板。为了在欧洲学得工商文化,他刻苦攻读法语,在短短两年内掌握读写本领,能直接阅读有关西方银行、铁路、股票、证券以及股份公司的文献资料,同时可以和法国的官员、商人打交道。在巴黎近两年的刻苦学习和实地考察,为他日后利用欧美先进技术与经济制度发展自己的实业乃至日本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

  在涩泽前往法国游学不久,日本国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在他赴法参会的同年底,江户无血开城,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将大政奉还天皇后,回到德川祖上发祥地静冈隐居,统治日本两个半世纪的德川幕府落下帷幕。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宣告一个崭新的新时代的到来。

  这些消息,通过日本国内亲友来信与当时法国发达的报纸传媒,雪片一样飞来,德川昭武及涩泽荣一等随员不知何去何从,进退两难。

  明治政府财政奠基人

  1868年五月,涩泽等旅法幕臣接到朝廷命令书:王政一新,昭武公子一行回国复命。

  由于改朝换代,涩泽一行等回到日本后,没有身份、职业,也失去了俸禄来源,处境有如失魂落魄、没有归属的浪人,父亲要他回乡继承家业,但荣一固守君臣道义,为了报答德川庆喜的知遇之恩,选择到静冈追随陪伴形同阶下囚的庆喜。一方面,新旧社会的更替,使他看到了日本的希望,凭借在法国习得的现代商业技能,他自信在百业待举的日本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舞台。明治二年(1869年),涩泽组织了日本最早股份制公司雏形“商法会所”,短短几个月,他凭借合法集资的三十万两银子,就获利八万五千多两。

  为了追赶西方发达国家,明治政府在成立之初就将推动近代产业发展作为最大的使命。新事业如雨后春笋出现,但各种人才尤其是具备新知识,既通晓西欧诸国社会结构,又精通现代金融财务的工商人才极其缺乏。1869年6月,明治政府即面临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幕府垮台前因参加万博会向法国银行家借了巨额钱款,还有参展物品的保存问题,他们请来涩泽荣一协助解决。涩泽着手,处理得干净利落,深受明治政要赏识。大藏卿大隈重信三顾茅庐请他出山指导国家财政,在庆喜的鼓励下,同年11月,涩泽接受明治太政官颁发的民部省租税司任命书,与伊藤博文、大隈重信辅助民部卿伊达宗城工作。

  在租税司担任负责人的过程中,涩泽为日本发展资本主义付出了很多努力,诸如:从引进西方国家的经济制度,制定各种法律条规,以便为日本近代工商实业的发展创造和谐的环境,如统一度量、实施邮政制度和铁道建设;实行币租税取代实物租税、开发海运业和通商贸易市场;出台银行汇兑制度、发行纸币订立股份制公司条例等;又如设立指导国家工业化建设的工部省,组建诸多国有大企业如丝织厂、造船工厂和矿山企业夯实近代化国家基础,等等。涩泽荣一的贡献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三十岁时他成为大藏卿大久保利通的助理。

  涩泽荣一年纪轻轻仕途顺畅,是个前途远大的新时代精英,但他却在此时选择走上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民间企业家之路。

  日本现代工商业之父

  涩泽荣一为何辞官下海?其中原因不得而知。一直以来最通常的解释是,涩泽的财政理念、措施,与大久保利通格格不入,在政府的编制预算上二人意见相左,于是愤而辞职。这是相当皮相的见解,更深层的原因,我想仕途之路大概终非涩泽的理想。

  1873年,涩泽创办了第一国立银行并担任总监,资金来源按照集金原则,既有三井八郎右卫门、小野善助这样的日本财阀做大股东,也有公开招募的小股东,同时聘请英国金融精英担任顾问,以欧洲英法的复式簿记训练银行职员——这些在今天金融领域的常识,在当时却是具有披荆斩棘的拓荒之功。他在诸多商业领域,有很多创造性贡献,比如将“bank”译为“银行”,创立现代日本货币“円”等。

  此后的几十年中,涩泽作为创立人,以及参与者或组织指导者身份创办了数目惊人的一系列企业和机构,领域涉及银行、造纸,保险,电话电信、铁道、纺织、电力、煤气、造船、仓储、旅馆业、剧院和社会福祉机构等。为了整肃经济环境,他创立了旨在为中小企业起到指导、协调、扶持和协调作用的“商工会议所”,还有股票买卖市场、粮食交易所、银行集会所等企业外围组织机构;他积极引进国外技术组建企业,促成了会计制度的形成;为开拓政府引进国外资金的渠道,他建立通货和金利制度。一个成熟的工商社会的确立,各行业的专精人才是关键。在创办日本近代企业过程中,荣一痛感工商人才的匮乏,为此他又积极投身教育事业,从明治八年(1875年)创立的培养对外贸易人才的“商法讲习所”(今一桥大学的前身)开始,他陆续创立了日本女子大学、大仓高等商业学校、高千穗商业学校、东京高等蚕丝学校、岩仓铁道学校等教育机构和包括育婴所在内的各种公益事业,连同他所经营、参与的事业多达600多项。

  位于东京日本桥的日本第一国立银行大厦,乃涩泽所创办

  涩泽荣一创办的日本著名学府一桥大学今貌

  左手算盘,右手《论语》

  在日本近代资本主义史上,涩泽是名副其实的“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伟大实业家。他不仅留下了与西方资本主义接轨的工商业制度体系和数不清的创业实体,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他为近现代日本企业家确立了将西方近代资本主义产业、经济制度与东方儒家伦理的有机结合的新“商人道”。

  江户时代幕府体制下,以朱子学为核心的儒学曾长期是立国之本,武士阶级是社会中坚,儒学是基本修养。涩泽早年亲近孔子,终生嗜读《论语》,他常说:“古人靠《论语》治国理政,我靠《论语》从商。”明治维新使日本走上近代资本主义道路,广大从事工商业者取代武士阶级成为新的社会主体。他深感到:在新旧社会体制转型的过程中,要将历史上长期滋润过武士阶级的儒学文化注入现代日本商人的灵魂中。涩泽晚年撰写《论语与算盘》一书,是他毕生从商的心得和精髓,他将商业道德伦理与经济规律的关系的“义利观”阐述得精辟透彻:

  “算盘要靠《论语》来拨动,同时《论语》也要靠算盘才能从事真正的创富活动。要靠活动才能获得成功,个人的利益才能得到充分保证。”一方面,涩泽呼吁整个社会都来尊重工商业,积极投入工商业活动,创造盈利光荣的社会氛围;另一方面,他诫勉广大工商界人士信守商业道德,勿忘社会责任,勿忘国家利益:“道德和经济二者必须齐头并进,生产力经济只有在仁义道德的支撑下才能发展,而仁义道德的影响也只有靠经济的发展才能进一步光大”,而“士魂商才”是现代日本商必备素质,“如果偏于土魂而没有商才,经济上就会招致自灭,因此要有士魂,还要有商才,而《论语》则是培养士魂的根基”。

  日本邮政发行的涩泽荣一纪念邮票

  涩泽认识到培养德才兼备的商业精英要从小抓起,将做好子弟教育视为家业传承与繁荣的重要保证。与《论语算盘》同样著名还有《涩泽家宪》,长达八十多条,这是涩泽在百忙之中为家族子弟教育写下的家训。且摘录部分条文:

  子弟教育关系到同族家道之盛衰,故同族之父母尤要慎重待之,教育之事不可忽视;

  为父母者,居常须谨言慎行,以为子弟垂范,且要进行严正的家教,不可使子弟怠惰放逸;

  子弟满八岁,男子不再用保姆,而代之以严正之监管者;

  凡子弟十岁以上,虽然可給予少量零用钱,但要严格按期需求实际规定额度,並提醒会计密切关注;

  子弟幼小时,要让他知道世间艰苦,养成独立自主之精神。男子外出尽量步行,以利身体健康;

  子弟不得阅读淫秽书籍,不接触猥琐事物,不接近艺伎、从事演艺业者;

  男子十三岁以上,在学校放假期间,让他与品行端正的师友结伴旅行;

  男子至成年前,穿戴日用要与大人有所区别,衣穿棉服,器具类以素雅为主,惟女子外出或见宾客时才能穿绢布衣服;

  男子的教育重勇敢活泼,常存敌忾之心,修內圣外王之学,使其养成明事理而又忠实的品格 ……

  1931年11月,涩泽荣一以九十一高龄辞世,以当时而言可谓超级高寿,真是应了“仁者寿”这句古训。

  参考书目文献

  1《涩泽荣一传》 (日) 幸田露伴 著 金炳跃译 上海社科出版社 2016年

  2《论语与算盘》 (日) 涩泽荣一 著 卜可译 新世界出版社 2016年

  3《日本家训研究》 李卓 著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