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瑞来:《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并非国名

2018-7-3 09:06:5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瑞来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王瑞来:《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并非国名

  7年前中国学者王连龙在《社会科学战线》(2011年第7期)以《百济人袮军墓志考论》为题撰文,披露在西安发现的《大唐故右威卫将军上柱国袮公墓志铭》(以下简称《袮军墓志》)。袮军是百济人,在唐朝做官,死于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墓志中有这样几句话:“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由于文中提到“日本”,如果确定是日本国号的话,实物资料便将日本国号的确立至少提早到公元678年,早于前述日本学界迄今为止的推测和现有的实物资料,意义非凡。因此墓志一经披露,引起了日本学界极大关注,于次年春便在明治大学举办了国际研讨会。最近,由于考察日本国号的起源,对这方墓志做了较为细致的审视。

  大唐故右威卫将军上柱国袮公墓志铭

  对于墓志中的“日本”如何解释,是问题的关键。首先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是一组完整的对句。对句的基本要求是虚指对虚指,实指对实指。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这组对句。

  我们先看“风谷”一词。“风谷”是“风之谷”之意,“风”修饰“谷”。“谷”则是山谷之谷,指地,是实词。“风”,按五行之说,东方生风。我早年考证过《黄帝内经》的版本(《黄帝内经素问版本源流考》,《国家图书馆馆刊》(台北)第86卷第1期,1997年),贯穿着五行思想的《内经》,多达三处明确记有“东方生风”(分别见于《黄帝内经素问》卷二《隂阳应象大论篇》、卷十九《五运行大论篇》、卷二十《气交变大论篇》)。从这一视点来看,“风谷”便是东方之谷之意。既然是大体方位的泛指,那么对句中相应的“日本”,也就不是固有名词,而是“日之本”,亦即日出之处之意。自然物的“日”对“风”,同样指地的“本”对“谷”。“日本”与“风谷”均为东方的泛指。

  接下来再看另一组对应词“扶桑”和“盘桃”。“扶桑”自古以来指代日本列岛为众所周知。传说日出于神木扶桑之下,拂其树杪而升,因谓为日出处。《楚辞·九歌·东君》云:“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对此,王逸注云:“日出,下浴于汤谷,上拂其扶桑,爰始而登,照曜四方。”从日出处的意旨而转指位于中国大陆东方之日本。《梁书》卷五四《东夷传》载:“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 “扶桑”代指东方的日本,那么“盘桃”呢?盘桃是蟠桃的通假,原本也是指一种神木。神木蟠桃又生于何方?也是东方。唐代独孤授的《蟠桃赋》云:“东海神木,是曰蟠桃。”既然是指东方,那么作为地域的指代,在对句中就跟“扶桑”所指同地,也是指代日本。

  “扶桑”和“蟠桃”本来都是名词,但墓志作者故意将“蟠桃”写成“盘桃”,以原本用作动词的“扶”对动词的“盘”,以名词的“桑”对“桃”,更显示出工对的优美。如此一来,结合墓志反映的历史背景,“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这一对句所述的意思便是,当时东方的百济遗民盘踞在日本以逃避诛杀并负隅顽抗。上下对句讲的都是这个意思。这是一种文学的表达手法。

  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看朝鲜半岛和日本都在东方,古代史籍均在《东夷》入传。因此,这里的“日本”和“风谷”应当是指原来百济人的居地,而“扶桑”和“蟠桃”才是指日本。根据这样的语词分析,《袮军墓志》中出现的“日本”,很难与日本国号联系起来。

  关于上述考证,还有未了之余话。在我所在的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有一天同研究朝鲜古代史的植田喜兵成智助教聊起这个话题。他告诉我说,在早大读博士时,他们的古代东亚史研究班曾经做过《袮军墓志译注》,然后他找来了刊有《袮军墓志译注》的《史滴》杂志(第34号,2012,12)抽印本。对《袮军墓志》中的“日本”一词,译注如是说:

  【日本】此语究竟是作为国号的日本,还是别的意思,一直有争论。作为国号的日本,一般认为是形成于公元701年大宝律令的制定时期,在那之前从何时开始使用,学者也有过探讨。王连龙论文把《袮军墓志》中的“日本”看作是国号,是以《新唐书》卷二二〇《日本传》记载咸亨元年(670)国号由倭变更为日本的事实为依据的。不过,东野治之《百济人墓志中的“日本”》(《图书》,岩波书店,2012,2)和葛继勇《关于袮军墓志的备忘录——附唐代百济人相关石刻的释文》(《东亚世界史研究中心年报》第6期,2012年3月)都指出过,作为对句“风谷”并非具体国名,因此也很难将“日本”视为国号。东野还列出“日本”、“日域”、“日东”等语在唐代代指新罗或高句丽的事例。并且从墓志中以“三韩”、“本蕃”、“青丘”等语辞来回避直接指称国名的表达方式来看,也很难只把墓志中的“日本”解释为国名。另外,东野认为墓志中的“海左”、“瀛东”是指日本,而“日本”则是暗指被灭掉的百济。“日本”一词无论是指朝鲜半岛,还是指日本列岛,指的是东方地域则是毫无疑问的,但很难解释为国号。

  这段原为日文的注释,我翻译为汉语如上。由此可见,无论是日本学者,还是中国学者,都跟我循着同样的路径,从语用修辞的角度对《袮军墓志》中的“日本”作了诠释,基本认识皆否定是实指的固有名词国号。

  最近由于考察日本国号的起源,因而重新审视了《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同时也对学界的基本认识略加介绍如上。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王瑞来:《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并非国名

2018年7月3日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王瑞来:《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并非国名

  7年前中国学者王连龙在《社会科学战线》(2011年第7期)以《百济人袮军墓志考论》为题撰文,披露在西安发现的《大唐故右威卫将军上柱国袮公墓志铭》(以下简称《袮军墓志》)。袮军是百济人,在唐朝做官,死于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墓志中有这样几句话:“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由于文中提到“日本”,如果确定是日本国号的话,实物资料便将日本国号的确立至少提早到公元678年,早于前述日本学界迄今为止的推测和现有的实物资料,意义非凡。因此墓志一经披露,引起了日本学界极大关注,于次年春便在明治大学举办了国际研讨会。最近,由于考察日本国号的起源,对这方墓志做了较为细致的审视。

  大唐故右威卫将军上柱国袮公墓志铭

  对于墓志中的“日本”如何解释,是问题的关键。首先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是一组完整的对句。对句的基本要求是虚指对虚指,实指对实指。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这组对句。

  我们先看“风谷”一词。“风谷”是“风之谷”之意,“风”修饰“谷”。“谷”则是山谷之谷,指地,是实词。“风”,按五行之说,东方生风。我早年考证过《黄帝内经》的版本(《黄帝内经素问版本源流考》,《国家图书馆馆刊》(台北)第86卷第1期,1997年),贯穿着五行思想的《内经》,多达三处明确记有“东方生风”(分别见于《黄帝内经素问》卷二《隂阳应象大论篇》、卷十九《五运行大论篇》、卷二十《气交变大论篇》)。从这一视点来看,“风谷”便是东方之谷之意。既然是大体方位的泛指,那么对句中相应的“日本”,也就不是固有名词,而是“日之本”,亦即日出之处之意。自然物的“日”对“风”,同样指地的“本”对“谷”。“日本”与“风谷”均为东方的泛指。

  接下来再看另一组对应词“扶桑”和“盘桃”。“扶桑”自古以来指代日本列岛为众所周知。传说日出于神木扶桑之下,拂其树杪而升,因谓为日出处。《楚辞·九歌·东君》云:“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对此,王逸注云:“日出,下浴于汤谷,上拂其扶桑,爰始而登,照曜四方。”从日出处的意旨而转指位于中国大陆东方之日本。《梁书》卷五四《东夷传》载:“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 “扶桑”代指东方的日本,那么“盘桃”呢?盘桃是蟠桃的通假,原本也是指一种神木。神木蟠桃又生于何方?也是东方。唐代独孤授的《蟠桃赋》云:“东海神木,是曰蟠桃。”既然是指东方,那么作为地域的指代,在对句中就跟“扶桑”所指同地,也是指代日本。

  “扶桑”和“蟠桃”本来都是名词,但墓志作者故意将“蟠桃”写成“盘桃”,以原本用作动词的“扶”对动词的“盘”,以名词的“桑”对“桃”,更显示出工对的优美。如此一来,结合墓志反映的历史背景,“于时日本馀噍,据扶桑以逋诛;风谷遗甿,负盘桃而阻固”这一对句所述的意思便是,当时东方的百济遗民盘踞在日本以逃避诛杀并负隅顽抗。上下对句讲的都是这个意思。这是一种文学的表达手法。

  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看朝鲜半岛和日本都在东方,古代史籍均在《东夷》入传。因此,这里的“日本”和“风谷”应当是指原来百济人的居地,而“扶桑”和“蟠桃”才是指日本。根据这样的语词分析,《袮军墓志》中出现的“日本”,很难与日本国号联系起来。

  关于上述考证,还有未了之余话。在我所在的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有一天同研究朝鲜古代史的植田喜兵成智助教聊起这个话题。他告诉我说,在早大读博士时,他们的古代东亚史研究班曾经做过《袮军墓志译注》,然后他找来了刊有《袮军墓志译注》的《史滴》杂志(第34号,2012,12)抽印本。对《袮军墓志》中的“日本”一词,译注如是说:

  【日本】此语究竟是作为国号的日本,还是别的意思,一直有争论。作为国号的日本,一般认为是形成于公元701年大宝律令的制定时期,在那之前从何时开始使用,学者也有过探讨。王连龙论文把《袮军墓志》中的“日本”看作是国号,是以《新唐书》卷二二〇《日本传》记载咸亨元年(670)国号由倭变更为日本的事实为依据的。不过,东野治之《百济人墓志中的“日本”》(《图书》,岩波书店,2012,2)和葛继勇《关于袮军墓志的备忘录——附唐代百济人相关石刻的释文》(《东亚世界史研究中心年报》第6期,2012年3月)都指出过,作为对句“风谷”并非具体国名,因此也很难将“日本”视为国号。东野还列出“日本”、“日域”、“日东”等语在唐代代指新罗或高句丽的事例。并且从墓志中以“三韩”、“本蕃”、“青丘”等语辞来回避直接指称国名的表达方式来看,也很难只把墓志中的“日本”解释为国名。另外,东野认为墓志中的“海左”、“瀛东”是指日本,而“日本”则是暗指被灭掉的百济。“日本”一词无论是指朝鲜半岛,还是指日本列岛,指的是东方地域则是毫无疑问的,但很难解释为国号。

  这段原为日文的注释,我翻译为汉语如上。由此可见,无论是日本学者,还是中国学者,都跟我循着同样的路径,从语用修辞的角度对《袮军墓志》中的“日本”作了诠释,基本认识皆否定是实指的固有名词国号。

  最近由于考察日本国号的起源,因而重新审视了《袮军墓志》中的“日本”,同时也对学界的基本认识略加介绍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