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话说周信芳与梅兰芳:是花曾信俱芬芳

2015-6-18 16:11:09

来源:红蔓 作者:肖复兴 选稿:朱恬

图片说明:周信芳《二堂舍子》

图片说明:周信芳《赵氏孤儿》

  今年是海派京剧大师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我对周先生没有什么研究,但清晰地记得在读中学的时候,曾经看过他主演的电影《四进士》,当时电影名字好像叫做《宋世杰》。他那嘶哑沧桑的嗓子和老迈苍劲的扮相,尤其是面容,冰霜雕刻了一般,是他留给我的印象,一直定格到现在。对比当时和他一样正在走红的梅兰芳那富态的身态和面庞,幽雅而韵律十足的步履与神情,印象便格外深刻,觉得一个是晕染浸透的水墨画,一个是线条爽朗的黑白木刻。

图片说明:梅兰芳周信芳等参加上海市第一届文代会

图片说明:梅兰芳与周信芳、程砚秋等好友合影(后排右起)

  说起梅兰芳,便想起不知道是否有人曾经将周信芳和梅兰芳做过比较戏曲学方面的研究。他们不是一个行当,却是同科出身,又是同庚属马,且在当时都曾经风靡一时,影响颇大,磨亮师承和创新双面锋刃,将旦角和老生并蒂莲一般推向辉煌,形成自己独属的流派。在京剧的繁盛期和变革期,流派在京剧史上的位置与作用非常。其中,麒派和梅派,各领风骚,影响一直蔓延至今。细想起来,流派的纷呈与崛起,不仅是以独到的唱腔和做工为标志和分野,更是以各自演出的剧目为依托的。前者,如果说是流派的外在醒目的色彩,是内在生命流淌的血液;后者,则是流派存在并矗立的筋骨。

  想到这一点,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比较学,或许有点儿意思,甚至意义。

周信芳《徐策跑城》剧照

梅兰芳(《贵妃醉酒》饰杨玉环)

  梅兰芳的经典剧目,有《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嫦娥奔月》、《黛玉葬花》、《凤还巢》、《洛神》,还有泰戈尔访华时看过的《天女散花》等。周信芳的经典剧目,有《四进士》、《徐策跑城》、《萧何月下追韩信》、《鸿门宴》、《打严嵩》、《文天祥》、《史可法》,还有致他于死命的《海瑞罢官》和《海瑞上疏》等。从剧目名字中可以看出,梅兰芳演的戏大多是文戏,虽然杨贵妃、楚霸王,历史中也实有其人,但大多戏虚构的成分多些,天女和洛神这样的浪漫派多些,抒情成分多些。周信芳的戏,大多人物是历史真实的人物,且都是那些充满正气和大气的人物;事件是历史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在抗日时期,他演出的《文天祥》和《史可法》,文革前,他演出的海瑞戏,都有着拔出萝卜带出泥湿漉漉的浓郁现实感,多是发正义之声,鸣不平之声,有着明确的靶向性,有着厚重的历史感,关乎着民族的志向,现实主义的成分多些,言说的成分多些。

  从表演的样态来看,梅兰芳和周信芳各自走的路数,也不大一样。梅兰芳身边簇拥着一批文人帮助他写戏,使得他的戏更注重戏剧本身的内化,亦即一口井深掘,戏内人物的情感挖掘多些,讲究精致和细腻。因此,梅兰芳的戏更具有文人化、情感化、抒情性和歌舞性的特点,将京剧推至艺术的巅峰。

  周信芳的戏,更多人物性格是在历史关键时刻出彩,人物命运是在历史跌宕中彰显。这样的选择,使得他戏内与戏外的关系密切,也紧张,戏内的戏带动戏外的延展,人物和时代胶粘,戏剧行为和现实行为流向一致,观众的艺术享受和心理感应并存。因此,周信芳的戏更多不是来自文人手笔,而是借鉴传统剧目,以此改编,借古讽今,借助钟馗打鬼。他的戏更具有民间性和草根性,历史感与现实感,具有史诗性。

  当然,周信芳表演艺术,不能仅仅简化为沙哑的唱腔与主旨的史诗性。为了达到史诗性,为了塑造人物的真实性和生动性,他不过是将本来弱项的嗓子,化腐朽为神奇,形成为自己艺术的一种组成部分。如今硕果仅存的麒派掌门人陈少云先生,就曾经讲过:并非嗓音沙哑就是麒派,麒派艺术讲究“真”,戏假情真,对于节奏的处理出神入化,快慢、强弱、长短,舞台上的一动一静,细到一个眼神的运用,举手投足都充满了节奏。陈少云先生特别强调,要学习麒派艺术,首先要用心体会人物,在唱念做打这些基本功方面做扎实。

  这不仅是经验之谈,更是知音知味之谈。比如在《宋世杰》中,宋世杰从二公差的包袱里盗得田伦的信件一场,不过一句台词:“他们倒睡了,待我行事便了。”然后,就把书信盗在手中,紧接着是读信了。其中宋世杰是如何盗得信的,盗信时的心情如何,读信时的心情又如何?完全靠周信芳自己的表演,并没有道白和唱词,仅仅到了真正读信中的内容时,才有了唱段。这就是周信芳的本事了。他能够在这样细微的地方,展示他的艺术,而这种艺术不仅是为了表演,更是为了展现人物的心情,从而塑造人物的形象。如今,我们的演员,并不缺乏对前辈惟妙惟肖以及亦步亦趋的模仿,却缺少这样艺术的表现力和创造力。

  北京人艺的著名话剧导演焦菊隐先生,非常佩服周信芳的表演,特别是陈少云先生所说的那种节奏。焦菊隐先生说过这样的话:“譬如用音乐、锣鼓点帮衬人物的思想情感。‘冷锤’,周信芳最喜欢用。‘冷锤’就是一声锣。人一说‘此话怎讲?’接着一声冷锤就完了,这个人物的思想感情就出来了。”焦菊隐先生将向周信芳学习到的东西,运用在他的话剧导演艺术实践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如今,不要说是话剧界,就是京剧界,如焦菊隐先生这样周信芳的知音,这样认真学习并运用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与创造中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1959年 梅兰芳坐像

  这样想来,有时我会觉得对于麒派艺术,我们的总结、学习、继承和发扬显得不够充分,甚至存在明显的断层。在梅麒两派之间,如今学梅派的弟子远多于麒派的后人。而对梅兰芳的研究,则更丰富些,兴奋点更多些;对周信芳的研究则稍微欠缺些。想伶官传在旧时史部里是专设部门来做的,其价值和意义,可列比王公贵族。希望对周信芳的研究和言说,能够更多些,更新些,更深些。无疑,这是对周先生最好的纪念。

  在周信芳诞辰120周年的日子,写下这则辞不达意的短文后,还觉得欠缺些点儿什么。于是,灯下写了一首打油,以此表达我的不尽思绪——

  是花曾信俱芬芳,不信凋零一夜霜。

  几处凄凉悲海瑞,数声慷慨唱天祥。

  文章青史辞将尽,歌舞朱门醉欲狂。

  戏外伤情多戏内,伶人无语话沧桑。

  (作者系著名作家)

上一篇稿件

话说周信芳与梅兰芳:是花曾信俱芬芳

2015年6月18日 16:11 来源:红蔓

图片说明:周信芳《二堂舍子》

图片说明:周信芳《赵氏孤儿》

  今年是海派京剧大师周信芳诞辰120周年。我对周先生没有什么研究,但清晰地记得在读中学的时候,曾经看过他主演的电影《四进士》,当时电影名字好像叫做《宋世杰》。他那嘶哑沧桑的嗓子和老迈苍劲的扮相,尤其是面容,冰霜雕刻了一般,是他留给我的印象,一直定格到现在。对比当时和他一样正在走红的梅兰芳那富态的身态和面庞,幽雅而韵律十足的步履与神情,印象便格外深刻,觉得一个是晕染浸透的水墨画,一个是线条爽朗的黑白木刻。

图片说明:梅兰芳周信芳等参加上海市第一届文代会

图片说明:梅兰芳与周信芳、程砚秋等好友合影(后排右起)

  说起梅兰芳,便想起不知道是否有人曾经将周信芳和梅兰芳做过比较戏曲学方面的研究。他们不是一个行当,却是同科出身,又是同庚属马,且在当时都曾经风靡一时,影响颇大,磨亮师承和创新双面锋刃,将旦角和老生并蒂莲一般推向辉煌,形成自己独属的流派。在京剧的繁盛期和变革期,流派在京剧史上的位置与作用非常。其中,麒派和梅派,各领风骚,影响一直蔓延至今。细想起来,流派的纷呈与崛起,不仅是以独到的唱腔和做工为标志和分野,更是以各自演出的剧目为依托的。前者,如果说是流派的外在醒目的色彩,是内在生命流淌的血液;后者,则是流派存在并矗立的筋骨。

  想到这一点,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比较学,或许有点儿意思,甚至意义。

周信芳《徐策跑城》剧照

梅兰芳(《贵妃醉酒》饰杨玉环)

  梅兰芳的经典剧目,有《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嫦娥奔月》、《黛玉葬花》、《凤还巢》、《洛神》,还有泰戈尔访华时看过的《天女散花》等。周信芳的经典剧目,有《四进士》、《徐策跑城》、《萧何月下追韩信》、《鸿门宴》、《打严嵩》、《文天祥》、《史可法》,还有致他于死命的《海瑞罢官》和《海瑞上疏》等。从剧目名字中可以看出,梅兰芳演的戏大多是文戏,虽然杨贵妃、楚霸王,历史中也实有其人,但大多戏虚构的成分多些,天女和洛神这样的浪漫派多些,抒情成分多些。周信芳的戏,大多人物是历史真实的人物,且都是那些充满正气和大气的人物;事件是历史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在抗日时期,他演出的《文天祥》和《史可法》,文革前,他演出的海瑞戏,都有着拔出萝卜带出泥湿漉漉的浓郁现实感,多是发正义之声,鸣不平之声,有着明确的靶向性,有着厚重的历史感,关乎着民族的志向,现实主义的成分多些,言说的成分多些。

  从表演的样态来看,梅兰芳和周信芳各自走的路数,也不大一样。梅兰芳身边簇拥着一批文人帮助他写戏,使得他的戏更注重戏剧本身的内化,亦即一口井深掘,戏内人物的情感挖掘多些,讲究精致和细腻。因此,梅兰芳的戏更具有文人化、情感化、抒情性和歌舞性的特点,将京剧推至艺术的巅峰。

  周信芳的戏,更多人物性格是在历史关键时刻出彩,人物命运是在历史跌宕中彰显。这样的选择,使得他戏内与戏外的关系密切,也紧张,戏内的戏带动戏外的延展,人物和时代胶粘,戏剧行为和现实行为流向一致,观众的艺术享受和心理感应并存。因此,周信芳的戏更多不是来自文人手笔,而是借鉴传统剧目,以此改编,借古讽今,借助钟馗打鬼。他的戏更具有民间性和草根性,历史感与现实感,具有史诗性。

  当然,周信芳表演艺术,不能仅仅简化为沙哑的唱腔与主旨的史诗性。为了达到史诗性,为了塑造人物的真实性和生动性,他不过是将本来弱项的嗓子,化腐朽为神奇,形成为自己艺术的一种组成部分。如今硕果仅存的麒派掌门人陈少云先生,就曾经讲过:并非嗓音沙哑就是麒派,麒派艺术讲究“真”,戏假情真,对于节奏的处理出神入化,快慢、强弱、长短,舞台上的一动一静,细到一个眼神的运用,举手投足都充满了节奏。陈少云先生特别强调,要学习麒派艺术,首先要用心体会人物,在唱念做打这些基本功方面做扎实。

  这不仅是经验之谈,更是知音知味之谈。比如在《宋世杰》中,宋世杰从二公差的包袱里盗得田伦的信件一场,不过一句台词:“他们倒睡了,待我行事便了。”然后,就把书信盗在手中,紧接着是读信了。其中宋世杰是如何盗得信的,盗信时的心情如何,读信时的心情又如何?完全靠周信芳自己的表演,并没有道白和唱词,仅仅到了真正读信中的内容时,才有了唱段。这就是周信芳的本事了。他能够在这样细微的地方,展示他的艺术,而这种艺术不仅是为了表演,更是为了展现人物的心情,从而塑造人物的形象。如今,我们的演员,并不缺乏对前辈惟妙惟肖以及亦步亦趋的模仿,却缺少这样艺术的表现力和创造力。

  北京人艺的著名话剧导演焦菊隐先生,非常佩服周信芳的表演,特别是陈少云先生所说的那种节奏。焦菊隐先生说过这样的话:“譬如用音乐、锣鼓点帮衬人物的思想情感。‘冷锤’,周信芳最喜欢用。‘冷锤’就是一声锣。人一说‘此话怎讲?’接着一声冷锤就完了,这个人物的思想感情就出来了。”焦菊隐先生将向周信芳学习到的东西,运用在他的话剧导演艺术实践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如今,不要说是话剧界,就是京剧界,如焦菊隐先生这样周信芳的知音,这样认真学习并运用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与创造中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1959年 梅兰芳坐像

  这样想来,有时我会觉得对于麒派艺术,我们的总结、学习、继承和发扬显得不够充分,甚至存在明显的断层。在梅麒两派之间,如今学梅派的弟子远多于麒派的后人。而对梅兰芳的研究,则更丰富些,兴奋点更多些;对周信芳的研究则稍微欠缺些。想伶官传在旧时史部里是专设部门来做的,其价值和意义,可列比王公贵族。希望对周信芳的研究和言说,能够更多些,更新些,更深些。无疑,这是对周先生最好的纪念。

  在周信芳诞辰120周年的日子,写下这则辞不达意的短文后,还觉得欠缺些点儿什么。于是,灯下写了一首打油,以此表达我的不尽思绪——

  是花曾信俱芬芳,不信凋零一夜霜。

  几处凄凉悲海瑞,数声慷慨唱天祥。

  文章青史辞将尽,歌舞朱门醉欲狂。

  戏外伤情多戏内,伶人无语话沧桑。

  (作者系著名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