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妇女抗日救亡团体的活动

2016-9-28 09:45:08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选稿:郁婷苈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广大妇女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投入各项抗敌后援工作,活跃在抗日救亡战线上,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当时的妇女抗日救亡活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建立妇女抗日救亡组织。上海的妇女们认识到只有在集体的行动中才能发挥抗敌的力量;更认识到,只有加入组织,个人的安全才能有保障。因此,抗战开始后,上海各界妇女组织的抗战团体如雨后春笋,吸引了许多妇女前来参加。原有的妇女团体,为适应形势,也改变了机构的性质,以抗战服务为宗旨,共同为救亡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各类妇女团体中,以何香凝领导的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规模最大,参加该会的团体有二十一个。此外,还有由屠坤范等发起的上海妇女战时服务团,陆礼华主持的妇女运动促进会,朱素萼组织的上海妇女国防会,吴佩兰的青年妇女战时服务团,李秋君的女子书画会,钱惠英的上海市妇女救亡协会,田淑君的中华妇女互助会,以及上海女子同盟会、上海妇女杂志社等,都积极从事抗日救亡工作。

  二、文化活动与宣传教育。上海沦陷以后,在上海出版的妇女刊物有《妇女生活》、《战时妇女》、《上海妇女》、《妇女界》等多种,这些刊物及时报道战事进展,向妇女进行宣传教育,动员她们投入抗战,也是抗战舆论喉舌的重要组成部分。扫除妇女文盲的工作,也普遍开展。女青年会劳工部的女工补习教育,办得最有成绩,成为增强妇女意志、武装妇女头脑的学校。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应无线电台之约,每星期二下午六时至六时半支持妇女问题专题节目,播讲的内容有:“抗战中上海妇女的工作”、“战时家庭妇女的任务”、“战时的妇女生产活动”、“民国以来妇女革命贡献”等,对宣传和动员妇女参加抗日救亡工作起来相当大的作用。上海妇女运动促进会也做了大量的文字宣传、口头宣传、播音宣传等工作。文字宣传由蒋逸霄负责,从图画壁报做起,引起人们的注意。一张壁报贴出,可以使万头攒动。关于重要的报道,一般都是从当天的日报上剪下来,加上明显的标题或作些美术加工,使之更加醒目,更易吸引读者。口头宣传,主要对象是难民收容所里数以千百计的难民和分散在各里弄的妇女,宣传内容主要解释全面抗战的意义,估计抗日战争的前途,鼓励她们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对于集中在一起的用演讲的方式,不能集中在一起的用谈话的方式分头进行。播音宣传的面更大,远远超出上海市。主讲人王汝琪还主持训练了一批宣传员,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三、战地服务。抗战爆发以后,上海妇女界除了在后方做大量工作以外,还直接奔赴前线服务。胡兰畦组织的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团员有任秀棠、胡瑞英、秦秋谷、李亚芬、柳秀娟、张定宝、郑蕙珍、李惠英、金敏玉、龚琦玮等、她们脱去旗袍,穿上短装,雄赳赳地奔赴前线,为部队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上海革命妇女团体领袖史良等在蜀腴川菜馆为她们践行,说了许多热情鼓励的话。奔赴前线前,她们还特地去看望了何香凝先生。何香凝先生告诫她们说,到前线去是为了抗敌救国,就是要牺牲自己,特别要牺牲恋爱。临走时,何先生把她们送到楼梯口,像慈母一样握住她们的手说;“兰畦,一定要牺牲恋爱呵!”胡兰畦组织的劳动战地服务团,她们在前线的主要工作第一就是慰问受苦的百姓,第二宣传抗日意义,第三组织民众、发动民众协助军队抗战,第四就是调查军风纪。

  四、慰劳与救护。上海各妇女团体鼓励广大妇女同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抗日作贡献。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在后方设立了二十六七个救护训练班,受训练的人数字一千二三百左右。她们组织了缝纫队、难民教育管理队、伤兵医院洗衣队等。在这个妇女抗日救亡团体里,不管是领导人何香凝,还是她家里的亲戚和小孩,每个会员都热血沸腾,沉浸在为伤兵服务之中,如撕绷带,卷绷带,缝慰劳袋、装置,收集送来的招募品,送出慰劳品,抄写文稿,收发信件等等。陆礼华支持的妇女运动促进会,除募得棉背心一万件外,还募有大批草鞋原料,制成草鞋十三万双。妇女界还开展了献金运动,中国妇女慰劳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仅常务委员等为数不多的数十人,就捐得二万三千元,还常常收到姐妹们捐献的金银首饰。何香凝的六岁外孙女也献出了她的小金戒指。上海妇女还把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定为首次献金的日期。那天,各妇女团体的代表、几乎都跑到女子银行去献金,刘王立明献出了自己的金镯、钻戒,张湘纹献出了二十件金银器皿,何香凝献出了五十元银洋,田淑君献出了金银器等,还有许多无名英雄都投身于这一捐献热潮。

  五、抢救和教育难民。上海妇女战时服务团举办了两个难民收容所,一个在胶州路金科小学,另一个在小沙渡路(现西康路)立德小学,共收容难民二百六十多人。西爱咸斯路(现永嘉路)中西第二小学第九十二妇孺难民收容所是女青年协会、上海女青年会及中国妇女联合举办的,办事人员多半是会里的干事,对于组织及管理难民非常严密,同时特别注意对难民的健康及教育,病房医疗设备齐全,把全体难民分成幼年、青年、成年三大班,分别施以教育,成绩颇为可观。

  抗战中,上海妇女和男子一样,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上海妇女运动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上一篇稿件

上海妇女抗日救亡团体的活动

2016年9月28日 09:45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广大妇女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投入各项抗敌后援工作,活跃在抗日救亡战线上,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当时的妇女抗日救亡活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建立妇女抗日救亡组织。上海的妇女们认识到只有在集体的行动中才能发挥抗敌的力量;更认识到,只有加入组织,个人的安全才能有保障。因此,抗战开始后,上海各界妇女组织的抗战团体如雨后春笋,吸引了许多妇女前来参加。原有的妇女团体,为适应形势,也改变了机构的性质,以抗战服务为宗旨,共同为救亡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各类妇女团体中,以何香凝领导的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规模最大,参加该会的团体有二十一个。此外,还有由屠坤范等发起的上海妇女战时服务团,陆礼华主持的妇女运动促进会,朱素萼组织的上海妇女国防会,吴佩兰的青年妇女战时服务团,李秋君的女子书画会,钱惠英的上海市妇女救亡协会,田淑君的中华妇女互助会,以及上海女子同盟会、上海妇女杂志社等,都积极从事抗日救亡工作。

  二、文化活动与宣传教育。上海沦陷以后,在上海出版的妇女刊物有《妇女生活》、《战时妇女》、《上海妇女》、《妇女界》等多种,这些刊物及时报道战事进展,向妇女进行宣传教育,动员她们投入抗战,也是抗战舆论喉舌的重要组成部分。扫除妇女文盲的工作,也普遍开展。女青年会劳工部的女工补习教育,办得最有成绩,成为增强妇女意志、武装妇女头脑的学校。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应无线电台之约,每星期二下午六时至六时半支持妇女问题专题节目,播讲的内容有:“抗战中上海妇女的工作”、“战时家庭妇女的任务”、“战时的妇女生产活动”、“民国以来妇女革命贡献”等,对宣传和动员妇女参加抗日救亡工作起来相当大的作用。上海妇女运动促进会也做了大量的文字宣传、口头宣传、播音宣传等工作。文字宣传由蒋逸霄负责,从图画壁报做起,引起人们的注意。一张壁报贴出,可以使万头攒动。关于重要的报道,一般都是从当天的日报上剪下来,加上明显的标题或作些美术加工,使之更加醒目,更易吸引读者。口头宣传,主要对象是难民收容所里数以千百计的难民和分散在各里弄的妇女,宣传内容主要解释全面抗战的意义,估计抗日战争的前途,鼓励她们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对于集中在一起的用演讲的方式,不能集中在一起的用谈话的方式分头进行。播音宣传的面更大,远远超出上海市。主讲人王汝琪还主持训练了一批宣传员,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三、战地服务。抗战爆发以后,上海妇女界除了在后方做大量工作以外,还直接奔赴前线服务。胡兰畦组织的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团员有任秀棠、胡瑞英、秦秋谷、李亚芬、柳秀娟、张定宝、郑蕙珍、李惠英、金敏玉、龚琦玮等、她们脱去旗袍,穿上短装,雄赳赳地奔赴前线,为部队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上海革命妇女团体领袖史良等在蜀腴川菜馆为她们践行,说了许多热情鼓励的话。奔赴前线前,她们还特地去看望了何香凝先生。何香凝先生告诫她们说,到前线去是为了抗敌救国,就是要牺牲自己,特别要牺牲恋爱。临走时,何先生把她们送到楼梯口,像慈母一样握住她们的手说;“兰畦,一定要牺牲恋爱呵!”胡兰畦组织的劳动战地服务团,她们在前线的主要工作第一就是慰问受苦的百姓,第二宣传抗日意义,第三组织民众、发动民众协助军队抗战,第四就是调查军风纪。

  四、慰劳与救护。上海各妇女团体鼓励广大妇女同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抗日作贡献。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在后方设立了二十六七个救护训练班,受训练的人数字一千二三百左右。她们组织了缝纫队、难民教育管理队、伤兵医院洗衣队等。在这个妇女抗日救亡团体里,不管是领导人何香凝,还是她家里的亲戚和小孩,每个会员都热血沸腾,沉浸在为伤兵服务之中,如撕绷带,卷绷带,缝慰劳袋、装置,收集送来的招募品,送出慰劳品,抄写文稿,收发信件等等。陆礼华支持的妇女运动促进会,除募得棉背心一万件外,还募有大批草鞋原料,制成草鞋十三万双。妇女界还开展了献金运动,中国妇女慰劳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仅常务委员等为数不多的数十人,就捐得二万三千元,还常常收到姐妹们捐献的金银首饰。何香凝的六岁外孙女也献出了她的小金戒指。上海妇女还把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定为首次献金的日期。那天,各妇女团体的代表、几乎都跑到女子银行去献金,刘王立明献出了自己的金镯、钻戒,张湘纹献出了二十件金银器皿,何香凝献出了五十元银洋,田淑君献出了金银器等,还有许多无名英雄都投身于这一捐献热潮。

  五、抢救和教育难民。上海妇女战时服务团举办了两个难民收容所,一个在胶州路金科小学,另一个在小沙渡路(现西康路)立德小学,共收容难民二百六十多人。西爱咸斯路(现永嘉路)中西第二小学第九十二妇孺难民收容所是女青年协会、上海女青年会及中国妇女联合举办的,办事人员多半是会里的干事,对于组织及管理难民非常严密,同时特别注意对难民的健康及教育,病房医疗设备齐全,把全体难民分成幼年、青年、成年三大班,分别施以教育,成绩颇为可观。

  抗战中,上海妇女和男子一样,为了民族和自身的解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上海妇女运动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