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重出江湖:1973年与傅衣凌先生同行

2018-6-11 09:07:4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杨国桢(厦门大学历史系)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重出江湖:1973年与傅衣凌先生同行

  惊人岁月太匆匆,恩师傅衣凌先生作古已经30年了。日前偶翻旧照,整理故纸,陡忆45年前的一段往事。

  1972年10月,厦门大学文史系解散,复办中文系和历史系。陈在正任历史系主任,招收普通班工农兵学员30人,定学制为三年。1973年1月,工农兵试点班学员学完二年后毕业。重建的历史系如何“以社会为工厂”办下去,是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厦门大学如此,其他学校也同样感到迫切,因此纷纷派教师到各地高校串联“取经”。在这种形势下,厦门大学决定派傅衣凌先生、柯友根先生和我到各地学习考察,给我们3个月的时间,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周游列国”。一方面了解各地高校的新鲜经验,另一方面也展示厦门大学历史系重建中的新气象。这事在校内引起轰动,或谓“一个牌子,一张嘴巴,一支笔”,即傅先生重出江湖,是历史系的金字招牌;柯友根是地下党出身,能言善辩,是交际的高手,负责对外联系;时我方过而立之年,文笔敏捷,负责记录和整理汇总信息,向校、系书面汇报。而我们则不辱使命,出色完成任务。

  是年3月15日,我到厦门大学革命委员会开出一大摞介绍信,22日,三人从厦门乘汽车前往福州。因为此行要到福建省革命委员会政治部报批,并在厦门大学革命委员会介绍信上加盖“福建省革命委员会政治部教育组”公章,增加公信力,所以,把福州作为首站。在福州2天,除了办手续外,还访问了福建师范学院历史系、福建省博物馆,参观了《福建省出土文物展览》。

  25日从福州乘火车去杭州,26日抵达,由校友接待,借宿于浙江省博物馆。在杭州5日,发现浙江省博物馆藏有大量清代地契,遂私下借阅并抄录了一小部分,参观《浙江省出土文物展览》,漫步文澜阁旁、西湖之畔和孤山。到杭州大学历史系座谈,到系主任沈炼之教授家中谈法国大革命史研究。从杭州大学同仁中得到两个重要信息:一个是:1972年国庆节,中央要求上海市组织专家注释毛主席要看的《晋书》中的《谢安传》、《谢玄传》、《桓伊传》、《刘牢之传》,1973年春节,又增加注释《史记》中的《项羽本纪》,《三国志》中的《夏候渊传》、《吕蒙传》,《唐书》中的《傅奕传》,《宋史》中的《王安石传》,《明史》中的《朱升传》。另一个是:周总理批评了历史只讲四史(中共党史、反帝斗争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农民战争史),不讲通史、打破王朝体系等错误做法。我们倍感兴奋,于是我借抄了周总理1972年11月27日晚接见美国专栏作家艾尔索普后与乔冠华等谈话纪要,和毛主席要求注释的古代传记名单,用复写纸复写两份,寄给校革命委员会和历史系。此后,我每到一地,都用这种方式,自编“参考消息”,挂号寄回。据说很受欢迎,轮流传看。

  31日,乘火车抵达上海。4月1~9日在上海,访问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复旦大学历史系、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等单位。在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专门拜访了丁日初先生。丁先生专攻二战后日本经济,所里研究人员正和复旦大学历史系老师共同研究二战后帝国主义经济的课题。复旦大学历史系是南方“文科以社会为工厂”办学方针的试验点,1971年招工农兵学员42人,1972年招30名,今年拟招40人,重点抓以社会为工厂,以任务带教学,一年在校,二年在外。课堂教学安排从今到古。该系教工107人,教师87人,分三室四组,三室即历史地理研究室、拉美史研究室和尚待批准的日本史研究室。四组即中国古代史教研组、中国近代史教研组、中共党史教研组、世界史教研组。历史系总支书记苏松柏是厦大校友,接待殷勤,让我们听了两个上午的介绍,还安排4月4日下午,与著名学者谭其骧、蔡尚思、杨宽、陈守实、胡绳武诸先生座谈,田汝康先生未与会,闻讯后约我们到一家上海特色菜馆餐叙。

  在上海师范大学(“文革”时期的上海师范大学由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学院、上海教育学院、上海半工半读师范学院、上海体育学院等五校合并而成)历史系,谢天佑先生重点介绍在农民战争史研究的新观点。到上海图书馆拜访顾廷龙馆长,参观善本室,他特意取出几件清代福建名人林则徐、李彦章、梁章钜的墨宝让我们观赏。到绍兴路上海人民出版社,叶亚廉、李健雄先生等接待,傅先生面交大作《明清土地所有制论纲》书稿。到上海博物馆参观中国青铜器展览和中国陶瓷展览;到上海自然博物馆,校友林嘉煌接待,参观“昆虫”、“古动物史”、“从猿到人”等展览。林嘉煌一家还陪同我们参观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10日,从上海乘火车到南京。11日上午,到南京大学历史系,洪焕椿先生接待介绍,全系教职工50多人,教师40多人,分中国古代史、中国近现代史、世界史3个教研室。中国古代史教研室15人,其中考古5人、元史5人。《中国古代史稿》上下册编好付印中,《元史纲要》拟8月出初稿,分十二章,韩儒林先生写第一章序论。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9人,其中近代史4人,党史5人。王栻教授拟编《严复全集》,翻译之外,已捜得一百五十万字,茅家琦研究太平天国史,是革委会负责人。世界史教研室8、9人,重点研究英美对外关系史。1972年6月招工农兵学员25人,补课三个月,才上正式课程。学生以学为主,完成任务为辅,校外时间占五分之一或四分之一。

  12日上午,与中国古代史教研室老师座谈,讨论当时如秦始皇评价、批判让步政策、中国封建社会历史分期等热点问题上的争议。下午韩儒林先生特来拜访傅先生,得知《元史参考资料》也同时上马,明年准备校点《通制条格》。韩先生还准备整理旧稿,出专集。13日上午,与考古组老师座谈,参观南京大学文物室;下午参观南京博物院“江苏历史陈列”、“陶瓷”,南京太平天国博物馆、南京市出土文物。14日,参观中山陵、灵谷寺,在灵谷寺无梁殿和灵谷塔前留影。

  15日,从南京乘火车到济南。16~24日在山东9天,访问济南、曲阜、青岛、烟台诸地。在泉城济南,访问山东大学历史系,据系主任李炎、副主任王洪谟介绍,去年4月招工农兵学员31人,其中考古专业10人。因前年听说要在几个大学设考古专业,山大不在其中,学校和省里积极争取成立考古专业,得到北大和山东省博物馆的支持,得到批准。当时历史系还未从政史系独立出来,所以有考古专业独立招生之事。历史学专业设置还是政史系时的方案,从中国近代史上起,新的方案正在制定中。系里知名教授,王仲荦先生参加二十四史标点,黄云眉先生完成《明史考证》,孙思白先生在北京参加中华民国史编写工作,庞朴先生在曲阜参加孔府档案的整理工作,只和黄云眉先生见上一面。山东省博物馆主要骨干不少来自厦大历史系,陈诗池、罗月英(女)、张其海等同学带我们游钓突泉、大明湖。

  从济南乘汽车到孔老夫子故里曲阜,访曲阜师院历史系,瞻仰孔府、孔庙、孔林,听庞朴先生介绍孔府档案整理情况。从曲阜返回济南,再乘火车到青岛。因为新中国初期院系调整时,厦大海洋系调出组建山东海洋学院,经校友接待,住入小鱼山校舍。本拟从青岛搭船赴大连,但连日客满买不到票,在游览青岛栈桥、鲁迅公园后,临时决定坐火车去烟台,到烟台才知烟台赴大连客票也早已售空,只好改乘火车至济南,转火车去天津。

  25日,访南开大学历史系,系副主任吴廷璆先生主持座谈会,杨翼骧先生参加。吴廷璆先生专长日本史,和傅先生差不多同期留学日本,问起在日本的经历,两人相谈甚欢。至于是否见了郑天挺先生,已经想不起来了。26日,参观天津大学、劝业场。

  27日,从天津乘火车到沈阳。在沈阳5日,访辽宁大学历史系,听孙文良先生介绍,参观辽宁省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馆、东北大学。

  5月2日,从沈阳乘火车到长春。在长春6日,住在吉林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招待所。师大历史系日知(林志纯)先生是福州人,和傅先生同乡,不仅热情介绍世界古代史动态,还介绍研究沙俄侵华史和整理钓鱼岛的历史资料。我借阅了他们整理的钓鱼岛历史资料,抄录日本《外交文书》第二十三卷有关文书。明清史以李洵先生为首,集中了一群中青年学者,阵容强大。4日在吉林大学历史系访问,与于省吾、金景芳、罗继祖、苏金源、李时岳诸先生座谈。苏金源先生是厦大历史系校友,李时岳先生和我同乡,他们还和东北师大历史系的陈作荣先生一起,陪我们参观长春地质宫、吉林省博物馆、伪满州国皇宫。

  9日,傅先生先行乘火车到北京,在女儿虬声家休整。我和柯友根先生乘火车往沈阳,续访辽宁省博物馆,参观北陵、元帅林。再从沈阳乘火车到大连,访辽宁师院历史系,参观大连自然博物馆,到旅顺参观甲午战争遗址、万忠墓、旅顺历史博物馆。19日自大连搭船至天津,20日从天津乘火车至北京与傅先生会合。

  21日上午,我们一行三人到东厂胡同访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先由刘桂五先生接待,介绍所内科研人员结构情况。所分为四摊:中国通史组、中国近代史组、中华民国史组、中俄关系史组。后与刘大年、李新、丁名楠、蔡美彪、丛翰香等会面座谈。1971年中央指示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要继续写,1972年初从干校调回来一些同志,又从外单位借调一些同志支持协作,约20个人,基本依据范老生前的修改草稿,修订加工完成前4册,现已交人民出版社。后4册的写作刚进行不久,争取今年拿出一本。中华民国史是一项富有远见的大型史学研究项目,而中俄关系史是当年图书出版规划的热点。下午到人民出版社,访中国史编辑室王能雄、沈昌文先生。

  22日,参观十三陵和定陵博物馆。23日下午,访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到中华书局拜访总编辑丁树奇先生时,本想打听《林则徐传》是否可以续写出版,不料他说“文革”前签订的出书协议失效,颇为怅然。晚上校友来访,说高层传出的信息,毛主席对姚文元讲:“为什么看不到《哲学研究》《历史研究》……可以公开出版或内部交流嘛。”又传,《光明日报》《史学周刊》也要复刊。这对史学工作者而言,无疑是个大好消息。

  24日起,我们密集造访各高校历史系、研究所、博物馆。到访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后,谢国桢先生邀我们到福州菜馆吃红糟麺,还把他在香港发表的《记宣南诗会图卷》的剪报送给我。访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和严中平、李文治、彭泽益诸先生见面。拜访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翁独健先生,翁独健、邝平章夫妇邀我们到苏联展览馆吃俄罗斯烤鱼。访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系,拜访尚钺、郑昌淦先生。尚钺先生约在书房里见面,身体尚好,只是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尚先生和傅先生是“明清资本主义萌芽论”北南主将,1960年和“文革”初遭到大批判,我见证了他们劫后重逢的历史时刻,十分激动。到东四张自忠路访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戴逸先生邀傅先生演讲。傅先生讲话福州腔甚重,许多人听不懂,我遂站出来,在黑板上一句一句地作板书,大家边听边看,明白了傅先生的观点,取得良好的效果。会后,戴先生邀我们到附近淮扬菜馆餐叙。访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拜访白寿彝先生。到北京师范学院,了解京内外高校合编中国古代史教材情况,听河北师范学院胡如雷先生等介绍。我们游览了八达岭长城,感受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心境。正巧有法国贵宾从上面下来,提出和我们合影,随行人员拍照后,记下我们的地址,说会寄给我们。于是我们就地各拍了一张留念。

  到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考察,是此行的重中之重,5月28日,第一次至北京大学历史系,上午系总支书记徐华民介绍“以社会为工厂”的情况;下午张仁忠先生介绍明清史科研情况,邓广铭先生介绍宋史研究和修改旧作《王安石》情况。6月6日,再到北京大学历史系,拜访周一良、许大龄先生。7日,三到北京大学历史系,王学珍先生介绍教育革命和教材编写情况,提供了中国史专业和考古专业详细的教学计划。

  在密集造访的间隙,我们一起游览了北海公园、颐和园诸名胜。还与校友郑山玉夫妇、张桂林游天安门广场,参观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史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

  6月8日,自北京乘火车至石家庄,访白求恩陵园。次日乘火车至太原,访山西大学历史系,参观晋祠。11日乘火车到西安,访西北大学、陕西师大历史系、陕西省博物馆。由西北大学历史系陈舜卿校友等接待,乘车考察大小雁塔、昆明湖旧址、灞桥、半坡遗址,专程前往参观骊山的华清池,乾县的乾陵、永泰公主墓。13日出咸阳到铜川,复到黄陵县拜谒黄帝陵,再至延安。在延安期间,访延安大学,瞻仰了杨家岭、枣园革命旧址、宝塔山。

  15日,自西安乘火车至河南郑州,访郑州大学、“二七”大罢工纪念塔、郑州市博物馆,坐车至洛阳,参访白马寺、龙门石窟文物管理所,到开封,访开封师院历史系、大相国寺、龙亭、铁塔。

  17日自郑州乘火车至武昌,访武汉大学历史系,与吴于廑、彭雨新等先生座谈。席间,吴于廑先生说:“厦门大学历史系是史学界的东南重镇。”得到名家积极评价,不虚此行,深感欣慰。

  至此学习考察的任务基本结束,余下的时间主要是在归程中访问湖南、江西、福建的革命遗址,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19日,自武汉乘火车至长沙,访湖南师范学院、湖南大学历史系,在校友兰庆祥、晏金铭陪同下,参观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登岳麓山赏爱晚亭,拜访了韶山毛主席旧居。

  6月21日,从长沙乘火车到江西萍乡,参观安源毛主席革命活动纪念馆。

  6月22日,自萍乡乘火车至南昌,访江西大学历史系。再乘汽车到茨坪,访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和毛主席旧居,到宁冈县龙市镇,参访红四军建军广场。继往赣州,经中央苏区的于都、瑞金、长汀、龙岩,一路访毛主席故居等革命遗址后,返回厦门。

  3个月间,我们走访了半个中国。此行不仅恢复和提升了厦门大学历史系和傅先生的声誉和知名度,为厦门大学历史系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也让我有幸零距离地聆听史学界顶尖学者的“高峰论剑”,增益识见,在同辈学人中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奇遇吧!

  今年5月14日是傅衣凌先生逝世30年的忌日。临风有恸,睹照思人,谨以此文纪念他,我的恩师,一位中国史学界泰斗级人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重出江湖:1973年与傅衣凌先生同行

2018年6月11日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重出江湖:1973年与傅衣凌先生同行

  惊人岁月太匆匆,恩师傅衣凌先生作古已经30年了。日前偶翻旧照,整理故纸,陡忆45年前的一段往事。

  1972年10月,厦门大学文史系解散,复办中文系和历史系。陈在正任历史系主任,招收普通班工农兵学员30人,定学制为三年。1973年1月,工农兵试点班学员学完二年后毕业。重建的历史系如何“以社会为工厂”办下去,是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厦门大学如此,其他学校也同样感到迫切,因此纷纷派教师到各地高校串联“取经”。在这种形势下,厦门大学决定派傅衣凌先生、柯友根先生和我到各地学习考察,给我们3个月的时间,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周游列国”。一方面了解各地高校的新鲜经验,另一方面也展示厦门大学历史系重建中的新气象。这事在校内引起轰动,或谓“一个牌子,一张嘴巴,一支笔”,即傅先生重出江湖,是历史系的金字招牌;柯友根是地下党出身,能言善辩,是交际的高手,负责对外联系;时我方过而立之年,文笔敏捷,负责记录和整理汇总信息,向校、系书面汇报。而我们则不辱使命,出色完成任务。

  是年3月15日,我到厦门大学革命委员会开出一大摞介绍信,22日,三人从厦门乘汽车前往福州。因为此行要到福建省革命委员会政治部报批,并在厦门大学革命委员会介绍信上加盖“福建省革命委员会政治部教育组”公章,增加公信力,所以,把福州作为首站。在福州2天,除了办手续外,还访问了福建师范学院历史系、福建省博物馆,参观了《福建省出土文物展览》。

  25日从福州乘火车去杭州,26日抵达,由校友接待,借宿于浙江省博物馆。在杭州5日,发现浙江省博物馆藏有大量清代地契,遂私下借阅并抄录了一小部分,参观《浙江省出土文物展览》,漫步文澜阁旁、西湖之畔和孤山。到杭州大学历史系座谈,到系主任沈炼之教授家中谈法国大革命史研究。从杭州大学同仁中得到两个重要信息:一个是:1972年国庆节,中央要求上海市组织专家注释毛主席要看的《晋书》中的《谢安传》、《谢玄传》、《桓伊传》、《刘牢之传》,1973年春节,又增加注释《史记》中的《项羽本纪》,《三国志》中的《夏候渊传》、《吕蒙传》,《唐书》中的《傅奕传》,《宋史》中的《王安石传》,《明史》中的《朱升传》。另一个是:周总理批评了历史只讲四史(中共党史、反帝斗争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农民战争史),不讲通史、打破王朝体系等错误做法。我们倍感兴奋,于是我借抄了周总理1972年11月27日晚接见美国专栏作家艾尔索普后与乔冠华等谈话纪要,和毛主席要求注释的古代传记名单,用复写纸复写两份,寄给校革命委员会和历史系。此后,我每到一地,都用这种方式,自编“参考消息”,挂号寄回。据说很受欢迎,轮流传看。

  31日,乘火车抵达上海。4月1~9日在上海,访问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复旦大学历史系、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等单位。在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专门拜访了丁日初先生。丁先生专攻二战后日本经济,所里研究人员正和复旦大学历史系老师共同研究二战后帝国主义经济的课题。复旦大学历史系是南方“文科以社会为工厂”办学方针的试验点,1971年招工农兵学员42人,1972年招30名,今年拟招40人,重点抓以社会为工厂,以任务带教学,一年在校,二年在外。课堂教学安排从今到古。该系教工107人,教师87人,分三室四组,三室即历史地理研究室、拉美史研究室和尚待批准的日本史研究室。四组即中国古代史教研组、中国近代史教研组、中共党史教研组、世界史教研组。历史系总支书记苏松柏是厦大校友,接待殷勤,让我们听了两个上午的介绍,还安排4月4日下午,与著名学者谭其骧、蔡尚思、杨宽、陈守实、胡绳武诸先生座谈,田汝康先生未与会,闻讯后约我们到一家上海特色菜馆餐叙。

  在上海师范大学(“文革”时期的上海师范大学由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学院、上海教育学院、上海半工半读师范学院、上海体育学院等五校合并而成)历史系,谢天佑先生重点介绍在农民战争史研究的新观点。到上海图书馆拜访顾廷龙馆长,参观善本室,他特意取出几件清代福建名人林则徐、李彦章、梁章钜的墨宝让我们观赏。到绍兴路上海人民出版社,叶亚廉、李健雄先生等接待,傅先生面交大作《明清土地所有制论纲》书稿。到上海博物馆参观中国青铜器展览和中国陶瓷展览;到上海自然博物馆,校友林嘉煌接待,参观“昆虫”、“古动物史”、“从猿到人”等展览。林嘉煌一家还陪同我们参观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10日,从上海乘火车到南京。11日上午,到南京大学历史系,洪焕椿先生接待介绍,全系教职工50多人,教师40多人,分中国古代史、中国近现代史、世界史3个教研室。中国古代史教研室15人,其中考古5人、元史5人。《中国古代史稿》上下册编好付印中,《元史纲要》拟8月出初稿,分十二章,韩儒林先生写第一章序论。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9人,其中近代史4人,党史5人。王栻教授拟编《严复全集》,翻译之外,已捜得一百五十万字,茅家琦研究太平天国史,是革委会负责人。世界史教研室8、9人,重点研究英美对外关系史。1972年6月招工农兵学员25人,补课三个月,才上正式课程。学生以学为主,完成任务为辅,校外时间占五分之一或四分之一。

  12日上午,与中国古代史教研室老师座谈,讨论当时如秦始皇评价、批判让步政策、中国封建社会历史分期等热点问题上的争议。下午韩儒林先生特来拜访傅先生,得知《元史参考资料》也同时上马,明年准备校点《通制条格》。韩先生还准备整理旧稿,出专集。13日上午,与考古组老师座谈,参观南京大学文物室;下午参观南京博物院“江苏历史陈列”、“陶瓷”,南京太平天国博物馆、南京市出土文物。14日,参观中山陵、灵谷寺,在灵谷寺无梁殿和灵谷塔前留影。

  15日,从南京乘火车到济南。16~24日在山东9天,访问济南、曲阜、青岛、烟台诸地。在泉城济南,访问山东大学历史系,据系主任李炎、副主任王洪谟介绍,去年4月招工农兵学员31人,其中考古专业10人。因前年听说要在几个大学设考古专业,山大不在其中,学校和省里积极争取成立考古专业,得到北大和山东省博物馆的支持,得到批准。当时历史系还未从政史系独立出来,所以有考古专业独立招生之事。历史学专业设置还是政史系时的方案,从中国近代史上起,新的方案正在制定中。系里知名教授,王仲荦先生参加二十四史标点,黄云眉先生完成《明史考证》,孙思白先生在北京参加中华民国史编写工作,庞朴先生在曲阜参加孔府档案的整理工作,只和黄云眉先生见上一面。山东省博物馆主要骨干不少来自厦大历史系,陈诗池、罗月英(女)、张其海等同学带我们游钓突泉、大明湖。

  从济南乘汽车到孔老夫子故里曲阜,访曲阜师院历史系,瞻仰孔府、孔庙、孔林,听庞朴先生介绍孔府档案整理情况。从曲阜返回济南,再乘火车到青岛。因为新中国初期院系调整时,厦大海洋系调出组建山东海洋学院,经校友接待,住入小鱼山校舍。本拟从青岛搭船赴大连,但连日客满买不到票,在游览青岛栈桥、鲁迅公园后,临时决定坐火车去烟台,到烟台才知烟台赴大连客票也早已售空,只好改乘火车至济南,转火车去天津。

  25日,访南开大学历史系,系副主任吴廷璆先生主持座谈会,杨翼骧先生参加。吴廷璆先生专长日本史,和傅先生差不多同期留学日本,问起在日本的经历,两人相谈甚欢。至于是否见了郑天挺先生,已经想不起来了。26日,参观天津大学、劝业场。

  27日,从天津乘火车到沈阳。在沈阳5日,访辽宁大学历史系,听孙文良先生介绍,参观辽宁省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馆、东北大学。

  5月2日,从沈阳乘火车到长春。在长春6日,住在吉林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招待所。师大历史系日知(林志纯)先生是福州人,和傅先生同乡,不仅热情介绍世界古代史动态,还介绍研究沙俄侵华史和整理钓鱼岛的历史资料。我借阅了他们整理的钓鱼岛历史资料,抄录日本《外交文书》第二十三卷有关文书。明清史以李洵先生为首,集中了一群中青年学者,阵容强大。4日在吉林大学历史系访问,与于省吾、金景芳、罗继祖、苏金源、李时岳诸先生座谈。苏金源先生是厦大历史系校友,李时岳先生和我同乡,他们还和东北师大历史系的陈作荣先生一起,陪我们参观长春地质宫、吉林省博物馆、伪满州国皇宫。

  9日,傅先生先行乘火车到北京,在女儿虬声家休整。我和柯友根先生乘火车往沈阳,续访辽宁省博物馆,参观北陵、元帅林。再从沈阳乘火车到大连,访辽宁师院历史系,参观大连自然博物馆,到旅顺参观甲午战争遗址、万忠墓、旅顺历史博物馆。19日自大连搭船至天津,20日从天津乘火车至北京与傅先生会合。

  21日上午,我们一行三人到东厂胡同访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先由刘桂五先生接待,介绍所内科研人员结构情况。所分为四摊:中国通史组、中国近代史组、中华民国史组、中俄关系史组。后与刘大年、李新、丁名楠、蔡美彪、丛翰香等会面座谈。1971年中央指示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要继续写,1972年初从干校调回来一些同志,又从外单位借调一些同志支持协作,约20个人,基本依据范老生前的修改草稿,修订加工完成前4册,现已交人民出版社。后4册的写作刚进行不久,争取今年拿出一本。中华民国史是一项富有远见的大型史学研究项目,而中俄关系史是当年图书出版规划的热点。下午到人民出版社,访中国史编辑室王能雄、沈昌文先生。

  22日,参观十三陵和定陵博物馆。23日下午,访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到中华书局拜访总编辑丁树奇先生时,本想打听《林则徐传》是否可以续写出版,不料他说“文革”前签订的出书协议失效,颇为怅然。晚上校友来访,说高层传出的信息,毛主席对姚文元讲:“为什么看不到《哲学研究》《历史研究》……可以公开出版或内部交流嘛。”又传,《光明日报》《史学周刊》也要复刊。这对史学工作者而言,无疑是个大好消息。

  24日起,我们密集造访各高校历史系、研究所、博物馆。到访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后,谢国桢先生邀我们到福州菜馆吃红糟麺,还把他在香港发表的《记宣南诗会图卷》的剪报送给我。访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和严中平、李文治、彭泽益诸先生见面。拜访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翁独健先生,翁独健、邝平章夫妇邀我们到苏联展览馆吃俄罗斯烤鱼。访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系,拜访尚钺、郑昌淦先生。尚钺先生约在书房里见面,身体尚好,只是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尚先生和傅先生是“明清资本主义萌芽论”北南主将,1960年和“文革”初遭到大批判,我见证了他们劫后重逢的历史时刻,十分激动。到东四张自忠路访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戴逸先生邀傅先生演讲。傅先生讲话福州腔甚重,许多人听不懂,我遂站出来,在黑板上一句一句地作板书,大家边听边看,明白了傅先生的观点,取得良好的效果。会后,戴先生邀我们到附近淮扬菜馆餐叙。访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拜访白寿彝先生。到北京师范学院,了解京内外高校合编中国古代史教材情况,听河北师范学院胡如雷先生等介绍。我们游览了八达岭长城,感受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心境。正巧有法国贵宾从上面下来,提出和我们合影,随行人员拍照后,记下我们的地址,说会寄给我们。于是我们就地各拍了一张留念。

  到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考察,是此行的重中之重,5月28日,第一次至北京大学历史系,上午系总支书记徐华民介绍“以社会为工厂”的情况;下午张仁忠先生介绍明清史科研情况,邓广铭先生介绍宋史研究和修改旧作《王安石》情况。6月6日,再到北京大学历史系,拜访周一良、许大龄先生。7日,三到北京大学历史系,王学珍先生介绍教育革命和教材编写情况,提供了中国史专业和考古专业详细的教学计划。

  在密集造访的间隙,我们一起游览了北海公园、颐和园诸名胜。还与校友郑山玉夫妇、张桂林游天安门广场,参观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史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

  6月8日,自北京乘火车至石家庄,访白求恩陵园。次日乘火车至太原,访山西大学历史系,参观晋祠。11日乘火车到西安,访西北大学、陕西师大历史系、陕西省博物馆。由西北大学历史系陈舜卿校友等接待,乘车考察大小雁塔、昆明湖旧址、灞桥、半坡遗址,专程前往参观骊山的华清池,乾县的乾陵、永泰公主墓。13日出咸阳到铜川,复到黄陵县拜谒黄帝陵,再至延安。在延安期间,访延安大学,瞻仰了杨家岭、枣园革命旧址、宝塔山。

  15日,自西安乘火车至河南郑州,访郑州大学、“二七”大罢工纪念塔、郑州市博物馆,坐车至洛阳,参访白马寺、龙门石窟文物管理所,到开封,访开封师院历史系、大相国寺、龙亭、铁塔。

  17日自郑州乘火车至武昌,访武汉大学历史系,与吴于廑、彭雨新等先生座谈。席间,吴于廑先生说:“厦门大学历史系是史学界的东南重镇。”得到名家积极评价,不虚此行,深感欣慰。

  至此学习考察的任务基本结束,余下的时间主要是在归程中访问湖南、江西、福建的革命遗址,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19日,自武汉乘火车至长沙,访湖南师范学院、湖南大学历史系,在校友兰庆祥、晏金铭陪同下,参观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登岳麓山赏爱晚亭,拜访了韶山毛主席旧居。

  6月21日,从长沙乘火车到江西萍乡,参观安源毛主席革命活动纪念馆。

  6月22日,自萍乡乘火车至南昌,访江西大学历史系。再乘汽车到茨坪,访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和毛主席旧居,到宁冈县龙市镇,参访红四军建军广场。继往赣州,经中央苏区的于都、瑞金、长汀、龙岩,一路访毛主席故居等革命遗址后,返回厦门。

  3个月间,我们走访了半个中国。此行不仅恢复和提升了厦门大学历史系和傅先生的声誉和知名度,为厦门大学历史系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也让我有幸零距离地聆听史学界顶尖学者的“高峰论剑”,增益识见,在同辈学人中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奇遇吧!

  今年5月14日是傅衣凌先生逝世30年的忌日。临风有恸,睹照思人,谨以此文纪念他,我的恩师,一位中国史学界泰斗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