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2016-10-12 09:20:03

来源:扬子晚报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原标题: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潮沟的支流、建国后重新疏浚的珍珠河。

  东吴时南京城里开了三条著名的人工河道,除了我们之前多次介绍的青溪、运渎,还有一条“潮沟”。和其他诗词描述这些河道如何壮观、如何热闹不同,南宋学者马之纯则作诗描写了“潮沟”湮没前的景象,不仅富于文采,而且颇具史料价值。

  南艺人文学院 丁子

  扬子晚报记者 张可 文/摄

  【名篇佳句】

  潮沟沟外尽深泥,泥上潮生沟却低。

  直向北行连运渎,折从东去入青溪。

  空中不断樯乌过,岸上相望瓦翼齐。

  好是画桥深北处,荷花盈荡柳垂堤。

  《潮沟》——南宋·马之纯

  【渊源典故】

  马之纯曾做过几年江南东路转运司的官吏,江南东路是宋代的省级区划,省会就是今天的南京,宋代的转运司是联系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的中介部门。在诗中,马之纯全景式地描绘几条古河道的布局位置,潮沟与南边的运渎相连,一直向北延伸,中间生出支流与城东的青溪相连。

  唐代文献《建康实录》记载:潮沟,吴大帝所开以引江潮,接青溪,抵秦淮,西通运渎,北连后湖。这是说,潮沟是孙权在位时开凿的,当时挖通了今天北极阁与九华山之间最低的地方,将玄武湖的水引入当时以大行宫、新街口为中心的南京城里。由于六朝时玄武湖面积广阔并通长江,潮沟因为“引江潮”的作用故而得名。

  值得注意的是,马之纯写的是一条河,却不说河水如何,倒是反复提到了“泥”——不难想象出,那个在史籍中被描写得壮阔繁华的河流,在作者眼中却已是泥泞不堪、布满小水洼的河床了。《南京水利志》记载,就是在宋代,潮沟逐渐湮没。究其原因,可能就在于潮沟的最大水源玄武湖,在北宋时被泄掉湖水,成为一片农田。

  【今日探访】

  今天潮沟最主要的部分已经不在了,但这条人工河在东吴末年进行了南延工程,又开凿出一条支流,也就是今天的珍珠河。五代南唐时,珍珠河已经淤塞,接近消失。建国后,政府进行了疏浚,得以保存珠江路浮桥至鸡笼山下的1.5公里长一段。今天重新疏浚后的珍珠河在太平北路的西侧,与马路保持平行,河面约有七八米宽,水流由北向南缓缓流淌,远不是当年陈后主泛舟时的景象。

  总而言之,潮沟、青溪、运渎互相连接,组成了建康宫城周围的人工水网,与秦淮河、长江、金川河等自然水系相沟通,不仅解决都城的给水、排水问题,还是建康外围的天然城壕,当时这些河渠在灌溉、运输和防卫方面都起有重要作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2016年10月12日 09:20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原标题:孙权曾开挖“潮沟” 引玄武湖水进都城

▲潮沟的支流、建国后重新疏浚的珍珠河。

  东吴时南京城里开了三条著名的人工河道,除了我们之前多次介绍的青溪、运渎,还有一条“潮沟”。和其他诗词描述这些河道如何壮观、如何热闹不同,南宋学者马之纯则作诗描写了“潮沟”湮没前的景象,不仅富于文采,而且颇具史料价值。

  南艺人文学院 丁子

  扬子晚报记者 张可 文/摄

  【名篇佳句】

  潮沟沟外尽深泥,泥上潮生沟却低。

  直向北行连运渎,折从东去入青溪。

  空中不断樯乌过,岸上相望瓦翼齐。

  好是画桥深北处,荷花盈荡柳垂堤。

  《潮沟》——南宋·马之纯

  【渊源典故】

  马之纯曾做过几年江南东路转运司的官吏,江南东路是宋代的省级区划,省会就是今天的南京,宋代的转运司是联系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的中介部门。在诗中,马之纯全景式地描绘几条古河道的布局位置,潮沟与南边的运渎相连,一直向北延伸,中间生出支流与城东的青溪相连。

  唐代文献《建康实录》记载:潮沟,吴大帝所开以引江潮,接青溪,抵秦淮,西通运渎,北连后湖。这是说,潮沟是孙权在位时开凿的,当时挖通了今天北极阁与九华山之间最低的地方,将玄武湖的水引入当时以大行宫、新街口为中心的南京城里。由于六朝时玄武湖面积广阔并通长江,潮沟因为“引江潮”的作用故而得名。

  值得注意的是,马之纯写的是一条河,却不说河水如何,倒是反复提到了“泥”——不难想象出,那个在史籍中被描写得壮阔繁华的河流,在作者眼中却已是泥泞不堪、布满小水洼的河床了。《南京水利志》记载,就是在宋代,潮沟逐渐湮没。究其原因,可能就在于潮沟的最大水源玄武湖,在北宋时被泄掉湖水,成为一片农田。

  【今日探访】

  今天潮沟最主要的部分已经不在了,但这条人工河在东吴末年进行了南延工程,又开凿出一条支流,也就是今天的珍珠河。五代南唐时,珍珠河已经淤塞,接近消失。建国后,政府进行了疏浚,得以保存珠江路浮桥至鸡笼山下的1.5公里长一段。今天重新疏浚后的珍珠河在太平北路的西侧,与马路保持平行,河面约有七八米宽,水流由北向南缓缓流淌,远不是当年陈后主泛舟时的景象。

  总而言之,潮沟、青溪、运渎互相连接,组成了建康宫城周围的人工水网,与秦淮河、长江、金川河等自然水系相沟通,不仅解决都城的给水、排水问题,还是建康外围的天然城壕,当时这些河渠在灌溉、运输和防卫方面都起有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