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秘古代女兵部队内幕 宋朝女英雄完克金兀术

2015-9-22 08:51:49

来源:羊城晚报 选稿:成昭远

  

进入正史的古代唯一女将军秦良玉雕像

  

油画《梁红玉擂鼓战金兵》(邱光平绘)

  中国历史上的女将,

  数不胜数

  中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将,是商高宗武丁的王后妇好,她带兵东征西讨,鼎助夫君将商朝版图扩大了数倍。妇好不仅善战,还掌管着祭祀与占卜的权力,连武丁都怕她三分。

  此后,中国军中女将层出不穷。西汉末年,先后出现了两个农民起义女领袖吕母、迟昭平;北朝,有众所周知的花木兰;隋朝初年,有排除障碍带领所辖八州归附隋朝的冼夫人。

  至唐代,唐高祖的三女儿平阳公主曾组建一支部队,为创建大唐江山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这支部队军纪严明,作战英勇,得到了广泛拥护。今山西平定县的“娘子关”,就是因平阳公主的驻军而命名的。

  宋朝,有著名抗金女英雄梁红玉。建炎四年(1130年)春,金军从杭州饱掠财物北归,梁红玉指挥宋军,把金兀术的军队困在了黄天荡,使金军丧胆,再也不敢轻易越过长江南侵。她的名气,毫不逊于她的丈夫韩世忠。

  明朝,赫赫有名的四川忠州女子秦良玉,是列入国家编制的“正牌”女将军。她自幼随父习文练武,善骑射,通诗文,有智谋。丈夫死后,继任其职,曾派出族人救援沈阳抗击后金,也曾亲率三千“白杆兵”北上镇守山海关。

  清兵入关南下,她坚持抗清,战功卓著,累功至太子太保、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镇东将军、四川总兵官、忠贞侯。据说,崇祯皇帝还写诗夸赞她:“学就四川作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1860年,英法侵略军占领北京后四处掳掠,十九岁的谢庄女子冯婉贞与父亲冯三保一起,带领民团打败英法军队,保护了谢庄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成为传诵一时的英雄。

  抗日战争时期,有两位蒙古女王公——西旗的奇仲芳和东旗的巴云英,都曾率领数百蒙古亲兵,开展抗日游击战,并受到了宋美龄的称赞。

  蓬蓬乱世,名垂青史的中国女将,数不胜数。同样是巾帼女豪的秋瑾在诗中写道:“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非常时期,女兵必出现在战场

  史料记载,古代中国既有女兵,也有女兵部队。战国初期,《墨子》载:“守法,五十步,丈夫十人,丁女二十人,老小十人。”“诸男、女有守于城上者,什六弩、四兵。”可见,烽烟四起的战国,女兵的比例可不小。

  顾颉刚在《女子当兵和服徭役》中说:“一部《左传》中记事不少,而绝未有壮女当兵之痕迹。”但他认为:“殆战国时屡发大规模之战争,丁男不足则以丁女继之……必至全国动员而后已。”非常时期,女兵必出现在战场上。

  汉朝初期,也有女兵,《史记·项羽本纪》记载:“于是汉王夜出女子荥阳城东门,被甲二千人,楚兵四面击之。”

  古代匈奴的妇女都是女战士。《资治通鉴》中记载,公元前36年汉朝军队讨伐西域的郅支单于,把匈奴军困于郅支城内,匈奴军誓死抗击:“单于乃被甲在楼上,诸氏、夫人数十皆以弓射外人。”战情危机之时,匈奴女人也上战场。

  太平军中的女兵部队有10万之众。湘军情报汇编《贼情汇纂》中称“贼素有女军”,并详细罗列了太平军女军的编制。定都天京后,太平军女兵编为40个军,一个军约有2500人。仅在天王府里服役的女兵,就有三千,不仅在危急时刻保护过天王的性命,最后也陪太平天国同归于尽。

  中日甲午战争,清军将领左宝贵战死,《点石斋画报》报道,其夫人发誓为夫君报仇,把金银首饰都捐献出来,招募士兵,组成一支三千人的部队,据说都是巾帼女性,“别称一军”,从甘肃开到北京,请求赴抗日前线。

  当时媒体发出感叹:“若左夫人者,亦女中之奇杰欤。”但也有文字爆料,说左夫人招募的士兵都是陕西、甘肃两省之人,他们“多系耳戴铜环,衣服捆边,与女装差近”,说左夫人所带的其实绝大多数是男兵,但她的部队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女兵。

  古代的女兵部队通常做些什么

  那么,中国古代的女兵在军中通常做些什么?军中怎么管理女兵?

  《墨子》载:“诸作穴者五十人,男、女相半。”“壮男之军,使盛食厉兵,陈而待敌。壮女之军,使盛食负垒,陈而待令,客至而作土以为险阻,及耕格阱,发梁撤屋。”战国时期的女兵,主要干的是挖战壕洞穴、守卫城池、挖土拆房等等辅助工作。

  太平军的女兵部队所从事的通常是军需生产,以及修理工事、搬运粮草、舂米、搓麻绳、埋死尸等工作。清朝人谢介鹤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中记载, 1853年-1854年间,太平军进攻清军江南大营时,让女军派人挑着装满糠的大箩筐远远跟着。

  一旦得手,太平军乘胜追击,女军就用糠填埋废弃营地的壕沟,而后用箩筐把战利品挑回去。定都天京后,时而也有广西籍太平军女军官出战,曾国藩对于这些“大脚蛮婆”深为忌惮。

  “战争已加速了中国妇女的抬头与解放。”抗战期间,除了部队中的女军人之外,中国普通妇女的表现也极其出色。

  1938年5月国民政府在牯岭召开全国妇女会议,设立妇女指导委员会,领导全国妇女的战时工作,组织妇女参加战地慰问团、担架队、游击队等组织,帮助破坏敌后的公路,切断交通,一起消灭侵略者。

  战时长达240英里的川甘公路的修建,其中就有几千甘肃妇女的贡献,甘新公路的修建,也有当地妇女的贡献,当时所使用的工具都是极其简陋的铲锄和刀斧。妇女指导委员会在全国设立了九个办事组为抗战服务,其制度之完备,不啻于一个规模庞大的“女兵阵营”。

  中国古代要求女兵与男兵分开管理,禁止男、女兵相接触,所谓“慎使三军无相过”,男兵女兵混杂一起,会影响战斗力,这无疑与几千年来的封建传统思想密切相关。

  概而言之,我国传统思维强调“男主外女主内”,只有非常时期,女性才会出现在战场,战场上的中国女性博得了一个亮丽名字叫“巾帼英雄”。毛泽东说:“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女兵部队越来越受到政治家、军事家们的重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揭秘古代女兵部队内幕 宋朝女英雄完克金兀术

2015年9月22日 08:51 来源:羊城晚报

  

进入正史的古代唯一女将军秦良玉雕像

  

油画《梁红玉擂鼓战金兵》(邱光平绘)

  中国历史上的女将,

  数不胜数

  中国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将,是商高宗武丁的王后妇好,她带兵东征西讨,鼎助夫君将商朝版图扩大了数倍。妇好不仅善战,还掌管着祭祀与占卜的权力,连武丁都怕她三分。

  此后,中国军中女将层出不穷。西汉末年,先后出现了两个农民起义女领袖吕母、迟昭平;北朝,有众所周知的花木兰;隋朝初年,有排除障碍带领所辖八州归附隋朝的冼夫人。

  至唐代,唐高祖的三女儿平阳公主曾组建一支部队,为创建大唐江山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这支部队军纪严明,作战英勇,得到了广泛拥护。今山西平定县的“娘子关”,就是因平阳公主的驻军而命名的。

  宋朝,有著名抗金女英雄梁红玉。建炎四年(1130年)春,金军从杭州饱掠财物北归,梁红玉指挥宋军,把金兀术的军队困在了黄天荡,使金军丧胆,再也不敢轻易越过长江南侵。她的名气,毫不逊于她的丈夫韩世忠。

  明朝,赫赫有名的四川忠州女子秦良玉,是列入国家编制的“正牌”女将军。她自幼随父习文练武,善骑射,通诗文,有智谋。丈夫死后,继任其职,曾派出族人救援沈阳抗击后金,也曾亲率三千“白杆兵”北上镇守山海关。

  清兵入关南下,她坚持抗清,战功卓著,累功至太子太保、中军都督府左都督、镇东将军、四川总兵官、忠贞侯。据说,崇祯皇帝还写诗夸赞她:“学就四川作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1860年,英法侵略军占领北京后四处掳掠,十九岁的谢庄女子冯婉贞与父亲冯三保一起,带领民团打败英法军队,保护了谢庄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成为传诵一时的英雄。

  抗日战争时期,有两位蒙古女王公——西旗的奇仲芳和东旗的巴云英,都曾率领数百蒙古亲兵,开展抗日游击战,并受到了宋美龄的称赞。

  蓬蓬乱世,名垂青史的中国女将,数不胜数。同样是巾帼女豪的秋瑾在诗中写道:“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非常时期,女兵必出现在战场

  史料记载,古代中国既有女兵,也有女兵部队。战国初期,《墨子》载:“守法,五十步,丈夫十人,丁女二十人,老小十人。”“诸男、女有守于城上者,什六弩、四兵。”可见,烽烟四起的战国,女兵的比例可不小。

  顾颉刚在《女子当兵和服徭役》中说:“一部《左传》中记事不少,而绝未有壮女当兵之痕迹。”但他认为:“殆战国时屡发大规模之战争,丁男不足则以丁女继之……必至全国动员而后已。”非常时期,女兵必出现在战场上。

  汉朝初期,也有女兵,《史记·项羽本纪》记载:“于是汉王夜出女子荥阳城东门,被甲二千人,楚兵四面击之。”

  古代匈奴的妇女都是女战士。《资治通鉴》中记载,公元前36年汉朝军队讨伐西域的郅支单于,把匈奴军困于郅支城内,匈奴军誓死抗击:“单于乃被甲在楼上,诸氏、夫人数十皆以弓射外人。”战情危机之时,匈奴女人也上战场。

  太平军中的女兵部队有10万之众。湘军情报汇编《贼情汇纂》中称“贼素有女军”,并详细罗列了太平军女军的编制。定都天京后,太平军女兵编为40个军,一个军约有2500人。仅在天王府里服役的女兵,就有三千,不仅在危急时刻保护过天王的性命,最后也陪太平天国同归于尽。

  中日甲午战争,清军将领左宝贵战死,《点石斋画报》报道,其夫人发誓为夫君报仇,把金银首饰都捐献出来,招募士兵,组成一支三千人的部队,据说都是巾帼女性,“别称一军”,从甘肃开到北京,请求赴抗日前线。

  当时媒体发出感叹:“若左夫人者,亦女中之奇杰欤。”但也有文字爆料,说左夫人招募的士兵都是陕西、甘肃两省之人,他们“多系耳戴铜环,衣服捆边,与女装差近”,说左夫人所带的其实绝大多数是男兵,但她的部队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女兵。

  古代的女兵部队通常做些什么

  那么,中国古代的女兵在军中通常做些什么?军中怎么管理女兵?

  《墨子》载:“诸作穴者五十人,男、女相半。”“壮男之军,使盛食厉兵,陈而待敌。壮女之军,使盛食负垒,陈而待令,客至而作土以为险阻,及耕格阱,发梁撤屋。”战国时期的女兵,主要干的是挖战壕洞穴、守卫城池、挖土拆房等等辅助工作。

  太平军的女兵部队所从事的通常是军需生产,以及修理工事、搬运粮草、舂米、搓麻绳、埋死尸等工作。清朝人谢介鹤在《金陵癸甲纪事略》中记载, 1853年-1854年间,太平军进攻清军江南大营时,让女军派人挑着装满糠的大箩筐远远跟着。

  一旦得手,太平军乘胜追击,女军就用糠填埋废弃营地的壕沟,而后用箩筐把战利品挑回去。定都天京后,时而也有广西籍太平军女军官出战,曾国藩对于这些“大脚蛮婆”深为忌惮。

  “战争已加速了中国妇女的抬头与解放。”抗战期间,除了部队中的女军人之外,中国普通妇女的表现也极其出色。

  1938年5月国民政府在牯岭召开全国妇女会议,设立妇女指导委员会,领导全国妇女的战时工作,组织妇女参加战地慰问团、担架队、游击队等组织,帮助破坏敌后的公路,切断交通,一起消灭侵略者。

  战时长达240英里的川甘公路的修建,其中就有几千甘肃妇女的贡献,甘新公路的修建,也有当地妇女的贡献,当时所使用的工具都是极其简陋的铲锄和刀斧。妇女指导委员会在全国设立了九个办事组为抗战服务,其制度之完备,不啻于一个规模庞大的“女兵阵营”。

  中国古代要求女兵与男兵分开管理,禁止男、女兵相接触,所谓“慎使三军无相过”,男兵女兵混杂一起,会影响战斗力,这无疑与几千年来的封建传统思想密切相关。

  概而言之,我国传统思维强调“男主外女主内”,只有非常时期,女性才会出现在战场,战场上的中国女性博得了一个亮丽名字叫“巾帼英雄”。毛泽东说:“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女兵部队越来越受到政治家、军事家们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