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韩家麟:东北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将军

2016-9-22 09:23:27

来源:北京晚报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韩家麟:东北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将军

  

  沈阳“九一八”纪念馆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14年艰难曲折的抗战历程,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人们通常认为,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牺牲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是抗日战争中最早殉国的将军。而鲜为人知的是,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抗战中,,黑龙江抗日义勇军总参议韩家麟少将便为国捐躯,成为中国抗战期间牺牲最早的将军之一(国民革命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少将参谋长滕久寿于1932年2月4日在淞沪抗战中壮烈牺牲)。

  在前段时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东方战场》中,中共地下党员李天白,曾担任马占山抗日义勇军的参谋长,协助马占山打响了“九一八事变”以来武装抗日的第一枪,成为马占山将军的得力助手。笔者认为韩家麟是其原型之一。

  打响抗战第一枪

  韩家麟,号述彭,祖籍山东黄县(现为山东省招远市),祖辈闯关东来到了吉林省梨树县小城子镇河山乡河山村。

  韩家麟于1898年6月出生,幼年丧母,先就读于私塾,后入当地高级小学读书。1913年,高小毕业回家务农。1914年冬,梨树县土匪猖獗,时任民国中央骑兵第二旅三团三连少校连长的马占山带领部队奉命来到河山村剿匪,并把连部设在韩家大院。韩家麟的祖父深受土匪祸害,非常支持马占山的剿匪行动,把家中适龄男孩都叫出来,让马占山面试。马占山一眼便相中了聪明伶俐的韩家麟,并向韩家请求,收韩家麟为义子,韩家爽快地答应了。16岁的韩家麟便跟随马占山开始了军旅生涯。马占山任命他为上士文书,不久保送他到奉天东北军官养成所(东北军官学校)学习。韩家麟毕业后回到部队,先后提升为中尉军官、少校副官、中校副官。1930年,他又到奉天东北高等军事研究班(东北陆军大学)继续深造。

  韩家麟正在军校学习时,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军校后,曾利诱军校学员成为其侵华的工具。但是韩家麟不为敌人的利诱所动摇,他与同学、东北边防军第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的副官马荣久设法逃离军校,辗转来到北平找到了万福麟。万福麟任命他为第五十三军上校副官长。但是韩家麟执意要求回到处在黑龙江抗日前线的马占山抗日义勇军。1931年10月,张学良委派韩家麟返回东北,联系马占山的抗日义勇军。张学良在请示南京中央政府后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韩家麟携带张学良的有关指示,化装潜回黑龙江。

  正在马占山部署江桥抗战之际,韩家麟带来了张学良的密令。马占山见到受过正规化军事训练的义子回来助战,非常高兴,任命韩家麟为少将参议兼省府机要秘书。韩家麟立即从黑河昼夜兼程前往省城齐齐哈尔,10月20日上午就任黑龙江省代主席,亲赴前线激励抗日将士,同时发布告悬赏索取张海鹏首级,并宣布成立黑龙江军临时总指挥部,以便统一指挥,马占山任总指挥。10月22日,马占山针对日军集结重兵妄图侵占黑龙江省事发表宣言:“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求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

  1931年11月4日早晨,日军第二师团步、骑、炮兵1300多人挟汉奸张海鹏部,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直趋江桥(嫩江铁桥),驱赶中方修桥人员,迫令守军后撤,并强行抓去中方哨兵3名。中午,又悍然向中国军队阵地发起猛攻。出乎日军预料的是马占山没有执行“不抵抗政策”,毅然奋起抵抗,激战三昼夜,击退日军多次进攻,日伪军死伤惨重,狼狈败退,取得了我军自“九一八”以来的首次大捷,打响了武装抗日的第一枪。这就是驰名中外的江桥抗战。

  在韩家麟的协助下,马占山率部多次给日军以重创。江桥抗战历时近半月,日军先后投入兵力3万余人,且装备精良。马占山部投入兵力1万多人,且装备比较简陋。在张学良一枪不放,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的情况下,马占山挺身而出,以简陋的武器击败不可一世的日军,得到全国人民的称赞,国内各地报纸都以大字标题报道江桥抗战。全国各地群众自发组织慰问团、后援会,捐钱捐物,支援黑龙江抗战。上海、哈尔滨等地青年学生纷纷投笔从戎,组织“援马抗日团”,参加抗日队伍。

  结识地下党员宣扬抗日

  1930年,韩家麟在沈阳上军校时,认识了李继渊。两人经常在一起畅谈理想,探讨时局。两人相见恨晚,无话不谈,来往十分密切。其实,李继渊是东三省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之一,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

  李继渊1907年6月出生于奉天新民(今辽宁省新民县)。1921年高小毕业后,又在县中学读书。期间,他接触了进步思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与声援“五卅”运动的领导工作。后转入上海劳动大学学习,瞿秋白是其老师,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月,李继渊被团中央派到大连,任共青团大连地委组织部长,不久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后经组织营救出狱。7月,他到哈尔滨任共青团北满地委书记。北满撤消后,改任共青团哈尔滨县委书记。1928年6月,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在苏联召开,会前在哈尔滨设立接待站,他被组织安排在接待站工作,负责护送“六大”代表。1929年1月,任共青团满洲省委宣传部长。“九一八事变”后,经韩家麟介绍,李继渊以地下党员身份,在马占山义勇军中担任中校秘书。

  李继渊加入马占山的部队后,使韩家麟有了得力的帮手,两人形影不离,在部队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鼓励官兵们振奋抗日士气,坚定了马占山的抗日决心。1932年2月,韩家麟接任黑龙江抗日义勇军参谋长职务,为马占山迷惑敌人出谋划策。从江桥抗战正式打响到1932年2月,马占山没有得到南京政府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的支援。面临日军合围、孤军奋战的严峻形势,马占山与韩家麟商议,为保住实力,以图东山再起,施卧薪尝胆之计,暂时接受伪满的任职。马占山利用伪省长的身份,筹集了一部分军费和军事物资,秘密送往黑河等地以备抗日之用。

  马占山与韩家麟、李继渊密谋,借国联调查团欲到东北之机,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再举抗日大旗。4月2日夜,马占山密令步兵一营,乘汽车20辆,与骑兵一营先出省城。紧接着,马占山、韩家麟、李继渊赶赴黑河。7日在黑河重组黑龙江省抗日政府和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4月12日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布抗日到底,表示:“与日周旋,虽马革裹尸,亦所不惜。”

  牺牲后被误认为马占山

  马占山重举义旗后,日军十分震惊,集中优势兵力,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其消灭。1932年6月,日军集中兵力,沿齐克、呼海两铁路夹击马占山部队。马占山部则越过呼海铁路,在庆城一带同日军激战,并占据大青山为根据地,以期借助天险进行长期抗战。7月中旬,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大青山发起猛攻,前后四次血战,历经六昼夜,日军死伤千余人,退回呼海铁路。马占山率骑兵2000余人再次东进,于7月26日在海伦、东安、古镇、罗圈甸子等处与日军作战。后行至庆城县东山里张河白硷子山口时,遭遇日军步、炮兵千余人的伏击,被日军重重包围。激战三昼夜,马占山部伤亡惨重,形势万分危急。于是马占山与韩家麟决定各带一部,分两路突围。韩家麟和李继渊率领官兵百余人和马驮子50多匹向北突围,以吸引日军主力,掩护马占山。日军见向北突围的人数比较多,又有马驮子随行,便认定马占山必在其中,于是紧追不放。马占山借机带领几十名人员进入深山老林。

  韩家麟和李继渊等人经过一天的急行军,到达海伦县罗圈甸子南七八道林子宿营。不料午夜之后,日军追兵赶到,将他们团团围住。7月29日拂晓,日军发动袭击,韩家麟指挥官兵凭借房屋院墙奋起抗击,誓死不降。经过一天的激战,韩家麟、李继渊及全体官兵壮烈殉国。因为韩家麟身材、相貌酷似马占山,身上又携带马占山的名帖、印章和溥仪送给马占山的玉质镶金名贵烟具。日军误以为韩家麟为马占山,把其首级割下悬挂于海伦县城上示众,后送至东京,并将击毙“马占山”的消息上报陆军省和天皇。伪满及日本的新闻单位也作为头号新闻报道,庆贺“胜利”。没想到40多天后,马占山“复活”,带领余部走出老林,来到龙城县城,又举抗日大旗。

  韩家麟为国捐躯时年仅34岁,是“九一八”以来中国抗日战场上阵亡的将级军官第一人。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证书,追认其为革命烈士。2015年8月24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民政部公布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韩家麟名列其中。与韩家麟将军一起血洒疆场的中共地下党员李继渊,牺牲时年仅25岁。他们为国捐躯的英雄事迹永载史册,名垂千古。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韩家麟:东北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将军

2016年9月22日 09:23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韩家麟:东北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将军

  

  沈阳“九一八”纪念馆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14年艰难曲折的抗战历程,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人们通常认为,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牺牲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是抗日战争中最早殉国的将军。而鲜为人知的是,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抗战中,,黑龙江抗日义勇军总参议韩家麟少将便为国捐躯,成为中国抗战期间牺牲最早的将军之一(国民革命军吴淞要塞司令部少将参谋长滕久寿于1932年2月4日在淞沪抗战中壮烈牺牲)。

  在前段时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东方战场》中,中共地下党员李天白,曾担任马占山抗日义勇军的参谋长,协助马占山打响了“九一八事变”以来武装抗日的第一枪,成为马占山将军的得力助手。笔者认为韩家麟是其原型之一。

  打响抗战第一枪

  韩家麟,号述彭,祖籍山东黄县(现为山东省招远市),祖辈闯关东来到了吉林省梨树县小城子镇河山乡河山村。

  韩家麟于1898年6月出生,幼年丧母,先就读于私塾,后入当地高级小学读书。1913年,高小毕业回家务农。1914年冬,梨树县土匪猖獗,时任民国中央骑兵第二旅三团三连少校连长的马占山带领部队奉命来到河山村剿匪,并把连部设在韩家大院。韩家麟的祖父深受土匪祸害,非常支持马占山的剿匪行动,把家中适龄男孩都叫出来,让马占山面试。马占山一眼便相中了聪明伶俐的韩家麟,并向韩家请求,收韩家麟为义子,韩家爽快地答应了。16岁的韩家麟便跟随马占山开始了军旅生涯。马占山任命他为上士文书,不久保送他到奉天东北军官养成所(东北军官学校)学习。韩家麟毕业后回到部队,先后提升为中尉军官、少校副官、中校副官。1930年,他又到奉天东北高等军事研究班(东北陆军大学)继续深造。

  韩家麟正在军校学习时,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军校后,曾利诱军校学员成为其侵华的工具。但是韩家麟不为敌人的利诱所动摇,他与同学、东北边防军第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的副官马荣久设法逃离军校,辗转来到北平找到了万福麟。万福麟任命他为第五十三军上校副官长。但是韩家麟执意要求回到处在黑龙江抗日前线的马占山抗日义勇军。1931年10月,张学良委派韩家麟返回东北,联系马占山的抗日义勇军。张学良在请示南京中央政府后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韩家麟携带张学良的有关指示,化装潜回黑龙江。

  正在马占山部署江桥抗战之际,韩家麟带来了张学良的密令。马占山见到受过正规化军事训练的义子回来助战,非常高兴,任命韩家麟为少将参议兼省府机要秘书。韩家麟立即从黑河昼夜兼程前往省城齐齐哈尔,10月20日上午就任黑龙江省代主席,亲赴前线激励抗日将士,同时发布告悬赏索取张海鹏首级,并宣布成立黑龙江军临时总指挥部,以便统一指挥,马占山任总指挥。10月22日,马占山针对日军集结重兵妄图侵占黑龙江省事发表宣言:“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求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

  1931年11月4日早晨,日军第二师团步、骑、炮兵1300多人挟汉奸张海鹏部,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直趋江桥(嫩江铁桥),驱赶中方修桥人员,迫令守军后撤,并强行抓去中方哨兵3名。中午,又悍然向中国军队阵地发起猛攻。出乎日军预料的是马占山没有执行“不抵抗政策”,毅然奋起抵抗,激战三昼夜,击退日军多次进攻,日伪军死伤惨重,狼狈败退,取得了我军自“九一八”以来的首次大捷,打响了武装抗日的第一枪。这就是驰名中外的江桥抗战。

  在韩家麟的协助下,马占山率部多次给日军以重创。江桥抗战历时近半月,日军先后投入兵力3万余人,且装备精良。马占山部投入兵力1万多人,且装备比较简陋。在张学良一枪不放,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的情况下,马占山挺身而出,以简陋的武器击败不可一世的日军,得到全国人民的称赞,国内各地报纸都以大字标题报道江桥抗战。全国各地群众自发组织慰问团、后援会,捐钱捐物,支援黑龙江抗战。上海、哈尔滨等地青年学生纷纷投笔从戎,组织“援马抗日团”,参加抗日队伍。

  结识地下党员宣扬抗日

  1930年,韩家麟在沈阳上军校时,认识了李继渊。两人经常在一起畅谈理想,探讨时局。两人相见恨晚,无话不谈,来往十分密切。其实,李继渊是东三省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之一,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地下工作。

  李继渊1907年6月出生于奉天新民(今辽宁省新民县)。1921年高小毕业后,又在县中学读书。期间,他接触了进步思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与声援“五卅”运动的领导工作。后转入上海劳动大学学习,瞿秋白是其老师,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月,李继渊被团中央派到大连,任共青团大连地委组织部长,不久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后经组织营救出狱。7月,他到哈尔滨任共青团北满地委书记。北满撤消后,改任共青团哈尔滨县委书记。1928年6月,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在苏联召开,会前在哈尔滨设立接待站,他被组织安排在接待站工作,负责护送“六大”代表。1929年1月,任共青团满洲省委宣传部长。“九一八事变”后,经韩家麟介绍,李继渊以地下党员身份,在马占山义勇军中担任中校秘书。

  李继渊加入马占山的部队后,使韩家麟有了得力的帮手,两人形影不离,在部队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鼓励官兵们振奋抗日士气,坚定了马占山的抗日决心。1932年2月,韩家麟接任黑龙江抗日义勇军参谋长职务,为马占山迷惑敌人出谋划策。从江桥抗战正式打响到1932年2月,马占山没有得到南京政府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的支援。面临日军合围、孤军奋战的严峻形势,马占山与韩家麟商议,为保住实力,以图东山再起,施卧薪尝胆之计,暂时接受伪满的任职。马占山利用伪省长的身份,筹集了一部分军费和军事物资,秘密送往黑河等地以备抗日之用。

  马占山与韩家麟、李继渊密谋,借国联调查团欲到东北之机,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再举抗日大旗。4月2日夜,马占山密令步兵一营,乘汽车20辆,与骑兵一营先出省城。紧接着,马占山、韩家麟、李继渊赶赴黑河。7日在黑河重组黑龙江省抗日政府和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4月12日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布抗日到底,表示:“与日周旋,虽马革裹尸,亦所不惜。”

  牺牲后被误认为马占山

  马占山重举义旗后,日军十分震惊,集中优势兵力,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其消灭。1932年6月,日军集中兵力,沿齐克、呼海两铁路夹击马占山部队。马占山部则越过呼海铁路,在庆城一带同日军激战,并占据大青山为根据地,以期借助天险进行长期抗战。7月中旬,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大青山发起猛攻,前后四次血战,历经六昼夜,日军死伤千余人,退回呼海铁路。马占山率骑兵2000余人再次东进,于7月26日在海伦、东安、古镇、罗圈甸子等处与日军作战。后行至庆城县东山里张河白硷子山口时,遭遇日军步、炮兵千余人的伏击,被日军重重包围。激战三昼夜,马占山部伤亡惨重,形势万分危急。于是马占山与韩家麟决定各带一部,分两路突围。韩家麟和李继渊率领官兵百余人和马驮子50多匹向北突围,以吸引日军主力,掩护马占山。日军见向北突围的人数比较多,又有马驮子随行,便认定马占山必在其中,于是紧追不放。马占山借机带领几十名人员进入深山老林。

  韩家麟和李继渊等人经过一天的急行军,到达海伦县罗圈甸子南七八道林子宿营。不料午夜之后,日军追兵赶到,将他们团团围住。7月29日拂晓,日军发动袭击,韩家麟指挥官兵凭借房屋院墙奋起抗击,誓死不降。经过一天的激战,韩家麟、李继渊及全体官兵壮烈殉国。因为韩家麟身材、相貌酷似马占山,身上又携带马占山的名帖、印章和溥仪送给马占山的玉质镶金名贵烟具。日军误以为韩家麟为马占山,把其首级割下悬挂于海伦县城上示众,后送至东京,并将击毙“马占山”的消息上报陆军省和天皇。伪满及日本的新闻单位也作为头号新闻报道,庆贺“胜利”。没想到40多天后,马占山“复活”,带领余部走出老林,来到龙城县城,又举抗日大旗。

  韩家麟为国捐躯时年仅34岁,是“九一八”以来中国抗日战场上阵亡的将级军官第一人。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证书,追认其为革命烈士。2015年8月24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民政部公布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韩家麟名列其中。与韩家麟将军一起血洒疆场的中共地下党员李继渊,牺牲时年仅25岁。他们为国捐躯的英雄事迹永载史册,名垂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