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写在清明前
纪念我的外公——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创始人高忠华教授

2018-4-4 12:42: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晔婧 选稿:郁婷苈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时候,外公走了。葬礼那天,天空很蓝,一抹暖阳洒向大地,似乎并没有悲凉的气氛。大概天堂在欢迎一位智者吧,如果生命有轮回,那么葬礼便是全新的开始。人生七十古来稀,外公90高龄,也是高寿了。

  外公出生于上个世纪20年代末,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我们的国家内忧外患,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外公的父亲母亲给外公起名“忠华”,那是一种多么大气的期待,希望孩子“忠于中华”,忠于我们的国家与民族。外公不曾让他们失望,自小成绩极其优异,年少时便一直获“叔蘋奖学金”,后考入清华大学。在清华读书期间,外公还积极投身学生爱国运动,冒着生命的危险,为地下党传送情报,为新中国的成立贡献了自己微薄的力量。上个世纪50年代,组织上派外公留学苏联,后于1978年,代表上海交通大学访问美国,成为建国后中国第一个高校访美代表团最年轻的代表团成员。访美归国后,外公便根据当时国际最先进的前沿科学,积极推动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医工结合的生物医学工程新专业,建立了国内一流的生物医学工程实验室。这些经历,我虽然也时常听外公外婆或是外公的同事提起,也偶然见过媒体报道,但毕竟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我出生以前,我不曾见证那些美好的瞬间。而我所知道的外公,是自打我有记忆起,一位知识渊博、胸怀天下、慈眉善目的老人。

  记忆中,从小到大,我都不用上补习班,因为外公是我最好的老师,我的数学、物理和化学都是外公辅导的。外公一直有个理念,即不打题海战,外公一直告诉我练习再多的题目,哪怕100题,1000题,也总有第1001,第1001你不会的题,弄清概念即可,一通百通。外公还有一个理念,即不要读死书,花所有的时间读书争取高分,不如匀一部分时间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开拓眼界,也有利于身心健康。于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快活的,我没有一心只读圣贤书,我有很多的时间和小伙伴玩耍。那些年,我们都住在交大新村,我和新村里邻居的孩子们都喜欢在新村的草坪上打球、跳橡皮筋、踢毽子、捉迷藏。或许那片草坪也根本不能称之为草坪,也就是野草堆吧,但那里充满了快乐,我时常喜欢把老交大新村的草坪比作鲁迅笔下的百草园,很有趣味。后来到了考大学的时候,我没有像外公那样学理,而是想学文,外公也很是支持,他告诉我不仅学好数理化可以走天下,文科更是,而且文科探索内心、博大精深。外公建议我考华东师范大学的对外汉语,说对外汉语以后是文科的方向,以后既可当老师,教书育人,也可做国际交流,行走世界。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华东师大的对外汉语,再后来,毕业后,在外公的鼓励下,我又赴美留学。硕士毕业后,则如当年外公所料,一直从事着中美交流的外事工作。外公一辈子从事教育,因而他对教育的把握和定位极其精准。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尤其在我求学的这些年,一直留着外公的烙印。

  晚年的外公已经不用为晚辈们操心,于是外公爱上了书画,尤其喜欢梅兰竹菊。平日里,外公喜欢摆弄笔墨,外公的那幅“迎春——喜鹊闹梅图”至今还挂在家里。外公两袖清风、桃李天下。在外公的遗物里,没有多么昂贵的物品,大概最珍贵的便是文房四宝吧,可是在晚辈们的心中,文房四宝便是最珍贵的礼物。

  四月,清明。这一年的清明,心中多了一份思念。外公,走好,愿天堂一切安好。

上一篇稿件

写在清明前
纪念我的外公——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创始人高忠华教授

2018年4月4日 12:42 来源:东方网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时候,外公走了。葬礼那天,天空很蓝,一抹暖阳洒向大地,似乎并没有悲凉的气氛。大概天堂在欢迎一位智者吧,如果生命有轮回,那么葬礼便是全新的开始。人生七十古来稀,外公90高龄,也是高寿了。

  外公出生于上个世纪20年代末,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我们的国家内忧外患,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外公的父亲母亲给外公起名“忠华”,那是一种多么大气的期待,希望孩子“忠于中华”,忠于我们的国家与民族。外公不曾让他们失望,自小成绩极其优异,年少时便一直获“叔蘋奖学金”,后考入清华大学。在清华读书期间,外公还积极投身学生爱国运动,冒着生命的危险,为地下党传送情报,为新中国的成立贡献了自己微薄的力量。上个世纪50年代,组织上派外公留学苏联,后于1978年,代表上海交通大学访问美国,成为建国后中国第一个高校访美代表团最年轻的代表团成员。访美归国后,外公便根据当时国际最先进的前沿科学,积极推动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医工结合的生物医学工程新专业,建立了国内一流的生物医学工程实验室。这些经历,我虽然也时常听外公外婆或是外公的同事提起,也偶然见过媒体报道,但毕竟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我出生以前,我不曾见证那些美好的瞬间。而我所知道的外公,是自打我有记忆起,一位知识渊博、胸怀天下、慈眉善目的老人。

  记忆中,从小到大,我都不用上补习班,因为外公是我最好的老师,我的数学、物理和化学都是外公辅导的。外公一直有个理念,即不打题海战,外公一直告诉我练习再多的题目,哪怕100题,1000题,也总有第1001,第1001你不会的题,弄清概念即可,一通百通。外公还有一个理念,即不要读死书,花所有的时间读书争取高分,不如匀一部分时间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开拓眼界,也有利于身心健康。于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快活的,我没有一心只读圣贤书,我有很多的时间和小伙伴玩耍。那些年,我们都住在交大新村,我和新村里邻居的孩子们都喜欢在新村的草坪上打球、跳橡皮筋、踢毽子、捉迷藏。或许那片草坪也根本不能称之为草坪,也就是野草堆吧,但那里充满了快乐,我时常喜欢把老交大新村的草坪比作鲁迅笔下的百草园,很有趣味。后来到了考大学的时候,我没有像外公那样学理,而是想学文,外公也很是支持,他告诉我不仅学好数理化可以走天下,文科更是,而且文科探索内心、博大精深。外公建议我考华东师范大学的对外汉语,说对外汉语以后是文科的方向,以后既可当老师,教书育人,也可做国际交流,行走世界。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华东师大的对外汉语,再后来,毕业后,在外公的鼓励下,我又赴美留学。硕士毕业后,则如当年外公所料,一直从事着中美交流的外事工作。外公一辈子从事教育,因而他对教育的把握和定位极其精准。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尤其在我求学的这些年,一直留着外公的烙印。

  晚年的外公已经不用为晚辈们操心,于是外公爱上了书画,尤其喜欢梅兰竹菊。平日里,外公喜欢摆弄笔墨,外公的那幅“迎春——喜鹊闹梅图”至今还挂在家里。外公两袖清风、桃李天下。在外公的遗物里,没有多么昂贵的物品,大概最珍贵的便是文房四宝吧,可是在晚辈们的心中,文房四宝便是最珍贵的礼物。

  四月,清明。这一年的清明,心中多了一份思念。外公,走好,愿天堂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