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蒋介石拍桌大骂:半壁江山毁在两人手里

2015-10-22 09:13:30

来源:搜狐 选稿:成昭远

  核心提示:据参加该次会议的李以劻等将军后来辗转信言,说蒋介石猛拍桌子,站起身来,咬牙切齿,恨恨地说:东南半壁江山毁就毁在段家两兄弟手里。

  

  蒋介石和桂系的李宗仁,虽然争权夺利,彼此闹得不可开交,但在“划江而治”以确保东南半壁江山这一点上,是不谋而合的。于是“代总统”李宗仁在前台搞和谈,蒋介石回到老家溪口在幕后重点谋划军事,为国民党政权的苟延残喘进行最后的挣扎。

  这期间,有几件事使蒋介石椎心泣血,痛彻心肺:

  一是二级上将、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竟然私下对汤恩伯进行策反,企图将京沪杭地区像傅作义在北平所做的那样拱手送给共产党;

  二是被蒋“太子”倚为心腹的预干局代局长兼预干第一总队少将总队长贾亦斌,居然率4000名学员在嘉兴叛变,从而使正在筹建中的30多个新军的基层干部断了来源;

  三是被自己捧之为“掌上明珠”的伞兵第三团,原决定调到闽、台给自己做警卫部队,想不到2500名官兵连人带一艘大型坦克登陆艇,竟然在调动途中开往连云港投共,从而在京沪杭地区造成了极大震动。

  每次接到报告,蒋介石都大发雷霆,大骂这些人忘恩负义,没有良心,在关键时刻背叛了他。他还下令追查:伞兵投共是怎么回事?中了谁的策反之计?这么先进的一艘大型坦克登陆艇,为什么调拨给伞兵三团使用?是谁搞的鬼?

  伞兵第三团“投共”后才五天,人民解放军的百万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于4月20日晚一举突破了长江天险。使蒋介石大惑不解的是,许多部队怎么如此地不堪一击,不战而逃,使他苦心经营了几个月、被视之为“固若金汤”的陆海空长江立体防御体系,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蒋介石感到这是军事上的一个奇耻大辱。那么,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又在哪里呢?

  蒋介石把保住东南半壁江山的希望,寄托到坚守上海半年到一年之上。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沉重的打击一个紧接一个落到蒋介石头上。原先他认为:“共党问题是国际问题,不是我们一国所能解决的,要解决必须依靠整个国际的力量。目前盟国(美国)要求我们给它一个准备的时间。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只希望我们在远东战场打一年。”蒋经国还私下告诉“总统府”参军兼五十师中将师长李以劻,说什么“美国已保证第三次世界大战最迟在1950年春开始”。

  然而,蒋介石希冀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使他失望的是汤恩伯实在不争气,20万大军和1万多座钢骨水泥碉堡只守了15天,就在解放军的凌厉攻势下丢掉了上海。

  蒋介石再一次受到了致命打击。他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个接一个的失败,使得蒋介石不得不细细思索个中的原因所在。此公一向刚愎自用,自己明明错了也是死也不肯认错的,总是把功劳归于自己而把错误推给别人。和平谈判失败,他将罪责归之于国民党首席谈判代表张治中,大骂“文白(张治中字)无能,丧权辱国!”江阴要塞失守,中共两个兵团几十万大军,兵不血刃就渡过长江截断了沪宁路,蒋介石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了要塞司令戴戎光头上,破口大骂:“戴戎光这个混蛋!一炮未放就投降了敌人,打破了我原来的计划。”

  6月21日,蒋介石特地从台北飞到福州,部署闽、台防务。先召开80多名高级军官参加的会议,后开小型会,尔后又分头找人个别谈话,整整忙乎了一天。后来,据与会者告诉本书主人公,说老蒋在会议期间多次谈到国民党军一连串失败的种种原因,特别使他感到痛心疾首的是,他认为自己“生平待士不薄”,可是不少部下却纷纷“背叛”他而投向了共产党。特别是当过侍从室主任、被他倚为股肱的张治中,竟然也投向了中共。他还得到报告,说军务局第四科少将科长段伯宇,还有他的弟弟,曾任侍从室上校参谋、后来升任上海港口少将副司令的段仲宇,竟然都是长期潜伏的中共地下党员!蒋介石心想,进入侍从室的人员都经过严格审查,他对侍从室人员向来不薄,待遇优厚,过年过节还大把大把地加以赏赐,共产党的策反工作再厉害,怎么能把侍从室里的将军“拉”过去?或者说中共究竟用什么办法派他们潜入了侍从室?

  上海易手后,蒋介石得到报告说,段氏兄弟都已留在上海从“地下”转到了“地上”,受到了重用。痛心疾首之余,蒋介石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古人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一条重要经验。而现在共产党的“奸细”竟然在自己的侍从室里“长期埋伏”!他们竟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鼾睡”了几年!蒋介石越想越感到有几分后怕,真不知哪天一颗子弹会要了自己的一条老命!

  还有,更为严重的是,段氏兄弟在侍从室身居要津,参与戎机,他们究竟向共产党提供了多少机密情报,给“党国”给“党国”造成了多少损失……这一切,是无法用数字来计算的呀!

  终于,蒋介石把郁积在心头的愤恨一泻而出,破口大骂段氏兄弟。据参加该次会议的李以劻等将军后来辗转信言,说蒋介石猛拍桌子,站起身来,咬牙切齿,恨恨地说:东南半壁江山毁就毁在段家两兄弟手里。这话是否确切无从查考,但可以想见,蒋介石对段伯宇、段仲宇这两位中共党员竟能“混”进侍从室,并在自己身边“潜伏”了这么久而未被察觉,是刻骨铭心、既恨且怕的。

  读者必定要问:这段氏兄弟究竟何许人也?他们身为国民党将军,怎么又是共产党员?他们是怎样入党的?他们又是怎样进入蒋介石侍从室的?他们在国民党最最核心的机要单位里怎么能潜伏得这么久?他们在使蒋介石未能保住“半壁江山”方面究竟起了什么作用?……

  这一连串的问号,将会引导您走进全国解放前夕我党隐蔽斗争的一座迷宫,去领略这个无形战场上数不尽的旖旎风光……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蒋介石拍桌大骂:半壁江山毁在两人手里

2015年10月22日 09:13 来源:搜狐

  核心提示:据参加该次会议的李以劻等将军后来辗转信言,说蒋介石猛拍桌子,站起身来,咬牙切齿,恨恨地说:东南半壁江山毁就毁在段家两兄弟手里。

  

  蒋介石和桂系的李宗仁,虽然争权夺利,彼此闹得不可开交,但在“划江而治”以确保东南半壁江山这一点上,是不谋而合的。于是“代总统”李宗仁在前台搞和谈,蒋介石回到老家溪口在幕后重点谋划军事,为国民党政权的苟延残喘进行最后的挣扎。

  这期间,有几件事使蒋介石椎心泣血,痛彻心肺:

  一是二级上将、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竟然私下对汤恩伯进行策反,企图将京沪杭地区像傅作义在北平所做的那样拱手送给共产党;

  二是被蒋“太子”倚为心腹的预干局代局长兼预干第一总队少将总队长贾亦斌,居然率4000名学员在嘉兴叛变,从而使正在筹建中的30多个新军的基层干部断了来源;

  三是被自己捧之为“掌上明珠”的伞兵第三团,原决定调到闽、台给自己做警卫部队,想不到2500名官兵连人带一艘大型坦克登陆艇,竟然在调动途中开往连云港投共,从而在京沪杭地区造成了极大震动。

  每次接到报告,蒋介石都大发雷霆,大骂这些人忘恩负义,没有良心,在关键时刻背叛了他。他还下令追查:伞兵投共是怎么回事?中了谁的策反之计?这么先进的一艘大型坦克登陆艇,为什么调拨给伞兵三团使用?是谁搞的鬼?

  伞兵第三团“投共”后才五天,人民解放军的百万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于4月20日晚一举突破了长江天险。使蒋介石大惑不解的是,许多部队怎么如此地不堪一击,不战而逃,使他苦心经营了几个月、被视之为“固若金汤”的陆海空长江立体防御体系,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蒋介石感到这是军事上的一个奇耻大辱。那么,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又在哪里呢?

  蒋介石把保住东南半壁江山的希望,寄托到坚守上海半年到一年之上。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沉重的打击一个紧接一个落到蒋介石头上。原先他认为:“共党问题是国际问题,不是我们一国所能解决的,要解决必须依靠整个国际的力量。目前盟国(美国)要求我们给它一个准备的时间。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只希望我们在远东战场打一年。”蒋经国还私下告诉“总统府”参军兼五十师中将师长李以劻,说什么“美国已保证第三次世界大战最迟在1950年春开始”。

  然而,蒋介石希冀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使他失望的是汤恩伯实在不争气,20万大军和1万多座钢骨水泥碉堡只守了15天,就在解放军的凌厉攻势下丢掉了上海。

  蒋介石再一次受到了致命打击。他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个接一个的失败,使得蒋介石不得不细细思索个中的原因所在。此公一向刚愎自用,自己明明错了也是死也不肯认错的,总是把功劳归于自己而把错误推给别人。和平谈判失败,他将罪责归之于国民党首席谈判代表张治中,大骂“文白(张治中字)无能,丧权辱国!”江阴要塞失守,中共两个兵团几十万大军,兵不血刃就渡过长江截断了沪宁路,蒋介石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了要塞司令戴戎光头上,破口大骂:“戴戎光这个混蛋!一炮未放就投降了敌人,打破了我原来的计划。”

  6月21日,蒋介石特地从台北飞到福州,部署闽、台防务。先召开80多名高级军官参加的会议,后开小型会,尔后又分头找人个别谈话,整整忙乎了一天。后来,据与会者告诉本书主人公,说老蒋在会议期间多次谈到国民党军一连串失败的种种原因,特别使他感到痛心疾首的是,他认为自己“生平待士不薄”,可是不少部下却纷纷“背叛”他而投向了共产党。特别是当过侍从室主任、被他倚为股肱的张治中,竟然也投向了中共。他还得到报告,说军务局第四科少将科长段伯宇,还有他的弟弟,曾任侍从室上校参谋、后来升任上海港口少将副司令的段仲宇,竟然都是长期潜伏的中共地下党员!蒋介石心想,进入侍从室的人员都经过严格审查,他对侍从室人员向来不薄,待遇优厚,过年过节还大把大把地加以赏赐,共产党的策反工作再厉害,怎么能把侍从室里的将军“拉”过去?或者说中共究竟用什么办法派他们潜入了侍从室?

  上海易手后,蒋介石得到报告说,段氏兄弟都已留在上海从“地下”转到了“地上”,受到了重用。痛心疾首之余,蒋介石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古人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的一条重要经验。而现在共产党的“奸细”竟然在自己的侍从室里“长期埋伏”!他们竟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鼾睡”了几年!蒋介石越想越感到有几分后怕,真不知哪天一颗子弹会要了自己的一条老命!

  还有,更为严重的是,段氏兄弟在侍从室身居要津,参与戎机,他们究竟向共产党提供了多少机密情报,给“党国”给“党国”造成了多少损失……这一切,是无法用数字来计算的呀!

  终于,蒋介石把郁积在心头的愤恨一泻而出,破口大骂段氏兄弟。据参加该次会议的李以劻等将军后来辗转信言,说蒋介石猛拍桌子,站起身来,咬牙切齿,恨恨地说:东南半壁江山毁就毁在段家两兄弟手里。这话是否确切无从查考,但可以想见,蒋介石对段伯宇、段仲宇这两位中共党员竟能“混”进侍从室,并在自己身边“潜伏”了这么久而未被察觉,是刻骨铭心、既恨且怕的。

  读者必定要问:这段氏兄弟究竟何许人也?他们身为国民党将军,怎么又是共产党员?他们是怎样入党的?他们又是怎样进入蒋介石侍从室的?他们在国民党最最核心的机要单位里怎么能潜伏得这么久?他们在使蒋介石未能保住“半壁江山”方面究竟起了什么作用?……

  这一连串的问号,将会引导您走进全国解放前夕我党隐蔽斗争的一座迷宫,去领略这个无形战场上数不尽的旖旎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