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中国电影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2015-10-20 08:49:24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作者:陈蓉 选稿:奚亮

原标题: “经典”背后的故事——新中国电影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图片说明:电影南征北战

彩色戏曲片红楼梦

《大众电影》创刊号封面

《大众电影》创刊号封底

魔术师的奇遇

  每年的六月上海国际电影节都翩然而至,如期与上海市民相约。从1896年第一次商业性电影放映,1905年中国电影的第一次拍摄,再到如今的走向世界,中国电影的每一次发展都与上海紧密相连。第一部军事片《南征北战》、第一部彩色立体故事片《魔术师的奇遇》、第一部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在上海,诞生了新中国电影事业的诸多“第一”,孕育了一大批为观众所喜爱的表演艺术家。现在,让我们跟随档案的脚步,一起探寻这些“经典”背后的故事。

《南征北战》中的军事顾问

  上海电影制片厂1952年摄制的电影《南征北战》,是新中国第一部军事影片。该片由成荫、汤晓丹导演,取材于解放战争中华东战场的一个战例,表现了人民解放军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消灭敌人取得胜利的过程。片中大量的经典段落和台词让人津津乐道,观众们亲切地把它和《地道战》、《地雷战》一起称为“老三战”。

  作为一部军事影片,恢宏的气势和真实的战争场景是该片的一大看点,除了摄制组的辛勤努力外,影片的军事顾问也功不可没。在拍摄之初上海电影制片厂就专门组织了军事顾问团以保证影片的真实性。此后,影片的拍摄甚至引起了陈毅、粟裕两位首长的关注。陈毅元帅亲自为影片修改对白;粟裕将军为两位导演详细讲解当年华东战场的战斗态势。他们两位可以算是《南征北战》一片级别最高的军事顾问了。

  如何排队形进攻、以什么样的姿势发起冲锋、阵地怎样设置,在军事顾问的指导下,电影呈现的画面不是“像打仗”,而是完完全全“就是打仗”。其中,抢占摩天岭、凤凰山总攻两场大戏,在技术条件十分有限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战争的气势和战争场面,堪称新中国战争电影中的经典段落。

《大众电影》创刊售罄

  解放初,为抵御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宣传进步影片,上海市文化局电影事业管理处提议创办一本群众性的电影刊物——《大众电影》,并由夏衍、于伶、叶以群等人担任编委会成员。提议获准后,杂志社于1950年5月2日召开会议,就杂志内容进行商讨。经过撰稿、修改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杂志最终于当年的6月1日创刊。

  《大众电影》创刊号共32页,封面采用《团的儿子》中小英雄凡尼亚手捧水杯抬头仰望的形象,封底为《诗人莱尼斯》的影片镜头,于伶为杂志撰写《期望》一文,其中还有热门电影的八折优待券。编委会在选稿上力求通俗化、大众化,贴近群众生活;在文字写作上,秉持深入浅出、短小精悍的原则,使之能雅俗共赏;在展现形式上,追求多样性和活泼性兼备。为此,杂志一经发售即受到大众欢迎,原先刊印的一万册在三天内批售一空,电影管理处不得不再次请示文化局,要求再版三千本以满足读者需求。此后又再版两次,仍供不应求。

  从1950年创刊时的一万多册到鼎盛时期的940多万册,《大众电影》的成长与中国电影的发展紧密相连。它开风气之先,引领了当时的电影时尚,受到国内外的瞩目。

《魔术师的奇遇》拍摄趣闻

  著名导演桑弧执导的影片《魔术师的奇遇》,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立体宽银幕影片,由上海电影制片厂于1962年摄制。影片讲述了由陈强饰演的魔术师在解放后回国寻子的故事,演员韩非则饰演了魔术师的儿子张阿毛——一位公交车售票员,影片的趣事正是与他有关。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韩非背上了售票袋,拿了夹票子的板子,来到公交车上体验生活。一开始,由于是起点站,乘客早已买好了票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并没有什么突发状况。“请买票!没买票的同志请买票”心理笃定的韩非正想摆开架势喊两声,汽车突然启动,把只顾喊买票的他震出了尺把远,差点连手中的票夹板也飞脱出去。票还没卖一张先闹了个脸红脖子粗。接着,只听见“五分一张”、“两角一张”的声音此起彼伏,上车的乘客一拥而上纷纷买票,韩非手忙脚乱,不知该先做哪一件好。正当韩非陷入窘境时,指导的老师傅早已接钱、卖票,及时帮他解了围。

  还有一次,为了拍摄从跳板上降伞而下的场景,韩非和陈强两位演员需要在两丈多高的跳板上一跃而下。一尺多宽的跳板,四周没有把手,虽然底下有绳网和救护人员,但是就当时的拍摄技术来说,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在无法用替身的情况下,这对于两位演员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临到开拍时,随着升降机的上升,起先泰然的韩非渐渐多了一丝忐忑,当站在跳板临空而立时,紧张感不言而喻。但是,只听得一声“开拍”,他又恢复了专业演员的本色,一咬牙从空中跃起。只见伞花在空中徐徐降下,这样富有喜剧色彩,平时只出现在人们想象中的画面就完成了。

  经过多个日夜的努力,一部将立体片的特点与杂技、魔术动作有机结合,充满真实感和喜剧效果的优秀影片由此诞生了。影片旨在歌颂新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情谊,而其艰辛又不失乐趣的拍摄过程则体现了老一辈电影工作者的敬业精神。

彩色戏曲片《红楼梦》成本超支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曾多次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戏剧等艺术形式,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1962年,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金声影业公司联合出品的彩色戏曲片《红楼梦》堪称其中的翘楚。该片由岑范执导,徐玉兰、王文娟、吕瑞英、唐月瑛、金采风等领衔主演。优美的唱腔,细腻的神韵,将一个爱情悲剧娓娓道来,虽然此后《红楼梦》被多次搬上艺术舞台,但该片仍被几代人奉为心目中的经典。

  该片之所以取得成功,除了依靠艺术家精湛的演绎外,幕后的资金支持也十分关键。由于是合拍片,双方于事前就拍摄细节进行了商谈,明确了胶片等主要材料由港方提供,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负责影片的拍摄。包括剧本费、人工费等在内,海燕厂最初拟定的影片预算为58万余元。后因港方提出影片的有效长度必须增加到一万五千尺以上,海燕厂不得不延长拍摄时间,影片的成本问题也就突显出来。此外,原先的预算中未包括后期加工成本7万余元,因此总成本超出预算19万余元,总计774450.83元(未包括胶片等材料费用)。为了弥补资金空缺,海燕厂向银行申请借款以完成影片的拍摄。

  鉴于该片拍摄的特殊情况,文化部电影事业管理局最终核定《红楼梦》一片的售价为894630元,包括成本价774451元、固定利润75000元及税金45179元,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向海燕电影制片厂支付版权费用。

  细节决定成败,中国电影在上海这片土地上结出了丰硕的成果。电影,被称为第七种艺术,具有广泛的国际性、专业性,当科技、金融、教育逐步与之相融时,上海的城市活力、历史文化底蕴及产业氛围无疑将催生更多的优秀作品,为中国电影的画卷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新中国电影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2015年10月20日 08:49 来源:上海档案信息网

原标题: “经典”背后的故事——新中国电影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图片说明:电影南征北战

彩色戏曲片红楼梦

《大众电影》创刊号封面

《大众电影》创刊号封底

魔术师的奇遇

  每年的六月上海国际电影节都翩然而至,如期与上海市民相约。从1896年第一次商业性电影放映,1905年中国电影的第一次拍摄,再到如今的走向世界,中国电影的每一次发展都与上海紧密相连。第一部军事片《南征北战》、第一部彩色立体故事片《魔术师的奇遇》、第一部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在上海,诞生了新中国电影事业的诸多“第一”,孕育了一大批为观众所喜爱的表演艺术家。现在,让我们跟随档案的脚步,一起探寻这些“经典”背后的故事。

《南征北战》中的军事顾问

  上海电影制片厂1952年摄制的电影《南征北战》,是新中国第一部军事影片。该片由成荫、汤晓丹导演,取材于解放战争中华东战场的一个战例,表现了人民解放军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消灭敌人取得胜利的过程。片中大量的经典段落和台词让人津津乐道,观众们亲切地把它和《地道战》、《地雷战》一起称为“老三战”。

  作为一部军事影片,恢宏的气势和真实的战争场景是该片的一大看点,除了摄制组的辛勤努力外,影片的军事顾问也功不可没。在拍摄之初上海电影制片厂就专门组织了军事顾问团以保证影片的真实性。此后,影片的拍摄甚至引起了陈毅、粟裕两位首长的关注。陈毅元帅亲自为影片修改对白;粟裕将军为两位导演详细讲解当年华东战场的战斗态势。他们两位可以算是《南征北战》一片级别最高的军事顾问了。

  如何排队形进攻、以什么样的姿势发起冲锋、阵地怎样设置,在军事顾问的指导下,电影呈现的画面不是“像打仗”,而是完完全全“就是打仗”。其中,抢占摩天岭、凤凰山总攻两场大戏,在技术条件十分有限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战争的气势和战争场面,堪称新中国战争电影中的经典段落。

《大众电影》创刊售罄

  解放初,为抵御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宣传进步影片,上海市文化局电影事业管理处提议创办一本群众性的电影刊物——《大众电影》,并由夏衍、于伶、叶以群等人担任编委会成员。提议获准后,杂志社于1950年5月2日召开会议,就杂志内容进行商讨。经过撰稿、修改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杂志最终于当年的6月1日创刊。

  《大众电影》创刊号共32页,封面采用《团的儿子》中小英雄凡尼亚手捧水杯抬头仰望的形象,封底为《诗人莱尼斯》的影片镜头,于伶为杂志撰写《期望》一文,其中还有热门电影的八折优待券。编委会在选稿上力求通俗化、大众化,贴近群众生活;在文字写作上,秉持深入浅出、短小精悍的原则,使之能雅俗共赏;在展现形式上,追求多样性和活泼性兼备。为此,杂志一经发售即受到大众欢迎,原先刊印的一万册在三天内批售一空,电影管理处不得不再次请示文化局,要求再版三千本以满足读者需求。此后又再版两次,仍供不应求。

  从1950年创刊时的一万多册到鼎盛时期的940多万册,《大众电影》的成长与中国电影的发展紧密相连。它开风气之先,引领了当时的电影时尚,受到国内外的瞩目。

《魔术师的奇遇》拍摄趣闻

  著名导演桑弧执导的影片《魔术师的奇遇》,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立体宽银幕影片,由上海电影制片厂于1962年摄制。影片讲述了由陈强饰演的魔术师在解放后回国寻子的故事,演员韩非则饰演了魔术师的儿子张阿毛——一位公交车售票员,影片的趣事正是与他有关。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韩非背上了售票袋,拿了夹票子的板子,来到公交车上体验生活。一开始,由于是起点站,乘客早已买好了票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并没有什么突发状况。“请买票!没买票的同志请买票”心理笃定的韩非正想摆开架势喊两声,汽车突然启动,把只顾喊买票的他震出了尺把远,差点连手中的票夹板也飞脱出去。票还没卖一张先闹了个脸红脖子粗。接着,只听见“五分一张”、“两角一张”的声音此起彼伏,上车的乘客一拥而上纷纷买票,韩非手忙脚乱,不知该先做哪一件好。正当韩非陷入窘境时,指导的老师傅早已接钱、卖票,及时帮他解了围。

  还有一次,为了拍摄从跳板上降伞而下的场景,韩非和陈强两位演员需要在两丈多高的跳板上一跃而下。一尺多宽的跳板,四周没有把手,虽然底下有绳网和救护人员,但是就当时的拍摄技术来说,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在无法用替身的情况下,这对于两位演员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临到开拍时,随着升降机的上升,起先泰然的韩非渐渐多了一丝忐忑,当站在跳板临空而立时,紧张感不言而喻。但是,只听得一声“开拍”,他又恢复了专业演员的本色,一咬牙从空中跃起。只见伞花在空中徐徐降下,这样富有喜剧色彩,平时只出现在人们想象中的画面就完成了。

  经过多个日夜的努力,一部将立体片的特点与杂技、魔术动作有机结合,充满真实感和喜剧效果的优秀影片由此诞生了。影片旨在歌颂新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情谊,而其艰辛又不失乐趣的拍摄过程则体现了老一辈电影工作者的敬业精神。

彩色戏曲片《红楼梦》成本超支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曾多次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戏剧等艺术形式,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1962年,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金声影业公司联合出品的彩色戏曲片《红楼梦》堪称其中的翘楚。该片由岑范执导,徐玉兰、王文娟、吕瑞英、唐月瑛、金采风等领衔主演。优美的唱腔,细腻的神韵,将一个爱情悲剧娓娓道来,虽然此后《红楼梦》被多次搬上艺术舞台,但该片仍被几代人奉为心目中的经典。

  该片之所以取得成功,除了依靠艺术家精湛的演绎外,幕后的资金支持也十分关键。由于是合拍片,双方于事前就拍摄细节进行了商谈,明确了胶片等主要材料由港方提供,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负责影片的拍摄。包括剧本费、人工费等在内,海燕厂最初拟定的影片预算为58万余元。后因港方提出影片的有效长度必须增加到一万五千尺以上,海燕厂不得不延长拍摄时间,影片的成本问题也就突显出来。此外,原先的预算中未包括后期加工成本7万余元,因此总成本超出预算19万余元,总计774450.83元(未包括胶片等材料费用)。为了弥补资金空缺,海燕厂向银行申请借款以完成影片的拍摄。

  鉴于该片拍摄的特殊情况,文化部电影事业管理局最终核定《红楼梦》一片的售价为894630元,包括成本价774451元、固定利润75000元及税金45179元,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向海燕电影制片厂支付版权费用。

  细节决定成败,中国电影在上海这片土地上结出了丰硕的成果。电影,被称为第七种艺术,具有广泛的国际性、专业性,当科技、金融、教育逐步与之相融时,上海的城市活力、历史文化底蕴及产业氛围无疑将催生更多的优秀作品,为中国电影的画卷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