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周易》中的君子形象

2018-6-6 08:49:3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侯敏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周易》中的君子形象

  写意花中四君子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作为一部古老的哲学经典,《周易》多言君子,君子形象在《周易》中有一种古老的呈现。

  《周易》六十四卦卦辞,三百八十六爻爻辞,直接以君子形象为喻,对卦义和爻义进行解说的涉及十二卦。仔细品味那些卦爻辞的意义,你会发现《周易》中的君子身上充满了人生的智慧。

  《周易》古经中的君子常常是与小人对举而出的。如《遁·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大壮·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剥·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这里的君子与小人,并不带褒贬,是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社会使命的反映。君子是有知识,有修养,有社会责任,把握国家命脉的人,小人反之。《周易》古经中的君子在使命和责任的基础上,更体现为智慧的化身。

  首先是君子知几。《易·系辞下传》:“几者动之微。”知几是说能预感到事物发生变化的隐微征兆,进而谨慎行事,或远祸全身,或随机应变。

  《乾·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乾为全阳之卦,阳为刚健向上之意。九三之前,初九是“潜龙勿用”的艰难,可是马上就是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的机遇的到来。而九三在刚健向上之势,机遇到来之时,并没有得意忘形,急于奔赴“飞龙在天”的境地,而是充分考虑到前进路上的转折和婉曲,能够冷静地面对机遇,谨慎地处理隐患,终于“或跃在渊”,以至“飞龙在天”。

  《谦》几乎全卦都以君子为喻,谦谦君子也是由此而来。《谦》的卦象是地中有山,山高地卑,而高山却在卑地之中,因此才叫“谦”。那么,高山仰止的君子,何以如此谦谦呢?从《周易》的卦序中,可以找到答案。《周易》六十四卦的排序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内在的逻辑顺序。《序卦传》解释的就是这个内容。《序卦》:“物不可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同人讲志同道合,同心协力,于是大有,即大有收获,大有成就;在隆盛之时,君子懂得谦言卑行,低调从事,进而才能以和悦的态度(《豫》),取得“利建侯行师”的胜利。这就是君子,知常人不能预知,行常人所不能忍行。

  其次是君子重时。时,是时机。对常人而言,它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时刻,而对君子来说,它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机。《彖传》中十八次提到“时”,可见“时”之义大矣哉,也足见周易对“时”的观念和意义的注重。“时”义第一次出现在《乾·彖传》中:“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古经中的君子更是能在不利和险境的情形下,把握时机,扭转时局。《既济·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既济之时,天下本太平无事,然而九三是以阳爻居阳位,阳气旺盛,可大有作为,所以有“高宗伐鬼方”这样的征伐之事发生。但“三多凶”(《系辞下传》),又处下卦之极,上卦为坎,则险陷在前。这个时候,连圣明的殷高宗征伐一个异族,尚且三年才能克之。若是小人,不能辨势识时,还要乘势而上,那是非常危险的。

  这种把握时机,适时而动的君子智慧,在《遁》卦中的表现尤为突出。遁是退隐的意思。《周易》中君子的使命是“自强不息”,是“积小以高大”,是“自昭明德”。但世事并非永远都是“乾”“升”“晋”,还会有“蹇”“坎”“困”“明夷”。当晦暗来临,光明不再的时候,君子懂得不勉强、不执迷,不在逆境中纠结。穷途无须恸哭,可以坐看云舒云卷。达不能兼济天下,大可退而独善其身。于是有《遁·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君子适时而退隐,故顺吉无害;小人不能与时偕行,故否闭不通。

  再者是君子尚中。大家都知道“中庸”思想属于儒家,属于孔子。其实,在《周易》古经中早就有了。《周易》六十四卦都是由两个八卦构成的,八卦由三画构成。两个八卦中间那爻,即二爻和五爻,就是一个六画卦的中位,是最吉利的位置。即使整个卦显示出艰难困顿的不利之义,二爻和五爻也会因居中而获得转机。

  比如《坎》卦,是《周易》中非常凶险的一卦,《九二》:“坎有险,求小得。”《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坎为重险,险未能平,二求小得得脱。五爻虽未能光大,但亦无咎。从某种意义上说,“中”是一个度的问题。《周易》把这个问题通过爻位的形式表述出来。没有达到度,此事物并不成立。超越了一定的度,事物又会向着相反的方向转变。只有“中”,才是不过,亦无不及。

  当然,《周易》古经中的君子所拥有的不仅是人生的智慧,更重要的还是君子之德,即守正。《周易》经、传中有一个出现频次很高的词,就是“贞”,共见170多次。“贞”有两种解释:一是没什么特别意义的卜问;二就是正。《否》卦辞:“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否》为阴长阳消之卦,又天地不交,所以对君子不利。在这样的否闭之时,君子应退而潜隐并坚守正道,等待否极泰来。故《象》曰:“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周易》有经有传,《易传》要晚于古经,后人多以为是孔子及其后儒们所作。《易传》中的君子形象集中体现在《大象传》中,与《论语》中的君子更为相似,都可以成为君子道德修养的标签。

  《大象传》象辞简洁,多是先说出组成该卦的两个八卦所构成的自然景象,然后再加上一句“君子以……”,是说君子看了卦象之后而悟出的一个做人的道理。正如六十四卦卦序所表明的那样,事物无外乎是向好或坏两个方向转变,人们可能遇到的也是利或不利两种情况。《大象传》则指明了在这两种情况下,君子的人生抉择。

  在困境中,在不利的情况下,修身养德是君子永远不能放弃的。《蒙·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泉为水之源,它象征着人的蒙昧时期。蒙昧不明,象征一种不利的情形。然而泉水以其流果决不回,终能冲破山的压盖而流出,成为渊河。正如人有美德,终能冲破外界的“压盖”而成其事业。君子观此卦象,从而果其行以育其德。

  《蹇·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山高路远,取山上之水难。山峦起伏,山水下流亦难,因此卦名为《蹇》。君子遭遇此艰难,见险而止,知难而退,反身修炼德行。只有深厚的美德,才能克服一切困难。也只有深厚的美德,才能支持君子在破败中振奋,在困境中遂志,在黑暗中再现光明。

  《明夷·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卦象上坤为地,下离为日,太阳没入地中,象征了一个非常不利的黑暗的时刻。君子观此卦象,无论是做人,还是治天下,都能外示晦暗,藏明于心,无所为,而又无所不为。

  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顺通之际,君子则极尽其所能,大有作为。

  《晋·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与《明夷》相反,这是太阳从大地上冉冉升起之象,象征着光明和前进,是大吉大利的。君子观此卦象,尽量发挥自己的美德使其像太阳一样,光照天下。

  在不利的情况下修身育德,以坚持正道,战胜困难。在有利的情况下,同样需要不断地修炼自身的品德修养,以戒骄戒躁。《大畜·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卦象“天在山中”是个虚构的喻象,君子观此卦象受到启发,乃不断充实蓄聚自己的学问、道德。因为只有具备了殷厚的品德修养,君子才能在盛极之时,做到不骄不躁。《大壮·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卦象下乾为天,上震为雷,雷声响彻天际,刚威强壮,象征大为强盛。君子观察此卦象,悟知于强盛之时必须守正履礼,善葆其壮。

  《周易》以知几、重时、尚中为中国文学的君子形象奠基,诗思相通,《周易》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不仅仅是哲学的,也是文学的、艺术的。

   (作者:侯敏,系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周易》中的君子形象

2018年6月6日 08:49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周易》中的君子形象

  写意花中四君子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作为一部古老的哲学经典,《周易》多言君子,君子形象在《周易》中有一种古老的呈现。

  《周易》六十四卦卦辞,三百八十六爻爻辞,直接以君子形象为喻,对卦义和爻义进行解说的涉及十二卦。仔细品味那些卦爻辞的意义,你会发现《周易》中的君子身上充满了人生的智慧。

  《周易》古经中的君子常常是与小人对举而出的。如《遁·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大壮·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剥·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这里的君子与小人,并不带褒贬,是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社会使命的反映。君子是有知识,有修养,有社会责任,把握国家命脉的人,小人反之。《周易》古经中的君子在使命和责任的基础上,更体现为智慧的化身。

  首先是君子知几。《易·系辞下传》:“几者动之微。”知几是说能预感到事物发生变化的隐微征兆,进而谨慎行事,或远祸全身,或随机应变。

  《乾·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乾为全阳之卦,阳为刚健向上之意。九三之前,初九是“潜龙勿用”的艰难,可是马上就是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的机遇的到来。而九三在刚健向上之势,机遇到来之时,并没有得意忘形,急于奔赴“飞龙在天”的境地,而是充分考虑到前进路上的转折和婉曲,能够冷静地面对机遇,谨慎地处理隐患,终于“或跃在渊”,以至“飞龙在天”。

  《谦》几乎全卦都以君子为喻,谦谦君子也是由此而来。《谦》的卦象是地中有山,山高地卑,而高山却在卑地之中,因此才叫“谦”。那么,高山仰止的君子,何以如此谦谦呢?从《周易》的卦序中,可以找到答案。《周易》六十四卦的排序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内在的逻辑顺序。《序卦传》解释的就是这个内容。《序卦》:“物不可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同人讲志同道合,同心协力,于是大有,即大有收获,大有成就;在隆盛之时,君子懂得谦言卑行,低调从事,进而才能以和悦的态度(《豫》),取得“利建侯行师”的胜利。这就是君子,知常人不能预知,行常人所不能忍行。

  其次是君子重时。时,是时机。对常人而言,它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时刻,而对君子来说,它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机。《彖传》中十八次提到“时”,可见“时”之义大矣哉,也足见周易对“时”的观念和意义的注重。“时”义第一次出现在《乾·彖传》中:“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古经中的君子更是能在不利和险境的情形下,把握时机,扭转时局。《既济·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既济之时,天下本太平无事,然而九三是以阳爻居阳位,阳气旺盛,可大有作为,所以有“高宗伐鬼方”这样的征伐之事发生。但“三多凶”(《系辞下传》),又处下卦之极,上卦为坎,则险陷在前。这个时候,连圣明的殷高宗征伐一个异族,尚且三年才能克之。若是小人,不能辨势识时,还要乘势而上,那是非常危险的。

  这种把握时机,适时而动的君子智慧,在《遁》卦中的表现尤为突出。遁是退隐的意思。《周易》中君子的使命是“自强不息”,是“积小以高大”,是“自昭明德”。但世事并非永远都是“乾”“升”“晋”,还会有“蹇”“坎”“困”“明夷”。当晦暗来临,光明不再的时候,君子懂得不勉强、不执迷,不在逆境中纠结。穷途无须恸哭,可以坐看云舒云卷。达不能兼济天下,大可退而独善其身。于是有《遁·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君子适时而退隐,故顺吉无害;小人不能与时偕行,故否闭不通。

  再者是君子尚中。大家都知道“中庸”思想属于儒家,属于孔子。其实,在《周易》古经中早就有了。《周易》六十四卦都是由两个八卦构成的,八卦由三画构成。两个八卦中间那爻,即二爻和五爻,就是一个六画卦的中位,是最吉利的位置。即使整个卦显示出艰难困顿的不利之义,二爻和五爻也会因居中而获得转机。

  比如《坎》卦,是《周易》中非常凶险的一卦,《九二》:“坎有险,求小得。”《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坎为重险,险未能平,二求小得得脱。五爻虽未能光大,但亦无咎。从某种意义上说,“中”是一个度的问题。《周易》把这个问题通过爻位的形式表述出来。没有达到度,此事物并不成立。超越了一定的度,事物又会向着相反的方向转变。只有“中”,才是不过,亦无不及。

  当然,《周易》古经中的君子所拥有的不仅是人生的智慧,更重要的还是君子之德,即守正。《周易》经、传中有一个出现频次很高的词,就是“贞”,共见170多次。“贞”有两种解释:一是没什么特别意义的卜问;二就是正。《否》卦辞:“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否》为阴长阳消之卦,又天地不交,所以对君子不利。在这样的否闭之时,君子应退而潜隐并坚守正道,等待否极泰来。故《象》曰:“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周易》有经有传,《易传》要晚于古经,后人多以为是孔子及其后儒们所作。《易传》中的君子形象集中体现在《大象传》中,与《论语》中的君子更为相似,都可以成为君子道德修养的标签。

  《大象传》象辞简洁,多是先说出组成该卦的两个八卦所构成的自然景象,然后再加上一句“君子以……”,是说君子看了卦象之后而悟出的一个做人的道理。正如六十四卦卦序所表明的那样,事物无外乎是向好或坏两个方向转变,人们可能遇到的也是利或不利两种情况。《大象传》则指明了在这两种情况下,君子的人生抉择。

  在困境中,在不利的情况下,修身养德是君子永远不能放弃的。《蒙·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泉为水之源,它象征着人的蒙昧时期。蒙昧不明,象征一种不利的情形。然而泉水以其流果决不回,终能冲破山的压盖而流出,成为渊河。正如人有美德,终能冲破外界的“压盖”而成其事业。君子观此卦象,从而果其行以育其德。

  《蹇·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山高路远,取山上之水难。山峦起伏,山水下流亦难,因此卦名为《蹇》。君子遭遇此艰难,见险而止,知难而退,反身修炼德行。只有深厚的美德,才能克服一切困难。也只有深厚的美德,才能支持君子在破败中振奋,在困境中遂志,在黑暗中再现光明。

  《明夷·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卦象上坤为地,下离为日,太阳没入地中,象征了一个非常不利的黑暗的时刻。君子观此卦象,无论是做人,还是治天下,都能外示晦暗,藏明于心,无所为,而又无所不为。

  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顺通之际,君子则极尽其所能,大有作为。

  《晋·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与《明夷》相反,这是太阳从大地上冉冉升起之象,象征着光明和前进,是大吉大利的。君子观此卦象,尽量发挥自己的美德使其像太阳一样,光照天下。

  在不利的情况下修身育德,以坚持正道,战胜困难。在有利的情况下,同样需要不断地修炼自身的品德修养,以戒骄戒躁。《大畜·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卦象“天在山中”是个虚构的喻象,君子观此卦象受到启发,乃不断充实蓄聚自己的学问、道德。因为只有具备了殷厚的品德修养,君子才能在盛极之时,做到不骄不躁。《大壮·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卦象下乾为天,上震为雷,雷声响彻天际,刚威强壮,象征大为强盛。君子观察此卦象,悟知于强盛之时必须守正履礼,善葆其壮。

  《周易》以知几、重时、尚中为中国文学的君子形象奠基,诗思相通,《周易》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不仅仅是哲学的,也是文学的、艺术的。

   (作者:侯敏,系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