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2016-11-25 10:43:56

来源:新华社 作者:周润健 选稿:桑怡

原标题:冯骥才: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原标题:冯骥才: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失去千姿百态的文化个性和活力

  新华社天津11月23日专电(记者 周润健)“目前的传统村落保护正面临新的困境,已经建立名录的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如果失去了千姿百态的文化个性和活力,传统村落的保护将无从谈起,留住‘乡愁’也将落空。”中国文联副主席、住建部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这样的担心和忧虑。

  冯骥才将现在村落状况比喻为钱钟书《围城》所写的那样:里面的人急着要出来,而外面的人急着要进去。想出来是改善生活,想进去是开发旅游和赚钱。一些地方缺乏对传统村落价值的认识,一脑门子想的是“古村落搭台,旅游经济唱戏”。“这里面,有城镇化速度过快,我们对于精神文明层次的转变猝不及防的原因,也有包括村民在内对于传统村落缺乏文化自觉的因素。”他分析说。

  冯骥才担忧地指出,传统村落正像“千城一面”的城市一样,开始呈现雷同化。他总结了古村落出现的“十大雷同”,直言这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冯骥才总结的十大雷同是:一、旅游为纲,对传统村落的规划不是科学的保护性规划,而是旅游规划;二、腾笼换鸟,将当地村民迁走,村落的主人走了,活生生的生活没有了,村落记忆没了,那还叫什么传统村落;三、开店招商,民居都变成了各种商店,而且卖的纪念品都是趋同货,连各地村落纪念品也都一样;四、化妆景点,把稍好一点的老建筑油漆粉刷打扮一新,里面东西都没有了,买一些老家具随便一摆,甚至人造景点,拿来赚游客的钱;五、公园化,人造园林小景,把传统村落打造得愈来愈像城市公园;六、民俗表演,也叫非遗表演,主要是为了给游客看的,有的还从外面拉来一些非遗大师来表演,充门面;七、农家乐;八、民宿,村庄从来是没有民宿的,现在许多人跑到传统村落里大建不伦不类的民宿;九、伪民间故事,为了吸引游人,编造许多虚假的故事段子,有些甚至很粗鄙,搞乱了村落文化;十、红灯笼,村落里到处挂着红灯笼,完全是为了商业气氛,村落一般是不挂红灯笼的。

  “如果我们的村落这么发展下去,再过十年或者十五年,我们认定下来的这几千个宝贵的传统村落,就会和现在的660个城市一样,从千城一面到千村一面。这是个非常可怕的问题。”冯骥才疾呼,我们需要站到我们最初的“原点”去认真思考,为什么要保护传统村落?究竟什么是乡愁?留得住乡愁最重要的恐怕是指它的精神文化价值。那就是留住我们对于民族家园的情感、土地的情感和文化的情怀,而不是怎么留得住游客。

  冯骥才说,乡村不是不能旅游,恰恰相反特别好的村落还需要旅游传播出去,让人们欣赏它,热爱它。但是,传统村落的价值是多方面的。“不能只为了一个价值,抛掉甚至牺牲其他重要的价值。”

  冯骥才强调,村落遗产有其独特性,它不同于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是简单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总合。“我们要科学研究和准确认识到它的本质与特征,找到符合它的科学规律和切合现实的办法保护好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2016年11月25日 10:43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冯骥才: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原标题:冯骥才:中国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 失去千姿百态的文化个性和活力

  新华社天津11月23日专电(记者 周润健)“目前的传统村落保护正面临新的困境,已经建立名录的传统村落正趋向‘十大雷同’。如果失去了千姿百态的文化个性和活力,传统村落的保护将无从谈起,留住‘乡愁’也将落空。”中国文联副主席、住建部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发出这样的担心和忧虑。

  冯骥才将现在村落状况比喻为钱钟书《围城》所写的那样:里面的人急着要出来,而外面的人急着要进去。想出来是改善生活,想进去是开发旅游和赚钱。一些地方缺乏对传统村落价值的认识,一脑门子想的是“古村落搭台,旅游经济唱戏”。“这里面,有城镇化速度过快,我们对于精神文明层次的转变猝不及防的原因,也有包括村民在内对于传统村落缺乏文化自觉的因素。”他分析说。

  冯骥才担忧地指出,传统村落正像“千城一面”的城市一样,开始呈现雷同化。他总结了古村落出现的“十大雷同”,直言这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冯骥才总结的十大雷同是:一、旅游为纲,对传统村落的规划不是科学的保护性规划,而是旅游规划;二、腾笼换鸟,将当地村民迁走,村落的主人走了,活生生的生活没有了,村落记忆没了,那还叫什么传统村落;三、开店招商,民居都变成了各种商店,而且卖的纪念品都是趋同货,连各地村落纪念品也都一样;四、化妆景点,把稍好一点的老建筑油漆粉刷打扮一新,里面东西都没有了,买一些老家具随便一摆,甚至人造景点,拿来赚游客的钱;五、公园化,人造园林小景,把传统村落打造得愈来愈像城市公园;六、民俗表演,也叫非遗表演,主要是为了给游客看的,有的还从外面拉来一些非遗大师来表演,充门面;七、农家乐;八、民宿,村庄从来是没有民宿的,现在许多人跑到传统村落里大建不伦不类的民宿;九、伪民间故事,为了吸引游人,编造许多虚假的故事段子,有些甚至很粗鄙,搞乱了村落文化;十、红灯笼,村落里到处挂着红灯笼,完全是为了商业气氛,村落一般是不挂红灯笼的。

  “如果我们的村落这么发展下去,再过十年或者十五年,我们认定下来的这几千个宝贵的传统村落,就会和现在的660个城市一样,从千城一面到千村一面。这是个非常可怕的问题。”冯骥才疾呼,我们需要站到我们最初的“原点”去认真思考,为什么要保护传统村落?究竟什么是乡愁?留得住乡愁最重要的恐怕是指它的精神文化价值。那就是留住我们对于民族家园的情感、土地的情感和文化的情怀,而不是怎么留得住游客。

  冯骥才说,乡村不是不能旅游,恰恰相反特别好的村落还需要旅游传播出去,让人们欣赏它,热爱它。但是,传统村落的价值是多方面的。“不能只为了一个价值,抛掉甚至牺牲其他重要的价值。”

  冯骥才强调,村落遗产有其独特性,它不同于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是简单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总合。“我们要科学研究和准确认识到它的本质与特征,找到符合它的科学规律和切合现实的办法保护好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