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人搬场:屋檐下老街坊的中国梦

2015-6-18 16:06:11

来源:红蔓 作者:阿仁 选稿:朱恬



  图片说明:老底子的上海人家勿会搬场,很少搬场。搬场是上海闲话,全国人民称之为搬家。

  老上海的弄堂里居民都是住了好几代人了,大家做邻居的也已经做了好几代了。上海是海纳百川,上海屋檐下也是百川归海,什么地方的人都有。我住过的康梯路善庆坊里,一号是街面房子,楼下开米店。楼上住的是山东人,二号住的广东人,三号是宁波人,四号是南京人,五号是赵州人,六号是上海人,七号里有丹阳人、无锡人,八号、九号也是上海人。一条弄堂里响起各地方言,只有邻里之间一道攀谈的辰光,大家讲上海闲话。要有吵相骂的档口,急了,山东人骂山东粗口,广东人骂广东切口,大家听不懂,因此不会有持久战。后来一个门牌号头只住一家人家的格局冲破了,一幢房子里慢慢变成了两三家,五六家人家。大家轧煞老娘有饭吃,大家螺丝壳里做道场。我住的六号里一楼客堂间住的是小苏州,东厢房是小苏北,二楼客厅搬进无锡人,厢房间、亭子间还是住阿拉一家上海人。三楼一间是潮州人家,另一间带了晒台的住进了崇明人。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来自生活,因此上海人喜欢。大家在笑声里可以寻到自家过的日脚,在戏台上可以看到自家的影子,噱头就在平常生活里。一只灶披间里要有三四只煤饼炉子,一只水斗上要装五六只自来水龙头,楼梯下面要塞进几部脚踏车,楼梯上面要吊下四只过路电灯——楼下两家不上楼,免了。汏菜、淘米、烧饭要打时间差,就是上卫生间也要排队。

  当时的上海人没有搬场的,不是不想搬,是没得地方可以去搬。只有在做梦的辰光梦到搬场,搬到人家少、人头少的房子里去过适意日脚。马路上、电线木杆上贴了交关“诚意调房”的纸头,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认真抄写调房条件。有地段来换面积的,有面积来换设备的,有设备来换朝向的。换来换去,大家都不情愿有吃亏的,成交的人家少之又少。大家还孵在老地方,大家还是搬不了场。老上海欠下的住房债太多太多,福利分房是又慢又难。上海人都削尖了脑袋想调动工作,目标就是有福利房源可以分配的大单位、好单位。老长的几十年里,上海人作孽,宁要浦西一张床,勿要浦东一套房。大家挤在黄金路段,勿肯轻易搬场,蹩煞算数。

阿仁创作的《搬家》

  上海终于变了,大家松动了,政府推动旧区改造,商品房赶走了福利房。几千幢高楼平地而起,几百个住宅小区替代了旧弄堂。上海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想通了、弄明白了。大家来搬场,动迁的,高高兴兴搬场搬到内环外、外环外去了。买新房的,也兴冲冲地搬场搬到外区去了。只要有条件的人家,为了提高居住档次,搬场就不至搬一次、两次了。老邻居们都搬得寻不到影踪了。小学里、中学里的老同学们也好像一记头蒸发了。要办个儿时的同学会,寻人寻联络人是天大难题。上海人搬场速度太快,眼睛一眨,几条弄堂消失了。里向的几百家人家瞬间沓无去向了。“老宁北搬到莘庄去了,我蛮想伊迪个老邻居的。”“落后新闻了!老宁北一家门又搬场了,好像是搬到松江去了。离九号线到底的地铁站勿远。”这是寻邻舍隔壁的。“阿拉班级的中队长搬到啥地方去了?还会住在卢湾区伐?”“太落伍哉,还有卢湾区吗?中队长新近好像买了古北的豪宅。伊已经搬了几趟场了。伊自家可以开爿搬场公司了!”这是找寻青梅竹马同学的。搬上搬下、搬东搬西,搬场已经成为上海人生活里向的一大爱好。还没有搬过场的上海人常常难以启齿:“我还住勒老地方……等动迁也快了……”搬场是上海梦,搬场更是中国梦。大家越搬越大,大家越搬越好。搬场闹猛,搬场开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人搬场:屋檐下老街坊的中国梦

2015年6月18日 16:06 来源:红蔓



  图片说明:老底子的上海人家勿会搬场,很少搬场。搬场是上海闲话,全国人民称之为搬家。

  老上海的弄堂里居民都是住了好几代人了,大家做邻居的也已经做了好几代了。上海是海纳百川,上海屋檐下也是百川归海,什么地方的人都有。我住过的康梯路善庆坊里,一号是街面房子,楼下开米店。楼上住的是山东人,二号住的广东人,三号是宁波人,四号是南京人,五号是赵州人,六号是上海人,七号里有丹阳人、无锡人,八号、九号也是上海人。一条弄堂里响起各地方言,只有邻里之间一道攀谈的辰光,大家讲上海闲话。要有吵相骂的档口,急了,山东人骂山东粗口,广东人骂广东切口,大家听不懂,因此不会有持久战。后来一个门牌号头只住一家人家的格局冲破了,一幢房子里慢慢变成了两三家,五六家人家。大家轧煞老娘有饭吃,大家螺丝壳里做道场。我住的六号里一楼客堂间住的是小苏州,东厢房是小苏北,二楼客厅搬进无锡人,厢房间、亭子间还是住阿拉一家上海人。三楼一间是潮州人家,另一间带了晒台的住进了崇明人。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来自生活,因此上海人喜欢。大家在笑声里可以寻到自家过的日脚,在戏台上可以看到自家的影子,噱头就在平常生活里。一只灶披间里要有三四只煤饼炉子,一只水斗上要装五六只自来水龙头,楼梯下面要塞进几部脚踏车,楼梯上面要吊下四只过路电灯——楼下两家不上楼,免了。汏菜、淘米、烧饭要打时间差,就是上卫生间也要排队。

  当时的上海人没有搬场的,不是不想搬,是没得地方可以去搬。只有在做梦的辰光梦到搬场,搬到人家少、人头少的房子里去过适意日脚。马路上、电线木杆上贴了交关“诚意调房”的纸头,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认真抄写调房条件。有地段来换面积的,有面积来换设备的,有设备来换朝向的。换来换去,大家都不情愿有吃亏的,成交的人家少之又少。大家还孵在老地方,大家还是搬不了场。老上海欠下的住房债太多太多,福利分房是又慢又难。上海人都削尖了脑袋想调动工作,目标就是有福利房源可以分配的大单位、好单位。老长的几十年里,上海人作孽,宁要浦西一张床,勿要浦东一套房。大家挤在黄金路段,勿肯轻易搬场,蹩煞算数。

阿仁创作的《搬家》

  上海终于变了,大家松动了,政府推动旧区改造,商品房赶走了福利房。几千幢高楼平地而起,几百个住宅小区替代了旧弄堂。上海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想通了、弄明白了。大家来搬场,动迁的,高高兴兴搬场搬到内环外、外环外去了。买新房的,也兴冲冲地搬场搬到外区去了。只要有条件的人家,为了提高居住档次,搬场就不至搬一次、两次了。老邻居们都搬得寻不到影踪了。小学里、中学里的老同学们也好像一记头蒸发了。要办个儿时的同学会,寻人寻联络人是天大难题。上海人搬场速度太快,眼睛一眨,几条弄堂消失了。里向的几百家人家瞬间沓无去向了。“老宁北搬到莘庄去了,我蛮想伊迪个老邻居的。”“落后新闻了!老宁北一家门又搬场了,好像是搬到松江去了。离九号线到底的地铁站勿远。”这是寻邻舍隔壁的。“阿拉班级的中队长搬到啥地方去了?还会住在卢湾区伐?”“太落伍哉,还有卢湾区吗?中队长新近好像买了古北的豪宅。伊已经搬了几趟场了。伊自家可以开爿搬场公司了!”这是找寻青梅竹马同学的。搬上搬下、搬东搬西,搬场已经成为上海人生活里向的一大爱好。还没有搬过场的上海人常常难以启齿:“我还住勒老地方……等动迁也快了……”搬场是上海梦,搬场更是中国梦。大家越搬越大,大家越搬越好。搬场闹猛,搬场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