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太原保卫战:为何国军守城名将也仅守了四天

2015-9-28 09:07:31

来源:观察者网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日军蜂拥入城

  抗战初期,围绕着山西省会太原曾发生过规模颇大的会战,而最后以擅守出名的晋军在以擅守出名的傅作义指挥下,却依然只不过坚守了几天就告失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国共合作的典范

  山西,因为位于太行山之西而得名。东依太行山,西据吕梁山,南临黄河,北接古长城,在整个华北地区地势最高,有着高屋建瓴之势,对华北平原形成天然的压迫。因此日军在占领平津之后,立即挥师向西,直取山西,以掩护华北的侵略所得。

  由此展开了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太原会战,整个会战由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等一系列战役战斗组成,日军参战总兵力有4个半师团总共约14万人,伤亡近3万人;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52个师(旅),总共约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八路军在太原会战中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军作战,115师在平型关、120师在雁门关都曾多次伏击日军运输车队,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后方交通线,成为抗战初期国共联合作战的典范。

  在经过了大同会战、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的节节败退之后,中国军队直到1937年10月才最终在忻口一线稳住阵角,与日军展开了激战,以5.5万人伤亡的惨重代价,阻滞日军二十余天。但到了10月26日,就在忻口前线激战犹酣之际,另一路日军突然进攻山西的东大门娘子关,这里守军兵力薄弱,难以有效阻击日军攻势,娘子关、平定、阳泉相继陷落,这样就使忻口守军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因此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不得不命令放弃苦战多日的忻口一线阵地,太原会战也由此进入了最后阶段——太原保卫战。

  依城野战落空了

  11月2日,阎锡山在太原召开第二战区高级将领会议,讨论太原防御问题。太原是阎锡山统治山西二十多年的首府,是他大半生苦心经营的地方,所以从阎锡山的本意来说当然是想守住太原。但是,面对战斗力强悍的十万日军的三路会攻,太原失守其实只是个时间问题,但阎锡山还是决定坚守。对他的这一决策,不是晋绥军系统出身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和黄绍竑都表示反对,所以会议一直开到深夜一点多仍然没有结果,最后还是阎锡山发了狠话:“军队已经行动了,要改变也无从改变了。”

  阎锡山为防守太原制定的是“依城野战”的策略,也就是以城防部队守备城垣为依托,主力在城市外围组织野战,两路合力围歼来犯日军于太原城郊。

  根据这一计划,从忻口一线撤下来的部队在太原以北的黄寨、阳曲湾一线凭借战前修筑的国防工事建立防御阵地,从娘子关撤下来的部队在太原东山一线建立防御阵地,作为城外的野战部队。城防部队则由守备司令傅作义统一指挥,除了傅作义自己的嫡系35军外,还有其他一些部队,虽然城防部队看上去番号不少,但由于刚刚经过两个多月的苦战,人员和装备损失都没来得及补充,所以总兵力才只有一万多。

  但是,变化永远都比计划快,从娘子关撤下来的部队在日军的追击下,根本就立不住脚,太原东山阵地很快就失守,致使太原东路门户大开。从忻口撤下来的部队也是还没进入预定阵地,就在衔尾急追的日军压迫下,从汾河西岸向南撤退,原来在黄寨、阳曲湾一线建立阵地的计划随即成为泡影。

  东面、北面两路的野战计划全部告吹,依城野战变成了只剩下城防部队孤军作战了。

  守城名将只守了四天

  太原守将35军军长傅作义以善守而闻名。1927年1月,傅作义率第8团坚守平绥铁路上的重镇天镇,顶住了国民军宋哲元部三个月的猛攻,战后傅作义因此而擢升第4旅旅长、第4师师长。1928年10月,傅作义孤军坚守涿州,以不足万人的孤军抗击有飞机坦克支援的近十万奉军,依然死守涿州达百日之久,一战成名。所以阎锡山也希望由傅作义来守太原。

  在11月2日的军事会议上傅作义挺身而出临危请命:“弃土莫如守土光荣,太原城我守!”有着天镇、涿州两次成功的守城战例,无论阎锡山还是傅作义自己,都对守住太原很有信心。

  城防部队总兵员不过一万人,傅作义对其他部队也不敢放心使用,嫡系部队不过六七千人,他全部部署在日军最有可能来犯的北面和东面。随后傅作义下令封死城门,然后对部下说:“我们守城就好像躺在了棺材里,就差盖盖子啦。”他这番本意是想激发起与太原共存亡的讲话却适得其反,一些官兵随后开始逃亡,部队士气还未开战就已经低落了。

  11月5日,日军逼近太原,11月6日已从东、北、西三个方面包围太原,战斗也随之开始。日军集中炮火将东北段城墙轰开缺口,守军连夜封堵修复缺口。

  11月7日早晨,日军开始正式猛攻,东北角是攻击重点,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沿着昨天曾经轰开的缺口轮番猛攻,有数百日军在黄昏时分突入城内,占领小校场,守军虽然奋力反击,却始终无力将其歼灭,双方就在对峙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眠。当晚,傅作义亲自登上城墙巡视,以激励士气。

  此时,35军副军长曾延毅带着一些随从来到大南门,命令守军搬开封闭城门的沙袋仓皇出逃。紧接着,城防副司令马秉仁也不甘落后,逃出城外。曾延毅和马秉仁的出逃,使得“副军长出城了”、“副司令出城了”的消息迅速传开,由于“副”“傅”不分,“傅军长、傅司令出城了”的消息顿时就令军心动摇,开始不断有人越城逃走。

  11月8日拂晓,日军从东、北两面猛攻城垣,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日军再次从城东北角缺口涌入城内,他们与盘踞在小校场的日军会合后,开始在城内与守军展开巷战。傅作义得知东北角被突破,立即悬赏五万元组织反击,孙兰峰旅长率部奋勇反击,到下午四时全部收复城墙上的阵地,但城内的日军还是没有被肃清。

  天黑后,傅作义见大势已去,继续困守孤城只能白白增加伤亡,只得下令撤退,守城部队涌向大南门,由于城门已被封死,城门口一片混乱,打开城门后,军民蜂拥而出,很多人被践踏而死,更多的官兵则干脆从城墙下的火炮和机枪射孔中钻出城外,最终跟随傅作义成功突围的只有3000多人。

  以善守而出名的傅作义,守太原也仅仅守了四天。

  原因是多方面的

  虽然说很多人都意识到太原不可能坚守很长时间,但是以善守闻名的傅作义也只守了四天,实在有点出乎意料。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死守到底的高昂士气,从上到下,都很清楚太原的沦陷是迟早的事,阎锡山是舍不得自己的家当,傅作义是想发挥自己善守的特长,再建新功,有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特别是原来依城野战的计划告吹后,许多官兵已经失去了坚守的勇气,傅作义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话语来激励大家,反而引起了恐慌,连曾延毅和马秉仁这样的高级将领都带头逃跑,士气之低落可想而知。而“副军长、副司令走了”的传言更是让军心彻底崩溃,局势因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客观上,日军的飞机、坦克和大炮,要远比当初的国民军和奉军先进,各兵种的协同也更加默契,傅作义还想用老经验来对付新情况,自然是要受到挫折的。

  在忻口、娘子关接连失利后,太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外围的屏障,而且部队刚经过苦战残破不全,面对装备和战斗力都占优势的日军,要想守住太原,实在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此时,以有力部队掩护忻口、娘子关部队尽可能完整撤退,在晋南选择有利地区坚守,保存有生力量,才是上策。

  不过傅作义还算是能战之将,一看战局不利,立即果断撤退,在日军三面合围的情况下,还能撤出一部分部队,如果他再稍有迟疑,很可能全军覆没,而且突围的组织也算严谨,就是在日军已经突入太原城的极端不利情况下,还能撤出近一半部队,比起守南京的唐生智,在指挥和组织方面还是强了不少。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太原保卫战:为何国军守城名将也仅守了四天

2015年9月28日 09:07 来源:观察者网

  

图片说明:日军蜂拥入城

  抗战初期,围绕着山西省会太原曾发生过规模颇大的会战,而最后以擅守出名的晋军在以擅守出名的傅作义指挥下,却依然只不过坚守了几天就告失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国共合作的典范

  山西,因为位于太行山之西而得名。东依太行山,西据吕梁山,南临黄河,北接古长城,在整个华北地区地势最高,有着高屋建瓴之势,对华北平原形成天然的压迫。因此日军在占领平津之后,立即挥师向西,直取山西,以掩护华北的侵略所得。

  由此展开了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太原会战,整个会战由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等一系列战役战斗组成,日军参战总兵力有4个半师团总共约14万人,伤亡近3万人;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52个师(旅),总共约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八路军在太原会战中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军作战,115师在平型关、120师在雁门关都曾多次伏击日军运输车队,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后方交通线,成为抗战初期国共联合作战的典范。

  在经过了大同会战、天镇战役、平型关战役的节节败退之后,中国军队直到1937年10月才最终在忻口一线稳住阵角,与日军展开了激战,以5.5万人伤亡的惨重代价,阻滞日军二十余天。但到了10月26日,就在忻口前线激战犹酣之际,另一路日军突然进攻山西的东大门娘子关,这里守军兵力薄弱,难以有效阻击日军攻势,娘子关、平定、阳泉相继陷落,这样就使忻口守军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因此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不得不命令放弃苦战多日的忻口一线阵地,太原会战也由此进入了最后阶段——太原保卫战。

  依城野战落空了

  11月2日,阎锡山在太原召开第二战区高级将领会议,讨论太原防御问题。太原是阎锡山统治山西二十多年的首府,是他大半生苦心经营的地方,所以从阎锡山的本意来说当然是想守住太原。但是,面对战斗力强悍的十万日军的三路会攻,太原失守其实只是个时间问题,但阎锡山还是决定坚守。对他的这一决策,不是晋绥军系统出身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和黄绍竑都表示反对,所以会议一直开到深夜一点多仍然没有结果,最后还是阎锡山发了狠话:“军队已经行动了,要改变也无从改变了。”

  阎锡山为防守太原制定的是“依城野战”的策略,也就是以城防部队守备城垣为依托,主力在城市外围组织野战,两路合力围歼来犯日军于太原城郊。

  根据这一计划,从忻口一线撤下来的部队在太原以北的黄寨、阳曲湾一线凭借战前修筑的国防工事建立防御阵地,从娘子关撤下来的部队在太原东山一线建立防御阵地,作为城外的野战部队。城防部队则由守备司令傅作义统一指挥,除了傅作义自己的嫡系35军外,还有其他一些部队,虽然城防部队看上去番号不少,但由于刚刚经过两个多月的苦战,人员和装备损失都没来得及补充,所以总兵力才只有一万多。

  但是,变化永远都比计划快,从娘子关撤下来的部队在日军的追击下,根本就立不住脚,太原东山阵地很快就失守,致使太原东路门户大开。从忻口撤下来的部队也是还没进入预定阵地,就在衔尾急追的日军压迫下,从汾河西岸向南撤退,原来在黄寨、阳曲湾一线建立阵地的计划随即成为泡影。

  东面、北面两路的野战计划全部告吹,依城野战变成了只剩下城防部队孤军作战了。

  守城名将只守了四天

  太原守将35军军长傅作义以善守而闻名。1927年1月,傅作义率第8团坚守平绥铁路上的重镇天镇,顶住了国民军宋哲元部三个月的猛攻,战后傅作义因此而擢升第4旅旅长、第4师师长。1928年10月,傅作义孤军坚守涿州,以不足万人的孤军抗击有飞机坦克支援的近十万奉军,依然死守涿州达百日之久,一战成名。所以阎锡山也希望由傅作义来守太原。

  在11月2日的军事会议上傅作义挺身而出临危请命:“弃土莫如守土光荣,太原城我守!”有着天镇、涿州两次成功的守城战例,无论阎锡山还是傅作义自己,都对守住太原很有信心。

  城防部队总兵员不过一万人,傅作义对其他部队也不敢放心使用,嫡系部队不过六七千人,他全部部署在日军最有可能来犯的北面和东面。随后傅作义下令封死城门,然后对部下说:“我们守城就好像躺在了棺材里,就差盖盖子啦。”他这番本意是想激发起与太原共存亡的讲话却适得其反,一些官兵随后开始逃亡,部队士气还未开战就已经低落了。

  11月5日,日军逼近太原,11月6日已从东、北、西三个方面包围太原,战斗也随之开始。日军集中炮火将东北段城墙轰开缺口,守军连夜封堵修复缺口。

  11月7日早晨,日军开始正式猛攻,东北角是攻击重点,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沿着昨天曾经轰开的缺口轮番猛攻,有数百日军在黄昏时分突入城内,占领小校场,守军虽然奋力反击,却始终无力将其歼灭,双方就在对峙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眠。当晚,傅作义亲自登上城墙巡视,以激励士气。

  此时,35军副军长曾延毅带着一些随从来到大南门,命令守军搬开封闭城门的沙袋仓皇出逃。紧接着,城防副司令马秉仁也不甘落后,逃出城外。曾延毅和马秉仁的出逃,使得“副军长出城了”、“副司令出城了”的消息迅速传开,由于“副”“傅”不分,“傅军长、傅司令出城了”的消息顿时就令军心动摇,开始不断有人越城逃走。

  11月8日拂晓,日军从东、北两面猛攻城垣,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日军再次从城东北角缺口涌入城内,他们与盘踞在小校场的日军会合后,开始在城内与守军展开巷战。傅作义得知东北角被突破,立即悬赏五万元组织反击,孙兰峰旅长率部奋勇反击,到下午四时全部收复城墙上的阵地,但城内的日军还是没有被肃清。

  天黑后,傅作义见大势已去,继续困守孤城只能白白增加伤亡,只得下令撤退,守城部队涌向大南门,由于城门已被封死,城门口一片混乱,打开城门后,军民蜂拥而出,很多人被践踏而死,更多的官兵则干脆从城墙下的火炮和机枪射孔中钻出城外,最终跟随傅作义成功突围的只有3000多人。

  以善守而出名的傅作义,守太原也仅仅守了四天。

  原因是多方面的

  虽然说很多人都意识到太原不可能坚守很长时间,但是以善守闻名的傅作义也只守了四天,实在有点出乎意料。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死守到底的高昂士气,从上到下,都很清楚太原的沦陷是迟早的事,阎锡山是舍不得自己的家当,傅作义是想发挥自己善守的特长,再建新功,有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特别是原来依城野战的计划告吹后,许多官兵已经失去了坚守的勇气,傅作义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话语来激励大家,反而引起了恐慌,连曾延毅和马秉仁这样的高级将领都带头逃跑,士气之低落可想而知。而“副军长、副司令走了”的传言更是让军心彻底崩溃,局势因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客观上,日军的飞机、坦克和大炮,要远比当初的国民军和奉军先进,各兵种的协同也更加默契,傅作义还想用老经验来对付新情况,自然是要受到挫折的。

  在忻口、娘子关接连失利后,太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外围的屏障,而且部队刚经过苦战残破不全,面对装备和战斗力都占优势的日军,要想守住太原,实在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此时,以有力部队掩护忻口、娘子关部队尽可能完整撤退,在晋南选择有利地区坚守,保存有生力量,才是上策。

  不过傅作义还算是能战之将,一看战局不利,立即果断撤退,在日军三面合围的情况下,还能撤出一部分部队,如果他再稍有迟疑,很可能全军覆没,而且突围的组织也算严谨,就是在日军已经突入太原城的极端不利情况下,还能撤出近一半部队,比起守南京的唐生智,在指挥和组织方面还是强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