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郑国芳:陶勇麾下的英勇小侦察兵

2015-8-19 10:11:49

来源:东方网 选稿:成昭远

  1941年初,中共地下党交通员护送15岁的郑慈、13岁的郑国芳和他们的堂叔郑观轶及另外两人,从十六铺码头乘船到青龙港,再由青龙港乘车到苏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

  郑国芳被安排到陈丕显处当机要员。一心要上战场打鬼子的他,几次向首长提出都没获得批准,就改变策略,与陈丕显夫人表明上战场杀鬼子的愿望,这一招还真有效,1942年初,他被安排到新四军1师3旅。因人小机灵有文化,被时任1师3旅旅长兼苏中军区第4军分区司令陶勇看中,成为旅部的一名侦察兵。在1师3旅的几年,正是抗战最艰苦的岁月。日伪军不断“清乡、扫荡、铁壁合围”,妄图用“三光”政策消灭抗日队伍。陶勇的部队在启东、海门一带坚持抗战,这里水网交错,每一排房子前都是一条小河,出门要过桥,后门连接着芦苇荡。成为掩护新四军最好的天然屏障。老百姓与新四军就是军民鱼水情,看到战士们吃的是豆饼,硬是将自己的玉米口粮省下一定要战士吃。新四军白天隐蔽在芦苇荡,晚上出击打鬼子。敌人的恶毒伎俩一次次被新四军击破,郑国芳也在战斗中得到锻炼,经受了考验,并于194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有几次战斗是郑国芳记忆犹新的。

  一次是到税务所卧底侦察敌情。为准确掌握日伪动向,知己知彼打击敌人,陶勇派出一批侦察兵到各据点摸情况。因郑国芳人小不引人注目,被派到如东县的大据点丰利镇税务所卧底。当时有汪伪政权的税务所,还有镇上的税务所,镇税务所实际由中共地下党控制,机灵的郑国芳以税务所收税员身份作掩护,与伪税务所人员厮混得很熟。对于“小把戏”的他,他们没戒备心,常带他到据点里晃悠。郑国芳乘机观察据点里日伪军人数、武器配置,敌人动向等,设法将情报传给交通站,火速送到陶勇手里。好几次鬼子抓住他:“小孩,什么地干活?”伪税所人员就会证明:“太君,是我们的人,良民大大地”。

  陶勇根据郑国芳的情报,几次挫败日伪扫荡,引起敌人怀疑:这个“小把戏”在税所却不收税,看来有问题,就报告鬼子。机智的郑国芳察觉后立马撤退。鬼子来抓人扑了空,就将镇税务所所长杀害了。其实,这个所长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只是郑国芳与他相互并不知道身份。闻听此事的陶勇怒不可遏,于是他把郑国芳叫去:“小鬼,你带路,我要抓伪税所的人,为我们的同志报仇。”由郑国芳带路,陶勇带了一个班的侦察兵骑着自行车,飞速赶到丰利镇,伪税所的人逃到据点里去了。陶勇令郑国芳再靠近据点侦察。郑国芳说:“司令不能再靠近了,前面就是日伪据点了。”陶勇拿起机枪对着据点方向一阵扫射,恨恨地说,小鬼子一定让你们偿还这笔血债。

  其次是帮助号兵吹响冲锋号。部队得到情报,日伪要出动扫荡。陶勇决定打伏击战歼灭敌人。鬼子和伪军有三四百人,还带着还乡团。新四军将敌人包围一阵猛打后,陶勇命令部队冲锋,号兵却没反应。陶勇说:“小鬼,赶快去看看怎么回事?”郑国芳冒着猛烈的炮火,躬身跑到号兵位置,原来两个号兵都是从红军长征过来的,得了肺气肿体质很差,经过激烈奔跑一下吹不出声了。郑国芳急中生智,顾不得生命危险,翻滚到敌人附近的沟边取到水,让号兵喝水后气顺了点,“嘟嘟嘟……”冲锋号骤然响起,新四军战士“冲啊,杀啊”的呼声响彻云霄,敌人一下溃不成军。

  这次战斗,新四军不但击毙十多个日军,还抓到十几个“还乡团”,这些人都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铁杆汉奸,很多老百姓和新四军伤员惨死在他们手中,其中还有一个叛变投敌的原新四军排长。嫉恶如仇的陶勇,一声令下枪毙了叛徒。部队要转移,被抓的“还乡团”如何处置?不能用枪打,会暴露目标。陶勇命令全部用刀砍死,郑国芳有一把在战场上缴获的很锋利的日本马刀,此时在处死“还乡团”上发挥作用了。

  再次是参加“火烧篱笆二百里”。敌人从如皋到如东、掘港、南坎一带的二百里路线上,用竹篱笆进行封锁,每隔十几里就建一个炮楼,每隔一段时间就派部队去巡逻,企图用隔离法困死共产党、新四军。郑国芳从掘港调到如东陶勇司令这里就是钻篱笆的。那时要避开碉堡,只能晚上走小路,用了好几天才到达。新四军一段段地扒篱笆,但效果不大,扒了敌人又扎起。陶勇想到仿效三国里的“火烧连营七百里”,来个“火烧篱笆二百里”,他将方案报给粟裕,没想到与粟裕的想法一拍即合。部队行动一致,并发动了很多老百姓参与,随着腾空而起的信号弹,部队和老百姓一起放火烧篱笆。瞬间熊熊燃烧的火带绵延二百里,火光映红了半壁天,敌人蜷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苦心经营的篱笆墙化为灰烬。郑国芳不断地传达陶勇的一道道命令。一场大火,烧得根据地的军民扬眉吐气。

  郑国芳说,其实战斗是很残酷的,经常会有牺牲的。记得有一次扫荡的日伪军被新四军包围,日本鬼子在炮楼里拒不投降,重机枪还在向我军扫射,我们十多个冲上去的战士牺牲了。陶勇一声令下:“不投降就坚决消灭他们!”这才结束战斗。

  1944年,郑国芳调到新四军军部胡立教处的调查研究室当情报员。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又随部队在福建前线从事情报工作,部队出色地提供了军事情报,他代表部队两次到北京开会,两次在怀仁堂受到毛主席接见。接见时,首长特地安排他站在毛主席后面,这张照片他珍藏至今。以后,他又有三次受到毛主席接见。莫大的荣誉激励他始终不懈地为革命努力工作。郑国芳说:大妹郑仲英在哥哥姐姐的影响下,从小就立下志向,也要参加抗日斗争。

上一篇稿件

郑国芳:陶勇麾下的英勇小侦察兵

2015年8月19日 10:11 来源:东方网

  1941年初,中共地下党交通员护送15岁的郑慈、13岁的郑国芳和他们的堂叔郑观轶及另外两人,从十六铺码头乘船到青龙港,再由青龙港乘车到苏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

  郑国芳被安排到陈丕显处当机要员。一心要上战场打鬼子的他,几次向首长提出都没获得批准,就改变策略,与陈丕显夫人表明上战场杀鬼子的愿望,这一招还真有效,1942年初,他被安排到新四军1师3旅。因人小机灵有文化,被时任1师3旅旅长兼苏中军区第4军分区司令陶勇看中,成为旅部的一名侦察兵。在1师3旅的几年,正是抗战最艰苦的岁月。日伪军不断“清乡、扫荡、铁壁合围”,妄图用“三光”政策消灭抗日队伍。陶勇的部队在启东、海门一带坚持抗战,这里水网交错,每一排房子前都是一条小河,出门要过桥,后门连接着芦苇荡。成为掩护新四军最好的天然屏障。老百姓与新四军就是军民鱼水情,看到战士们吃的是豆饼,硬是将自己的玉米口粮省下一定要战士吃。新四军白天隐蔽在芦苇荡,晚上出击打鬼子。敌人的恶毒伎俩一次次被新四军击破,郑国芳也在战斗中得到锻炼,经受了考验,并于194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有几次战斗是郑国芳记忆犹新的。

  一次是到税务所卧底侦察敌情。为准确掌握日伪动向,知己知彼打击敌人,陶勇派出一批侦察兵到各据点摸情况。因郑国芳人小不引人注目,被派到如东县的大据点丰利镇税务所卧底。当时有汪伪政权的税务所,还有镇上的税务所,镇税务所实际由中共地下党控制,机灵的郑国芳以税务所收税员身份作掩护,与伪税务所人员厮混得很熟。对于“小把戏”的他,他们没戒备心,常带他到据点里晃悠。郑国芳乘机观察据点里日伪军人数、武器配置,敌人动向等,设法将情报传给交通站,火速送到陶勇手里。好几次鬼子抓住他:“小孩,什么地干活?”伪税所人员就会证明:“太君,是我们的人,良民大大地”。

  陶勇根据郑国芳的情报,几次挫败日伪扫荡,引起敌人怀疑:这个“小把戏”在税所却不收税,看来有问题,就报告鬼子。机智的郑国芳察觉后立马撤退。鬼子来抓人扑了空,就将镇税务所所长杀害了。其实,这个所长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只是郑国芳与他相互并不知道身份。闻听此事的陶勇怒不可遏,于是他把郑国芳叫去:“小鬼,你带路,我要抓伪税所的人,为我们的同志报仇。”由郑国芳带路,陶勇带了一个班的侦察兵骑着自行车,飞速赶到丰利镇,伪税所的人逃到据点里去了。陶勇令郑国芳再靠近据点侦察。郑国芳说:“司令不能再靠近了,前面就是日伪据点了。”陶勇拿起机枪对着据点方向一阵扫射,恨恨地说,小鬼子一定让你们偿还这笔血债。

  其次是帮助号兵吹响冲锋号。部队得到情报,日伪要出动扫荡。陶勇决定打伏击战歼灭敌人。鬼子和伪军有三四百人,还带着还乡团。新四军将敌人包围一阵猛打后,陶勇命令部队冲锋,号兵却没反应。陶勇说:“小鬼,赶快去看看怎么回事?”郑国芳冒着猛烈的炮火,躬身跑到号兵位置,原来两个号兵都是从红军长征过来的,得了肺气肿体质很差,经过激烈奔跑一下吹不出声了。郑国芳急中生智,顾不得生命危险,翻滚到敌人附近的沟边取到水,让号兵喝水后气顺了点,“嘟嘟嘟……”冲锋号骤然响起,新四军战士“冲啊,杀啊”的呼声响彻云霄,敌人一下溃不成军。

  这次战斗,新四军不但击毙十多个日军,还抓到十几个“还乡团”,这些人都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铁杆汉奸,很多老百姓和新四军伤员惨死在他们手中,其中还有一个叛变投敌的原新四军排长。嫉恶如仇的陶勇,一声令下枪毙了叛徒。部队要转移,被抓的“还乡团”如何处置?不能用枪打,会暴露目标。陶勇命令全部用刀砍死,郑国芳有一把在战场上缴获的很锋利的日本马刀,此时在处死“还乡团”上发挥作用了。

  再次是参加“火烧篱笆二百里”。敌人从如皋到如东、掘港、南坎一带的二百里路线上,用竹篱笆进行封锁,每隔十几里就建一个炮楼,每隔一段时间就派部队去巡逻,企图用隔离法困死共产党、新四军。郑国芳从掘港调到如东陶勇司令这里就是钻篱笆的。那时要避开碉堡,只能晚上走小路,用了好几天才到达。新四军一段段地扒篱笆,但效果不大,扒了敌人又扎起。陶勇想到仿效三国里的“火烧连营七百里”,来个“火烧篱笆二百里”,他将方案报给粟裕,没想到与粟裕的想法一拍即合。部队行动一致,并发动了很多老百姓参与,随着腾空而起的信号弹,部队和老百姓一起放火烧篱笆。瞬间熊熊燃烧的火带绵延二百里,火光映红了半壁天,敌人蜷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苦心经营的篱笆墙化为灰烬。郑国芳不断地传达陶勇的一道道命令。一场大火,烧得根据地的军民扬眉吐气。

  郑国芳说,其实战斗是很残酷的,经常会有牺牲的。记得有一次扫荡的日伪军被新四军包围,日本鬼子在炮楼里拒不投降,重机枪还在向我军扫射,我们十多个冲上去的战士牺牲了。陶勇一声令下:“不投降就坚决消灭他们!”这才结束战斗。

  1944年,郑国芳调到新四军军部胡立教处的调查研究室当情报员。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又随部队在福建前线从事情报工作,部队出色地提供了军事情报,他代表部队两次到北京开会,两次在怀仁堂受到毛主席接见。接见时,首长特地安排他站在毛主席后面,这张照片他珍藏至今。以后,他又有三次受到毛主席接见。莫大的荣誉激励他始终不懈地为革命努力工作。郑国芳说:大妹郑仲英在哥哥姐姐的影响下,从小就立下志向,也要参加抗日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