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74年西沙海战为何被认为是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战斗

2016-11-8 09:32:27

来源:人民网 作者:纪彭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74年西沙海战为何被认为是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战斗

西沙海战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纪彭,原题:中越南海之战:你争我夺的1974年,节选

  19日晨,越舰派出士兵分别登陆琛航岛和广金岛,守岛民兵果断开火,将南越士兵赶了回去。

  8时15分,被中国海军396编队拦截的南越16号舰调航转向,直对着396舰冲来,企图迫使396舰转舵。这是一场比钢铁更是比意志的考验,396舰毫不畏惧,直迎着吨位4倍于己的对手冲上去。最后的关头,16号舰转向躲避,但其舰首仍然撞上396舰,把后者的指挥台柱、左舷拉杆及扫雷器撞坏了。

  登岛行动受挫后,南越海军4艘舰只同时向外机动,占据有利阵位后展开战斗队形冲向中方舰艇,中方四艘舰艇也开足马力迎上去。在中方舰艇即将进入越舰大口径火炮的死角时,南越舰队终于开火了!10时22分,南越各舰同时向中方开炮,中方炮手也按下按钮,脚踏击发,我方炮弹几乎同时出膛。由于双方的第一炮都是在稳定瞄准下发射的,打得都很准,双方的8艘战舰均被击中,中国的274艇被击中指挥台,政委冯松柏、副艇长周锡通当场牺牲。编队指挥所果断命令继续高速近敌,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南越海军试图拉大距离,发挥自己远程火炮的威力,但中国海军船小速度快,两军舰艇很快船舷相接,中方舰艇安装在艇首艇尾的双联25、37等小口径火炮射速极快,就象弹雨泼向敌舰,南越海军的阵脚很快被打乱了。

  越舰像硕大的公牛被猎犬围攻,虽威猛力大却行动不便,大口径火炮射速慢,而且中方舰艇处于其火力的死角,打不着近处的舰艇,不少越军炮弹都打到己方的军舰上。按既定方案,中方271、274艇专朝南越4号舰打,4号舰的驾驶台很快冒起浓烟,急忙逃窜,5号舰马上从侧面拦截追击的274艇,274艇冒着弹雨全速接敌,从1000米一直打到300米,越舰主炮被打哑,海军上校被打成重伤。中方的另两艘扫雷舰389、396舰也贴近南越10号、16号舰集中近射,很快使其中弹起火,389舰的指挥台也被敌炮火打坏,人员伤亡很大。因舵机失灵,389舰冲入越方两舰之间,受到交叉火力的攻击,一发炮弹打在两部主机之间,爆炸起火,幸好被及时扑灭。为了抢修被炸坏的发电机,5名战士在硝烟弥漫、严重缺氧的机舱内全部牺牲。

  这时双方的火炮都派不上用场,389舰舰长肖德万灵机一动:扔手榴弹!当时舰上装了好几箱手榴弹,准备给守岛民兵送去,这时派上了用场。于是中国水兵们七手八脚地把一连串手榴弹扔上了南越10号舰,有人抄起冲锋枪向10号舰扫射,甚至端起反坦克火箭筒对准越舰发射!以至于战后南越向新闻界通报“共军使用了导弹”。在这场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接舷战中,南越10号舰舰长被当场击毙。而389舰身严重倾斜,在396舰掩护其撤出战斗后,不得不在我方渔轮的协助下冲滩搁浅,以免沉没。其余三舰也都不同程度损伤,并且弹药所剩不多。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正是决胜负的时候,若此时敌舰坚决返回攻击的话,那么鹿死谁手恐怕也很难说。11时20分,中方的生力军281、282猎潜艇疾驰赶到,战场上中国军队一片欢腾。由刘喜中指挥的这两艘艇为了早一点到达战区,冒着风浪,以高于舰艇航速设计最高限的34节玩命急驰,终于及时赶到,胜利的天平最终倒向中方。南越舰以为中方众多援兵到来,掉头逃跑,被打残的10号舰由于伤势严重,远远地甩在了后面,281、282两艇追上去,两次齐射就将10号舰击沉。当时中国海军编队没有组织捕捞越军。四五天后,一艘丹麦油轮救起了海中漂流的23名南越士兵,而南越这艘名为“怒涛”舰的其余60余名舰员则丧生于南海的怒涛中。

  远在北京坐镇指挥的邓小平收到战报后,捻灭手中的香烟说:“我们该吃饭了吧?”离开作战值班室前,邓小平给广州军区发电报,定下西沙海战的最后一个任务:继续扩大战斗,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74年西沙海战为何被认为是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战斗

2016年11月8日 09:32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74年西沙海战为何被认为是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战斗

西沙海战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纪彭,原题:中越南海之战:你争我夺的1974年,节选

  19日晨,越舰派出士兵分别登陆琛航岛和广金岛,守岛民兵果断开火,将南越士兵赶了回去。

  8时15分,被中国海军396编队拦截的南越16号舰调航转向,直对着396舰冲来,企图迫使396舰转舵。这是一场比钢铁更是比意志的考验,396舰毫不畏惧,直迎着吨位4倍于己的对手冲上去。最后的关头,16号舰转向躲避,但其舰首仍然撞上396舰,把后者的指挥台柱、左舷拉杆及扫雷器撞坏了。

  登岛行动受挫后,南越海军4艘舰只同时向外机动,占据有利阵位后展开战斗队形冲向中方舰艇,中方四艘舰艇也开足马力迎上去。在中方舰艇即将进入越舰大口径火炮的死角时,南越舰队终于开火了!10时22分,南越各舰同时向中方开炮,中方炮手也按下按钮,脚踏击发,我方炮弹几乎同时出膛。由于双方的第一炮都是在稳定瞄准下发射的,打得都很准,双方的8艘战舰均被击中,中国的274艇被击中指挥台,政委冯松柏、副艇长周锡通当场牺牲。编队指挥所果断命令继续高速近敌,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南越海军试图拉大距离,发挥自己远程火炮的威力,但中国海军船小速度快,两军舰艇很快船舷相接,中方舰艇安装在艇首艇尾的双联25、37等小口径火炮射速极快,就象弹雨泼向敌舰,南越海军的阵脚很快被打乱了。

  越舰像硕大的公牛被猎犬围攻,虽威猛力大却行动不便,大口径火炮射速慢,而且中方舰艇处于其火力的死角,打不着近处的舰艇,不少越军炮弹都打到己方的军舰上。按既定方案,中方271、274艇专朝南越4号舰打,4号舰的驾驶台很快冒起浓烟,急忙逃窜,5号舰马上从侧面拦截追击的274艇,274艇冒着弹雨全速接敌,从1000米一直打到300米,越舰主炮被打哑,海军上校被打成重伤。中方的另两艘扫雷舰389、396舰也贴近南越10号、16号舰集中近射,很快使其中弹起火,389舰的指挥台也被敌炮火打坏,人员伤亡很大。因舵机失灵,389舰冲入越方两舰之间,受到交叉火力的攻击,一发炮弹打在两部主机之间,爆炸起火,幸好被及时扑灭。为了抢修被炸坏的发电机,5名战士在硝烟弥漫、严重缺氧的机舱内全部牺牲。

  这时双方的火炮都派不上用场,389舰舰长肖德万灵机一动:扔手榴弹!当时舰上装了好几箱手榴弹,准备给守岛民兵送去,这时派上了用场。于是中国水兵们七手八脚地把一连串手榴弹扔上了南越10号舰,有人抄起冲锋枪向10号舰扫射,甚至端起反坦克火箭筒对准越舰发射!以至于战后南越向新闻界通报“共军使用了导弹”。在这场现代海战史上罕见的接舷战中,南越10号舰舰长被当场击毙。而389舰身严重倾斜,在396舰掩护其撤出战斗后,不得不在我方渔轮的协助下冲滩搁浅,以免沉没。其余三舰也都不同程度损伤,并且弹药所剩不多。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正是决胜负的时候,若此时敌舰坚决返回攻击的话,那么鹿死谁手恐怕也很难说。11时20分,中方的生力军281、282猎潜艇疾驰赶到,战场上中国军队一片欢腾。由刘喜中指挥的这两艘艇为了早一点到达战区,冒着风浪,以高于舰艇航速设计最高限的34节玩命急驰,终于及时赶到,胜利的天平最终倒向中方。南越舰以为中方众多援兵到来,掉头逃跑,被打残的10号舰由于伤势严重,远远地甩在了后面,281、282两艇追上去,两次齐射就将10号舰击沉。当时中国海军编队没有组织捕捞越军。四五天后,一艘丹麦油轮救起了海中漂流的23名南越士兵,而南越这艘名为“怒涛”舰的其余60余名舰员则丧生于南海的怒涛中。

  远在北京坐镇指挥的邓小平收到战报后,捻灭手中的香烟说:“我们该吃饭了吧?”离开作战值班室前,邓小平给广州军区发电报,定下西沙海战的最后一个任务:继续扩大战斗,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