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张爱萍受命组海军:亲请国民党少将出山

2015-8-27 09:08:01

来源:解放军报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中国海军资料图

  国民党军撤离大陆时,把不能开到台湾的破舰旧船,不是沉入江底,就是炸坏了。对于造船厂也是破坏殆尽,把能用的关键性的机床和重要器件运到台湾,一些关键重要设备不能带走的也破坏了。

  这种一穷二白的状况对于要在全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解放军来说,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海军的形势是多么的严峻,任务又是多么的迫切。毛泽东主席在渡江胜利前夕英明决策,由第三野战军筹建人民海军,并任命张爱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

  张爱萍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宣布成立海军,随即带着李进、黄胜天、张渭清等13人,轻车简从,从靖江渡过长江到达江阴,筹建人民海军。陆续到达的还有三野教导师师部及一个团、苏北海防纵队和野司侦察营等部队。后来又将30军和35军及其军部,计10000多人调归海军。张爱萍把先期到达的部队临时组成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3个办公厅和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海军接管部,分别接收上海、江阴、镇江、湖口等地的海军设施和破旧舰船;同时在上海、福建、青岛等地招贤纳士,广为招罗人才。

  当时的情况是,绝大多数官兵不懂海军,有许多人甚至连大海和军舰都未见过。张爱萍不耻下问,专门找人谈话,征询意见,谋划建设海军。他多次找金声、徐时辅、曾国晟等原国民党海军高层人士,让他们献计献策;组建南京海军学校培训舰员,任命30军参谋长夏光为校长,35军政治部主任孔繁彬为政委,徐时辅为教育科长(后兼华东海军军调处副处长);组织原海军人员、陆军官兵互教互学,毕业后上舰见习。

  张爱萍亲自到上海四川北路曾国晟住处,请他出山担任华东海军主管后勤的副司令员兼舰船修缮委员会主任。曾国晟,福建长乐人,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技术署少将署长,著名造船专家。他看到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对其黑暗、腐败十分不满,拒不去台湾,遂告老还乡,是一位爱国、有正义感、技术全面的海军专家。曾国晟被请到上海后,住在四川北路的一位亲戚家。张爱萍冒着炎热亲自登门,请他担任重要职务。

  华东海军后勤司令部开始在上海外滩17号,原英国(字林西报)大楼(后搬到武昌路9号)办公。当时我在后勤司令部参谋处工作,时常看到张爱萍轻车简从,和曾国晟促膝谈心,研究修理舰船和征集购置舰船等事宜。有时我随同曾国晟到江南厂进行修船的部署安排。曾平时寡言少语,但很有谋略,他的意见很受张爱萍的信任和重视。比如哪条船可以修,哪条船不能修,怎么样修,他都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如征集地方船只,到香港招商买船,以及把陆军火炮安装到船上,曾国晟都提出了很好的意见。“陈舰利炮”就是他提出来,后被张爱萍采纳和实施的。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浙东沿海岛屿仍为国民党军占领,长江口又布了水雷,国民党空军常派飞机来上海轰炸,仅1949年7月空袭就有27次之多。1950年2月6日最后一次大轰炸,上海港的码头、舰船和造船厂均遭受很大损失,有的船只被炸起火,燃油在黄浦江里漂到哪烧到哪;有的码头一片火海。杨树浦发电厂也被炸毁不能发电。

  此时中央军委命令,要华东海军准备渡海舰船,做好解放台湾的准备。

  曾国晟在张爱萍的领导下不负厚望,很快筹集20多个作战平台。一是请中央军委将在青岛起义的日式护卫舰“黄安”号调来,进行改装、修理;二是把遗弃在黄浦江中多年的3艘日式护卫舰进行大修改装;三是把在江阴俘获的日式护卫舰“威海”号、炮舰“永绩”号彻底大修改装;四是经陈毅市长批准,征集上海航运系统6艘货轮改装成军舰;五是将随国民党二舰队起义又被炸沉的惠安、安东4艘军舰分别组织人员打捞出水,并将它们修好。

  通过调用、购置及交换等方式,分别从上海、青岛等地筹集大型坦克登陆舰8艘、中型登陆舰6艘。华东海军又立即向中央军委申请,向苏联紧急购买苏式舰炮数百门,又从陆军调来陆炮近千门,改装上舰。张爱萍偕同曾国晟、陈玉生首先来到江南造船厂,抓恢复整顿工作,成立领导小组,曾任组长、陈任副组长。张爱萍多次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与曾国晟以及江南造船厂所长林惠平、军代表孟亚人协商整顿计划,并召开职工誓师大会,张爱萍亲自动员,号召工人们发扬主人翁精神,弘扬上海工人阶级的光荣传统,早日恢复生产,抢时间装修舰船,为解放台湾贡献力量。

  到1950年5月,上海地区的修造船厂共装修大小舰船150余艘次,有力地保证了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为华东海军第一支战舰编队的组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创造了中外海军修船史上的奇迹。后来这些舰船组编为3个舰队1个扫雷舰大队,配备了各级领导干部和舰员。

  1950年4月23日,华东海军成立一周年之际,专门在南京长江草鞋峡隆重举行舰艇命名典礼,为134艘舰艇命名、授旗。各舰艇挂满旗帜通过检阅舰,场面非常壮观。护卫舰以省会城市命名,如南昌、广州等,登陆舰以大山命名,如井冈山、吕梁山等。三野粟裕代司令员、军委海军刘道生副政委,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以及三野王建安、宋时轮、陈士榘、叶飞等兵团司令员均参加了典礼。粟裕说:“一年来建设这样规模的海军,是奇迹!”

  张爱萍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宣布成立海军,随即带着李进、黄胜天、张渭清等13人,轻车简从,从靖江渡过长江到达江阴,筹建人民海军。陆续到达的还有三野教导师师部及一个团、苏北海防纵队和野司侦察营等部队。后来又将30军和35军及其军部,计10000多人调归海军。张爱萍把先期到达的部队临时组成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3个办公厅和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海军接管部,分别接收上海、江阴、镇江、湖口等地的海军设施和破旧舰船;同时在上海、福建、青岛等地招贤纳士,广为招罗人才。

  当时的情况是,绝大多数官兵不懂海军,有许多人甚至连大海和军舰都未见过。张爱萍不耻下问,专门找人谈话,征询意见,谋划建设海军。他多次找金声、徐时辅、曾国晟等原国民党海军高层人士,让他们献计献策;组建南京海军学校培训舰员,任命30军参谋长夏光为校长,35军政治部主任孔繁彬为政委,徐时辅为教育科长(后兼华东海军军调处副处长);组织原海军人员、陆军官兵互教互学,毕业后上舰见习。

  张爱萍亲自到上海四川北路曾国晟住处,请他出山担任华东海军主管后勤的副司令员兼舰船修缮委员会主任。曾国晟,福建长乐人,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技术署少将署长,著名造船专家。他看到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对其黑暗、腐败十分不满,拒不去台湾,遂告老还乡,是一位爱国、有正义感、技术全面的海军专家。曾国晟被请到上海后,住在四川北路的一位亲戚家。张爱萍冒着炎热亲自登门,请他担任重要职务。

  华东海军后勤司令部开始在上海外滩17号,原英国(字林西报)大楼(后搬到武昌路9号)办公。当时我在后勤司令部参谋处工作,时常看到张爱萍轻车简从,和曾国晟促膝谈心,研究修理舰船和征集购置舰船等事宜。有时我随同曾国晟到江南厂进行修船的部署安排。曾平时寡言少语,但很有谋略,他的意见很受张爱萍的信任和重视。比如哪条船可以修,哪条船不能修,怎么样修,他都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如征集地方船只,到香港招商买船,以及把陆军火炮安装到船上,曾国晟都提出了很好的意见。“陈舰利炮”就是他提出来,后被张爱萍采纳和实施的。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浙东沿海岛屿仍为国民党军占领,长江口又布了水雷,国民党空军常派飞机来上海轰炸,仅1949年7月空袭就有27次之多。1950年2月6日最后一次大轰炸,上海港的码头、舰船和造船厂均遭受很大损失,有的船只被炸起火,燃油在黄浦江里漂到哪烧到哪;有的码头一片火海。杨树浦发电厂也被炸毁不能发电。

  此时中央军委命令,要华东海军准备渡海舰船,做好解放台湾的准备。

  曾国晟在张爱萍的领导下不负厚望,很快筹集20多个作战平台。一是请中央军委将在青岛起义的日式护卫舰“黄安”号调来,进行改装、修理;二是把遗弃在黄浦江中多年的3艘日式护卫舰进行大修改装;三是把在江阴俘获的日式护卫舰“威海”号、炮舰“永绩”号彻底大修改装;四是经陈毅市长批准,征集上海航运系统6艘货轮改装成军舰;五是将随国民党二舰队起义又被炸沉的惠安、安东4艘军舰分别组织人员打捞出水,并将它们修好。

  通过调用、购置及交换等方式,分别从上海、青岛等地筹集大型坦克登陆舰8艘、中型登陆舰6艘。华东海军又立即向中央军委申请,向苏联紧急购买苏式舰炮数百门,又从陆军调来陆炮近千门,改装上舰。张爱萍偕同曾国晟、陈玉生首先来到江南造船厂,抓恢复整顿工作,成立领导小组,曾任组长、陈任副组长。张爱萍多次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与曾国晟以及江南造船厂所长林惠平、军代表孟亚人协商整顿计划,并召开职工誓师大会,张爱萍亲自动员,号召工人们发扬主人翁精神,弘扬上海工人阶级的光荣传统,早日恢复生产,抢时间装修舰船,为解放台湾贡献力量。

  到1950年5月,上海地区的修造船厂共装修大小舰船150余艘次,有力地保证了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为华东海军第一支战舰编队的组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创造了中外海军修船史上的奇迹。后来这些舰船组编为3个舰队1个扫雷舰大队,配备了各级领导干部和舰员。

  1950年4月23日,华东海军成立一周年之际,专门在南京长江草鞋峡隆重举行舰艇命名典礼,为134艘舰艇命名、授旗。各舰艇挂满旗帜通过检阅舰,场面非常壮观。护卫舰以省会城市命名,如南昌、广州等,登陆舰以大山命名,如井冈山、吕梁山等。三野粟裕代司令员、军委海军刘道生副政委,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以及三野王建安、宋时轮、陈士榘、叶飞等兵团司令员均参加了典礼。粟裕说:“一年来建设这样规模的海军,是奇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张爱萍受命组海军:亲请国民党少将出山

2015年8月27日 09:08 来源:解放军报

图片说明:中国海军资料图

  国民党军撤离大陆时,把不能开到台湾的破舰旧船,不是沉入江底,就是炸坏了。对于造船厂也是破坏殆尽,把能用的关键性的机床和重要器件运到台湾,一些关键重要设备不能带走的也破坏了。

  这种一穷二白的状况对于要在全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解放军来说,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海军的形势是多么的严峻,任务又是多么的迫切。毛泽东主席在渡江胜利前夕英明决策,由第三野战军筹建人民海军,并任命张爱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

  张爱萍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宣布成立海军,随即带着李进、黄胜天、张渭清等13人,轻车简从,从靖江渡过长江到达江阴,筹建人民海军。陆续到达的还有三野教导师师部及一个团、苏北海防纵队和野司侦察营等部队。后来又将30军和35军及其军部,计10000多人调归海军。张爱萍把先期到达的部队临时组成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3个办公厅和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海军接管部,分别接收上海、江阴、镇江、湖口等地的海军设施和破旧舰船;同时在上海、福建、青岛等地招贤纳士,广为招罗人才。

  当时的情况是,绝大多数官兵不懂海军,有许多人甚至连大海和军舰都未见过。张爱萍不耻下问,专门找人谈话,征询意见,谋划建设海军。他多次找金声、徐时辅、曾国晟等原国民党海军高层人士,让他们献计献策;组建南京海军学校培训舰员,任命30军参谋长夏光为校长,35军政治部主任孔繁彬为政委,徐时辅为教育科长(后兼华东海军军调处副处长);组织原海军人员、陆军官兵互教互学,毕业后上舰见习。

  张爱萍亲自到上海四川北路曾国晟住处,请他出山担任华东海军主管后勤的副司令员兼舰船修缮委员会主任。曾国晟,福建长乐人,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技术署少将署长,著名造船专家。他看到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对其黑暗、腐败十分不满,拒不去台湾,遂告老还乡,是一位爱国、有正义感、技术全面的海军专家。曾国晟被请到上海后,住在四川北路的一位亲戚家。张爱萍冒着炎热亲自登门,请他担任重要职务。

  华东海军后勤司令部开始在上海外滩17号,原英国(字林西报)大楼(后搬到武昌路9号)办公。当时我在后勤司令部参谋处工作,时常看到张爱萍轻车简从,和曾国晟促膝谈心,研究修理舰船和征集购置舰船等事宜。有时我随同曾国晟到江南厂进行修船的部署安排。曾平时寡言少语,但很有谋略,他的意见很受张爱萍的信任和重视。比如哪条船可以修,哪条船不能修,怎么样修,他都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如征集地方船只,到香港招商买船,以及把陆军火炮安装到船上,曾国晟都提出了很好的意见。“陈舰利炮”就是他提出来,后被张爱萍采纳和实施的。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浙东沿海岛屿仍为国民党军占领,长江口又布了水雷,国民党空军常派飞机来上海轰炸,仅1949年7月空袭就有27次之多。1950年2月6日最后一次大轰炸,上海港的码头、舰船和造船厂均遭受很大损失,有的船只被炸起火,燃油在黄浦江里漂到哪烧到哪;有的码头一片火海。杨树浦发电厂也被炸毁不能发电。

  此时中央军委命令,要华东海军准备渡海舰船,做好解放台湾的准备。

  曾国晟在张爱萍的领导下不负厚望,很快筹集20多个作战平台。一是请中央军委将在青岛起义的日式护卫舰“黄安”号调来,进行改装、修理;二是把遗弃在黄浦江中多年的3艘日式护卫舰进行大修改装;三是把在江阴俘获的日式护卫舰“威海”号、炮舰“永绩”号彻底大修改装;四是经陈毅市长批准,征集上海航运系统6艘货轮改装成军舰;五是将随国民党二舰队起义又被炸沉的惠安、安东4艘军舰分别组织人员打捞出水,并将它们修好。

  通过调用、购置及交换等方式,分别从上海、青岛等地筹集大型坦克登陆舰8艘、中型登陆舰6艘。华东海军又立即向中央军委申请,向苏联紧急购买苏式舰炮数百门,又从陆军调来陆炮近千门,改装上舰。张爱萍偕同曾国晟、陈玉生首先来到江南造船厂,抓恢复整顿工作,成立领导小组,曾任组长、陈任副组长。张爱萍多次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与曾国晟以及江南造船厂所长林惠平、军代表孟亚人协商整顿计划,并召开职工誓师大会,张爱萍亲自动员,号召工人们发扬主人翁精神,弘扬上海工人阶级的光荣传统,早日恢复生产,抢时间装修舰船,为解放台湾贡献力量。

  到1950年5月,上海地区的修造船厂共装修大小舰船150余艘次,有力地保证了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为华东海军第一支战舰编队的组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创造了中外海军修船史上的奇迹。后来这些舰船组编为3个舰队1个扫雷舰大队,配备了各级领导干部和舰员。

  1950年4月23日,华东海军成立一周年之际,专门在南京长江草鞋峡隆重举行舰艇命名典礼,为134艘舰艇命名、授旗。各舰艇挂满旗帜通过检阅舰,场面非常壮观。护卫舰以省会城市命名,如南昌、广州等,登陆舰以大山命名,如井冈山、吕梁山等。三野粟裕代司令员、军委海军刘道生副政委,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以及三野王建安、宋时轮、陈士榘、叶飞等兵团司令员均参加了典礼。粟裕说:“一年来建设这样规模的海军,是奇迹!”

  张爱萍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宣布成立海军,随即带着李进、黄胜天、张渭清等13人,轻车简从,从靖江渡过长江到达江阴,筹建人民海军。陆续到达的还有三野教导师师部及一个团、苏北海防纵队和野司侦察营等部队。后来又将30军和35军及其军部,计10000多人调归海军。张爱萍把先期到达的部队临时组成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3个办公厅和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海军接管部,分别接收上海、江阴、镇江、湖口等地的海军设施和破旧舰船;同时在上海、福建、青岛等地招贤纳士,广为招罗人才。

  当时的情况是,绝大多数官兵不懂海军,有许多人甚至连大海和军舰都未见过。张爱萍不耻下问,专门找人谈话,征询意见,谋划建设海军。他多次找金声、徐时辅、曾国晟等原国民党海军高层人士,让他们献计献策;组建南京海军学校培训舰员,任命30军参谋长夏光为校长,35军政治部主任孔繁彬为政委,徐时辅为教育科长(后兼华东海军军调处副处长);组织原海军人员、陆军官兵互教互学,毕业后上舰见习。

  张爱萍亲自到上海四川北路曾国晟住处,请他出山担任华东海军主管后勤的副司令员兼舰船修缮委员会主任。曾国晟,福建长乐人,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技术署少将署长,著名造船专家。他看到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对其黑暗、腐败十分不满,拒不去台湾,遂告老还乡,是一位爱国、有正义感、技术全面的海军专家。曾国晟被请到上海后,住在四川北路的一位亲戚家。张爱萍冒着炎热亲自登门,请他担任重要职务。

  华东海军后勤司令部开始在上海外滩17号,原英国(字林西报)大楼(后搬到武昌路9号)办公。当时我在后勤司令部参谋处工作,时常看到张爱萍轻车简从,和曾国晟促膝谈心,研究修理舰船和征集购置舰船等事宜。有时我随同曾国晟到江南厂进行修船的部署安排。曾平时寡言少语,但很有谋略,他的意见很受张爱萍的信任和重视。比如哪条船可以修,哪条船不能修,怎么样修,他都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如征集地方船只,到香港招商买船,以及把陆军火炮安装到船上,曾国晟都提出了很好的意见。“陈舰利炮”就是他提出来,后被张爱萍采纳和实施的。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浙东沿海岛屿仍为国民党军占领,长江口又布了水雷,国民党空军常派飞机来上海轰炸,仅1949年7月空袭就有27次之多。1950年2月6日最后一次大轰炸,上海港的码头、舰船和造船厂均遭受很大损失,有的船只被炸起火,燃油在黄浦江里漂到哪烧到哪;有的码头一片火海。杨树浦发电厂也被炸毁不能发电。

  此时中央军委命令,要华东海军准备渡海舰船,做好解放台湾的准备。

  曾国晟在张爱萍的领导下不负厚望,很快筹集20多个作战平台。一是请中央军委将在青岛起义的日式护卫舰“黄安”号调来,进行改装、修理;二是把遗弃在黄浦江中多年的3艘日式护卫舰进行大修改装;三是把在江阴俘获的日式护卫舰“威海”号、炮舰“永绩”号彻底大修改装;四是经陈毅市长批准,征集上海航运系统6艘货轮改装成军舰;五是将随国民党二舰队起义又被炸沉的惠安、安东4艘军舰分别组织人员打捞出水,并将它们修好。

  通过调用、购置及交换等方式,分别从上海、青岛等地筹集大型坦克登陆舰8艘、中型登陆舰6艘。华东海军又立即向中央军委申请,向苏联紧急购买苏式舰炮数百门,又从陆军调来陆炮近千门,改装上舰。张爱萍偕同曾国晟、陈玉生首先来到江南造船厂,抓恢复整顿工作,成立领导小组,曾任组长、陈任副组长。张爱萍多次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与曾国晟以及江南造船厂所长林惠平、军代表孟亚人协商整顿计划,并召开职工誓师大会,张爱萍亲自动员,号召工人们发扬主人翁精神,弘扬上海工人阶级的光荣传统,早日恢复生产,抢时间装修舰船,为解放台湾贡献力量。

  到1950年5月,上海地区的修造船厂共装修大小舰船150余艘次,有力地保证了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为华东海军第一支战舰编队的组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创造了中外海军修船史上的奇迹。后来这些舰船组编为3个舰队1个扫雷舰大队,配备了各级领导干部和舰员。

  1950年4月23日,华东海军成立一周年之际,专门在南京长江草鞋峡隆重举行舰艇命名典礼,为134艘舰艇命名、授旗。各舰艇挂满旗帜通过检阅舰,场面非常壮观。护卫舰以省会城市命名,如南昌、广州等,登陆舰以大山命名,如井冈山、吕梁山等。三野粟裕代司令员、军委海军刘道生副政委,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以及三野王建安、宋时轮、陈士榘、叶飞等兵团司令员均参加了典礼。粟裕说:“一年来建设这样规模的海军,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