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秘“卡廷事件”:是谁枪杀1.2万波兰军官?

2015-11-18 09:54:31

来源:光明网 选稿:成昭远


德国人画的“卡廷事件”宣传画(资料图)


卡廷事件的历史资料图触目惊心

  正在全世界正义力量普天同庆时,在柏林的戈培尔博士又使波兰成为世界的焦点: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发现了一批埋有大量波兰军官尸体的万人坑,这些军官死于1940年春,经过来自德国、克罗地亚、罗马尼亚、芬兰等国的医生的鉴定,他们是被苏联人杀害的。他们每个人的后脑勺都能找到标准的子弹孔,这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标准手法,是犹太布尔什维克的典型例子云云。

  虽说卡廷森林已经堆满了尸体,但我们的故事还远远没完。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早在1943年波兰军官的尸体被挖出来前,流亡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就大概猜到了波兰战俘的命运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托德国人的福。对于自己的高级军官,波兰流亡政府的态度自然是极度关心的,波兰流亡政府在伦敦刚刚坐稳,就不断派人去苏联打探他们被俘军官的消息。不过,沉醉于坐山观虎斗中的苏联才没空答理这些失败者。不过,1941年6月22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在这一天,德军大举进攻苏联,在短短几个月中,明斯克、基辅、斯摩棱斯克等重要城市纷纷陷落。在此危急存亡的关头,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于是,在英国人的调解下,1941年7月,波兰流亡政府和苏联签订了波苏合作协定,苏联方面也同意在苏波兰战俘组成一支波兰军团,而在一年前被苏联清洗的军官,也将成为这个军团的支柱。当波兰人拿着战俘名单在苏联大地上搜寻时,发现自1940年3月后,他们似乎就已经从人间蒸发了。但从已搜寻到的军官(一些是被苏联认为合作态度良好的,一些是还来不及处决或有特殊价值的)和各种渠道得到的情报综合判断,一阵阴霾便笼罩在波兰人的身上。而在这个问题上询问斯大林的答复很有趣:“他们都被释放了,去了满洲国。”虽说打心底里不相信苏联人,不过,由于还有纳粹德国这一凶残的敌人的缘故,波兰人也只得对这一事件隐忍不发。

  虽说当事者双方一个不确定,一个不想提。但这件事很快就被有心人揭发出来,并大肆炒作,以赚取政治利益。他就是德国心理战统帅、欺骗大师约瑟夫·戈培尔。其实,早在1941年,德国人也大概猜到了波兰战俘的命运和他们的葬身之地。可是,正在高歌猛进的德军也没空管波兰人这群失败者的命运,为德意志民族去抢夺生存空间才是王道啊。不过,当1943年2月,保卢斯元帅在斯大林格勒向苏军投降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德国人突然发现,同盟国的绞索,已经离自己的喉咙不远了。现在斩断这根绞索是第一要务,而只要卡廷森林的事情一被公之于众,这条绞索将在苏联与波兰这两个一贯不友好的国家接合部断裂开来。于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出现了。而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公无私与公开透明,大批的英美军官战俘、中立国人士,还有德国仆从国的各类人员,都被拉去参观这个大坟场。德国人还组织了一个由各国法医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拥有博士头衔的各国法医们以德国式的严谨写就了一份调查书。

  在这个事件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苏联。两天之后,苏联政府发表声明说,这一暴行是德国人干的,德国企图嫁祸于人。苏联人还说德国人的鉴定存在着倾向性,因为所有的鉴定者都是来自德国及其仆从国或占领区,所以不可采信云云。按照苏联方面绘声绘色的描写,波兰战俘是1941年在斯摩棱斯克地区修筑公路时由于来不及撤退,与优势德军力战而亡的。而德国人所谓的发现,只是一个13世纪的大型墓地,是苏联考古学研究的一个发掘现场。这个谎实在是撒得太失败了。因为就算是考古学的门外汉恐怕也能毫不费力地区分出死了一年和死了数百年的人类遗骸的区别。对苏联一直充满怨气的流亡伦敦的波兰政府于是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前去实地调查,并要求苏联提出正式报告,说明流亡苏联的波兰军官的下落。波兰政府声明指出:我们对德国宣传机器的谎言已习以为常,我们也知道它张扬此事所隐藏的目的。然而,鉴于德国人大量而详尽地报道了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发现数以万计的波兰军官尸体,又断言这些军官系被苏联当局在1940年春杀害,我们认为有必要由权威的国际机构对这些“万人冢”进行调查,并对所传的事件进行核实。

  不过,1943年,作为正义世界的英雄,斯大林可没空听波兰流亡政府的声明。他本人早就有踢开这个政府,另立一个听话的波兰政府的打算。4月21日,斯大林通知丘吉尔和罗斯福,他准备与西科尔斯基总理的波兰流亡政府绝交,因为这个政权听信法西斯的诽谤,居然质疑为了波兰解放事业而流血的苏联。丘吉尔和罗斯福呼吁斯大林不要这样,希望他维护盟国之间的团结,共同对敌。4月25日,苏联还是宣布与波兰政府断交。

  1943年10月初,苏联红军解放了斯摩棱斯克州。苏联政府成立了“德国法西斯侵略者在卡廷森林枪杀被俘波兰军官事件确认和调查特别委员会”,针对德国人的声明,组织了一个“反调查”,邀请了西方记者数十人,由向导带领对卡廷森林的波兰军官墓地进行了一次参观。此举目的是要外国报刊相信,在那里挖掘出来的波兰人尸体是德国人在1941年夏末秋初枪杀后掩埋的,并不像德国人先前控告的那样,是俄罗斯人在1940年春天干的事。记者们被指点看了七座大墓,然后又看了苏联医生正在进行的许多尸体解剖,医生把一块块脑、肝、心脏等放在餐碟里展示,并大声说机体组织很新鲜,意思是说这些是两年前的德国人所为而不是三年前的俄罗斯人所为。此外,杀死这些波兰人的,是德制手枪而不是苏联武器。美驻苏大使哈里曼的女儿、战时情报处工作人员凯瑟林是这个记者行列中的一员,她写道:俄罗斯人从波兰死者的口袋里掏出来的文件中,发现一份日期是1941年夏的信件,这倒是个极好的证据,但是,也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例如有些死者的口袋里有1940年3月和4月的报纸和信件,包括一份4月11日的《消息报》。这点点滴滴的证据正好与苏联论点相抵触。西方记者不得对五个证人提出问题,许多证词听起来很流利,好像经过仔细排练似的。凯瑟林最后指出,总的来说,尽管有些漏洞,证据混乱和自相矛盾,俄罗斯人的论点还是有说服力的。其实,哈里曼小姐完全不用进行如此复杂的逻辑思维,她只要去苏联图书馆,找来1943年4月15日的苏联报纸,就会很惊讶地发现,1943年3月还是古代墓地的地方,10月,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法西斯罪行展览区……专业的英美情报机构也一定看出来了。不过,人家正在和强有力的苏联朋友通力合作呢,还会有空管波兰人这群失败者?正如戈培尔在得知德军即将撤出卡廷地区后,在1943年9月29日的日记里写道:“毫无疑问,布尔什维克很快会‘发现’我们枪决了12 000多名波兰军官。这个小插曲在将来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苏联无疑会如其所愿地发现一个又一个墓地,然后把这些归罪于我们。”

  随着时间的流逝,卡廷一直没有被遗忘。在20世纪80年代后,对苏联和波兰双方的压力越来越大,连波兰裔的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也参与其中。终于在苏联解体后,1990年4月13日,正式承认,“卡廷事件”确是苏联所为。至此,卡廷森林上空的疑云终于散去了——不过,在波兰外交中这件事还是经常被拿出来说事。

  2010年4月7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和波兰总理图斯克在卡廷公墓悼念大屠杀遇难者,这是首次有俄罗斯政要参与“卡廷事件”纪念活动。几天后,当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乘坐专机飞往斯摩棱斯克参加纪念活动时,飞机失事,机上人员全部遇难。(摘自《波兰!波兰!》,郭大成,金孜虞著,辽宁教育出版社,2011.1)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揭秘“卡廷事件”:是谁枪杀1.2万波兰军官?

2015年11月18日 09:54 来源:光明网


德国人画的“卡廷事件”宣传画(资料图)


卡廷事件的历史资料图触目惊心

  正在全世界正义力量普天同庆时,在柏林的戈培尔博士又使波兰成为世界的焦点: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发现了一批埋有大量波兰军官尸体的万人坑,这些军官死于1940年春,经过来自德国、克罗地亚、罗马尼亚、芬兰等国的医生的鉴定,他们是被苏联人杀害的。他们每个人的后脑勺都能找到标准的子弹孔,这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标准手法,是犹太布尔什维克的典型例子云云。

  虽说卡廷森林已经堆满了尸体,但我们的故事还远远没完。

  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早在1943年波兰军官的尸体被挖出来前,流亡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就大概猜到了波兰战俘的命运了。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托德国人的福。对于自己的高级军官,波兰流亡政府的态度自然是极度关心的,波兰流亡政府在伦敦刚刚坐稳,就不断派人去苏联打探他们被俘军官的消息。不过,沉醉于坐山观虎斗中的苏联才没空答理这些失败者。不过,1941年6月22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在这一天,德军大举进攻苏联,在短短几个月中,明斯克、基辅、斯摩棱斯克等重要城市纷纷陷落。在此危急存亡的关头,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于是,在英国人的调解下,1941年7月,波兰流亡政府和苏联签订了波苏合作协定,苏联方面也同意在苏波兰战俘组成一支波兰军团,而在一年前被苏联清洗的军官,也将成为这个军团的支柱。当波兰人拿着战俘名单在苏联大地上搜寻时,发现自1940年3月后,他们似乎就已经从人间蒸发了。但从已搜寻到的军官(一些是被苏联认为合作态度良好的,一些是还来不及处决或有特殊价值的)和各种渠道得到的情报综合判断,一阵阴霾便笼罩在波兰人的身上。而在这个问题上询问斯大林的答复很有趣:“他们都被释放了,去了满洲国。”虽说打心底里不相信苏联人,不过,由于还有纳粹德国这一凶残的敌人的缘故,波兰人也只得对这一事件隐忍不发。

  虽说当事者双方一个不确定,一个不想提。但这件事很快就被有心人揭发出来,并大肆炒作,以赚取政治利益。他就是德国心理战统帅、欺骗大师约瑟夫·戈培尔。其实,早在1941年,德国人也大概猜到了波兰战俘的命运和他们的葬身之地。可是,正在高歌猛进的德军也没空管波兰人这群失败者的命运,为德意志民族去抢夺生存空间才是王道啊。不过,当1943年2月,保卢斯元帅在斯大林格勒向苏军投降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德国人突然发现,同盟国的绞索,已经离自己的喉咙不远了。现在斩断这根绞索是第一要务,而只要卡廷森林的事情一被公之于众,这条绞索将在苏联与波兰这两个一贯不友好的国家接合部断裂开来。于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出现了。而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公无私与公开透明,大批的英美军官战俘、中立国人士,还有德国仆从国的各类人员,都被拉去参观这个大坟场。德国人还组织了一个由各国法医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拥有博士头衔的各国法医们以德国式的严谨写就了一份调查书。

  在这个事件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苏联。两天之后,苏联政府发表声明说,这一暴行是德国人干的,德国企图嫁祸于人。苏联人还说德国人的鉴定存在着倾向性,因为所有的鉴定者都是来自德国及其仆从国或占领区,所以不可采信云云。按照苏联方面绘声绘色的描写,波兰战俘是1941年在斯摩棱斯克地区修筑公路时由于来不及撤退,与优势德军力战而亡的。而德国人所谓的发现,只是一个13世纪的大型墓地,是苏联考古学研究的一个发掘现场。这个谎实在是撒得太失败了。因为就算是考古学的门外汉恐怕也能毫不费力地区分出死了一年和死了数百年的人类遗骸的区别。对苏联一直充满怨气的流亡伦敦的波兰政府于是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前去实地调查,并要求苏联提出正式报告,说明流亡苏联的波兰军官的下落。波兰政府声明指出:我们对德国宣传机器的谎言已习以为常,我们也知道它张扬此事所隐藏的目的。然而,鉴于德国人大量而详尽地报道了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发现数以万计的波兰军官尸体,又断言这些军官系被苏联当局在1940年春杀害,我们认为有必要由权威的国际机构对这些“万人冢”进行调查,并对所传的事件进行核实。

  不过,1943年,作为正义世界的英雄,斯大林可没空听波兰流亡政府的声明。他本人早就有踢开这个政府,另立一个听话的波兰政府的打算。4月21日,斯大林通知丘吉尔和罗斯福,他准备与西科尔斯基总理的波兰流亡政府绝交,因为这个政权听信法西斯的诽谤,居然质疑为了波兰解放事业而流血的苏联。丘吉尔和罗斯福呼吁斯大林不要这样,希望他维护盟国之间的团结,共同对敌。4月25日,苏联还是宣布与波兰政府断交。

  1943年10月初,苏联红军解放了斯摩棱斯克州。苏联政府成立了“德国法西斯侵略者在卡廷森林枪杀被俘波兰军官事件确认和调查特别委员会”,针对德国人的声明,组织了一个“反调查”,邀请了西方记者数十人,由向导带领对卡廷森林的波兰军官墓地进行了一次参观。此举目的是要外国报刊相信,在那里挖掘出来的波兰人尸体是德国人在1941年夏末秋初枪杀后掩埋的,并不像德国人先前控告的那样,是俄罗斯人在1940年春天干的事。记者们被指点看了七座大墓,然后又看了苏联医生正在进行的许多尸体解剖,医生把一块块脑、肝、心脏等放在餐碟里展示,并大声说机体组织很新鲜,意思是说这些是两年前的德国人所为而不是三年前的俄罗斯人所为。此外,杀死这些波兰人的,是德制手枪而不是苏联武器。美驻苏大使哈里曼的女儿、战时情报处工作人员凯瑟林是这个记者行列中的一员,她写道:俄罗斯人从波兰死者的口袋里掏出来的文件中,发现一份日期是1941年夏的信件,这倒是个极好的证据,但是,也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例如有些死者的口袋里有1940年3月和4月的报纸和信件,包括一份4月11日的《消息报》。这点点滴滴的证据正好与苏联论点相抵触。西方记者不得对五个证人提出问题,许多证词听起来很流利,好像经过仔细排练似的。凯瑟林最后指出,总的来说,尽管有些漏洞,证据混乱和自相矛盾,俄罗斯人的论点还是有说服力的。其实,哈里曼小姐完全不用进行如此复杂的逻辑思维,她只要去苏联图书馆,找来1943年4月15日的苏联报纸,就会很惊讶地发现,1943年3月还是古代墓地的地方,10月,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法西斯罪行展览区……专业的英美情报机构也一定看出来了。不过,人家正在和强有力的苏联朋友通力合作呢,还会有空管波兰人这群失败者?正如戈培尔在得知德军即将撤出卡廷地区后,在1943年9月29日的日记里写道:“毫无疑问,布尔什维克很快会‘发现’我们枪决了12 000多名波兰军官。这个小插曲在将来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苏联无疑会如其所愿地发现一个又一个墓地,然后把这些归罪于我们。”

  随着时间的流逝,卡廷一直没有被遗忘。在20世纪80年代后,对苏联和波兰双方的压力越来越大,连波兰裔的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也参与其中。终于在苏联解体后,1990年4月13日,正式承认,“卡廷事件”确是苏联所为。至此,卡廷森林上空的疑云终于散去了——不过,在波兰外交中这件事还是经常被拿出来说事。

  2010年4月7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和波兰总理图斯克在卡廷公墓悼念大屠杀遇难者,这是首次有俄罗斯政要参与“卡廷事件”纪念活动。几天后,当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乘坐专机飞往斯摩棱斯克参加纪念活动时,飞机失事,机上人员全部遇难。(摘自《波兰!波兰!》,郭大成,金孜虞著,辽宁教育出版社,2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