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路向南:二战初期法国民众的大逃亡

2018-1-11 09:11:5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徐晓飞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一路向南:二战初期法国民众的大逃亡

  1939年9月1日,德军闪击波兰,英法在3日分别正式对德宣战。此后的9个月中,法德边境上一片平静。在此期间法军唯一的军事行动就是9月7日发起的萨尔攻势,负责防御的22个德军师面对41个法军师的进攻并没有做过多的抵抗。但是,法军的行动可以说异常缓慢,到9月12日为止,前线在6天时间内仅仅向前推进了8公里,大批的德军得以从容地回撤。同时这一点进攻几乎没有影响德军对波兰的攻击计划,波兰独自面对了德军85%的部队,9月13日波兰首都华沙就被德军包围。18日,苏联以波兰已经进入无政府状态为由进入波兰东部,此时法军统帅部已经认为波兰的抵抗不再抱有期待。当法军的先头部队遇到德军在西线设置的防御工事齐格菲防线(Der Westwall)后,仅仅象征性地做了一些进攻,21日法军总司令甘莫林(Maurice Gamelin)下令法军向着马奇诺防线的方向回撤。德军也迅速在其后收复了一度被法军占领的失地。此后一直到次年五月份德军进攻为止,法军再也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军事行动,法德边境和平得不行,仿佛根本没有在打仗。这九个月的战争也在法国被称作“奇怪战争”(la dr le de guerre),德国方面则称之为“静坐战争”(Sitzkreig),也成为二战初期的一道奇观。

  1939年9月4日的《巴黎晚报》头版标题为“宣战了”,报道了英法两国对德宣战的消息。下方具体写到“英国自今天早上十一点开始,法国自今天下午五点开始与德国进入战争状态。”

  轰炸、轰炸、无差别的轰炸

  1940年5月,德军彻底结束对波兰的军事行动以及占领之后,转过头来对付西线上的法国。法国战役由9日夜间卢森堡平静的投降开始,10日德军对荷兰和比利时的军事进攻全面展开。法国靠西靠北的大城市,如里尔(Lille)、南锡(Nancy)、里昂(Lyon)开始被德国空军轰炸。此后的战役可以说以法国人难以想象的魔幻方式展开了。在德军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装甲车和摩托化步兵的轰鸣声中,盟军见识到了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进攻方式。虽然德军在对波兰的军事行动中首先采用了闪电战的方式,但是“闪电战”这一名称最终得名并被世人熟知还是因为德军在法国战役中取得的巨大的军事成果。

  5月10日德国空军开始对鹿特丹、海牙、阿姆斯特丹等荷兰主要城市实施空袭。荷兰陆军面对德国陆军毫无胜算,14日荷兰一半的国土就已经沦陷。此时荷兰西部密布的运河水网对德军机械部队的前进造成了一定的障碍。为了促使荷兰政府尽快投降,德军对鹿特丹实施了无差别的大轰炸。轰炸以及其引起的大火彻底摧毁了这一荷兰最重要的港口,荷兰皇家空军在此役中几乎全军覆没。在鹿特丹市政府的强烈要求下,鹿特丹投降

  被德军的残忍震惊的荷兰政府最终于次日宣布停止战斗,荷兰女王和政府逃往英国。

  被轰炸后的鹿特丹,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市中心几乎被夷为平地

  比利时的战况同样不容乐观,德国空军在比利时面对盟军取得了绝对的制空权。5月12日一天皇家空军就损失了27架飓风战斗机。同一天,连接列日和安特卫普的阿尔伯特运河失守。盟军本来预计比利时军队可以依托运河坚持两周的时间,实际上仅仅两天防线就被德军攻破。此后15日,德军突破色当的消息传来,盟军被迫在18日放弃布鲁塞尔,19日安特卫普沦陷。大批比利时民众逃离家园,与此前逃亡比利时的荷兰难民一起涌入法国。此后随着英军的战略撤退以及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开始,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认为比利时已经无法继续独自抵抗德军的进攻。

  5月28日,比利时投降。

  逃亡的开始

  随着比利时和荷兰的难民开始进入法国,一种紧迫感在法国北部数个省中蔓延。

  北方逃亡来的难民向法国的民众讲述着德军的飞机是如何如何地残忍,他们神情中的恐慌都激起了法国人对二十余年前另一场大战的可怕回忆。

  在逃亡的路上躲避空袭的比利时难民,此后趴在路旁躲避德军空袭成为许多法国人最刻骨铭心的战争记忆

  其实战前法国政府已经做好了开战时撤离比利时、卢森堡、德国。意大利边界各省居民的预案。自1939年对德宣战以来,法国政府已经撤离了法德边境数个省的民众 。

  但是当1940年五月份撤退扩展到北部与比利时和卢森堡接壤的数个省份时,法国政府逐渐丧失了对事态的控制。在许多北部市镇,本应护送居民的军队无法到位,向南开的火车数目严重不足。同时,政府大大低估了一战留给法国北部民众的精神创伤。大批民众撤退的景象在法国北部形成了链式反应,原本并不在政府计划撤退地区的民众看到这样的景象也主动收拾家当踏上南奔的道路。德军尚未到达,法国北部数个省可以说已经陷入了混乱。而德国空军的俯冲轰炸机更是加剧了法国北部民众的紧张心理。

  数百万法国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赶进了战争的漩涡,尤其是从与比利时接壤的北部四个省撤离的近两百万人,完全暴露在德国空军的轰炸之下。

  一时间从法国北部向南的道路全部挤满了拖家带口带着全部家当的难民,从空中来看,如蚂蚁搬的逃难大军简直就是德军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天然靶子。原本应该有序进行的撤退成了轰炸下的仓皇逃窜。再加上刚刚亲身经历了德军对平民的无差别轰炸的荷比卢难民,到了五月中旬,有四百万心惊胆战的难民被德国的轰炸机追赶着向南法逃亡。

  由于法国交通的唯一核心就是巴黎,大部分的居民从北到南的逃难之路都要经过巴黎中转,法国首都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息。

  逃难的人群挤满道路,当时法国北方所有南下的道路都是这样的景象,对法国社会的士气造成极大的影响

  一场无法描述的噩梦

  从1939年9月开战一直到1940年5月为止,战争距离法国的首都都是遥远的。巴黎的市民相信了政府的宣传:盟军的力量是强大的,马奇诺防线是不可能被攻破的,巴黎将会被很好地保护起来,盟军会很快取得对德作战的胜利。报纸上每天更新着最新战报,共产党员被抓捕,苏联入侵芬兰,所有这些似乎都离巴黎很遥远。1939年新年前夜的《巴黎晚报》的头版还有心思报道好莱坞最新制作的电影,1940年1月1日的《费加罗报》头版的报道重点则全都在苏芬战争上,只有一篇文章讲的是正在进行的对德战争。对此时的巴黎人来说,似乎一切都会像政府所说的那样,法国被马奇诺防线保护着,战火不可能烧到巴黎,就是3月开始执行的物资供给制有点烦人。

  但是随着1940年5月德军攻势再起,报纸上的战报逐渐变得骇人了起来,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接二连三地要么投降要么停止抵抗。但是报刊的专栏依旧在安抚人们的情绪。“德国人还没赢呢!”他们说着,“这才刚刚开始!”他们说着。战报上盟军也在取得胜利,虽然只是一些小的胜利,但是聊胜于无。间或地巴黎人会在头版的角落里看见诸如“英国的美国公民今天全部撤离归国”之类的新闻,或许会让他们心中升起一丝慌乱,但是毕竟情况似乎还不是太糟。

  但是,巴黎越来越嘈杂的火车站、路边越来越多的难民、政府焚烧文件的黑烟都在提醒着这座城市的居民,这次的战争似乎和预先想的不太一样。涌入巴黎的难民们四处传播着德国空军空袭的可怕,让许多巴黎人不免心生疑虑。此时的报纸正在实时更新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情况,虽然在政府的命令下法国媒体都尽量把敦刻尔克描绘成一次正面的积极的军事胜利。但是许多巴黎人心里已经知道,没有多少祖国的军队挡在德国人和他们的城市之间了。

  同时,巴黎市内法军士兵的出现越来越频繁。法军为了避免影响士气,曾经尝试阻止士兵进入巴黎市区,但是这些努力没有获得成功。首都市民看见的法军士兵都是饥饿、疲惫、毫无斗志的,此时巴黎的富人区开始撤离。第十六区以及第八区的居民迅速地在几天之内几乎全部离开了巴黎。但是巴黎大部分的市民依旧认为情况还没有到要抛弃工作逃难的程度。

  最终点燃整座城市的是6月3日德国空军对巴黎的空袭。

  德军出动640架轰炸机飞到了法国首都的上空,空袭行动虽然没有达成一举摧毁法国空军的战略目标,但是依旧在大巴黎地区造成了两百余人人死亡以及六百余人受伤。相比较之下,一战四年之间德国对大巴黎地区的所有空袭加起来造成的伤亡人数也不过八百人。巴黎人切身地体会到了这次战争正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同一天,法国政府宣布巴黎正式划为战区。

  战争来到了巴黎。

  这是一场无法描述的噩梦。

  《小巴黎人报》头版对空袭的报道,还有照片显示巴黎被炸毁的建筑,与空袭新闻并列在头版左边的则是对于敦刻尔克大撤退成功撤出三十三万余人的事迹的报道。下方另一篇报道的黑字标题则写着“敦刻尔克已经被抛弃”

  一盘散沙般的法国社会

  自从五月底法军统帅魏刚自索姆河到马奇诺防线之间构建的第二防线崩溃以来,法军的指挥链事实上已经断裂,四散在法国仅剩国土上的法军士兵都处于无人指挥的状态。6月9日时德军已经抵达巴黎北郊仅仅三十公里处,法国政府也在这天开始秘密撤离巴黎,撤往南部的波尔多(Bordeux)。一些法军士兵自发地在巴黎市内构筑街垒,此时已经没有人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以及应不应该保卫巴黎了。他们只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来保卫一下自己的首都。

  此时半个法国已经基本进入无政府状态。对难民来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混乱,更长地拥堵,更加漫无目的地逃亡。

  大批的巴黎民众已经开始向南逃亡。人们有的开车,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决定去火车站挤那似乎永远挤不上去的南下的火车。更多的人选择靠自己的两条腿离开巴黎。巴黎三分之二的人口选择了离开。此时全法国有一千万人都在逃亡的路上,占到法国当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1940年6月在巴黎蒙帕纳斯车站拍摄的期望挤上一班南下火车的人群

  逃亡制造的交通堵塞继续在全法蔓延,法军最后的一点防御计划也被严重的交通堵塞阻碍,面对南下的大批民众,南部的军队根本无法北上。法军最后一点防御的尝试也宣告失败。

  6月13日,为了避免巴黎遭受和鹿特丹一样的命运,法国政府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次日德军进入巴黎。

  14日出版的《日报》头版报道了巴黎成为不设防城市的消息,此时《日报》的编辑部已经从巴黎撤退至南部阿基坦地区的利摩日(Limoges)

  17日法国国家英雄贝当元帅发表全国收音机讲话,宣布法国投降。

  至此,法国战役大致结束,毫无疑问地,法国输了。

  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法国人对一战刻骨铭心的记忆以及德国人对平民的无差别轰炸一起,创造了西欧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民众逃亡。战争离我们已经太过遥远,我们透过数字和简短的描述看到的是一个虚幻的战争的图景。战争当然能带来荣耀,但更多的时候,战争带来的是流离失所,是骨肉分离,是让一个国家四分之一的人民在慌乱下逃亡。

  久居和平盛世的我们,不能忘记战争真正的模样。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一路向南:二战初期法国民众的大逃亡

2018年1月11日 09:11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一路向南:二战初期法国民众的大逃亡

  1939年9月1日,德军闪击波兰,英法在3日分别正式对德宣战。此后的9个月中,法德边境上一片平静。在此期间法军唯一的军事行动就是9月7日发起的萨尔攻势,负责防御的22个德军师面对41个法军师的进攻并没有做过多的抵抗。但是,法军的行动可以说异常缓慢,到9月12日为止,前线在6天时间内仅仅向前推进了8公里,大批的德军得以从容地回撤。同时这一点进攻几乎没有影响德军对波兰的攻击计划,波兰独自面对了德军85%的部队,9月13日波兰首都华沙就被德军包围。18日,苏联以波兰已经进入无政府状态为由进入波兰东部,此时法军统帅部已经认为波兰的抵抗不再抱有期待。当法军的先头部队遇到德军在西线设置的防御工事齐格菲防线(Der Westwall)后,仅仅象征性地做了一些进攻,21日法军总司令甘莫林(Maurice Gamelin)下令法军向着马奇诺防线的方向回撤。德军也迅速在其后收复了一度被法军占领的失地。此后一直到次年五月份德军进攻为止,法军再也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军事行动,法德边境和平得不行,仿佛根本没有在打仗。这九个月的战争也在法国被称作“奇怪战争”(la dr le de guerre),德国方面则称之为“静坐战争”(Sitzkreig),也成为二战初期的一道奇观。

  1939年9月4日的《巴黎晚报》头版标题为“宣战了”,报道了英法两国对德宣战的消息。下方具体写到“英国自今天早上十一点开始,法国自今天下午五点开始与德国进入战争状态。”

  轰炸、轰炸、无差别的轰炸

  1940年5月,德军彻底结束对波兰的军事行动以及占领之后,转过头来对付西线上的法国。法国战役由9日夜间卢森堡平静的投降开始,10日德军对荷兰和比利时的军事进攻全面展开。法国靠西靠北的大城市,如里尔(Lille)、南锡(Nancy)、里昂(Lyon)开始被德国空军轰炸。此后的战役可以说以法国人难以想象的魔幻方式展开了。在德军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装甲车和摩托化步兵的轰鸣声中,盟军见识到了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进攻方式。虽然德军在对波兰的军事行动中首先采用了闪电战的方式,但是“闪电战”这一名称最终得名并被世人熟知还是因为德军在法国战役中取得的巨大的军事成果。

  5月10日德国空军开始对鹿特丹、海牙、阿姆斯特丹等荷兰主要城市实施空袭。荷兰陆军面对德国陆军毫无胜算,14日荷兰一半的国土就已经沦陷。此时荷兰西部密布的运河水网对德军机械部队的前进造成了一定的障碍。为了促使荷兰政府尽快投降,德军对鹿特丹实施了无差别的大轰炸。轰炸以及其引起的大火彻底摧毁了这一荷兰最重要的港口,荷兰皇家空军在此役中几乎全军覆没。在鹿特丹市政府的强烈要求下,鹿特丹投降

  被德军的残忍震惊的荷兰政府最终于次日宣布停止战斗,荷兰女王和政府逃往英国。

  被轰炸后的鹿特丹,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市中心几乎被夷为平地

  比利时的战况同样不容乐观,德国空军在比利时面对盟军取得了绝对的制空权。5月12日一天皇家空军就损失了27架飓风战斗机。同一天,连接列日和安特卫普的阿尔伯特运河失守。盟军本来预计比利时军队可以依托运河坚持两周的时间,实际上仅仅两天防线就被德军攻破。此后15日,德军突破色当的消息传来,盟军被迫在18日放弃布鲁塞尔,19日安特卫普沦陷。大批比利时民众逃离家园,与此前逃亡比利时的荷兰难民一起涌入法国。此后随着英军的战略撤退以及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开始,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认为比利时已经无法继续独自抵抗德军的进攻。

  5月28日,比利时投降。

  逃亡的开始

  随着比利时和荷兰的难民开始进入法国,一种紧迫感在法国北部数个省中蔓延。

  北方逃亡来的难民向法国的民众讲述着德军的飞机是如何如何地残忍,他们神情中的恐慌都激起了法国人对二十余年前另一场大战的可怕回忆。

  在逃亡的路上躲避空袭的比利时难民,此后趴在路旁躲避德军空袭成为许多法国人最刻骨铭心的战争记忆

  其实战前法国政府已经做好了开战时撤离比利时、卢森堡、德国。意大利边界各省居民的预案。自1939年对德宣战以来,法国政府已经撤离了法德边境数个省的民众 。

  但是当1940年五月份撤退扩展到北部与比利时和卢森堡接壤的数个省份时,法国政府逐渐丧失了对事态的控制。在许多北部市镇,本应护送居民的军队无法到位,向南开的火车数目严重不足。同时,政府大大低估了一战留给法国北部民众的精神创伤。大批民众撤退的景象在法国北部形成了链式反应,原本并不在政府计划撤退地区的民众看到这样的景象也主动收拾家当踏上南奔的道路。德军尚未到达,法国北部数个省可以说已经陷入了混乱。而德国空军的俯冲轰炸机更是加剧了法国北部民众的紧张心理。

  数百万法国人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赶进了战争的漩涡,尤其是从与比利时接壤的北部四个省撤离的近两百万人,完全暴露在德国空军的轰炸之下。

  一时间从法国北部向南的道路全部挤满了拖家带口带着全部家当的难民,从空中来看,如蚂蚁搬的逃难大军简直就是德军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天然靶子。原本应该有序进行的撤退成了轰炸下的仓皇逃窜。再加上刚刚亲身经历了德军对平民的无差别轰炸的荷比卢难民,到了五月中旬,有四百万心惊胆战的难民被德国的轰炸机追赶着向南法逃亡。

  由于法国交通的唯一核心就是巴黎,大部分的居民从北到南的逃难之路都要经过巴黎中转,法国首都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息。

  逃难的人群挤满道路,当时法国北方所有南下的道路都是这样的景象,对法国社会的士气造成极大的影响

  一场无法描述的噩梦

  从1939年9月开战一直到1940年5月为止,战争距离法国的首都都是遥远的。巴黎的市民相信了政府的宣传:盟军的力量是强大的,马奇诺防线是不可能被攻破的,巴黎将会被很好地保护起来,盟军会很快取得对德作战的胜利。报纸上每天更新着最新战报,共产党员被抓捕,苏联入侵芬兰,所有这些似乎都离巴黎很遥远。1939年新年前夜的《巴黎晚报》的头版还有心思报道好莱坞最新制作的电影,1940年1月1日的《费加罗报》头版的报道重点则全都在苏芬战争上,只有一篇文章讲的是正在进行的对德战争。对此时的巴黎人来说,似乎一切都会像政府所说的那样,法国被马奇诺防线保护着,战火不可能烧到巴黎,就是3月开始执行的物资供给制有点烦人。

  但是随着1940年5月德军攻势再起,报纸上的战报逐渐变得骇人了起来,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接二连三地要么投降要么停止抵抗。但是报刊的专栏依旧在安抚人们的情绪。“德国人还没赢呢!”他们说着,“这才刚刚开始!”他们说着。战报上盟军也在取得胜利,虽然只是一些小的胜利,但是聊胜于无。间或地巴黎人会在头版的角落里看见诸如“英国的美国公民今天全部撤离归国”之类的新闻,或许会让他们心中升起一丝慌乱,但是毕竟情况似乎还不是太糟。

  但是,巴黎越来越嘈杂的火车站、路边越来越多的难民、政府焚烧文件的黑烟都在提醒着这座城市的居民,这次的战争似乎和预先想的不太一样。涌入巴黎的难民们四处传播着德国空军空袭的可怕,让许多巴黎人不免心生疑虑。此时的报纸正在实时更新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情况,虽然在政府的命令下法国媒体都尽量把敦刻尔克描绘成一次正面的积极的军事胜利。但是许多巴黎人心里已经知道,没有多少祖国的军队挡在德国人和他们的城市之间了。

  同时,巴黎市内法军士兵的出现越来越频繁。法军为了避免影响士气,曾经尝试阻止士兵进入巴黎市区,但是这些努力没有获得成功。首都市民看见的法军士兵都是饥饿、疲惫、毫无斗志的,此时巴黎的富人区开始撤离。第十六区以及第八区的居民迅速地在几天之内几乎全部离开了巴黎。但是巴黎大部分的市民依旧认为情况还没有到要抛弃工作逃难的程度。

  最终点燃整座城市的是6月3日德国空军对巴黎的空袭。

  德军出动640架轰炸机飞到了法国首都的上空,空袭行动虽然没有达成一举摧毁法国空军的战略目标,但是依旧在大巴黎地区造成了两百余人人死亡以及六百余人受伤。相比较之下,一战四年之间德国对大巴黎地区的所有空袭加起来造成的伤亡人数也不过八百人。巴黎人切身地体会到了这次战争正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同一天,法国政府宣布巴黎正式划为战区。

  战争来到了巴黎。

  这是一场无法描述的噩梦。

  《小巴黎人报》头版对空袭的报道,还有照片显示巴黎被炸毁的建筑,与空袭新闻并列在头版左边的则是对于敦刻尔克大撤退成功撤出三十三万余人的事迹的报道。下方另一篇报道的黑字标题则写着“敦刻尔克已经被抛弃”

  一盘散沙般的法国社会

  自从五月底法军统帅魏刚自索姆河到马奇诺防线之间构建的第二防线崩溃以来,法军的指挥链事实上已经断裂,四散在法国仅剩国土上的法军士兵都处于无人指挥的状态。6月9日时德军已经抵达巴黎北郊仅仅三十公里处,法国政府也在这天开始秘密撤离巴黎,撤往南部的波尔多(Bordeux)。一些法军士兵自发地在巴黎市内构筑街垒,此时已经没有人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以及应不应该保卫巴黎了。他们只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来保卫一下自己的首都。

  此时半个法国已经基本进入无政府状态。对难民来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混乱,更长地拥堵,更加漫无目的地逃亡。

  大批的巴黎民众已经开始向南逃亡。人们有的开车,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决定去火车站挤那似乎永远挤不上去的南下的火车。更多的人选择靠自己的两条腿离开巴黎。巴黎三分之二的人口选择了离开。此时全法国有一千万人都在逃亡的路上,占到法国当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1940年6月在巴黎蒙帕纳斯车站拍摄的期望挤上一班南下火车的人群

  逃亡制造的交通堵塞继续在全法蔓延,法军最后的一点防御计划也被严重的交通堵塞阻碍,面对南下的大批民众,南部的军队根本无法北上。法军最后一点防御的尝试也宣告失败。

  6月13日,为了避免巴黎遭受和鹿特丹一样的命运,法国政府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次日德军进入巴黎。

  14日出版的《日报》头版报道了巴黎成为不设防城市的消息,此时《日报》的编辑部已经从巴黎撤退至南部阿基坦地区的利摩日(Limoges)

  17日法国国家英雄贝当元帅发表全国收音机讲话,宣布法国投降。

  至此,法国战役大致结束,毫无疑问地,法国输了。

  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法国人对一战刻骨铭心的记忆以及德国人对平民的无差别轰炸一起,创造了西欧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民众逃亡。战争离我们已经太过遥远,我们透过数字和简短的描述看到的是一个虚幻的战争的图景。战争当然能带来荣耀,但更多的时候,战争带来的是流离失所,是骨肉分离,是让一个国家四分之一的人民在慌乱下逃亡。

  久居和平盛世的我们,不能忘记战争真正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