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老兵忆朝战首次与美军交锋:太紧张 抓俘虏忘用英语

2016-11-9 09:14:50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何宗光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老兵忆朝战首次与美军交锋:太紧张 抓俘虏忘用英语

朝鲜战争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何宗光,原题:老兵亲历: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交锋

  首战云山:中国“虎”狠狠咬了美国“马”一口

  云山之战,是我志愿军入朝后中美两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交锋,我们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则是志愿军部队中第一支和美军交火的部队。

  云山,是一个只有千余人家的小城,西北距我国边境城市安东(丹东)150余公里,南距平壤市120余公里。它原是朝鲜平安北道(省)一个郡政府的所在地,处于一个小盆地内,三面环山,丛林密布,河流纵横,公路四通八达,是美军打到鸭绿江离不开的交通枢纽。

  云山战斗的总攻是在我们入朝后第10天发起的。此前,作为基层官兵,一开始我们并不清楚第一仗会在哪儿打?何时开始打?跟谁打,是跟美军打还是跟南朝鲜军打?我们只有一个念头: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开始几天,我们一直处于运动之中,白天隐蔽,夜晚行军,按上级指定的路线,在朝鲜北部的山沟里不停地隐蔽运动,不让敌人发现我们在运动中捕捉战机,择机歼敌。

  战幕终于拉开了。

  10月25日上午,南朝鲜军一个加强营由温井向北镇进犯。我们的兄弟部队要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个团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术,将其大部歼灭,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后来,这一天就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纪念日。

  战机,立时被捕捉到了。

  10月25日晚,我们部队奉命由泰川、龟城地区向云山西北急进,拉开了云山战斗的序幕。

  我们在夜幕下甩开两条腿,绕道走山路,向着云山奔去。26日晚,我们三四六团到达位于云山西北方的白土洞,随后便与兄弟部队一起对敌形成合围之势。

  11月1日,是三十九军向云山之敌发起总攻的日子,担任主攻任务的是我们一一六师。

  首战云山,最富传奇色彩的就是派出“尖刀连”插入云山城,直捣敌军指挥所。这个“尖刀连”就是我们三四六团的“常胜连”四连。当时,我们机枪连二排两挺重机枪配属四连,我跟随二排参加了这次战斗,有幸成为这次战斗的目击者之一。

  总攻的炮声于17时30分响起。

  这个时间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

  当日下午4时许,师指挥所发现敌人开着汽车在公路上活动、集结,云山东北敌军陆续后撤,城街附近敌人调动频繁。迹象表明:可能是敌人想逃跑,也可能是敌人在换防。后来证实是换防,由美军骑兵第一师接替南朝鲜军一师。

  敌情突变!

  敌变我亦变。

  师长汪洋、政委石瑛迅速形成决心,趁敌调动立足未稳,发起攻击,对我极为有利:如果敌人逃跑,我不及时发起攻击,必会失去歼敌战机。汪师长立即向军指挥所报告,建议提前发起进攻,军长吴信泉当即同意。

  总攻开始后,我们的兄弟部队三四七团、三四八团出动4个营、8个突击连,迅猛地向固守云山山头的敌人发起进攻。

  我们三四六团为师预备队,在李德功副团长的指挥下,我们二营从三四七团、三四八团的结合部投入战斗,以四连为“尖刀连”向云山城猛插,五连、六连在云山城边、背向云山方向正面进攻,保障四连的侧翼安全。

  当晚9点多,在连长王振斌带领下,四连开始沿三滩川隐蔽地向云山城运动。

  三滩川是一条河流,自西北流向东南,流经云山东侧,沿途地势较为平坦。

  我和机枪连二排的两个重机枪班一起,紧随着四连行进。那河滩上也没有路,我们摸着黑,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河滩里有不少稻田,稻子收割后,有些地里水还没有完全排尽。我们经过稻田,经常要踩一脚水,有时还陷在烂泥里。

  当时,我在队伍的后面,只听见两边的山头上不时传来枪炮声,有时还很激烈,那是兄弟部队在进攻。前边也不时传来枪声,可能是前卫班排遭遇敌人了。这一路,小的战斗不少,在夜幕下也看不清。在王振斌连长率领下,连的主力坚持不受干扰,一直向云山城插去,有敌人也只派小股力量去收拾他们。

  2日2时左右,四连穿插到云山城东北侧的公路大桥,由此插入街内,与敌人展开了激烈巷战。

  当时,一、二排占领了东十字街口,截住了敌重型坦克引导下的十来辆满载美军的汽车。

  “打!”四连战士以猛烈的火力杀伤车上的敌人。

  “打!”机枪连二排两挺重机枪喷着火舌,支援四连。

  “嗒嗒嗒……”

  “突突突……”

  重机枪与冲锋枪发出怒吼。

  “轰轰轰……”

  手榴弹一颗接一颗甩出。

  敌重型坦克急疯了,横冲直撞,坦克上的机枪疯狂扫射。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战士在我方火力的掩护下,灵巧地利用街道房屋,绕到了敌坦克前边,待坦克接近到约一米远并转弯时,将捆在一起的两根爆破筒插入履带中,拉响了导火索。

  “轰——”一声巨响,敌坦克右侧的履带被炸断了。

  爆破敌坦克的勇士是四连四班的副班长赵子林,他在身负五处重伤的情况下,仍顽强地端起爆破筒,将敌坦克炸成了“没腿的螃蟹”。

  重型坦克当街趴窝,堵住了后面十几辆满载美军士兵的汽车,在我火力的射击下,敌人顿时乱成一团,纷纷跳下车逃命。连长王振斌乘机指挥一排沿街南侧、二排沿街北侧,向敌发起冲锋,穿插分割,在敌心脏中开花。

  随后,四连两个班顺着电话线摸到了美军骑兵一师八团三营的指挥所,用手榴弹一阵猛烈轰炸,美军营长罗伯特窑奥蒙德少校被当场炸死。

  失去指挥的敌人,像没头的苍蝇,四散溃逃。

  我听到有的战士用不太准确的英语喊出“放下武器、优待俘虏”的声音,更多的则是中国话的喊杀声。可能是由于紧张,战士们忘了英语。

  投入战斗后,我一直紧随机枪连二排行动。作为连队的文化教员,连长指导员给我参战的任务有两项:一是负责抢救伤员;二是登记牺牲的同志,并要写一张条子放在牺牲者身上,让后面负责掩埋的人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对这任务感到不满足,正好我跟二排长很要好,所以我就跟着他,积极要求参加战斗。重机枪的构造我都熟悉,打响之后,我就上前帮着打开子弹箱,往重机枪上装子弹。

  战斗中,重机枪不断转移着射击阵地。在云山街口转移阵地时,我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被打死的美国兵,脸儿白白的,钢盔上有英文字母USA。我从他手上取下卡宾枪,挎在我的肩上。不经意间,我的右手挨着敌人脑袋,摸了一手脑浆,湿乎乎的。

  我们重机枪一进入新的阵地,就立即开始射击。

  就在这时,我头部负伤了。

  也就在这时,我才利用包扎伤口的间隙抬头四顾,留意观察战场的情景。

  当时,云山西北山头,正燃烧着熊熊大火,把天空照得昏黄。山上山下被燃烧着的火光照得通明,山谷里弥漫着烟尘,夹杂着枪炮发出的闪烁的光亮。

  高亢嘹亮的冲锋号音震荡在山间,似有无数支冲锋号在吹响。这是兄弟部队八个突击连在向敌人发起攻击。战士们明白,这激昂亢奋的军号声,是祖国的神圣号召,在召唤自己履行忠诚祖国的誓言。这号声使战士们热血沸腾,忘却自己的一切,奋不顾身地冲向敌群。

  漫山遍野响着小喇叭声和哨音,声音短促而清脆。这是各突击连几十个班排互相联络的信号,告诉战友们自己所到达的位置。

  惊恐万状的敌人,被号声和喇叭声催赶着,从山下向云山城里溃逃。

  2日3时左右,我们重机枪排尾随四连,同三四七团、三四八团一部在云山城内街区会合,风卷残云般横扫市内残敌。

  我们二营四连出色地完成了向云山城内穿插的任务,毙伤敌70余人,俘敌8人,击毁敌重型坦克一辆,缴获汽车10余辆及大批轻型武器和弹药,有力地支援了师主力作战。我方伤亡27人。

  战斗结束后,四连四班被师命名为“保国英雄班”,副班长赵子林被师授予“保国英雄”称号。我们二营荣立一大功的有22人。我熟悉的机枪连六班副班长刘振海也立了一大功。他很小时,父母和姐姐就被日本鬼子残害死了,参军后他没赶上打日本鬼子,这回狠狠打了跟日本鬼子一样杀害老百姓的美国鬼子,立了大功,也可告慰父母和姐姐的在天之灵了。

  2日5时左右,东方天空露出一抹亮色。敌去城空,云山城里一片寂静,仍在燃烧的房屋和树木爆着火星,冒出一缕缕青烟。

  寒风中,有许多白花花的羽毛从敌军的掩体内飘出,远看真像放飞的小白鸽。走近一看,好多美军的鸭绒睡袋被打破了,鸭绒散落出来,像雪花一样被风吹向空中。我突发联想:这是不是和平的预兆?只可惜,眼前的“小白鸽”是在炮火硝烟中放飞,仿佛在向世人昭示:我们热爱和平,但面对侵略者,和平是不能乞求的,只有拿起武器,打败他们,才能迎来和平。

  云山东面的公路上,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数不清的汽车、大炮、坦克及其他军用物资。令人惊讶的是,旁边的一处开阔地上居然还有4架未来得及起飞逃跑的美国飞机。

  出于好奇,我走向飞机,用手去摸了摸。机翼上结上了一层薄霜,冰凉冰凉的,显得更加洁白光滑。我过去只是看见敌机在空中疯狂轰炸,低飞得要刮掉屋顶似的。现在它却静静地停在公路上,好像在默默地为它逃跑的主人祈祷。

  后来得知,这4架飞机是我们兄弟部队三四八团二营官兵创造的一项战争奇迹!

  在肃清云山外围的战斗中,他们沿着三滩川东岸向云山方向攻击,在一座公路桥上与美军士兵进行了白刃战之后,一班副班长李连华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发现前面不远处有4个房屋大小的物体。他摸过去一看,呵,这里居然有4架飞机!

  原来,这是美军的临时机场!李连华立即带领班里的战士扑过去,与守卫机场的美国士兵短兵相接。交火到最后,只剩下李连华和另外一名战士。他俩负伤了,却始终没有倒下,直到把最后一个抵抗的美国人从一架飞机的座舱里拖出来。据说,这4架飞机是由在日本的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飞机上乘坐的是前来采访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记者。记者们还没来得及采访就遇到了战斗,紧跟着飞机就被中国士兵包围了。

  兄弟部队的战友们真是好样的!他们用步枪和刺刀缴获了4架美军飞机!这也是唯一一次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缴获美军飞机!

  早6时后,天刚大亮。敌人十几架飞机“嗡嗡”地飞来了,转了一圈后,轮番对坦克、大炮、汽车进行轰炸,燃烧起熊熊大火,黑色的烟柱卷升向空中。很可惜,那4架飞机也被炸毁了。

  没办法,我们没有防空武器,更没有战斗机上天去跟它们角斗。此刻,我们只能全部隐蔽到山林、沟渠中。

  不过,当我看到遍地的敌人尸体时,总算解了心头之恨。

  那些美军尸体的左臂上都佩带有一个醒目的符号:马头!

  这“马头”可是一个令所有美国军人羡慕的符号,它是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象征。

  美军骑兵第一师,是美国在建国时由华盛顿组建的精锐骑兵部队。据说,它自建立以来,160多年的历史上从无败绩。因其创建最早,战功显赫,在美国享有“开国元勋师”和“常胜师”的美称。

  以骑兵起家的骑兵第一师在20世纪40年代已发展成机械化部队,淘汰了马匹。但为了保持其历史荣誉,仍沿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上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不是狂妄地叫嚣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饮马鸭绿江”么?这个骑兵第一师就准备着要第一个去鸭绿江边“饮马”呢。本来,在占领平壤以后,它已准备凯旋东京了,由于我们在云山外围战中阻住了南朝鲜军第一师的前进脚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不耐烦了,认为南朝鲜军不中用,于10月29日急令骑一师第五、第八团赶赴云山。这就出现了在我们发起总攻前美军与南朝鲜军换防的那一幕。

  骑兵第一师急匆匆赶到了云山。殊不料它遇上了我们一一六师。

  一一六师是什么样的部队?

  我一入伍就听老战士们说,当年四野有三只“虎”—三个猛虎军。三十八军是一“虎”,四十三军是一“虎”,还有一“虎”就是素以作风凶猛而著称的三十九军。而我们一一六师又是这一“猛虎军”中最为凶猛的“猛虎师”。

  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曾这样评介:“该部队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能猛打、猛冲、猛追,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坚力亦很顽强,为东北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

  如今,美国“马”儿遇上了这只中国“虎”,就有它们好看的了。

  果然,在朝鲜云山这个小小的山城,中美两个硬碰硬的师团进行了一场震撼世界的殊死较量。较量的结果已有历史评定:妄图几天后“饮马鸭绿江”的美国“马”的咽喉被中国“虎”狠狠地咬了一口!

  美国战地记者罗素·斯泊尔在《韩战内幕》一文中写道:“迄今为止,美第一骑兵师已经历了朝鲜战争中最艰苦的战役,代价十分惨重。师长霍巴特·R.盖伊少将意识到第八团的处境危险,它侧翼的南朝鲜各师即南朝鲜的精锐部队正迅速崩溃,数千名惊恐万状的士兵正在向南方逃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盟军进攻法国时,将军曾任巴顿将军的参谋长,他从不习惯撤退行动,进攻是他的一贯信念。此时战事发生了急剧变化,他备感无力应付局面,要求撤离云山,但遭到拒绝。这时一切已太晚了。21时,攻击者突破防线。这时美军的弹药已基本用完。一股股敌军冲向云山城,并扑向稻田,切断了美军的退路。

  “美军被这锐利的攻势所震惊,他们从未经过这样的战斗。黑夜中,敌人像猫一样地向他们扑来。袭击者全然不顾伤亡,不断地冲上来。全部行动是由军号、哨音和偶然的锣声指挥的。一位见识颇广的美军士兵似乎辨听出了这可怕的声音,他惊恐万状地喊道:‘上帝!这是一场中国式的葬礼!’”

  第二营随即也遭到攻击,幸存者潮水般地逃向云山,第一营的败兵也加入了这伙人群,他们已精疲力竭,武器早已丢失。第一营和第二营的卡车队随即拉着一些火炮,越过稻田,从浅水处逃过河去,在他们后面跟着一群败兵。

  “在云山南面的大道上,大约有100余辆被丢弃的吉普车和卡车,并混杂着近10门炮。在困境中侥幸生存下来的第三营官兵,已完全失去了突围的机会。”

  后来听闻,美军在云山的惨败,曾令白宫大为震惊,杜鲁门的女儿在回忆录中说:“在朝鲜开始发生了惊人的事件……第八骑兵团几乎溃不成军。”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李奇微回忆美骑兵第八团在云山战斗中遭我军沉重打击时,承认:“中国人对云山西面第八骑兵团第三营的进攻,也许达成了最令人震惊的突然性”,“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云山战斗不时发生近战,其激烈程度是以往战争中所没有的”。

  云山一战,我三十九军以劣势装备重创拥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骑兵第一师,毙、伤、俘敌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击落飞机1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还有大量的其他轻重武器及弹药。

  当然,这是云山战斗中我们三十九军所有参战部队的战绩,并非是哪一个师、哪一个团,更不能说是哪一个连的战绩,但我们一一六师作为此次战役的主攻师并直接与美军骑一师对阵,我们三四六团四连作为一把“尖刀”插入云山城、直捣美军指挥所,这无疑是值得自豪的。(《那年,那月,鸭绿江边的记忆》,何宗光著,长征出版社)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老兵忆朝战首次与美军交锋:太紧张 抓俘虏忘用英语

2016年11月9日 09:14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老兵忆朝战首次与美军交锋:太紧张 抓俘虏忘用英语

朝鲜战争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何宗光,原题:老兵亲历: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交锋

  首战云山:中国“虎”狠狠咬了美国“马”一口

  云山之战,是我志愿军入朝后中美两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交锋,我们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则是志愿军部队中第一支和美军交火的部队。

  云山,是一个只有千余人家的小城,西北距我国边境城市安东(丹东)150余公里,南距平壤市120余公里。它原是朝鲜平安北道(省)一个郡政府的所在地,处于一个小盆地内,三面环山,丛林密布,河流纵横,公路四通八达,是美军打到鸭绿江离不开的交通枢纽。

  云山战斗的总攻是在我们入朝后第10天发起的。此前,作为基层官兵,一开始我们并不清楚第一仗会在哪儿打?何时开始打?跟谁打,是跟美军打还是跟南朝鲜军打?我们只有一个念头: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开始几天,我们一直处于运动之中,白天隐蔽,夜晚行军,按上级指定的路线,在朝鲜北部的山沟里不停地隐蔽运动,不让敌人发现我们在运动中捕捉战机,择机歼敌。

  战幕终于拉开了。

  10月25日上午,南朝鲜军一个加强营由温井向北镇进犯。我们的兄弟部队要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个团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术,将其大部歼灭,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后来,这一天就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纪念日。

  战机,立时被捕捉到了。

  10月25日晚,我们部队奉命由泰川、龟城地区向云山西北急进,拉开了云山战斗的序幕。

  我们在夜幕下甩开两条腿,绕道走山路,向着云山奔去。26日晚,我们三四六团到达位于云山西北方的白土洞,随后便与兄弟部队一起对敌形成合围之势。

  11月1日,是三十九军向云山之敌发起总攻的日子,担任主攻任务的是我们一一六师。

  首战云山,最富传奇色彩的就是派出“尖刀连”插入云山城,直捣敌军指挥所。这个“尖刀连”就是我们三四六团的“常胜连”四连。当时,我们机枪连二排两挺重机枪配属四连,我跟随二排参加了这次战斗,有幸成为这次战斗的目击者之一。

  总攻的炮声于17时30分响起。

  这个时间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

  当日下午4时许,师指挥所发现敌人开着汽车在公路上活动、集结,云山东北敌军陆续后撤,城街附近敌人调动频繁。迹象表明:可能是敌人想逃跑,也可能是敌人在换防。后来证实是换防,由美军骑兵第一师接替南朝鲜军一师。

  敌情突变!

  敌变我亦变。

  师长汪洋、政委石瑛迅速形成决心,趁敌调动立足未稳,发起攻击,对我极为有利:如果敌人逃跑,我不及时发起攻击,必会失去歼敌战机。汪师长立即向军指挥所报告,建议提前发起进攻,军长吴信泉当即同意。

  总攻开始后,我们的兄弟部队三四七团、三四八团出动4个营、8个突击连,迅猛地向固守云山山头的敌人发起进攻。

  我们三四六团为师预备队,在李德功副团长的指挥下,我们二营从三四七团、三四八团的结合部投入战斗,以四连为“尖刀连”向云山城猛插,五连、六连在云山城边、背向云山方向正面进攻,保障四连的侧翼安全。

  当晚9点多,在连长王振斌带领下,四连开始沿三滩川隐蔽地向云山城运动。

  三滩川是一条河流,自西北流向东南,流经云山东侧,沿途地势较为平坦。

  我和机枪连二排的两个重机枪班一起,紧随着四连行进。那河滩上也没有路,我们摸着黑,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河滩里有不少稻田,稻子收割后,有些地里水还没有完全排尽。我们经过稻田,经常要踩一脚水,有时还陷在烂泥里。

  当时,我在队伍的后面,只听见两边的山头上不时传来枪炮声,有时还很激烈,那是兄弟部队在进攻。前边也不时传来枪声,可能是前卫班排遭遇敌人了。这一路,小的战斗不少,在夜幕下也看不清。在王振斌连长率领下,连的主力坚持不受干扰,一直向云山城插去,有敌人也只派小股力量去收拾他们。

  2日2时左右,四连穿插到云山城东北侧的公路大桥,由此插入街内,与敌人展开了激烈巷战。

  当时,一、二排占领了东十字街口,截住了敌重型坦克引导下的十来辆满载美军的汽车。

  “打!”四连战士以猛烈的火力杀伤车上的敌人。

  “打!”机枪连二排两挺重机枪喷着火舌,支援四连。

  “嗒嗒嗒……”

  “突突突……”

  重机枪与冲锋枪发出怒吼。

  “轰轰轰……”

  手榴弹一颗接一颗甩出。

  敌重型坦克急疯了,横冲直撞,坦克上的机枪疯狂扫射。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战士在我方火力的掩护下,灵巧地利用街道房屋,绕到了敌坦克前边,待坦克接近到约一米远并转弯时,将捆在一起的两根爆破筒插入履带中,拉响了导火索。

  “轰——”一声巨响,敌坦克右侧的履带被炸断了。

  爆破敌坦克的勇士是四连四班的副班长赵子林,他在身负五处重伤的情况下,仍顽强地端起爆破筒,将敌坦克炸成了“没腿的螃蟹”。

  重型坦克当街趴窝,堵住了后面十几辆满载美军士兵的汽车,在我火力的射击下,敌人顿时乱成一团,纷纷跳下车逃命。连长王振斌乘机指挥一排沿街南侧、二排沿街北侧,向敌发起冲锋,穿插分割,在敌心脏中开花。

  随后,四连两个班顺着电话线摸到了美军骑兵一师八团三营的指挥所,用手榴弹一阵猛烈轰炸,美军营长罗伯特窑奥蒙德少校被当场炸死。

  失去指挥的敌人,像没头的苍蝇,四散溃逃。

  我听到有的战士用不太准确的英语喊出“放下武器、优待俘虏”的声音,更多的则是中国话的喊杀声。可能是由于紧张,战士们忘了英语。

  投入战斗后,我一直紧随机枪连二排行动。作为连队的文化教员,连长指导员给我参战的任务有两项:一是负责抢救伤员;二是登记牺牲的同志,并要写一张条子放在牺牲者身上,让后面负责掩埋的人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对这任务感到不满足,正好我跟二排长很要好,所以我就跟着他,积极要求参加战斗。重机枪的构造我都熟悉,打响之后,我就上前帮着打开子弹箱,往重机枪上装子弹。

  战斗中,重机枪不断转移着射击阵地。在云山街口转移阵地时,我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被打死的美国兵,脸儿白白的,钢盔上有英文字母USA。我从他手上取下卡宾枪,挎在我的肩上。不经意间,我的右手挨着敌人脑袋,摸了一手脑浆,湿乎乎的。

  我们重机枪一进入新的阵地,就立即开始射击。

  就在这时,我头部负伤了。

  也就在这时,我才利用包扎伤口的间隙抬头四顾,留意观察战场的情景。

  当时,云山西北山头,正燃烧着熊熊大火,把天空照得昏黄。山上山下被燃烧着的火光照得通明,山谷里弥漫着烟尘,夹杂着枪炮发出的闪烁的光亮。

  高亢嘹亮的冲锋号音震荡在山间,似有无数支冲锋号在吹响。这是兄弟部队八个突击连在向敌人发起攻击。战士们明白,这激昂亢奋的军号声,是祖国的神圣号召,在召唤自己履行忠诚祖国的誓言。这号声使战士们热血沸腾,忘却自己的一切,奋不顾身地冲向敌群。

  漫山遍野响着小喇叭声和哨音,声音短促而清脆。这是各突击连几十个班排互相联络的信号,告诉战友们自己所到达的位置。

  惊恐万状的敌人,被号声和喇叭声催赶着,从山下向云山城里溃逃。

  2日3时左右,我们重机枪排尾随四连,同三四七团、三四八团一部在云山城内街区会合,风卷残云般横扫市内残敌。

  我们二营四连出色地完成了向云山城内穿插的任务,毙伤敌70余人,俘敌8人,击毁敌重型坦克一辆,缴获汽车10余辆及大批轻型武器和弹药,有力地支援了师主力作战。我方伤亡27人。

  战斗结束后,四连四班被师命名为“保国英雄班”,副班长赵子林被师授予“保国英雄”称号。我们二营荣立一大功的有22人。我熟悉的机枪连六班副班长刘振海也立了一大功。他很小时,父母和姐姐就被日本鬼子残害死了,参军后他没赶上打日本鬼子,这回狠狠打了跟日本鬼子一样杀害老百姓的美国鬼子,立了大功,也可告慰父母和姐姐的在天之灵了。

  2日5时左右,东方天空露出一抹亮色。敌去城空,云山城里一片寂静,仍在燃烧的房屋和树木爆着火星,冒出一缕缕青烟。

  寒风中,有许多白花花的羽毛从敌军的掩体内飘出,远看真像放飞的小白鸽。走近一看,好多美军的鸭绒睡袋被打破了,鸭绒散落出来,像雪花一样被风吹向空中。我突发联想:这是不是和平的预兆?只可惜,眼前的“小白鸽”是在炮火硝烟中放飞,仿佛在向世人昭示:我们热爱和平,但面对侵略者,和平是不能乞求的,只有拿起武器,打败他们,才能迎来和平。

  云山东面的公路上,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数不清的汽车、大炮、坦克及其他军用物资。令人惊讶的是,旁边的一处开阔地上居然还有4架未来得及起飞逃跑的美国飞机。

  出于好奇,我走向飞机,用手去摸了摸。机翼上结上了一层薄霜,冰凉冰凉的,显得更加洁白光滑。我过去只是看见敌机在空中疯狂轰炸,低飞得要刮掉屋顶似的。现在它却静静地停在公路上,好像在默默地为它逃跑的主人祈祷。

  后来得知,这4架飞机是我们兄弟部队三四八团二营官兵创造的一项战争奇迹!

  在肃清云山外围的战斗中,他们沿着三滩川东岸向云山方向攻击,在一座公路桥上与美军士兵进行了白刃战之后,一班副班长李连华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发现前面不远处有4个房屋大小的物体。他摸过去一看,呵,这里居然有4架飞机!

  原来,这是美军的临时机场!李连华立即带领班里的战士扑过去,与守卫机场的美国士兵短兵相接。交火到最后,只剩下李连华和另外一名战士。他俩负伤了,却始终没有倒下,直到把最后一个抵抗的美国人从一架飞机的座舱里拖出来。据说,这4架飞机是由在日本的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飞机上乘坐的是前来采访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记者。记者们还没来得及采访就遇到了战斗,紧跟着飞机就被中国士兵包围了。

  兄弟部队的战友们真是好样的!他们用步枪和刺刀缴获了4架美军飞机!这也是唯一一次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缴获美军飞机!

  早6时后,天刚大亮。敌人十几架飞机“嗡嗡”地飞来了,转了一圈后,轮番对坦克、大炮、汽车进行轰炸,燃烧起熊熊大火,黑色的烟柱卷升向空中。很可惜,那4架飞机也被炸毁了。

  没办法,我们没有防空武器,更没有战斗机上天去跟它们角斗。此刻,我们只能全部隐蔽到山林、沟渠中。

  不过,当我看到遍地的敌人尸体时,总算解了心头之恨。

  那些美军尸体的左臂上都佩带有一个醒目的符号:马头!

  这“马头”可是一个令所有美国军人羡慕的符号,它是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象征。

  美军骑兵第一师,是美国在建国时由华盛顿组建的精锐骑兵部队。据说,它自建立以来,160多年的历史上从无败绩。因其创建最早,战功显赫,在美国享有“开国元勋师”和“常胜师”的美称。

  以骑兵起家的骑兵第一师在20世纪40年代已发展成机械化部队,淘汰了马匹。但为了保持其历史荣誉,仍沿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上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不是狂妄地叫嚣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饮马鸭绿江”么?这个骑兵第一师就准备着要第一个去鸭绿江边“饮马”呢。本来,在占领平壤以后,它已准备凯旋东京了,由于我们在云山外围战中阻住了南朝鲜军第一师的前进脚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不耐烦了,认为南朝鲜军不中用,于10月29日急令骑一师第五、第八团赶赴云山。这就出现了在我们发起总攻前美军与南朝鲜军换防的那一幕。

  骑兵第一师急匆匆赶到了云山。殊不料它遇上了我们一一六师。

  一一六师是什么样的部队?

  我一入伍就听老战士们说,当年四野有三只“虎”—三个猛虎军。三十八军是一“虎”,四十三军是一“虎”,还有一“虎”就是素以作风凶猛而著称的三十九军。而我们一一六师又是这一“猛虎军”中最为凶猛的“猛虎师”。

  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曾这样评介:“该部队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能猛打、猛冲、猛追,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坚力亦很顽强,为东北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

  如今,美国“马”儿遇上了这只中国“虎”,就有它们好看的了。

  果然,在朝鲜云山这个小小的山城,中美两个硬碰硬的师团进行了一场震撼世界的殊死较量。较量的结果已有历史评定:妄图几天后“饮马鸭绿江”的美国“马”的咽喉被中国“虎”狠狠地咬了一口!

  美国战地记者罗素·斯泊尔在《韩战内幕》一文中写道:“迄今为止,美第一骑兵师已经历了朝鲜战争中最艰苦的战役,代价十分惨重。师长霍巴特·R.盖伊少将意识到第八团的处境危险,它侧翼的南朝鲜各师即南朝鲜的精锐部队正迅速崩溃,数千名惊恐万状的士兵正在向南方逃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盟军进攻法国时,将军曾任巴顿将军的参谋长,他从不习惯撤退行动,进攻是他的一贯信念。此时战事发生了急剧变化,他备感无力应付局面,要求撤离云山,但遭到拒绝。这时一切已太晚了。21时,攻击者突破防线。这时美军的弹药已基本用完。一股股敌军冲向云山城,并扑向稻田,切断了美军的退路。

  “美军被这锐利的攻势所震惊,他们从未经过这样的战斗。黑夜中,敌人像猫一样地向他们扑来。袭击者全然不顾伤亡,不断地冲上来。全部行动是由军号、哨音和偶然的锣声指挥的。一位见识颇广的美军士兵似乎辨听出了这可怕的声音,他惊恐万状地喊道:‘上帝!这是一场中国式的葬礼!’”

  第二营随即也遭到攻击,幸存者潮水般地逃向云山,第一营的败兵也加入了这伙人群,他们已精疲力竭,武器早已丢失。第一营和第二营的卡车队随即拉着一些火炮,越过稻田,从浅水处逃过河去,在他们后面跟着一群败兵。

  “在云山南面的大道上,大约有100余辆被丢弃的吉普车和卡车,并混杂着近10门炮。在困境中侥幸生存下来的第三营官兵,已完全失去了突围的机会。”

  后来听闻,美军在云山的惨败,曾令白宫大为震惊,杜鲁门的女儿在回忆录中说:“在朝鲜开始发生了惊人的事件……第八骑兵团几乎溃不成军。”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李奇微回忆美骑兵第八团在云山战斗中遭我军沉重打击时,承认:“中国人对云山西面第八骑兵团第三营的进攻,也许达成了最令人震惊的突然性”,“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云山战斗不时发生近战,其激烈程度是以往战争中所没有的”。

  云山一战,我三十九军以劣势装备重创拥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骑兵第一师,毙、伤、俘敌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击落飞机1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119门,还有大量的其他轻重武器及弹药。

  当然,这是云山战斗中我们三十九军所有参战部队的战绩,并非是哪一个师、哪一个团,更不能说是哪一个连的战绩,但我们一一六师作为此次战役的主攻师并直接与美军骑一师对阵,我们三四六团四连作为一把“尖刀”插入云山城、直捣美军指挥所,这无疑是值得自豪的。(《那年,那月,鸭绿江边的记忆》,何宗光著,长征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