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焚黄”产生于何时?

2018-2-13 08:35:1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孔祥林 选稿:桑怡

原标题:“焚黄”产生于何时?

  原标题:焚黄考说

司马光《资治通鉴残稿》(局部) 资料图片

曾巩《局事帖》 资料图片

  焚黄是古代的一种礼制仪式,即将皇帝封赠先人的诏旨副本焚烧以告知先人。这种仪式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但其起源却一直困扰着古今学者。

  朱熹《朱子大全》说“焚黄近世行之墓次,不知于礼何据。昨见钦夫谢魏公赠谥文字,却只云告庙,此与近世所行又不知孰为得失也,更乞台谕,幸甚”,认为焚黄告墓是近世流行的形式,不知于礼何据,而张栻却只是告庙,因而求教于汪尚书。宋僧睦庵所撰《祖庭事苑》以唐上元二年(应为三年)诏书规定诏敕用黄纸为据将焚黄推到唐朝,并将焚黄指为僧人焚烧赐谥,清乾隆年间鄂尔泰、张廷玉等奉敕所撰《词林典故》认为“焚黄之式起于宋时”,《辞源》《汉语大词典》也不知焚黄产生的历史,干脆分别将焚黄笼统归为“封建时代”和“旧时”。

  焚黄究竟产生于何时?是告庙还是告墓?

  焚黄的黄是皇帝诏旨的代称,早在三国就出现了。景初三年,刘放向魏文帝曹丕推荐司马懿辅政,“帝纳其言,即以黄纸授放作诏”。西晋时黄纸还用于授官。唐代曾一度改为白纸,但上元三年因白纸易遭虫蛀复改为黄纸。从白纸易遭虫蛀而黄纸可免看,黄纸可能是将白纸用防蛀药物染过或刷过而制成的。

  已知的最早记载焚黄的人是唐代元稹,其《告赠皇考皇妣文》说“谨于先太君载诞之日,祗告赠典,并焚黄制,以献号慕”,文中没有说明焚黄场所,不知是家庙还是墓前。“并焚黄制”,焚烧的应该不是黄色制书原件,因为黄色制书是应该长期保存的,焚烧的应该是制书的副本,也就是后世的“焚黄”。

  专供焚烧的焚黄始见于五代。《五代会要》记载,后唐同光二年(924)议准封赠官员及母妻,“当司所给诸色官员告牒、焚黄等”。值得注意的是,后唐给予内外文武及致仕官员母、妻叙封、进封是“准旧条”,而同光二年是李存勖建立后唐的第二年,后唐以接续唐统自居,应该采用的是唐朝制度。结合元稹“焚黄制”看,唐朝时,国家封赠不仅颁给诏书正本,同时还颁给副本专供焚烧以告知先人,应该说这是非常人性化的措施。

  焚黄早期是在家庙进行的,要了解何时焚黄就墓就要考察家庙的变化。

  司马光曾经考察过家庙的兴衰:“先王之制,自天子至于官师皆有庙,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居室为后。及秦非笑圣人,荡灭典礼,务尊君卑臣,于是天子之外无敢营宗庙者。汉世公卿贵人多建祠堂于墓所,在都邑则鲜焉。魏晋以降渐复庙制,其后遂著于令,以官品为所祀世数之差。唐侍中王珪不立私庙,为执法所纠,太宗命有司为之营,以耻之,是以唐世贵臣皆有庙。及五代荡析,士民求生有所未遑,礼颓教侈,庙制遂绝。”司马光的观点大致是正确的。《礼记·王制》规定:“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大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大祖之庙而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大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先秦时期,士以上阶层均设有家庙。汉代多于墓前建造祠堂,至今尚有遗存,如山东长清郭氏祠、嘉祥武氏祠等,也是正确的,但也有建造家庙者,东汉建安十八年(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