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

2018-7-3 09:06:4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美]沙希利·浦洛基 著 林添贵 译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

  2005 年2 月4 日,仪仗队像60 年前一样,欢迎贵宾莅临里瓦迪亚宫。这里有仪仗队员,少数60 年前在此提供保安和生活起居服务的人员也回到了这里,除此之外,情况和1945 年2 月4 日就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这一次的雅尔塔会议,是名为“雅尔塔,1945— 2005 :从两极格局到未来的地缘政治”的讨论会。雅尔塔和克里米亚如今隶属乌克兰,俄罗斯则成了苏联的法定继承国家,主办单位盼望得到乌克兰总统维克托·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或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祝词,却一直等不到。英、美领导人也没有发贺电祝贺大会成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忽视这个打造现代世界的会议的60 周年庆。

  历史学家经常把导致东欧苏联集团瓦解——苏联的解体和新兴民族国家的出现——的种种事件视为“历史的报复”。但是,雅尔塔会议确立的欧洲各国国界,在经历了20 世纪80 年代末期、90 年代初期的民族复兴后,却在大体上并没有变动。德国重新统一, 但它的东侧国界并未调整。捷克斯洛伐克分为两个国家,但它们维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确立的国界。波兰,还有立陶宛、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等从前的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国界也都不变,这些国家都继承了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属于波兰的一部分土地。雅尔塔定下的国界固然大体上维持不变,但其决定的历史及政治后果却继续困扰着世界政治精英。

  2004 年10 月,德国议会反对党质疑加里宁格勒州(Kaliningrad Oblast)的持续军事化。加里宁格勒州原本是东普鲁士柯尼斯堡周边的土地,三巨头于1945 年2 月把它划给了苏联。他们建议召开国际会议,邀请被迫迁离东普鲁士的德国人的代表一起来讨论他们称之为“柯尼斯堡州”的地区经济发展。他们还建议成立一个立陶宛、波兰和俄罗斯的跨国合作区,称之为“普鲁士”。俄罗斯政府大为惊骇。俄罗斯外交部强调德国政府对这块俄罗斯领土没有任何权利主张,并谴责德国政府重新提起失去的领土的议题。

  日本方面,全国一向有共识,赞成收回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被划给苏联的领土。日本政府从未承认失去千岛群岛南部(雅尔塔会议把它“赏”给了苏联),继续坚持索回日本人称之为“北方领土” 的千岛群岛南部。2005 年春天,日本国会通过一项决议案,增加向俄罗斯索讨的岛屿的数目。收复这些岛屿被视为日、俄签订和约的先决条件。日、俄两国仍未签订和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 这一直困扰着两国的政治、文化和经济关系。

  2005 年初,俄罗斯的西侧邻国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抨击俄罗斯政府未能就斯大林占领东欧表示歉意。他们之所以发声抨击,是因为俄罗斯决定邀请世界领袖于5 月到莫斯科,庆祝战胜纳粹德国60 周年。欧战胜利不仅带来了摆脱法西斯的解放,也让苏联占领东欧及中欧40 多年。这些被占领国家的领袖现在决定提醒世人这段故事,并在此过程中鼓励俄罗斯面对斯大林主义的过去,承认苏联及其盟友在东欧犯下的暴行。

  美国对国际间此次热切辩论的代表性反应,是小布什总统去莫斯科参加庆祝会途中,于5 月6 日在里加发表的演说。小布什说: “我们在庆祝6 天前—60 年前的胜利时,我们注意到一个吊诡现象:对德国大部分地区而言,德国战败使他们得到了自由;对大部分的东欧及中欧地区而言,胜利却带来了另一个帝国的铁腕统治。欧战胜利象征着法西斯主义的终结,但它并未终止压迫。《雅尔塔协定》追随了慕尼黑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不义传统。强国谈判时,小国再次被迫牺牲自由。可是,为安定而牺牲自由之举,却导致了欧洲的分裂和不稳定。中欧及东欧数以百万计人民遭到的禁锢,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它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批评罗斯福的人士原本就指责他把东欧“出卖”给了斯大林。现在,保守派的新闻记者和评论员称赞小布什讲了公道话,承认了“可怕的事实”,而自由派则指责共和党搞麦卡锡精神复辟。民主党坚称,雅尔塔会议只不过承认了事实:在克里米亚举行三巨头高峰会时,斯大林已经控制了东欧。

  柏林墙拆除、苏联解体之后,西方接触到新的历史资料,这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东欧乃至全世界为1945 年2 月的协议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但是这种了解并没有提升2005 年雅尔塔会议辩论的水平,因为大部分的正、反方论述仍围绕着冷战时期的神话展开。

  冷战时期批评和赞同在雅尔塔达成的协议的人提出了一连串问题,这些问题持续影响着今天人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认知。严重的病情是否影响了罗斯福在雅尔塔的谈判?三巨头是不是密室协商,把欧洲划分为势力范围?导致在雅尔塔达成的协议失败和冷战开始的,是不是西方的自私政策?他们一边不准苏联沿着国界建立安全地带,一边自己却控制西欧,维持自己的帝国。这些相互抵触的问题,充斥在冷战年代带有党派立场的历史文献里。冷战的结束和苏联档案的开放,使得人们可以重新反思从前的争论。如今,对于许多问题,我们知道得更多,比如斯大林及其部属如何善用他们在西方布建的间谍网,掌握盟国动向,他们如何看待伙伴,他们的地缘政治目标是什么,他们如何评估谈判的结果,以及他们是否有意遵守承诺,等等。

  罗斯福总统可能因坚持全程开完会而付出了最高的代价,但美国若是由一位更年轻、更健康、更有活力的领袖代表出席高峰会,美国和英国的成绩就会更好吗?罗斯福的僚属们否认他在雅尔塔期间身体差,会后也不承认总统身体不好。基于个人理由或政治理由,他们不想看到其他不是那么亲近总统的人士所看到的罗斯福衰老的迹象。今天我们知道罗斯福总统在雅尔塔期间身体差的情况,大部分来自英国与会人士的观察。当然他们不是完全不偏不倚的。他们拿罗斯福身体差来解释美、英关系冷淡。其实美、英关系冷淡,恐怕应从大英帝国国力衰退这个角度去思考。

  观察罗斯福在雅尔塔行为的人似乎大多认同一点:尽管明显衰弱疲惫,但他仍然完全掌控着讨论的主题。会议期间,罗斯福展现了结盟、交涉、操纵的招牌功力,达成了他的主要目标。在雅尔塔,当他在某个重要议题上退让时,并不会明确违反他自己早先的立场,也不会不先同顾问商量。而且,罗斯福在雅尔塔的立场和他在德黑兰的立场相当一致。他的确累了,也催促会议早点结束,但他并没有在达成主要目标之前就离开雅尔塔。

  另一个根深蒂固的神话,应当仔细检查甚至加以破除。这个神话源自支持戴高乐的人士。他们声称三巨头在雅尔塔决议把欧洲划分为势力范围。没错,在雅尔塔大部分的谈判是基于一个假设:斯大林有权在和苏联毗邻的国家拥立友好政府。但是,罗斯福和丘吉尔都强烈反对东欧“共产主义化”,竭尽全力阻止日后出现丘吉尔所谓的“铁幕”——一个排斥西方,境内毫无民主痕迹的高度受监视的边境线。其实,会议记录、三巨头的通信,以及盟国外交官的后来的行动都可以证明,造成会议期间及会议之后关系紧张的,是他们不能就瓜分欧洲达成协议。

  如果要找个高峰会议承担冷战时期欧洲分裂对峙的骂名,那应该是莫斯科会谈或波茨坦会议,而不该是雅尔塔会议。1944 年10 月的莫斯科会谈,丘吉尔和斯大林协商好瓜分巴尔干;在波茨坦会议上,美国新任总统在伯恩斯的建议下,接受划分德国为四个占领区的协议,并表示西方愿意承认斯大林在东欧的傀儡政府。罗斯福和丘吉尔在雅尔塔同意苏联在中国东北建立势力范围,但要到波茨坦会议时,美国和英国才默认接受斯大林控制东欧。

  人们批评说,雅尔塔关于远东的协议秘密进行,背弃了美国的盟友中国,但是罗斯福和斯大林在雅尔塔的这项秘密协议最受非议的地方是,大家认为没有必要拉苏联加入对日作战。这项论证的根据是,苏联于1945 年8 月参战时,美国已经拥有了原子弹,也向日本投掷了两颗。然而,在1945 年2 月,并没有人能预测原子弹是否能制造出来,是否有用,以及它对战争可能会有什么影响。美国军方估计,攻打日本,美军伤亡人数将达数十万之多。杜鲁门在原子弹第一次试爆成功之前几天就启程前往波茨坦,当时仍以苏联加入对日作战为第一优先。有些历史学家今天就颇有说服力地主张,苏联参战至少和原子弹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影响到日本决定投降。

  仔细阅读苏、美、英有关雅尔塔会议的记录,以及与会人士的日记和回忆录,有助于破除另一个冷战时期的神话:斯大林背叛了信任他的天真西方领导人和外交官。大部分与会人士晓得许多人事后希望快快忘掉的事实:当时,在波兰问题上并未达成各方都满意的协议。罗斯福接受苏联“改组”波兰政府的主意,但是未能确保这个“改组”会导致民主的结果,他设法在会议最后的文件中弄个说法来掩饰这个事实。雅尔塔之后,斯大林坚持自己对文件的诠释, 西方领导人也坚持他们的诠释。

  苏联档案开放,以及根据它们做出的新研究,也帮助我们打破另一个冷战时期的神话。这个神话说,狡猾的西方大国占了天真的苏联领导人的便宜,苏方只求受到平等对待,可是尽管苏联牺牲惨重,却仍被猜疑。在新证据之下,这个说法根本经不住考验。斯大林根本不是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也不是在力争国际间的正义,而是在以高明的手段玩他的游戏。他派间谍渗透盟国政府,有时候甚至比西方领导人更早读到盟国的外交文件。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毫无疑问,雅尔塔会议是走向大国关系紧张、原子弹毁灭威胁这样一个不安全的世界的踏脚石。会议结束后,与会人士在国内及国外都夸大了会议成果,会议刚结束时的兴奋很快转化为失望,战时盟友关系显然出现了转折。但是我们不应高估发生在冷战开始之前几年的这一事件的重要性。那几年里还发生了其他事:波茨坦会议召开,广岛遭原子弹轰炸,苏联在实际上控制了整个东欧。大国最高层之间多次重启谈判却告失败,原子弹出现又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不明。

  现实在改变,辩论的动态也在改变。雅尔塔留下了许多没有解答的问题,世界领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方案,但是导致冷战的主要决定是在雅尔塔会议之后才做出的。假如认为西方领导人在雅尔塔时,除了会议实际实行的决策之外,他们还有少数仍然可行的替代方案,而他们的继任人并没有,那就错了。雅尔塔的决定并没有镌刻于金石。有些决定虽经由与会人士共同同意,但在会议之后很快就重新谈判或是放弃了,比如分割德国的方案。是因为战后领导人没有能力谈判出比雅尔塔会议达成的更好的协议,才使全世界指着雅尔塔,说它是最后的和平会议,也是冷战时代许多困难的源头。

  随着时间流逝,雅尔塔变得比它的与会者所希望的更加重要,这其中有政治的现实,也有历史的神话。在与会者心目中,会议只是通往和平的漫长道路上的一个小站,在进展中的任务十分艰巨。罗斯福不仅在雅尔塔艰苦交涉时有这样的理解,在会议之后立刻出现严重的外交危机时,也如此认为。1945 年4 月11 日,也就是他撒手人寰的前一天,他向秘书口述了一篇演讲稿,预备在4 月13 日杰斐逊总统诞辰纪念日发表。他说:“朋友们,重点是和平。不仅是结束这场大战,还要消除一切战争的根源。是的,结束:永远结束这种政府之间以草菅人命解决分歧的不实际做法。”

  (本文摘自沙希利·浦洛基著《雅尔塔:改变世界格局的八天》,林添贵译,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2018年3月。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

2018年7月3日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

  2005 年2 月4 日,仪仗队像60 年前一样,欢迎贵宾莅临里瓦迪亚宫。这里有仪仗队员,少数60 年前在此提供保安和生活起居服务的人员也回到了这里,除此之外,情况和1945 年2 月4 日就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了。这一次的雅尔塔会议,是名为“雅尔塔,1945— 2005 :从两极格局到未来的地缘政治”的讨论会。雅尔塔和克里米亚如今隶属乌克兰,俄罗斯则成了苏联的法定继承国家,主办单位盼望得到乌克兰总统维克托·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或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祝词,却一直等不到。英、美领导人也没有发贺电祝贺大会成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忽视这个打造现代世界的会议的60 周年庆。

  历史学家经常把导致东欧苏联集团瓦解——苏联的解体和新兴民族国家的出现——的种种事件视为“历史的报复”。但是,雅尔塔会议确立的欧洲各国国界,在经历了20 世纪80 年代末期、90 年代初期的民族复兴后,却在大体上并没有变动。德国重新统一, 但它的东侧国界并未调整。捷克斯洛伐克分为两个国家,但它们维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确立的国界。波兰,还有立陶宛、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等从前的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国界也都不变,这些国家都继承了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属于波兰的一部分土地。雅尔塔定下的国界固然大体上维持不变,但其决定的历史及政治后果却继续困扰着世界政治精英。

  2004 年10 月,德国议会反对党质疑加里宁格勒州(Kaliningrad Oblast)的持续军事化。加里宁格勒州原本是东普鲁士柯尼斯堡周边的土地,三巨头于1945 年2 月把它划给了苏联。他们建议召开国际会议,邀请被迫迁离东普鲁士的德国人的代表一起来讨论他们称之为“柯尼斯堡州”的地区经济发展。他们还建议成立一个立陶宛、波兰和俄罗斯的跨国合作区,称之为“普鲁士”。俄罗斯政府大为惊骇。俄罗斯外交部强调德国政府对这块俄罗斯领土没有任何权利主张,并谴责德国政府重新提起失去的领土的议题。

  日本方面,全国一向有共识,赞成收回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被划给苏联的领土。日本政府从未承认失去千岛群岛南部(雅尔塔会议把它“赏”给了苏联),继续坚持索回日本人称之为“北方领土” 的千岛群岛南部。2005 年春天,日本国会通过一项决议案,增加向俄罗斯索讨的岛屿的数目。收复这些岛屿被视为日、俄签订和约的先决条件。日、俄两国仍未签订和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 这一直困扰着两国的政治、文化和经济关系。

  2005 年初,俄罗斯的西侧邻国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抨击俄罗斯政府未能就斯大林占领东欧表示歉意。他们之所以发声抨击,是因为俄罗斯决定邀请世界领袖于5 月到莫斯科,庆祝战胜纳粹德国60 周年。欧战胜利不仅带来了摆脱法西斯的解放,也让苏联占领东欧及中欧40 多年。这些被占领国家的领袖现在决定提醒世人这段故事,并在此过程中鼓励俄罗斯面对斯大林主义的过去,承认苏联及其盟友在东欧犯下的暴行。

  美国对国际间此次热切辩论的代表性反应,是小布什总统去莫斯科参加庆祝会途中,于5 月6 日在里加发表的演说。小布什说: “我们在庆祝6 天前—60 年前的胜利时,我们注意到一个吊诡现象:对德国大部分地区而言,德国战败使他们得到了自由;对大部分的东欧及中欧地区而言,胜利却带来了另一个帝国的铁腕统治。欧战胜利象征着法西斯主义的终结,但它并未终止压迫。《雅尔塔协定》追随了慕尼黑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不义传统。强国谈判时,小国再次被迫牺牲自由。可是,为安定而牺牲自由之举,却导致了欧洲的分裂和不稳定。中欧及东欧数以百万计人民遭到的禁锢,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它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批评罗斯福的人士原本就指责他把东欧“出卖”给了斯大林。现在,保守派的新闻记者和评论员称赞小布什讲了公道话,承认了“可怕的事实”,而自由派则指责共和党搞麦卡锡精神复辟。民主党坚称,雅尔塔会议只不过承认了事实:在克里米亚举行三巨头高峰会时,斯大林已经控制了东欧。

  柏林墙拆除、苏联解体之后,西方接触到新的历史资料,这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东欧乃至全世界为1945 年2 月的协议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但是这种了解并没有提升2005 年雅尔塔会议辩论的水平,因为大部分的正、反方论述仍围绕着冷战时期的神话展开。

  冷战时期批评和赞同在雅尔塔达成的协议的人提出了一连串问题,这些问题持续影响着今天人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认知。严重的病情是否影响了罗斯福在雅尔塔的谈判?三巨头是不是密室协商,把欧洲划分为势力范围?导致在雅尔塔达成的协议失败和冷战开始的,是不是西方的自私政策?他们一边不准苏联沿着国界建立安全地带,一边自己却控制西欧,维持自己的帝国。这些相互抵触的问题,充斥在冷战年代带有党派立场的历史文献里。冷战的结束和苏联档案的开放,使得人们可以重新反思从前的争论。如今,对于许多问题,我们知道得更多,比如斯大林及其部属如何善用他们在西方布建的间谍网,掌握盟国动向,他们如何看待伙伴,他们的地缘政治目标是什么,他们如何评估谈判的结果,以及他们是否有意遵守承诺,等等。

  罗斯福总统可能因坚持全程开完会而付出了最高的代价,但美国若是由一位更年轻、更健康、更有活力的领袖代表出席高峰会,美国和英国的成绩就会更好吗?罗斯福的僚属们否认他在雅尔塔期间身体差,会后也不承认总统身体不好。基于个人理由或政治理由,他们不想看到其他不是那么亲近总统的人士所看到的罗斯福衰老的迹象。今天我们知道罗斯福总统在雅尔塔期间身体差的情况,大部分来自英国与会人士的观察。当然他们不是完全不偏不倚的。他们拿罗斯福身体差来解释美、英关系冷淡。其实美、英关系冷淡,恐怕应从大英帝国国力衰退这个角度去思考。

  观察罗斯福在雅尔塔行为的人似乎大多认同一点:尽管明显衰弱疲惫,但他仍然完全掌控着讨论的主题。会议期间,罗斯福展现了结盟、交涉、操纵的招牌功力,达成了他的主要目标。在雅尔塔,当他在某个重要议题上退让时,并不会明确违反他自己早先的立场,也不会不先同顾问商量。而且,罗斯福在雅尔塔的立场和他在德黑兰的立场相当一致。他的确累了,也催促会议早点结束,但他并没有在达成主要目标之前就离开雅尔塔。

  另一个根深蒂固的神话,应当仔细检查甚至加以破除。这个神话源自支持戴高乐的人士。他们声称三巨头在雅尔塔决议把欧洲划分为势力范围。没错,在雅尔塔大部分的谈判是基于一个假设:斯大林有权在和苏联毗邻的国家拥立友好政府。但是,罗斯福和丘吉尔都强烈反对东欧“共产主义化”,竭尽全力阻止日后出现丘吉尔所谓的“铁幕”——一个排斥西方,境内毫无民主痕迹的高度受监视的边境线。其实,会议记录、三巨头的通信,以及盟国外交官的后来的行动都可以证明,造成会议期间及会议之后关系紧张的,是他们不能就瓜分欧洲达成协议。

  如果要找个高峰会议承担冷战时期欧洲分裂对峙的骂名,那应该是莫斯科会谈或波茨坦会议,而不该是雅尔塔会议。1944 年10 月的莫斯科会谈,丘吉尔和斯大林协商好瓜分巴尔干;在波茨坦会议上,美国新任总统在伯恩斯的建议下,接受划分德国为四个占领区的协议,并表示西方愿意承认斯大林在东欧的傀儡政府。罗斯福和丘吉尔在雅尔塔同意苏联在中国东北建立势力范围,但要到波茨坦会议时,美国和英国才默认接受斯大林控制东欧。

  人们批评说,雅尔塔关于远东的协议秘密进行,背弃了美国的盟友中国,但是罗斯福和斯大林在雅尔塔的这项秘密协议最受非议的地方是,大家认为没有必要拉苏联加入对日作战。这项论证的根据是,苏联于1945 年8 月参战时,美国已经拥有了原子弹,也向日本投掷了两颗。然而,在1945 年2 月,并没有人能预测原子弹是否能制造出来,是否有用,以及它对战争可能会有什么影响。美国军方估计,攻打日本,美军伤亡人数将达数十万之多。杜鲁门在原子弹第一次试爆成功之前几天就启程前往波茨坦,当时仍以苏联加入对日作战为第一优先。有些历史学家今天就颇有说服力地主张,苏联参战至少和原子弹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影响到日本决定投降。

  仔细阅读苏、美、英有关雅尔塔会议的记录,以及与会人士的日记和回忆录,有助于破除另一个冷战时期的神话:斯大林背叛了信任他的天真西方领导人和外交官。大部分与会人士晓得许多人事后希望快快忘掉的事实:当时,在波兰问题上并未达成各方都满意的协议。罗斯福接受苏联“改组”波兰政府的主意,但是未能确保这个“改组”会导致民主的结果,他设法在会议最后的文件中弄个说法来掩饰这个事实。雅尔塔之后,斯大林坚持自己对文件的诠释, 西方领导人也坚持他们的诠释。

  苏联档案开放,以及根据它们做出的新研究,也帮助我们打破另一个冷战时期的神话。这个神话说,狡猾的西方大国占了天真的苏联领导人的便宜,苏方只求受到平等对待,可是尽管苏联牺牲惨重,却仍被猜疑。在新证据之下,这个说法根本经不住考验。斯大林根本不是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也不是在力争国际间的正义,而是在以高明的手段玩他的游戏。他派间谍渗透盟国政府,有时候甚至比西方领导人更早读到盟国的外交文件。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雅尔塔会议是否应该为冷战负责?毫无疑问,雅尔塔会议是走向大国关系紧张、原子弹毁灭威胁这样一个不安全的世界的踏脚石。会议结束后,与会人士在国内及国外都夸大了会议成果,会议刚结束时的兴奋很快转化为失望,战时盟友关系显然出现了转折。但是我们不应高估发生在冷战开始之前几年的这一事件的重要性。那几年里还发生了其他事:波茨坦会议召开,广岛遭原子弹轰炸,苏联在实际上控制了整个东欧。大国最高层之间多次重启谈判却告失败,原子弹出现又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不明。

  现实在改变,辩论的动态也在改变。雅尔塔留下了许多没有解答的问题,世界领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方案,但是导致冷战的主要决定是在雅尔塔会议之后才做出的。假如认为西方领导人在雅尔塔时,除了会议实际实行的决策之外,他们还有少数仍然可行的替代方案,而他们的继任人并没有,那就错了。雅尔塔的决定并没有镌刻于金石。有些决定虽经由与会人士共同同意,但在会议之后很快就重新谈判或是放弃了,比如分割德国的方案。是因为战后领导人没有能力谈判出比雅尔塔会议达成的更好的协议,才使全世界指着雅尔塔,说它是最后的和平会议,也是冷战时代许多困难的源头。

  随着时间流逝,雅尔塔变得比它的与会者所希望的更加重要,这其中有政治的现实,也有历史的神话。在与会者心目中,会议只是通往和平的漫长道路上的一个小站,在进展中的任务十分艰巨。罗斯福不仅在雅尔塔艰苦交涉时有这样的理解,在会议之后立刻出现严重的外交危机时,也如此认为。1945 年4 月11 日,也就是他撒手人寰的前一天,他向秘书口述了一篇演讲稿,预备在4 月13 日杰斐逊总统诞辰纪念日发表。他说:“朋友们,重点是和平。不仅是结束这场大战,还要消除一切战争的根源。是的,结束:永远结束这种政府之间以草菅人命解决分歧的不实际做法。”

  (本文摘自沙希利·浦洛基著《雅尔塔:改变世界格局的八天》,林添贵译,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2018年3月。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