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秘海南三大“抗日神器”:荔枝炮 箭毒木 毒鱼藤

2015-8-27 09:17:03

来源:人民网 作者:唐述权 符武平 选稿:成昭远

  核心提示:抗日游击队缺少大炮等重型武器,也缺乏铁管,他们就地取材,将粗大坚硬的荔枝树作为炮管,再将火药、铁砂、铁片、铅块等装进炮膛,一旦点燃,这些填充物就如飞蝗一般铺天盖地。

  

  图片说明:陈列于南阳人民革命斗争纪念馆外的荔枝炮仿制品

  海南省文昌南阳地区(原南阳乡,现文昌市文城镇南新村、南联村一带)是著名的“抗日模范乡”,抗日坚决,群众基础牢固,军民一致,堪称典范。记者近日采访时,除了被当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抗日杀敌的好儿郎感染,还发现了3件闻所未闻的“抗日神器”:荔枝炮、箭毒木、毒鱼藤。

  经过了解得知,这3件“神器”颇具海南特色,凝结了南阳人民对日寇锥心剜肉的痛恨和抗日杀敌的智慧。

  荔枝炮,现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藏有一尊,是从海南运过来的。记者在南阳人民革命纪念馆也看到一门荔枝炮。荔枝炮的炮身是用中间掏空的荔枝树主干制成。海南岛地处热带,盛产荔枝,树龄长的荔枝树遍布全岛,它们的树干直径可达五十厘米以上,高十多米。

  抗日游击队缺少大炮等重型武器,也缺乏铁管,他们就地取材,将粗大坚硬的荔枝树作为炮管,再将火药、铁砂、铁片、铅块等装进炮膛,一旦点燃,这些填充物就如飞蝗一般铺天盖地。在1939年的五月铺岭伏击战中,3门荔枝炮发挥了威力,日寇军车被击毁2辆,约20人被毙伤。

  箭毒木,是一种剧毒植物,被称为“毒木之王”、世界上最毒的树。动物只要皮破流血碰到它的毒汁就会立即毙命,它的别名“见血封喉”即得名于此。箭毒木毒汁是古人狩猎的绝佳毒物,猎物被射中必死无疑。记者在南联村委福基园村见到了一棵十多米高、树龄120年以上的箭毒木,树干上留下了十多道深深的刀痕。其毒汁的“猎物”是为虐南阳的日寇。

  这棵箭毒木在福基园村村口,烈士后代陈维颖一路将记者从文昌市带到这棵树下,他在这个村长大。记者初听他和同行的韩启元老先生介绍此树可以杀敌时,觉得不可思议,陈维颖称之为“生化武器”。

  陈维颖是烈士后代,他家有六位革命烈士。这棵箭毒木树干上的刀痕就是他的大伯陈家让带领的一支抗日游击队伍当年留下的。

  将箭毒木毒汁装填到荔枝炮里,威力更大。陈维颖激动地说,“大伯他们在树上割开,流汁出来,用铁砂搅拌,再晒干,再装到子弹里。用荔枝炮打出去,日军被打中就死掉啦!有毒的呢!……我大伯和游击队一起用箭毒木的树汁装在荔枝炮里,在五月铺岭伏击日本人打了胜仗”。

  毒鱼藤,是三大传统杀虫植物之一,根茎等处有毒,含有鱼藤酮这种毒性物质,是鱼类的克星,农村地区将毒鱼藤捣烂撒到江里,鱼就会大面积死亡。现在很多厂家提取毒鱼藤生产的鱼藤精,是一种重要的广谱杀虫剂。

  南阳人民尤其是妇女就用这种有毒植物来对付驻扎的日军。日军1942年对南阳进行大扫荡,并驻扎在离福基园村不远处的金花村。陈维颖说,他的五姑婆陈玉华姐妹俩带游击队到自己屋边挖大量毒鱼藤捣烂,放进日军据点的水井、小河里。日军喝水中毒,洗澡奇痒无比,在金花村驻扎一直不安心,不久就撤走了。

上一篇稿件

揭秘海南三大“抗日神器”:荔枝炮 箭毒木 毒鱼藤

2015年8月27日 09:17 来源:人民网

  核心提示:抗日游击队缺少大炮等重型武器,也缺乏铁管,他们就地取材,将粗大坚硬的荔枝树作为炮管,再将火药、铁砂、铁片、铅块等装进炮膛,一旦点燃,这些填充物就如飞蝗一般铺天盖地。

  

  图片说明:陈列于南阳人民革命斗争纪念馆外的荔枝炮仿制品

  海南省文昌南阳地区(原南阳乡,现文昌市文城镇南新村、南联村一带)是著名的“抗日模范乡”,抗日坚决,群众基础牢固,军民一致,堪称典范。记者近日采访时,除了被当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抗日杀敌的好儿郎感染,还发现了3件闻所未闻的“抗日神器”:荔枝炮、箭毒木、毒鱼藤。

  经过了解得知,这3件“神器”颇具海南特色,凝结了南阳人民对日寇锥心剜肉的痛恨和抗日杀敌的智慧。

  荔枝炮,现在北京的军事博物馆藏有一尊,是从海南运过来的。记者在南阳人民革命纪念馆也看到一门荔枝炮。荔枝炮的炮身是用中间掏空的荔枝树主干制成。海南岛地处热带,盛产荔枝,树龄长的荔枝树遍布全岛,它们的树干直径可达五十厘米以上,高十多米。

  抗日游击队缺少大炮等重型武器,也缺乏铁管,他们就地取材,将粗大坚硬的荔枝树作为炮管,再将火药、铁砂、铁片、铅块等装进炮膛,一旦点燃,这些填充物就如飞蝗一般铺天盖地。在1939年的五月铺岭伏击战中,3门荔枝炮发挥了威力,日寇军车被击毁2辆,约20人被毙伤。

  箭毒木,是一种剧毒植物,被称为“毒木之王”、世界上最毒的树。动物只要皮破流血碰到它的毒汁就会立即毙命,它的别名“见血封喉”即得名于此。箭毒木毒汁是古人狩猎的绝佳毒物,猎物被射中必死无疑。记者在南联村委福基园村见到了一棵十多米高、树龄120年以上的箭毒木,树干上留下了十多道深深的刀痕。其毒汁的“猎物”是为虐南阳的日寇。

  这棵箭毒木在福基园村村口,烈士后代陈维颖一路将记者从文昌市带到这棵树下,他在这个村长大。记者初听他和同行的韩启元老先生介绍此树可以杀敌时,觉得不可思议,陈维颖称之为“生化武器”。

  陈维颖是烈士后代,他家有六位革命烈士。这棵箭毒木树干上的刀痕就是他的大伯陈家让带领的一支抗日游击队伍当年留下的。

  将箭毒木毒汁装填到荔枝炮里,威力更大。陈维颖激动地说,“大伯他们在树上割开,流汁出来,用铁砂搅拌,再晒干,再装到子弹里。用荔枝炮打出去,日军被打中就死掉啦!有毒的呢!……我大伯和游击队一起用箭毒木的树汁装在荔枝炮里,在五月铺岭伏击日本人打了胜仗”。

  毒鱼藤,是三大传统杀虫植物之一,根茎等处有毒,含有鱼藤酮这种毒性物质,是鱼类的克星,农村地区将毒鱼藤捣烂撒到江里,鱼就会大面积死亡。现在很多厂家提取毒鱼藤生产的鱼藤精,是一种重要的广谱杀虫剂。

  南阳人民尤其是妇女就用这种有毒植物来对付驻扎的日军。日军1942年对南阳进行大扫荡,并驻扎在离福基园村不远处的金花村。陈维颖说,他的五姑婆陈玉华姐妹俩带游击队到自己屋边挖大量毒鱼藤捣烂,放进日军据点的水井、小河里。日军喝水中毒,洗澡奇痒无比,在金花村驻扎一直不安心,不久就撤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