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日本老兵:我们就是败在中国人手里 并非美国人

2015-9-22 08:44: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平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百团大战井陉之战珍贵照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平

  应朋友邀请,我于8月2-9日去日本神户参加日本“田汉文化交流会”主办的“田汉与日本作家的友谊与文化交流”报告会。8月3日,田汉的侄女田伟和她的丈夫李先生陪我去采访了一个日本二战老兵。田伟说,这个日本二战老兵很想跟中国人谈谈自己的心里话。

  这个日本二战老兵叫织田文雄,已是96岁高龄,身体稍瘦,但耳不聋、眼不花,记忆力也很好,只是说话的语速稍慢,显得气力不够。每逢这时,常常是他90岁的夫人织田美都子替他补充。

  刘平:你是哪一年参加日本军队的,哪一年到中国的?

  织田文雄:1940年1月12日,军部的征兵令送到我在京都的家门口,当时我只有20岁,便穿上军装,应征入伍,编入京岚兵团(陆军第116师团)。当年的4月5日,我离开家随军队踏上中国的土地,加入了侵华战争,成为了一个“日本鬼子”。我们乘船从安庆上岸,到过武汉、岳阳、长沙、衡阳、桂林等地,参加多次战斗,杀害过很多中国人。跟我一起应征去中国的很多人,没有几个活着回来。我虽然没有在战斗中死去,但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时,我正在长沙,日军全部被逮捕入狱。我当时想,这次肯定完了,我们杀了那么多中国人,这次中国人也一定会杀死我们。想不到,中国政府优待了我们,不但没杀我们,还给我们饭吃,让我们住在粮仓里。一年以后我们就被释放了。

  刘平:你是哪一年回到日本的?

  织田文雄:1947年。我们从汉口坐船到上海,再从吴淞口乘船回日本。离开中国那天的情景,是我最难忘的。当时很多中国人送我们,希望我们早日回到日本家乡。看到那么多善良的中国人挥手和我们告别,男子汉大丈夫的我,已经是泪流满面,我的同伴也有很多人流着眼泪。我心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中国人民,我们做了很多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呀,可是你们并没有报复我们,而是以德报怨。”只有伟大的中国人民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中国政府的优待俘虏政策才会有我的今天。从那个时候起,中国就成为我不能忘记的一个国家。

  说着,织田文雄拿出他用毛笔写的“无条件降伏”、“捕掳”、“以德报怨”几幅条幅让我看。织田文雄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把战争时期的照片和文章都保存得很好,粘贴了几大本,还把他在中国的行动路线标明在一张地图上。他拿出他在中国时拍的照片给我们看。

  刘平:回到日本后,你是怎么想的?

  织田文雄:回到日本,我结婚生子,工作也忙。但我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当年我们杀了很多中国人,可中国人为什么不杀我们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明白了。中国人是善良的,他们不杀我们,是希望和平,希望日本与中国不再发生战争。可是,我能为中国人做些什么呢?怎样才能赎我的“罪”呢?

  刘平:你是怎样想通的呢?后来又是怎么做的呢?

  织田文雄:我心里有这个想法,但很长时间不愿意跟别人说,也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是“日本鬼子”,担心被国内的人看不起。直到退休后,我才有勇气承认这件事,我要真诚地向中国人民道歉!从那以后,我多次在公开场合演讲,向人们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想用自己的真诚与感恩、报恩之心,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呼唤:和平,和平,世界需要和平。同时,我也想为中国人民做些有意义的事。于是,我联系几个当年参加过侵略中国的同事,把政府给我们的军人补助金节省下来,买樱花树,去安庆栽樱花树。从1984年4月开始,我们已经坚持了十几年。安庆市领导曾接见过我们,报纸也报道了这件事--《“樱花园”建园仪式昨在菱湖公园举行--副市长洪从恒、日本代表团团长织田文雄参加剪彩》。我们向安庆市赠送了400棵樱花树苗,以表达我们的心意。后来,我还为日本茨木市和安庆市结为友好城市而奔走,为滋贺县和湖南省结为友好地区而奔波。我想,只要我活一天,就要为中日友好出一份力量。

  刘平:1937年淞沪战争爆发,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闸北。10月,田汉和夏衍去闸北前线慰问部队,带回在战场上捡到的死伤日本兵丢下的日记,他们翻译后出版了,书名《敌兵阵中的日记》。其中有这样的内容,一个日本兵在日记中写到,初到中国,雨夜行军,全身都湿透了,痛苦不堪,情绪非常低落,他们很怀念家乡,想念亲人。在你们的部队里,兵士们有这种低落的情绪没有?

  织田文雄:有。但不敢公开说出来,只是私下里跟朋友说,怕丢脸,怕受到处分。

  刘平:我听到一种说法,有些日本人认为,日本的战败不是败在中国人手里,而是败在美国人手里,你认为这样的说法准确吗?

  织田文雄:我认为我们是败在中国人手里了。

  刘平:经过这次战争,你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有什么认识?

  织田文雄:战争是有罪的,侵略别的国家更是犯罪。我们今后不要有战争,更希望日本和中国之间不要再发生战争。

  刘平:你对日本与中国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织田文雄:希望日本和中国互相尊重、和平共处、友好往来、共同发展。让日本和中国之间友好,让友好永远发展下去。

  我看到,他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态度是诚恳的。我请织田文雄就中日关系写一句话,他写到:“永远走友好道路。日本·三田,织田文雄2015.8.15”。

  告别织田文雄,我一直在想,一个人犯了错误,只要能够认识错误,改正了就能走上正路;一个国家对待历史的错误只有认真反思、诚心悔过,才能弥补创伤。假如固执己见,不承认错误,那么,悲剧还有可能重演。从织田文雄身上,我看到了中日关系发展的希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日本老兵:我们就是败在中国人手里 并非美国人

2015年9月22日 08: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图片说明:百团大战井陉之战珍贵照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平

  应朋友邀请,我于8月2-9日去日本神户参加日本“田汉文化交流会”主办的“田汉与日本作家的友谊与文化交流”报告会。8月3日,田汉的侄女田伟和她的丈夫李先生陪我去采访了一个日本二战老兵。田伟说,这个日本二战老兵很想跟中国人谈谈自己的心里话。

  这个日本二战老兵叫织田文雄,已是96岁高龄,身体稍瘦,但耳不聋、眼不花,记忆力也很好,只是说话的语速稍慢,显得气力不够。每逢这时,常常是他90岁的夫人织田美都子替他补充。

  刘平:你是哪一年参加日本军队的,哪一年到中国的?

  织田文雄:1940年1月12日,军部的征兵令送到我在京都的家门口,当时我只有20岁,便穿上军装,应征入伍,编入京岚兵团(陆军第116师团)。当年的4月5日,我离开家随军队踏上中国的土地,加入了侵华战争,成为了一个“日本鬼子”。我们乘船从安庆上岸,到过武汉、岳阳、长沙、衡阳、桂林等地,参加多次战斗,杀害过很多中国人。跟我一起应征去中国的很多人,没有几个活着回来。我虽然没有在战斗中死去,但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时,我正在长沙,日军全部被逮捕入狱。我当时想,这次肯定完了,我们杀了那么多中国人,这次中国人也一定会杀死我们。想不到,中国政府优待了我们,不但没杀我们,还给我们饭吃,让我们住在粮仓里。一年以后我们就被释放了。

  刘平:你是哪一年回到日本的?

  织田文雄:1947年。我们从汉口坐船到上海,再从吴淞口乘船回日本。离开中国那天的情景,是我最难忘的。当时很多中国人送我们,希望我们早日回到日本家乡。看到那么多善良的中国人挥手和我们告别,男子汉大丈夫的我,已经是泪流满面,我的同伴也有很多人流着眼泪。我心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中国人民,我们做了很多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呀,可是你们并没有报复我们,而是以德报怨。”只有伟大的中国人民才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中国政府的优待俘虏政策才会有我的今天。从那个时候起,中国就成为我不能忘记的一个国家。

  说着,织田文雄拿出他用毛笔写的“无条件降伏”、“捕掳”、“以德报怨”几幅条幅让我看。织田文雄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把战争时期的照片和文章都保存得很好,粘贴了几大本,还把他在中国的行动路线标明在一张地图上。他拿出他在中国时拍的照片给我们看。

  刘平:回到日本后,你是怎么想的?

  织田文雄:回到日本,我结婚生子,工作也忙。但我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当年我们杀了很多中国人,可中国人为什么不杀我们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明白了。中国人是善良的,他们不杀我们,是希望和平,希望日本与中国不再发生战争。可是,我能为中国人做些什么呢?怎样才能赎我的“罪”呢?

  刘平:你是怎样想通的呢?后来又是怎么做的呢?

  织田文雄:我心里有这个想法,但很长时间不愿意跟别人说,也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是“日本鬼子”,担心被国内的人看不起。直到退休后,我才有勇气承认这件事,我要真诚地向中国人民道歉!从那以后,我多次在公开场合演讲,向人们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想用自己的真诚与感恩、报恩之心,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呼唤:和平,和平,世界需要和平。同时,我也想为中国人民做些有意义的事。于是,我联系几个当年参加过侵略中国的同事,把政府给我们的军人补助金节省下来,买樱花树,去安庆栽樱花树。从1984年4月开始,我们已经坚持了十几年。安庆市领导曾接见过我们,报纸也报道了这件事--《“樱花园”建园仪式昨在菱湖公园举行--副市长洪从恒、日本代表团团长织田文雄参加剪彩》。我们向安庆市赠送了400棵樱花树苗,以表达我们的心意。后来,我还为日本茨木市和安庆市结为友好城市而奔走,为滋贺县和湖南省结为友好地区而奔波。我想,只要我活一天,就要为中日友好出一份力量。

  刘平:1937年淞沪战争爆发,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闸北。10月,田汉和夏衍去闸北前线慰问部队,带回在战场上捡到的死伤日本兵丢下的日记,他们翻译后出版了,书名《敌兵阵中的日记》。其中有这样的内容,一个日本兵在日记中写到,初到中国,雨夜行军,全身都湿透了,痛苦不堪,情绪非常低落,他们很怀念家乡,想念亲人。在你们的部队里,兵士们有这种低落的情绪没有?

  织田文雄:有。但不敢公开说出来,只是私下里跟朋友说,怕丢脸,怕受到处分。

  刘平:我听到一种说法,有些日本人认为,日本的战败不是败在中国人手里,而是败在美国人手里,你认为这样的说法准确吗?

  织田文雄:我认为我们是败在中国人手里了。

  刘平:经过这次战争,你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有什么认识?

  织田文雄:战争是有罪的,侵略别的国家更是犯罪。我们今后不要有战争,更希望日本和中国之间不要再发生战争。

  刘平:你对日本与中国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织田文雄:希望日本和中国互相尊重、和平共处、友好往来、共同发展。让日本和中国之间友好,让友好永远发展下去。

  我看到,他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态度是诚恳的。我请织田文雄就中日关系写一句话,他写到:“永远走友好道路。日本·三田,织田文雄2015.8.15”。

  告别织田文雄,我一直在想,一个人犯了错误,只要能够认识错误,改正了就能走上正路;一个国家对待历史的错误只有认真反思、诚心悔过,才能弥补创伤。假如固执己见,不承认错误,那么,悲剧还有可能重演。从织田文雄身上,我看到了中日关系发展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