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日两军缅北最后对决 兵力比达到惊人的15:1

2015-9-22 08:54:21

来源:金羊网 选稿:成昭远

  

  当滇西反攻正进行到战火纷飞、云南前线各部在松山和腾越浴血苦战的时刻,西线驻印军的部队却处在休整的状态。从8月攻占密支那,新编第一军在这里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休养生息。

  中国军队在密支那休整后,渐渐兵强马壮,于是1944年10月,驻印军各部向东前进,向日寇发动了最后的攻击,兵锋直指中缅边境。一路上过关斩将,所向披靡。用缴获的日军文件上的一句话来说:“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当。”

  密支那休整后,远征军的下一个目标,是日军在中缅边境构筑的要塞城市———八莫。10月,新一军、新六军分左右两路,在装甲部队的的掩护下向八莫发动进攻,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为其提供空中掩护。实际此时日军在缅北的空中力量已经基本溃灭,双方甚少空战,美国飞机更多的时候被用来进行地面支持。这也是驻印军所有主力第一次齐心协力发起对一座城市的攻击。

  双方兵力达到了惊人的15∶1

  惊魂未定的日军带着大量伤员,疲惫沮丧,缺乏给养,再无当初威逼怒江的凶狠。

  在进攻八莫之前,中国远征军在缅北的进军路线是从西向东,攻占密支那后,从地图上看,离中国边境已经近在咫尺。但是,此后中国军队的进攻路线却急转直下,变为从北向南。

  到了1944的年10月,八莫周围却出现了许多当地人多辈子没见过的日本人。

  当驻印军部队开始向八莫进军时,滇西战场上的日军正在节节败退。尽管此处集中了日军第2师团、第18师团、第49师团、第56师团等一大串番号的部队,但是他们不是刚刚在龙陵前线被打得溃不成军,就是经过长途跋涉从驻印军手中逃脱性命。惊魂未定的日军带着大量伤员,疲惫沮丧,缺乏给养,再无当初威逼怒江的凶狠。此时,从桂林方向进攻中国的日军部队,也表示不可能继续向云南前进,呼应缅北日军。那位在龙陵亲自督战依然败下阵来辻参谋,后来在日记中写到,当时在滇西前线的日军部队,仅有一万余人还有战斗力,但云南方面的远征军部队足有将近20万人,双方兵力对比达到了惊人的15:1。对了,这位神通广大的辻参谋所写的著作,名字就叫《十五对一》。

  驻印军又从背后杀了过来

  日军能够指望的,就是一直没有舍得动用,专门留下用于阻击驻印军的八莫守备队。

  尽管战争的天平已经无可选择地沉向了中国一方,但是日军困兽犹斗。本多政材将军把司令部设在芒友,严令各部在云南远征军出滇之路上步步设防,节节抵抗;同时拼命向缅甸总军司令部“请求作战指导”,这也是日军中变相求援的意思。实际上,本多和日军上层,明知密支那和松山相继失守后,缅北局势已经绝望,但对整个缅甸战局仍存有一丝期待。这一丝期待主要放在缅甸南方日军能够抽出力量北上支援,重振缅北战局上。日军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当时缅甸的军事领导人昂山,与日方的关系十分密切,他的部下组成缅甸独立军,曾经在日军入侵缅甸过程中为日军提供帮助。密支那战役时,在缅甸兵力捉襟见肘的日军,正在将昂山的部队改编成缅甸国民军,希望他们能够在日军顾问的指导下协助日军作战。因为日军普遍认为英军战斗力不强,所以如果缅甸国民军能够接替日军承担南缅防御,日军便可集中精锐北上增援,继续切断中国运输线的任务。

  当然,日军上层忘记了日本入侵给缅甸带来的灾难,也忽略了日本在缅甸推行的殖民统治,让以追求独立为目标的昂山将军内心怎样的愤恨。

  不要小看日军在缅北仍然控制的这块地域,包括芒友、庶方等大小城镇的土地,其面积仍然可以装下好几个巴基斯坦。因此日军尚有回旋余地。

  然而,驻印军又从背后杀了过来。日军能够指望的,就是一直没有舍得动用,专门留下用于阻击驻印军的八莫守备队,他们在城防司令原好三大佐的率领下,已经在八莫修了好几个月的工事,希望依托这座已经变成了要塞的古城,重现一个袖珍的马德里或者斯大林格勒。

  中国人再加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

  这支日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以逸待劳,堪称缅北日军的最后一张王牌,其主力为日本陆军第二搜索联队。按照日军第33军的思路,原好三所部应该将八莫变成一根钉子,死死钉在第33军的背后。

  只是,这样用兵从一开始就就显示了失败的苗头。

  说让这支部队守城是一个败笔,是因为搜索联队,在日军中是一个独特的编制。日军中的搜索联队,堪称今天的摩托化步兵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的综合体。

  这样一支机动性强,主要由老兵组成的突击部队,没有被日军用于突袭作战,却用来守城,本身已经是一个用兵上的失误。

  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日军的幻想彻底破灭。

  担任主攻的是孙立人的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第50师则向南直插....。.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

  实战中第50师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前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乔美镇和南燕镇。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再加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番号庞杂的守军来不及协调就被击溃

  实际这些日军都是惊弓之鸟,他们有的曾被远征军歼灭过。

  尽管西堡周围的战斗因此有一点失色,但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

  说西堡战斗值得纪念,至少有三条理由。第一条理由,西堡之战参战日军的番号极为庞杂,日军共集中了包括第29、第56、第113、第146、第148五个步兵联队和一个炮兵联队,还有23个其他单位的的部队。要是齐装满员,这批日军可达到3万多名,而中国军队一个第50师就敢单独对这里发起强攻。

  实际这些日军都是惊弓之鸟,他们有的曾被远征军歼灭过,有的曾经过多次补充,战斗力极差。两军交锋仅仅3个小时,日军残部就弃城逃走,我军统计毙伤日军约1600名。

  想一想,日军在抗战中通常按照一个联队顶中国军队一个军来计算,攻的和守的多少都会有点感到吃惊。

  西堡日军很快被打垮,主要原因是第50师突击过于犀利。在正面进攻遭到敌军在南渡河组织的的河防阵地顽固抵抗时,潘裕昆师长看出日军兵力不足,不可能在漫长的防线上处处设防的弱点,派出一支部队从日军防御空隙中迂回攻击,偷渡南渡河,仅用了6天时间就到达西堡外围,突然袭击了在无名高地据守,负责掩护市区的日军第146联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敌人中队长中村大尉死亡,部队溃散。

  这一战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扫清了西堡外围据点,第二天开始攻城。这突如其来的强攻给了日军极大震撼,番号庞杂的守军来不及协调就被击溃。....。.

  第二条理由是,西堡之战中,日军依托制高点355高地,出动了97式装甲车为主力的战车部队,掩护步兵反击中国军队的进攻。结果遭到第50师师长潘裕昆少将指挥的火箭炮部队的迎头痛击,遭到全歼。

  攻占西堡,对中国远征军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行动,为缅北战场中国军队作战的区域划下了一条南限。但中日两军在缅北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次对决,还要算是八莫。

  (摘自《突破缅北的鹰》)

上一篇稿件

中日两军缅北最后对决 兵力比达到惊人的15:1

2015年9月22日 08:54 来源:金羊网

  

  当滇西反攻正进行到战火纷飞、云南前线各部在松山和腾越浴血苦战的时刻,西线驻印军的部队却处在休整的状态。从8月攻占密支那,新编第一军在这里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休养生息。

  中国军队在密支那休整后,渐渐兵强马壮,于是1944年10月,驻印军各部向东前进,向日寇发动了最后的攻击,兵锋直指中缅边境。一路上过关斩将,所向披靡。用缴获的日军文件上的一句话来说:“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当。”

  密支那休整后,远征军的下一个目标,是日军在中缅边境构筑的要塞城市———八莫。10月,新一军、新六军分左右两路,在装甲部队的的掩护下向八莫发动进攻,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为其提供空中掩护。实际此时日军在缅北的空中力量已经基本溃灭,双方甚少空战,美国飞机更多的时候被用来进行地面支持。这也是驻印军所有主力第一次齐心协力发起对一座城市的攻击。

  双方兵力达到了惊人的15∶1

  惊魂未定的日军带着大量伤员,疲惫沮丧,缺乏给养,再无当初威逼怒江的凶狠。

  在进攻八莫之前,中国远征军在缅北的进军路线是从西向东,攻占密支那后,从地图上看,离中国边境已经近在咫尺。但是,此后中国军队的进攻路线却急转直下,变为从北向南。

  到了1944的年10月,八莫周围却出现了许多当地人多辈子没见过的日本人。

  当驻印军部队开始向八莫进军时,滇西战场上的日军正在节节败退。尽管此处集中了日军第2师团、第18师团、第49师团、第56师团等一大串番号的部队,但是他们不是刚刚在龙陵前线被打得溃不成军,就是经过长途跋涉从驻印军手中逃脱性命。惊魂未定的日军带着大量伤员,疲惫沮丧,缺乏给养,再无当初威逼怒江的凶狠。此时,从桂林方向进攻中国的日军部队,也表示不可能继续向云南前进,呼应缅北日军。那位在龙陵亲自督战依然败下阵来辻参谋,后来在日记中写到,当时在滇西前线的日军部队,仅有一万余人还有战斗力,但云南方面的远征军部队足有将近20万人,双方兵力对比达到了惊人的15:1。对了,这位神通广大的辻参谋所写的著作,名字就叫《十五对一》。

  驻印军又从背后杀了过来

  日军能够指望的,就是一直没有舍得动用,专门留下用于阻击驻印军的八莫守备队。

  尽管战争的天平已经无可选择地沉向了中国一方,但是日军困兽犹斗。本多政材将军把司令部设在芒友,严令各部在云南远征军出滇之路上步步设防,节节抵抗;同时拼命向缅甸总军司令部“请求作战指导”,这也是日军中变相求援的意思。实际上,本多和日军上层,明知密支那和松山相继失守后,缅北局势已经绝望,但对整个缅甸战局仍存有一丝期待。这一丝期待主要放在缅甸南方日军能够抽出力量北上支援,重振缅北战局上。日军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当时缅甸的军事领导人昂山,与日方的关系十分密切,他的部下组成缅甸独立军,曾经在日军入侵缅甸过程中为日军提供帮助。密支那战役时,在缅甸兵力捉襟见肘的日军,正在将昂山的部队改编成缅甸国民军,希望他们能够在日军顾问的指导下协助日军作战。因为日军普遍认为英军战斗力不强,所以如果缅甸国民军能够接替日军承担南缅防御,日军便可集中精锐北上增援,继续切断中国运输线的任务。

  当然,日军上层忘记了日本入侵给缅甸带来的灾难,也忽略了日本在缅甸推行的殖民统治,让以追求独立为目标的昂山将军内心怎样的愤恨。

  不要小看日军在缅北仍然控制的这块地域,包括芒友、庶方等大小城镇的土地,其面积仍然可以装下好几个巴基斯坦。因此日军尚有回旋余地。

  然而,驻印军又从背后杀了过来。日军能够指望的,就是一直没有舍得动用,专门留下用于阻击驻印军的八莫守备队,他们在城防司令原好三大佐的率领下,已经在八莫修了好几个月的工事,希望依托这座已经变成了要塞的古城,重现一个袖珍的马德里或者斯大林格勒。

  中国人再加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

  这支日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以逸待劳,堪称缅北日军的最后一张王牌,其主力为日本陆军第二搜索联队。按照日军第33军的思路,原好三所部应该将八莫变成一根钉子,死死钉在第33军的背后。

  只是,这样用兵从一开始就就显示了失败的苗头。

  说让这支部队守城是一个败笔,是因为搜索联队,在日军中是一个独特的编制。日军中的搜索联队,堪称今天的摩托化步兵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的综合体。

  这样一支机动性强,主要由老兵组成的突击部队,没有被日军用于突袭作战,却用来守城,本身已经是一个用兵上的失误。

  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日军的幻想彻底破灭。

  担任主攻的是孙立人的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第50师则向南直插....。.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

  实战中第50师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前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乔美镇和南燕镇。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再加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番号庞杂的守军来不及协调就被击溃

  实际这些日军都是惊弓之鸟,他们有的曾被远征军歼灭过。

  尽管西堡周围的战斗因此有一点失色,但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

  说西堡战斗值得纪念,至少有三条理由。第一条理由,西堡之战参战日军的番号极为庞杂,日军共集中了包括第29、第56、第113、第146、第148五个步兵联队和一个炮兵联队,还有23个其他单位的的部队。要是齐装满员,这批日军可达到3万多名,而中国军队一个第50师就敢单独对这里发起强攻。

  实际这些日军都是惊弓之鸟,他们有的曾被远征军歼灭过,有的曾经过多次补充,战斗力极差。两军交锋仅仅3个小时,日军残部就弃城逃走,我军统计毙伤日军约1600名。

  想一想,日军在抗战中通常按照一个联队顶中国军队一个军来计算,攻的和守的多少都会有点感到吃惊。

  西堡日军很快被打垮,主要原因是第50师突击过于犀利。在正面进攻遭到敌军在南渡河组织的的河防阵地顽固抵抗时,潘裕昆师长看出日军兵力不足,不可能在漫长的防线上处处设防的弱点,派出一支部队从日军防御空隙中迂回攻击,偷渡南渡河,仅用了6天时间就到达西堡外围,突然袭击了在无名高地据守,负责掩护市区的日军第146联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敌人中队长中村大尉死亡,部队溃散。

  这一战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扫清了西堡外围据点,第二天开始攻城。这突如其来的强攻给了日军极大震撼,番号庞杂的守军来不及协调就被击溃。....。.

  第二条理由是,西堡之战中,日军依托制高点355高地,出动了97式装甲车为主力的战车部队,掩护步兵反击中国军队的进攻。结果遭到第50师师长潘裕昆少将指挥的火箭炮部队的迎头痛击,遭到全歼。

  攻占西堡,对中国远征军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行动,为缅北战场中国军队作战的区域划下了一条南限。但中日两军在缅北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次对决,还要算是八莫。

  (摘自《突破缅北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