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个侵华日军小官竟然成为朝鲜将军

2015-9-11 08:01:10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朱伟民 郑鲁南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当时拍摄的照片

  这张拍摄于1944年的老照片出自一个日军战俘之手。照片显示:山东莒南独立营的官兵站在竹筏上,朱仲祥(右三)手持望远镜站在中间,英姿勃发。竹筏上的重机枪是在莒南战斗中缴获日军的战利品。

  本文摘自:中国军网,作者:朱伟民郑鲁南,原题:《一个日军战俘和他拍的照片》

  1944年11月,山东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滨海军区发动了莒城战斗,获得重大胜利,不仅缴获了武器弹药,还抓获了日军俘虏,其中一名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17岁的日本小军官特别引人注意。被俘时,这名日本小军官用手紧紧护着一架照相机。大家都非常好奇,纳闷这个日本小军官枪都丢了,还拿着照相机干什么呢?

  在审讯中才知道,这名被俘的日军小军官并不是日本人,而是朝鲜人。他幼年时被送到日本去学习,在日本被征召入伍,从事文化工作。

  这名小军官虽然是俘虏,中文说得不好,却写一手好汉字,光唐诗就能默写不下100首,他一笔一画的专注神态,引起了八路军滨海军区莒南独立营副营长朱仲祥的注意。朱仲祥入伍前有文化,在家乡自家开办的中学当过校长,他顿起惜才之心,觉得这个人可以教育过来为我们所用,不仅可以教战士们学文化,还可以在同日军战斗时做反战宣传。于是,这个日本小军官连同他手中的照相机和全套冲洗照片的设备便一起走进了八路军滨海军区莒南独立营。

  在莒南独立营,小军官发现朱仲祥对他很友善,一点没有官架子,八路军的干部和战士之间也像兄弟一样亲密和谐,不像日本军队中军官等级分明,虽然自己是个战俘,但谁也没有对他另眼相看,更没有人打他、骂他、对他粗暴,他开始笑了,要求大家不要叫他日本小军官,他是朝鲜人。

  一天傍晚,朱仲祥拉着小军官散步,告诉他八路军是人民的队伍,是为人民服务的。小军官也渐渐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小军官开始爱说爱笑了,平时还教大家说简单的日语:“八路军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遇上打了胜仗,小军官就会把他心爱的相机拿出来“咔嚓”两下,小军官要让八路军的人知道照相机的用途和它的价值,也要让朱仲祥知道自己的一技之长可以在八路军中发挥作用。小军官兴致勃勃地在反“扫荡”战场——莒城城东沭河边为莒南独立营的干部照相。照片中,清澈的河面上,竹筏上站立着英姿勃勃的莒南独立营的官兵,朱仲祥手持望远镜站在中间,竹筏上的重机枪是在莒南战斗中缴获日军的战利品。莒南战斗中还缴获了日军的军马和自行车,由于缴获的自行车都要上缴,小军官又让莒南独立营的干部骑着缴获日军的6匹军马、1辆自行车照相留念。小军官很快融入了八路军中这支非常普通的队伍,成为莒南独立营的一名八路军战士。

  照片洗出来后,大家争相传阅,从此,莒南独立营的官兵对小军官刮目相看。

  朱仲祥负责保管相片,谁要看,就到朱仲祥这里来饱眼福。

  战争年代,照相机非常金贵。朱仲祥规定,小军官的那架照相机,除了拍照片的人,谁都不准动,再说,也没人能玩得转。对小军官洗印出来的照片,朱仲祥都用油皮纸妥帖保管。在朱仲祥看来,照相这种奢侈的东西根本轮不上他们这样一支基层的普通队伍拥有,幸好有了这么一个日本战俘让自己遇上了,才有可能留下这些照片。

  当时,战争条件艰苦,相纸非常有限,照片洗出来,不可能一人洗一张,因此,这些记录莒南独立营官兵战斗生活的照片,朱仲祥始终像珍视生命一样呵护,有战友来,就拿出来看看,聊聊照片中的故事,看完后就收好。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朱仲祥去世前。

  这是生命中怎样的一种珍藏啊!

  小军官走上了革命道路,参加了八路军,抗日战争胜利后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并用他手中的照相机记录着莒南独立营的光荣历程。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为了支援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籍干部送回朝鲜。当时,小军官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113师直工科下辖直属营的一名干部,朱仲祥时任38军113师直工科科长。临行前,朱仲祥依依不舍,担心以后再无机会与小军官见面,于是,朱仲祥主动要求小军官和大家一起拍张合影。

  此后,大家谁也没有小军官的音讯。

  上个世纪70年代,听说小军官从朝鲜来中国访问,位阶已经是将军了。但那时,朱仲祥已经去世,相见无缘,留此遗憾……

  照片在述说着历史,其中的13张照片,就像中国革命历史画卷中的许许多多照片一样,已经成为我们了解历史、了解莒南独立营成长壮大的一种解读方式。

  (朱仲祥,1917.7-1971.12,山东省沂南县土山村人。1938年参加革命,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军政大学筹建组校务组长、军政大学校务部长。)

  核心提示:在审讯中才知道,这名被俘的日军小军官并不是日本人,而是朝鲜人。他幼年时被送到日本去学习,在日本被征召入伍,从事文化工作。……上个世纪70年代,听说小军官从朝鲜来中国访问,位阶已经是将军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一个侵华日军小官竟然成为朝鲜将军

2015年9月11日 08:01 来源:中国军网

图片说明:当时拍摄的照片

  这张拍摄于1944年的老照片出自一个日军战俘之手。照片显示:山东莒南独立营的官兵站在竹筏上,朱仲祥(右三)手持望远镜站在中间,英姿勃发。竹筏上的重机枪是在莒南战斗中缴获日军的战利品。

  本文摘自:中国军网,作者:朱伟民郑鲁南,原题:《一个日军战俘和他拍的照片》

  1944年11月,山东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滨海军区发动了莒城战斗,获得重大胜利,不仅缴获了武器弹药,还抓获了日军俘虏,其中一名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17岁的日本小军官特别引人注意。被俘时,这名日本小军官用手紧紧护着一架照相机。大家都非常好奇,纳闷这个日本小军官枪都丢了,还拿着照相机干什么呢?

  在审讯中才知道,这名被俘的日军小军官并不是日本人,而是朝鲜人。他幼年时被送到日本去学习,在日本被征召入伍,从事文化工作。

  这名小军官虽然是俘虏,中文说得不好,却写一手好汉字,光唐诗就能默写不下100首,他一笔一画的专注神态,引起了八路军滨海军区莒南独立营副营长朱仲祥的注意。朱仲祥入伍前有文化,在家乡自家开办的中学当过校长,他顿起惜才之心,觉得这个人可以教育过来为我们所用,不仅可以教战士们学文化,还可以在同日军战斗时做反战宣传。于是,这个日本小军官连同他手中的照相机和全套冲洗照片的设备便一起走进了八路军滨海军区莒南独立营。

  在莒南独立营,小军官发现朱仲祥对他很友善,一点没有官架子,八路军的干部和战士之间也像兄弟一样亲密和谐,不像日本军队中军官等级分明,虽然自己是个战俘,但谁也没有对他另眼相看,更没有人打他、骂他、对他粗暴,他开始笑了,要求大家不要叫他日本小军官,他是朝鲜人。

  一天傍晚,朱仲祥拉着小军官散步,告诉他八路军是人民的队伍,是为人民服务的。小军官也渐渐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小军官开始爱说爱笑了,平时还教大家说简单的日语:“八路军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遇上打了胜仗,小军官就会把他心爱的相机拿出来“咔嚓”两下,小军官要让八路军的人知道照相机的用途和它的价值,也要让朱仲祥知道自己的一技之长可以在八路军中发挥作用。小军官兴致勃勃地在反“扫荡”战场——莒城城东沭河边为莒南独立营的干部照相。照片中,清澈的河面上,竹筏上站立着英姿勃勃的莒南独立营的官兵,朱仲祥手持望远镜站在中间,竹筏上的重机枪是在莒南战斗中缴获日军的战利品。莒南战斗中还缴获了日军的军马和自行车,由于缴获的自行车都要上缴,小军官又让莒南独立营的干部骑着缴获日军的6匹军马、1辆自行车照相留念。小军官很快融入了八路军中这支非常普通的队伍,成为莒南独立营的一名八路军战士。

  照片洗出来后,大家争相传阅,从此,莒南独立营的官兵对小军官刮目相看。

  朱仲祥负责保管相片,谁要看,就到朱仲祥这里来饱眼福。

  战争年代,照相机非常金贵。朱仲祥规定,小军官的那架照相机,除了拍照片的人,谁都不准动,再说,也没人能玩得转。对小军官洗印出来的照片,朱仲祥都用油皮纸妥帖保管。在朱仲祥看来,照相这种奢侈的东西根本轮不上他们这样一支基层的普通队伍拥有,幸好有了这么一个日本战俘让自己遇上了,才有可能留下这些照片。

  当时,战争条件艰苦,相纸非常有限,照片洗出来,不可能一人洗一张,因此,这些记录莒南独立营官兵战斗生活的照片,朱仲祥始终像珍视生命一样呵护,有战友来,就拿出来看看,聊聊照片中的故事,看完后就收好。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朱仲祥去世前。

  这是生命中怎样的一种珍藏啊!

  小军官走上了革命道路,参加了八路军,抗日战争胜利后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并用他手中的照相机记录着莒南独立营的光荣历程。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为了支援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籍干部送回朝鲜。当时,小军官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113师直工科下辖直属营的一名干部,朱仲祥时任38军113师直工科科长。临行前,朱仲祥依依不舍,担心以后再无机会与小军官见面,于是,朱仲祥主动要求小军官和大家一起拍张合影。

  此后,大家谁也没有小军官的音讯。

  上个世纪70年代,听说小军官从朝鲜来中国访问,位阶已经是将军了。但那时,朱仲祥已经去世,相见无缘,留此遗憾……

  照片在述说着历史,其中的13张照片,就像中国革命历史画卷中的许许多多照片一样,已经成为我们了解历史、了解莒南独立营成长壮大的一种解读方式。

  (朱仲祥,1917.7-1971.12,山东省沂南县土山村人。1938年参加革命,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军政大学筹建组校务组长、军政大学校务部长。)

  核心提示:在审讯中才知道,这名被俘的日军小军官并不是日本人,而是朝鲜人。他幼年时被送到日本去学习,在日本被征召入伍,从事文化工作。……上个世纪70年代,听说小军官从朝鲜来中国访问,位阶已经是将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