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族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2017-1-5 09:12:58

来源:人民网 作者:刘黎平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族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洛神赋图》取材于曹植的《洛神赋》,《天龙八部》里的“凌波微步”就来自于这篇奇文。传说《洛神赋》暗含了曹植对嫂子甄氏的爱慕,真实性难以考据。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刘黎平,原题: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三国是一个男性英雄的世界,从攻城拔寨的体力活,到运筹帷幄的脑力活,都是男性们在操作。在这幅宏伟绚烂的时代画卷旁边,会有一些无足轻重的花边、流苏,那就是女性们担当的角色。偶或一两个走入画图中心的女性,诸如孙小妹之流,却已经带有点男性的色彩。

  然而,英雄们白天在外面杀人放火,或者制止别人杀人放火,下班回到家,还是得和女人相处。可以说,英雄们的周边有一个比三国舞台更大的女性世界,这些女性没有为历史建功立业、出谋划策,却那么庞大而真实地存在着。

  这些奶奶阿姨姐姐妹妹在想什么?她们在英雄的雄心万丈之外有着怎样的心灵世界?

  还是讲讲曹家的媳妇吧,嫁入曹家的女人不容易。

  第一代媳妇:丁夫人坚决与曹操分手

  丁夫人是曹操的正室,自己没孩子,曹操与刘夫人生有一子:曹昂,是长子。刘夫人死得早,丁夫人便将曹昂抚为己子。我想,一个自己没有子嗣的女人,一定会对抚养过来的孩子倾注自己最大限度的母爱。古人说得好:“提携捧负,畏其不寿。”牵着抱着捧着背着,生怕他或她出点意外,半途就挂掉。

  丁夫人这么疼曹公子,曹操倒不是很珍惜,要带着丁夫人的心肝宝贝出去拉练拉练,而且还不是军演,是真的打仗,去讨伐张绣。这是公元197年的事,这次战役本来已经和平解决了,张绣投降。

  曹操到死都为丁夫人内疚

  不想雄才大略的曹操也有因为私德误事的时候,他要泡妞,什么妞不好泡,却泡上张绣的婶婶。这一泡把新结成的曹张统一战线给泡坏了,张绣发动叛乱,儿子、侄子和良将典韦的性命,都给曹操的一次泡妞给泡掉了。

  曹昂的死,是对丁夫人的致命一击。她没有化悲痛为力量,也没有昧着良心说光荣,这个刚烈的母亲一天到晚跟曹操哭吼:将我的儿子杀死了,你一点也不痛心!“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

  曹操被她哭吼得烦了,于是送回娘家去,让她气顺一点再说。

  丁夫人气顺了吗?过了些日子,内疚不已的曹操去岳丈家接老婆。丁夫人正在织布,曹操走到她身后,抚摸着她的背说:“达令,跟我一起坐车回去吧。”丁夫人不回头看他,也不吱声。曹操依依不舍走到房外,又隔着窗户问:“真的没复合希望吗?”丁夫人不应,曹操很不舍地说:“真的跟我分手了,好绝啊。”于是允许她改嫁,可曹领导的女人,谁敢娶啊?

  这段史料,易中天先生也讲过。我今天的目的是想探秘这个女人的心结。从丁夫人的地位来说,她想要在曹家立得住脚,就必须有资源,而最好的资源就是子嗣。她一泡屎一泡尿含辛茹苦地将昂仔抚养成人,史上没有记载曹昂的出生年月,但从能上前线,并负责掩护来推断:曹昂已经到了可以参加工作参加革命的年龄。

  从母亲的角度出发不难理解丁夫人的心理:老娘好不容易将这块资源培养出来了,你却不省着用,一场战役就报销了,老娘在曹家的地位、前途,也就灰飞烟灭了。围绕着曹昂,母爱与父爱的落差,让丁夫人恨曹操。而真正让丁夫人恨曹操恨到骨头里去的是,曹昂虽然按组织的标准来说,牺牲得光荣,但却是用自己的性命为老爸的泡妞买单。试着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去理解,自己最疼的儿子死于老公的一次泡妞行为,你能原谅这一切吗?

  所以,丁夫人给曹家,给历史,留下了一个在织布机前的决绝的背影。作为曹家的第一代媳妇,丁夫人的心是恨的,命是苦的,她是不幸福的。多少年后,病入膏肓的曹操满怀着歉疚说:“我死了,在九泉之下碰到曹昂,他要是问我:妈妈被你弄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交代啊?”这恐怕是有记载的曹操内心世界最柔软的一角。

  杨修被害卞夫人写信安慰杨修父母

  曹操的老婆当中,名誉最好的当然是卞夫人。她是曹丕、曹彰和曹植的母亲,她节俭、大度、明事理,这些无需多言。卞夫人对老公的工作,也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在史上就有一次她善于替老公做危机公关的记载。

  曹操杀了杨修,但这事没完,杨修还有家里人,尤其还有个老爹——太尉杨彪,每天上班还得和这个老同志见面,总得有个交代。

  曹操硬着头皮给杨老先生写了封信解释,无非是说你老杨家的儿子虽然聪明,可是他不听领导的话,为了挽救您的家庭,因此我老曹大义灭亲,当然,大义的是我,灭的是你的亲,将这小子绳之以法,“将延足下尊门大累,便令刑之”。然后,又送给杨家大把礼物。

  曹操觉得光靠男性的言语不能很好地处理事态,于是请来卞夫人搞夫人公关,再从女性的角度来写一封信,将事态再熨平一点。卞夫人给悲痛欲绝的杨修父母再写了一封信,从这封信看得出,卞夫人不同于丁夫人那种刚烈决绝,而是一个很有分寸,会使用政治手腕的政治女性。她撇开政治军事原则,首先给受害人一个肯定的评价:“盖世之才”,我们全家都很钦敬他。然后,也不明说杨修罪有应得,故意模糊原则问题,说如今是战争年代,讲究组织纪律,听说令郎好像是犯了军令。用这两点以熨平受害者家属的心。然后,她又指责自己的老公:我老公实在太性急了,“明公性急忿然”,将小杨同志正法,但指责不等于否定,而辩解说曹操是为了维护军纪。最后又说明自己对杀杨修是持保留态度的:我当时不知道情况,听说之后十分惊愕悲伤,“惊愕断绝”,还请老先生老夫人多多原谅。

  这是一封手腕十分娴熟的公关信件,放在如今,和那些总统第一夫人的外交书信比起来,是毫不逊色的。卞夫人也是凭着自己的聪明、低调在曹氏家族中游刃有余,备享荣华,一直活到孙子即位,她幸福地做着魏国的“太皇太后”。然而,她是幸福的吗?

  关于她三个儿子争斗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公元213年,曹丕用毒枣毒杀弟弟曹彰,毒杀地点就在卞太后的居所。当着母亲杀弟弟,曹丕你够狠。可怜的母亲亲自去井边提水,想给彰儿解毒,然而,打水的容器被弄坏了,宫女太监们不敢帮忙,一位无助的母亲看着无助的儿子无助地死去,她的内心一定在哭泣:孩子,我拿什么来拯救你?最后,在无情的政治生态场里,这位母亲以哀求的口吻跟大儿子,也就是凶手曹丕说:你害了你的二弟,不要再害你的三弟了。

  从这个推论,卞夫人幸福吗?答案谁都知道。

  第二代媳妇:甄氏步步小心却步步惊心死后连正常收殓都没有

  曹家最传奇的媳妇莫过于甄氏。她本是袁绍的儿媳妇,与曹丕相遇于战乱后的幽州。乱世佳人似乎格外让人怜爱。甄氏的一次仰视,曹丕的一次俯视,爱情就产生了。曹丕爱她,娶她,宠她,却杀她。为何杀她,是她不够小心吗?不是,甄氏在这样的环境里,步步小心,却步步惊心。

  美丽用心未必有美丽人生

  这个美丽的女人有着很美丽的用心。她压抑自己对丈夫儿子的思念,却明显地表现自己对婆婆的感情,以求得在提倡孝道的社会里有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且列举甄氏在孝道方面的两次先进事迹。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曹操征讨关中,甄氏的婆婆卞夫人随行,半路传来消息说卞夫人欠安,甄氏“昼夜泣涕”。左右不忍,便将卞夫人稍稍恢复的消息告诉她,甄氏还是不信:“平时婆婆每次生病都恢复得很慢,这次怎么就恢复得这么快呢?你们不是忽悠我吧?”结果越来越忧虑了。

  卞夫人在前线得知儿媳挂念,于是写信回来证明自己确实已康复,甄氏这才恢复正常生活。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又出差打仗,一路上带着甄氏的婆婆卞夫人,甄氏的老公曹丕,以及甄氏的儿子曹睿和女儿东乡公主。这期间,甄氏对丈夫儿女的思念应该是让人消瘦的,况且甄氏还生着病。

  令人惊奇的是,曹家人第二年从前线回来,却发现甄氏气色很好,还发福了,大家不解,甄氏却解释:“我老公我儿女和婆婆在一起,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表示出对婆婆的一百二十个放心。

  对这两起先进事迹,我严重怀疑。因为甄氏对婆婆的感情似乎超出了应有的范畴,过火了点,作秀了一点。过分的举动背后必定有过分小心的心态。想甄氏本是袁绍集团的女性成员,因为一次动心的邂逅而成为曹家媳妇,在袁绍家原有的政治纽带已断裂,原有资源忽然蒸发,导致她是一个孤立的个体,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家族领域里,她需要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要换得这个空间,必须取得家长的认可。要取得认可,不过火不行,凡是不过就是不及。甄氏的用心,可谓良苦。

  郭皇后出来混是要还的

  然而,甄氏的美丽用心没有换来美丽人生。曹丕即位第二年,因为新宠郭皇后,甄氏被赐死。甄氏死得很凄凉,披散头发覆盖面容,口里被塞进米糠,一副厉鬼的情状。

  甄氏是不幸福的,然而,剥夺她幸福的郭氏,幸福了吗?别忘记了,甄氏还有后人——儿子曹睿,就是后来的魏明帝。

  母亲的死,给曹睿幼小的心灵极大的刺激,他经常问郭皇后:我妈妈是怎么死的?郭皇后被问得心惊肉跳,尴尬地回答:“是你老爸杀的,关我啥事?难道你一个做儿子的,还要追究父亲的刑事责任吗?因为亲妈的事情杀后妈吗?”

  曹睿被激怒了,当他登基后,手里有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于是对已经是太后的郭氏“逼杀之”,也有资料说郭氏因为害怕而暴毙,反正,死得蹊跷不正常。要为母亲报仇的魏明帝给了郭太后与自己生母同样的待遇——乱发覆面,口中塞糠。当初你对我老娘怎样,如今我对你也怎样。

  第三代媳妇:工人家庭出身问错一句就没命

  曹睿的母亲甄氏是宫廷争宠的受害者,曹睿也为母亲复了仇,然而,仅仅是停留在报仇的地步,并没有因此意识到妇女同志的解放问题。当然,1700年前,要求曹睿同志达到这种觉悟,也难。

  曹睿的皇后毛氏,出身工人阶层。毛老爷子是流水线上做车子(当然是马车)的。换到现在,工人出身很光荣,但在当时却不怎么的。贵妃虞氏本来很有希望立为皇后,却让工人家的毛姑娘抢了指标,卞夫人安慰孙媳妇,虞氏酸溜溜地说:“曹氏好自立贱。”就是说曹家喜欢贱女人,这话估计把娱乐明星家庭出身的卞奶奶给惹毛了,虞氏被退货。

  毛皇后幸福吗?也是一种伪幸福。不久,曹睿这个花心小子宠爱一个姓郭的妃子。公元236年,魏明帝游后园,众妃相伴,郭氏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说了句:“应该通知皇后吧。”曹睿很绝情地说:“谁敢通知皇后,谁就别想活。”憋着一肚子委屈的毛皇后,第二天试探着跟曹睿说:“昨天游园挺快活吧?”仅仅是一次小心翼翼的打听,却把曹睿惹怒,十几个在场的证人没命,毛皇后也没命,一场风流吃醋以血腥结束。

  然而,为了给血腥蒙上一层幸福的面纱,曹睿还是给冤死的毛皇后很好的谥号,给予厚葬,又大力封赏皇后的娘家人。

  结语:《三国志》给曹家的媳妇盖上幸福的棺材盖,说曹家的媳妇们很幸福很经典,她们的风范“于斯为美”,是值得学习的榜样,“足以为百王之规典”。总之,曹家媳妇的幸福是一种不能说的秘密。

  这样对比起来,那位敢和曹操公开决裂,以跪着摇动纺车的背影给曹操送行的丁氏,真的是很幸福,很幸福。在丁夫人娘家窗外深情留恋又流连的曹操,真的很伟大,很伟大。对妇女,曹家算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事业也一代不如一代。

  豪门贵妇,好多都是光鲜锃亮的时装包装起来的一枚伪幸福苦果。当然,我讲的不只是三国时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族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2017年1月5日 09:12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族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洛神赋图》取材于曹植的《洛神赋》,《天龙八部》里的“凌波微步”就来自于这篇奇文。传说《洛神赋》暗含了曹植对嫂子甄氏的爱慕,真实性难以考据。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刘黎平,原题: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三国是一个男性英雄的世界,从攻城拔寨的体力活,到运筹帷幄的脑力活,都是男性们在操作。在这幅宏伟绚烂的时代画卷旁边,会有一些无足轻重的花边、流苏,那就是女性们担当的角色。偶或一两个走入画图中心的女性,诸如孙小妹之流,却已经带有点男性的色彩。

  然而,英雄们白天在外面杀人放火,或者制止别人杀人放火,下班回到家,还是得和女人相处。可以说,英雄们的周边有一个比三国舞台更大的女性世界,这些女性没有为历史建功立业、出谋划策,却那么庞大而真实地存在着。

  这些奶奶阿姨姐姐妹妹在想什么?她们在英雄的雄心万丈之外有着怎样的心灵世界?

  还是讲讲曹家的媳妇吧,嫁入曹家的女人不容易。

  第一代媳妇:丁夫人坚决与曹操分手

  丁夫人是曹操的正室,自己没孩子,曹操与刘夫人生有一子:曹昂,是长子。刘夫人死得早,丁夫人便将曹昂抚为己子。我想,一个自己没有子嗣的女人,一定会对抚养过来的孩子倾注自己最大限度的母爱。古人说得好:“提携捧负,畏其不寿。”牵着抱着捧着背着,生怕他或她出点意外,半途就挂掉。

  丁夫人这么疼曹公子,曹操倒不是很珍惜,要带着丁夫人的心肝宝贝出去拉练拉练,而且还不是军演,是真的打仗,去讨伐张绣。这是公元197年的事,这次战役本来已经和平解决了,张绣投降。

  曹操到死都为丁夫人内疚

  不想雄才大略的曹操也有因为私德误事的时候,他要泡妞,什么妞不好泡,却泡上张绣的婶婶。这一泡把新结成的曹张统一战线给泡坏了,张绣发动叛乱,儿子、侄子和良将典韦的性命,都给曹操的一次泡妞给泡掉了。

  曹昂的死,是对丁夫人的致命一击。她没有化悲痛为力量,也没有昧着良心说光荣,这个刚烈的母亲一天到晚跟曹操哭吼:将我的儿子杀死了,你一点也不痛心!“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

  曹操被她哭吼得烦了,于是送回娘家去,让她气顺一点再说。

  丁夫人气顺了吗?过了些日子,内疚不已的曹操去岳丈家接老婆。丁夫人正在织布,曹操走到她身后,抚摸着她的背说:“达令,跟我一起坐车回去吧。”丁夫人不回头看他,也不吱声。曹操依依不舍走到房外,又隔着窗户问:“真的没复合希望吗?”丁夫人不应,曹操很不舍地说:“真的跟我分手了,好绝啊。”于是允许她改嫁,可曹领导的女人,谁敢娶啊?

  这段史料,易中天先生也讲过。我今天的目的是想探秘这个女人的心结。从丁夫人的地位来说,她想要在曹家立得住脚,就必须有资源,而最好的资源就是子嗣。她一泡屎一泡尿含辛茹苦地将昂仔抚养成人,史上没有记载曹昂的出生年月,但从能上前线,并负责掩护来推断:曹昂已经到了可以参加工作参加革命的年龄。

  从母亲的角度出发不难理解丁夫人的心理:老娘好不容易将这块资源培养出来了,你却不省着用,一场战役就报销了,老娘在曹家的地位、前途,也就灰飞烟灭了。围绕着曹昂,母爱与父爱的落差,让丁夫人恨曹操。而真正让丁夫人恨曹操恨到骨头里去的是,曹昂虽然按组织的标准来说,牺牲得光荣,但却是用自己的性命为老爸的泡妞买单。试着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去理解,自己最疼的儿子死于老公的一次泡妞行为,你能原谅这一切吗?

  所以,丁夫人给曹家,给历史,留下了一个在织布机前的决绝的背影。作为曹家的第一代媳妇,丁夫人的心是恨的,命是苦的,她是不幸福的。多少年后,病入膏肓的曹操满怀着歉疚说:“我死了,在九泉之下碰到曹昂,他要是问我:妈妈被你弄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交代啊?”这恐怕是有记载的曹操内心世界最柔软的一角。

  杨修被害卞夫人写信安慰杨修父母

  曹操的老婆当中,名誉最好的当然是卞夫人。她是曹丕、曹彰和曹植的母亲,她节俭、大度、明事理,这些无需多言。卞夫人对老公的工作,也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在史上就有一次她善于替老公做危机公关的记载。

  曹操杀了杨修,但这事没完,杨修还有家里人,尤其还有个老爹——太尉杨彪,每天上班还得和这个老同志见面,总得有个交代。

  曹操硬着头皮给杨老先生写了封信解释,无非是说你老杨家的儿子虽然聪明,可是他不听领导的话,为了挽救您的家庭,因此我老曹大义灭亲,当然,大义的是我,灭的是你的亲,将这小子绳之以法,“将延足下尊门大累,便令刑之”。然后,又送给杨家大把礼物。

  曹操觉得光靠男性的言语不能很好地处理事态,于是请来卞夫人搞夫人公关,再从女性的角度来写一封信,将事态再熨平一点。卞夫人给悲痛欲绝的杨修父母再写了一封信,从这封信看得出,卞夫人不同于丁夫人那种刚烈决绝,而是一个很有分寸,会使用政治手腕的政治女性。她撇开政治军事原则,首先给受害人一个肯定的评价:“盖世之才”,我们全家都很钦敬他。然后,也不明说杨修罪有应得,故意模糊原则问题,说如今是战争年代,讲究组织纪律,听说令郎好像是犯了军令。用这两点以熨平受害者家属的心。然后,她又指责自己的老公:我老公实在太性急了,“明公性急忿然”,将小杨同志正法,但指责不等于否定,而辩解说曹操是为了维护军纪。最后又说明自己对杀杨修是持保留态度的:我当时不知道情况,听说之后十分惊愕悲伤,“惊愕断绝”,还请老先生老夫人多多原谅。

  这是一封手腕十分娴熟的公关信件,放在如今,和那些总统第一夫人的外交书信比起来,是毫不逊色的。卞夫人也是凭着自己的聪明、低调在曹氏家族中游刃有余,备享荣华,一直活到孙子即位,她幸福地做着魏国的“太皇太后”。然而,她是幸福的吗?

  关于她三个儿子争斗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公元213年,曹丕用毒枣毒杀弟弟曹彰,毒杀地点就在卞太后的居所。当着母亲杀弟弟,曹丕你够狠。可怜的母亲亲自去井边提水,想给彰儿解毒,然而,打水的容器被弄坏了,宫女太监们不敢帮忙,一位无助的母亲看着无助的儿子无助地死去,她的内心一定在哭泣:孩子,我拿什么来拯救你?最后,在无情的政治生态场里,这位母亲以哀求的口吻跟大儿子,也就是凶手曹丕说:你害了你的二弟,不要再害你的三弟了。

  从这个推论,卞夫人幸福吗?答案谁都知道。

  第二代媳妇:甄氏步步小心却步步惊心死后连正常收殓都没有

  曹家最传奇的媳妇莫过于甄氏。她本是袁绍的儿媳妇,与曹丕相遇于战乱后的幽州。乱世佳人似乎格外让人怜爱。甄氏的一次仰视,曹丕的一次俯视,爱情就产生了。曹丕爱她,娶她,宠她,却杀她。为何杀她,是她不够小心吗?不是,甄氏在这样的环境里,步步小心,却步步惊心。

  美丽用心未必有美丽人生

  这个美丽的女人有着很美丽的用心。她压抑自己对丈夫儿子的思念,却明显地表现自己对婆婆的感情,以求得在提倡孝道的社会里有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且列举甄氏在孝道方面的两次先进事迹。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曹操征讨关中,甄氏的婆婆卞夫人随行,半路传来消息说卞夫人欠安,甄氏“昼夜泣涕”。左右不忍,便将卞夫人稍稍恢复的消息告诉她,甄氏还是不信:“平时婆婆每次生病都恢复得很慢,这次怎么就恢复得这么快呢?你们不是忽悠我吧?”结果越来越忧虑了。

  卞夫人在前线得知儿媳挂念,于是写信回来证明自己确实已康复,甄氏这才恢复正常生活。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又出差打仗,一路上带着甄氏的婆婆卞夫人,甄氏的老公曹丕,以及甄氏的儿子曹睿和女儿东乡公主。这期间,甄氏对丈夫儿女的思念应该是让人消瘦的,况且甄氏还生着病。

  令人惊奇的是,曹家人第二年从前线回来,却发现甄氏气色很好,还发福了,大家不解,甄氏却解释:“我老公我儿女和婆婆在一起,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表示出对婆婆的一百二十个放心。

  对这两起先进事迹,我严重怀疑。因为甄氏对婆婆的感情似乎超出了应有的范畴,过火了点,作秀了一点。过分的举动背后必定有过分小心的心态。想甄氏本是袁绍集团的女性成员,因为一次动心的邂逅而成为曹家媳妇,在袁绍家原有的政治纽带已断裂,原有资源忽然蒸发,导致她是一个孤立的个体,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家族领域里,她需要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要换得这个空间,必须取得家长的认可。要取得认可,不过火不行,凡是不过就是不及。甄氏的用心,可谓良苦。

  郭皇后出来混是要还的

  然而,甄氏的美丽用心没有换来美丽人生。曹丕即位第二年,因为新宠郭皇后,甄氏被赐死。甄氏死得很凄凉,披散头发覆盖面容,口里被塞进米糠,一副厉鬼的情状。

  甄氏是不幸福的,然而,剥夺她幸福的郭氏,幸福了吗?别忘记了,甄氏还有后人——儿子曹睿,就是后来的魏明帝。

  母亲的死,给曹睿幼小的心灵极大的刺激,他经常问郭皇后:我妈妈是怎么死的?郭皇后被问得心惊肉跳,尴尬地回答:“是你老爸杀的,关我啥事?难道你一个做儿子的,还要追究父亲的刑事责任吗?因为亲妈的事情杀后妈吗?”

  曹睿被激怒了,当他登基后,手里有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于是对已经是太后的郭氏“逼杀之”,也有资料说郭氏因为害怕而暴毙,反正,死得蹊跷不正常。要为母亲报仇的魏明帝给了郭太后与自己生母同样的待遇——乱发覆面,口中塞糠。当初你对我老娘怎样,如今我对你也怎样。

  第三代媳妇:工人家庭出身问错一句就没命

  曹睿的母亲甄氏是宫廷争宠的受害者,曹睿也为母亲复了仇,然而,仅仅是停留在报仇的地步,并没有因此意识到妇女同志的解放问题。当然,1700年前,要求曹睿同志达到这种觉悟,也难。

  曹睿的皇后毛氏,出身工人阶层。毛老爷子是流水线上做车子(当然是马车)的。换到现在,工人出身很光荣,但在当时却不怎么的。贵妃虞氏本来很有希望立为皇后,却让工人家的毛姑娘抢了指标,卞夫人安慰孙媳妇,虞氏酸溜溜地说:“曹氏好自立贱。”就是说曹家喜欢贱女人,这话估计把娱乐明星家庭出身的卞奶奶给惹毛了,虞氏被退货。

  毛皇后幸福吗?也是一种伪幸福。不久,曹睿这个花心小子宠爱一个姓郭的妃子。公元236年,魏明帝游后园,众妃相伴,郭氏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说了句:“应该通知皇后吧。”曹睿很绝情地说:“谁敢通知皇后,谁就别想活。”憋着一肚子委屈的毛皇后,第二天试探着跟曹睿说:“昨天游园挺快活吧?”仅仅是一次小心翼翼的打听,却把曹睿惹怒,十几个在场的证人没命,毛皇后也没命,一场风流吃醋以血腥结束。

  然而,为了给血腥蒙上一层幸福的面纱,曹睿还是给冤死的毛皇后很好的谥号,给予厚葬,又大力封赏皇后的娘家人。

  结语:《三国志》给曹家的媳妇盖上幸福的棺材盖,说曹家的媳妇们很幸福很经典,她们的风范“于斯为美”,是值得学习的榜样,“足以为百王之规典”。总之,曹家媳妇的幸福是一种不能说的秘密。

  这样对比起来,那位敢和曹操公开决裂,以跪着摇动纺车的背影给曹操送行的丁氏,真的是很幸福,很幸福。在丁夫人娘家窗外深情留恋又流连的曹操,真的很伟大,很伟大。对妇女,曹家算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事业也一代不如一代。

  豪门贵妇,好多都是光鲜锃亮的时装包装起来的一枚伪幸福苦果。当然,我讲的不只是三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