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蒋介石为了儿子蒋经国“放水”长征?

2016-10-27 10:11:02

来源:光明日报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蒋介石为了儿子蒋经国“放水”长征?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实施战略转移。在经历一年艰苦卓绝的长征后,中共中央终于克服重重艰难险阻,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保存了基干力量。这次万里长征堪称世界军事史上的壮举,然而近年来却遭到极少数人的质疑,其中“蒋介石‘放水’说”最具代表性。如蒋纬国便认为:“当时与其说是没有包围成功而被中共突围,不如说是我们放水。”他还评论:“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政治战略,我们随着共军进入云贵川,使中国达成真正的统一。”

  有一位海外女作者也说:“毫无疑问,蒋介石有意放走了红军主力、中共中央与毛泽东”“蒋介石此时的战略计划是把四川建成将来对日本作战的大后方,即他所说的‘复兴民族之根据地’……他的作法是把红军赶进这些省去,使这些省的军阀由于害怕红军落脚,不得不让中央军进来帮助他们。”她甚至推断:“蒋介石放走红军还有一个更秘密的纯私人动机:他要斯大林释放在苏联做人质九年的儿子经国。”

  不难看出,这种说法一方面是为蒋介石“追剿”失败辩解;另一方面的潜台词则是认为红军长征之所以能取得胜利,乃是由于蒋介石“放水”。事实上,这一观点根本不能成立。首先,第五次“围剿”后期,蒋介石为了避免在进攻中央苏区核心区域时损失过大,故运用“驱其离巢”之策略,在西面留出缺口,同时加大其他方向的压力,逼迫红军西走。这主要是出于他对“剿共”军事形势的考量,从表面上看虽貌似“放水”,但其实乃是欲擒故纵,他早已在“远处张网”,部署了多道封锁线。试想,如果蒋介石故意“放水”红军去西南,那不设封锁线岂不更便于红军西撤和中央军尾随吗?可见,所谓“放水”之说明显有失偏颇。

  其次,中央红军突围后不久,蒋介石便在日记中勉励自己:“不可错过剿匪成功之大好机会。”并不断调兵遣将,严令追堵,企图用多道封锁线剿灭红军,“务歼灭窜匪于湘水以东”“阻其入黔”。这一时期,他最担心中央红军沿红六军团西征故道,经黔东北上,与湘西二、六军团或川北红四方面军会合,因此企图在湘桂黔边予以全歼,不让其进入贵州。试想,如果蒋介石故意“放水”红军去西南,红军又怎会在湘江一战中损失过半?从这个角度来看,那种认为蒋介石“放水”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再次,红军进入贵州后,蒋介石虽然开始将追剿红军和解决西南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考虑,以求一石二鸟,但在其内心中,“此时仍以先破赤匪为要也”,所以频繁调动各部防堵,并无驱赶红军进入四川之意。试想,如果蒋介石有意驱赶红军去四川,红军又怎会北渡长江受阻,以至于不得不四渡赤水、费尽周折?此后在红军经金沙江、大渡河北上期间,蒋介石同样兴师动众,处心积虑欲消灭红军,并在日记中对未能达此目的屡屡表示懊恼。由此看来,所谓“放水”之说显然是一种臆测。

  至于那位海外女作者言之凿凿地认定蒋介石“放水”的另一动机是为了换回其子蒋经国,更是无稽之谈。1931年,当宋庆龄建议释放共产国际联络员牛兰夫妇以换回蒋经国时,蒋介石坚决回绝:“余宁使经儿不还,或任被苏俄残杀,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而换我亲子也。”所以,蒋介石“放水”长征一说是完全错误的。

  (卢毅,作者单位: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

上一篇稿件

蒋介石为了儿子蒋经国“放水”长征?

2016年10月27日 10:11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蒋介石为了儿子蒋经国“放水”长征?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实施战略转移。在经历一年艰苦卓绝的长征后,中共中央终于克服重重艰难险阻,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保存了基干力量。这次万里长征堪称世界军事史上的壮举,然而近年来却遭到极少数人的质疑,其中“蒋介石‘放水’说”最具代表性。如蒋纬国便认为:“当时与其说是没有包围成功而被中共突围,不如说是我们放水。”他还评论:“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政治战略,我们随着共军进入云贵川,使中国达成真正的统一。”

  有一位海外女作者也说:“毫无疑问,蒋介石有意放走了红军主力、中共中央与毛泽东”“蒋介石此时的战略计划是把四川建成将来对日本作战的大后方,即他所说的‘复兴民族之根据地’……他的作法是把红军赶进这些省去,使这些省的军阀由于害怕红军落脚,不得不让中央军进来帮助他们。”她甚至推断:“蒋介石放走红军还有一个更秘密的纯私人动机:他要斯大林释放在苏联做人质九年的儿子经国。”

  不难看出,这种说法一方面是为蒋介石“追剿”失败辩解;另一方面的潜台词则是认为红军长征之所以能取得胜利,乃是由于蒋介石“放水”。事实上,这一观点根本不能成立。首先,第五次“围剿”后期,蒋介石为了避免在进攻中央苏区核心区域时损失过大,故运用“驱其离巢”之策略,在西面留出缺口,同时加大其他方向的压力,逼迫红军西走。这主要是出于他对“剿共”军事形势的考量,从表面上看虽貌似“放水”,但其实乃是欲擒故纵,他早已在“远处张网”,部署了多道封锁线。试想,如果蒋介石故意“放水”红军去西南,那不设封锁线岂不更便于红军西撤和中央军尾随吗?可见,所谓“放水”之说明显有失偏颇。

  其次,中央红军突围后不久,蒋介石便在日记中勉励自己:“不可错过剿匪成功之大好机会。”并不断调兵遣将,严令追堵,企图用多道封锁线剿灭红军,“务歼灭窜匪于湘水以东”“阻其入黔”。这一时期,他最担心中央红军沿红六军团西征故道,经黔东北上,与湘西二、六军团或川北红四方面军会合,因此企图在湘桂黔边予以全歼,不让其进入贵州。试想,如果蒋介石故意“放水”红军去西南,红军又怎会在湘江一战中损失过半?从这个角度来看,那种认为蒋介石“放水”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再次,红军进入贵州后,蒋介石虽然开始将追剿红军和解决西南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考虑,以求一石二鸟,但在其内心中,“此时仍以先破赤匪为要也”,所以频繁调动各部防堵,并无驱赶红军进入四川之意。试想,如果蒋介石有意驱赶红军去四川,红军又怎会北渡长江受阻,以至于不得不四渡赤水、费尽周折?此后在红军经金沙江、大渡河北上期间,蒋介石同样兴师动众,处心积虑欲消灭红军,并在日记中对未能达此目的屡屡表示懊恼。由此看来,所谓“放水”之说显然是一种臆测。

  至于那位海外女作者言之凿凿地认定蒋介石“放水”的另一动机是为了换回其子蒋经国,更是无稽之谈。1931年,当宋庆龄建议释放共产国际联络员牛兰夫妇以换回蒋经国时,蒋介石坚决回绝:“余宁使经儿不还,或任被苏俄残杀,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而换我亲子也。”所以,蒋介石“放水”长征一说是完全错误的。

  (卢毅,作者单位: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