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远征军神枪手让敌人胆寒 日军悬赏5根金条杀他

2015-9-6 08:36:09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李华 肖欢欢 蔡敏 选稿:成昭远

  远征军神枪手让敌人胆寒日军悬赏5根金条杀他

  今年89岁的陆建航,曾服役于飞虎队,并参与抗日战争期间“驼峰航线”的物资运输。如今,他是国内唯一一位健在的飞虎队队员。

  在北京期间,陆建航的孙女正好来看他,陆建航让她带影集过来给战友们看。影集里珍藏着陆建航许多珍贵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2014年6月陆建航在美国参加飞虎队的纪念活动,身着军服的他好有军人风范,当年军人气势再现。

  参军抗日未想活过60岁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陆建航随父母从北平南下避难至汉中,“小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在福中,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让你一夜间长大。”逃难中,陆建航目睹了日本军队的残暴,这成为他日后加入飞虎队抗日的主要动力。

  “当时逃难的都是老百姓,但日本鬼子谁都不放过,驾着飞机就俯冲扫射轰炸。为了躲避轰炸,一听到飞机来,我们就赶紧下驴车,趴在田埂上躲。”他说,那个场面永远忘不了,太凄惨了。有时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逃难过程中日军轰炸平民的场景,梦境中到处都是血。

  为了补充兵源,国民政府于1939年4月,在四川灌县(今都江堰市)蒲阳镇成立了空军幼年学校。陆建航有了报考空军学校的打算。“当然我也知道到部队是有风险的,当时的飞行员基本上是一起飞就被日本的飞机打下来了,空军可以说是最危险的行当之一。但当时我还小,顾不了这么多,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在学校,陆建航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如打枪、野外露营、炊事、游泳和驾驶滑翔机。之后,陆建航被派往印度训练,主要学习初级飞行。他必须掌握各种技能,每天练习时间从起初的6个小时增加到10个小时。之后还到美国受训。

  回国之后,陆建航加入了飞虎队,负责运输工作,飞越“驼峰航线”, 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打通运输物资的生命通道。他回国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物资从印度空运回国,但一路上还是有日军飞机向他们的飞机射击。有一次,子弹嗖嗖地从机翼旁擦过。

  “当年参军时就做好准备,要和日军战斗到死,没想到能活过60岁。”陆建航说。

  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警卫团少校营长、92岁老兵万云鹏

  万云鹏。

  万云鹏。

  日军出5根金条悬赏的“神枪手”

  万云鹏:男,汉族,1923年2月出生,曾任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警卫团少校营长,参加了强渡怒江、松山、龙陵、遮放等战役。

  70多年前,他们浴血疆场与日寇殊死战斗,70多年后,他们重新披上戎装,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这几天,在京准备参加9月3日阅兵式的92岁老兵万云鹏激动得有些睡不着觉。老人家反复在镜子中练习坐姿和敬礼,希望能在阅兵式当天,展现老兵的风采。

  “神枪手”让日军闻风丧胆

  万云鹏出身于保山一个富裕家庭,父亲在南洋群岛做生意。当时土匪横行,为了确保安全,父亲从6岁起就让家里的家丁教他打枪。经过多年的练习,他的枪法很准。“30米开外用草绳拴着一排酒瓶子,一口气我能打中七八个。”

  上高二那年,万云鹏加入了抗日队伍,被所在部队送到黄埔军校学习。有过硬的军事作战知识,再加上一手好枪法,在战场上,万云鹏成了让日军闻风丧胆的“神枪手”。“我后来听说,日本军队的最高将领下令,说是杀了我就可以得到5根金条的奖励。”出于对万云鹏的保护,每次战斗,万云鹏都是击毙对方强火力的机枪手后就不再参与进攻,以免发生意外。

  曾参加缅北滇西战役

  1942年5月5日,中国守军炸毁惠通桥,沿怒江布防,将日军阻隔在怒江以西,形成对峙。中国军队防守的怒江以东,形成了一堵墙。随着盟军在太平洋战场逐渐取得了主动权,中国驻印军与英、美军协同,在1944年5月对缅北日军展开反攻,即缅北滇西战役。

  回忆起当年的战事,老人家顿时来了精神。

  1944年9月7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8军攻克松山时,万云鹏是第11集团军警卫营中尉排长。“当时日军的炮火十分凶猛,每排上几百人,几乎都处在敌人的火力点之下。战友们进攻,都是踩着尸体向前冲的。我们部队3000多人上到松山,由于敌人事先占据了有利地势,以至于我们上去后,腹背受敌,短短20分钟的时间,许多战友都阵亡了。但当时不上不行啊。不往前冲,也早晚要死在敌人的机关枪下面,只有冒死往前冲。大雨中,战友身上的血水随着雨水流下来,有一种血流成河的感觉。这更激发了大家的血性,誓要与日本鬼子决一死战。”说起当年的经历,老人家眼眶发红。

  “有时怀念战友会伤心流泪”

  万云鹏表示,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不知道战争的残酷的。那种被困深山、饥肠辘辘,子弹在头顶上飞的感觉,不亲自经历,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太惨了,太惨了。当时我们国家就是因为太贫弱,所以被人家欺负,我们一个排,有时才有一挺机枪,简直是在用血肉之躯和敌人拼命。”老人家回忆说,每次战斗结束后,地上都是尸体,惨不忍睹。万云鹏就在那个尸横遍野的地方,和战友、老乡一起清理战场,把死去的战友们掩埋。由于当时条件艰苦,士兵们都是穿草鞋,连续下雨,草鞋破了,战士们只能光着脚行走。

  如今虽然年逾九旬,但万云鹏依然身体健朗。“能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这是最高的奖赏,我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感动,激动得睡不着觉。”万云鹏表示,70年过去了,中国在世界上日益强大了,这也让他这个老兵感觉非常自豪,他表示,至今回想起70年前的那些战斗经历,自己都彻夜难寐,有时一个人怀念起战友,也会伤心流泪。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远征军神枪手让敌人胆寒 日军悬赏5根金条杀他

2015年9月6日 08:36 来源:广州日报

  远征军神枪手让敌人胆寒日军悬赏5根金条杀他

  今年89岁的陆建航,曾服役于飞虎队,并参与抗日战争期间“驼峰航线”的物资运输。如今,他是国内唯一一位健在的飞虎队队员。

  在北京期间,陆建航的孙女正好来看他,陆建航让她带影集过来给战友们看。影集里珍藏着陆建航许多珍贵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2014年6月陆建航在美国参加飞虎队的纪念活动,身着军服的他好有军人风范,当年军人气势再现。

  参军抗日未想活过60岁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陆建航随父母从北平南下避难至汉中,“小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在福中,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让你一夜间长大。”逃难中,陆建航目睹了日本军队的残暴,这成为他日后加入飞虎队抗日的主要动力。

  “当时逃难的都是老百姓,但日本鬼子谁都不放过,驾着飞机就俯冲扫射轰炸。为了躲避轰炸,一听到飞机来,我们就赶紧下驴车,趴在田埂上躲。”他说,那个场面永远忘不了,太凄惨了。有时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逃难过程中日军轰炸平民的场景,梦境中到处都是血。

  为了补充兵源,国民政府于1939年4月,在四川灌县(今都江堰市)蒲阳镇成立了空军幼年学校。陆建航有了报考空军学校的打算。“当然我也知道到部队是有风险的,当时的飞行员基本上是一起飞就被日本的飞机打下来了,空军可以说是最危险的行当之一。但当时我还小,顾不了这么多,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在学校,陆建航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如打枪、野外露营、炊事、游泳和驾驶滑翔机。之后,陆建航被派往印度训练,主要学习初级飞行。他必须掌握各种技能,每天练习时间从起初的6个小时增加到10个小时。之后还到美国受训。

  回国之后,陆建航加入了飞虎队,负责运输工作,飞越“驼峰航线”, 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打通运输物资的生命通道。他回国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物资从印度空运回国,但一路上还是有日军飞机向他们的飞机射击。有一次,子弹嗖嗖地从机翼旁擦过。

  “当年参军时就做好准备,要和日军战斗到死,没想到能活过60岁。”陆建航说。

  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警卫团少校营长、92岁老兵万云鹏

  万云鹏。

  万云鹏。

  日军出5根金条悬赏的“神枪手”

  万云鹏:男,汉族,1923年2月出生,曾任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警卫团少校营长,参加了强渡怒江、松山、龙陵、遮放等战役。

  70多年前,他们浴血疆场与日寇殊死战斗,70多年后,他们重新披上戎装,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这几天,在京准备参加9月3日阅兵式的92岁老兵万云鹏激动得有些睡不着觉。老人家反复在镜子中练习坐姿和敬礼,希望能在阅兵式当天,展现老兵的风采。

  “神枪手”让日军闻风丧胆

  万云鹏出身于保山一个富裕家庭,父亲在南洋群岛做生意。当时土匪横行,为了确保安全,父亲从6岁起就让家里的家丁教他打枪。经过多年的练习,他的枪法很准。“30米开外用草绳拴着一排酒瓶子,一口气我能打中七八个。”

  上高二那年,万云鹏加入了抗日队伍,被所在部队送到黄埔军校学习。有过硬的军事作战知识,再加上一手好枪法,在战场上,万云鹏成了让日军闻风丧胆的“神枪手”。“我后来听说,日本军队的最高将领下令,说是杀了我就可以得到5根金条的奖励。”出于对万云鹏的保护,每次战斗,万云鹏都是击毙对方强火力的机枪手后就不再参与进攻,以免发生意外。

  曾参加缅北滇西战役

  1942年5月5日,中国守军炸毁惠通桥,沿怒江布防,将日军阻隔在怒江以西,形成对峙。中国军队防守的怒江以东,形成了一堵墙。随着盟军在太平洋战场逐渐取得了主动权,中国驻印军与英、美军协同,在1944年5月对缅北日军展开反攻,即缅北滇西战役。

  回忆起当年的战事,老人家顿时来了精神。

  1944年9月7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8军攻克松山时,万云鹏是第11集团军警卫营中尉排长。“当时日军的炮火十分凶猛,每排上几百人,几乎都处在敌人的火力点之下。战友们进攻,都是踩着尸体向前冲的。我们部队3000多人上到松山,由于敌人事先占据了有利地势,以至于我们上去后,腹背受敌,短短20分钟的时间,许多战友都阵亡了。但当时不上不行啊。不往前冲,也早晚要死在敌人的机关枪下面,只有冒死往前冲。大雨中,战友身上的血水随着雨水流下来,有一种血流成河的感觉。这更激发了大家的血性,誓要与日本鬼子决一死战。”说起当年的经历,老人家眼眶发红。

  “有时怀念战友会伤心流泪”

  万云鹏表示,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不知道战争的残酷的。那种被困深山、饥肠辘辘,子弹在头顶上飞的感觉,不亲自经历,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太惨了,太惨了。当时我们国家就是因为太贫弱,所以被人家欺负,我们一个排,有时才有一挺机枪,简直是在用血肉之躯和敌人拼命。”老人家回忆说,每次战斗结束后,地上都是尸体,惨不忍睹。万云鹏就在那个尸横遍野的地方,和战友、老乡一起清理战场,把死去的战友们掩埋。由于当时条件艰苦,士兵们都是穿草鞋,连续下雨,草鞋破了,战士们只能光着脚行走。

  如今虽然年逾九旬,但万云鹏依然身体健朗。“能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这是最高的奖赏,我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感动,激动得睡不着觉。”万云鹏表示,70年过去了,中国在世界上日益强大了,这也让他这个老兵感觉非常自豪,他表示,至今回想起70年前的那些战斗经历,自己都彻夜难寐,有时一个人怀念起战友,也会伤心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