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被八路军俘虏日军供述:每天发香烟 走时送路费

2015-8-14 08:51:44

来源:参考消息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被俘日军

    共同社8月10日报道称,调查中日战争时被中方俘虏后又归队的约40名日军士兵的记录文件日前被发现。据此文件可知,当时八路军相对优待日军俘虏,并进行了瓦解斗志的思想教育。

  据悉,对一度成为俘虏的士兵进行调查的日军文件十分罕见,这些文件可能成为了解被派往中国的日军情况的珍贵资料。

  此次被发现的文件是1941年2月的《有关归队俘虏的参考资料》等一百几十页资料,上面有“军事绝密”的红印。

  接受调查的多数士兵都供称,被俘期间每天有数顿餐食及香烟发放。一名20多岁被俘上等兵说:“主食有3个馒头,一天两顿。一天发10支一包的烟。”

  还有部分士兵称接受了治疗以及获得返回所需路费。一名一等兵说:“每天治疗一次伤口,送还时得到5日元路费。”

  此外,资料显示有士兵反映八路军让他们阅读河上肇等马克思主义者的日语著作,并教育他们战争是由日本的军阀和财阀发动的。

  八路军被认为当时对日军采取了不杀俘虏、优待俘虏的方针,还释放了部分俘虏。此次资料的发现再次证实了该方针曾在战地付诸实践。

  对于成为俘虏一事,过半士兵供称“耻辱”、“不光彩”等。此次发现的资料中还包括汇总了在华各部队应对策略的文件,其中也有“应当教育一旦成为俘虏就当自我了结”的记录。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战史研究中心专攻日中关系史的主任研究官岩谷分析说:“当时不断有日本兵因八路军的游击战而被俘。军方大概是为了应对该情况而总结了这份资料。”

  共同社8月10日报道称,中日战争期间,被俘日本士兵的整体情况存在诸多不明之处。由于成为敌方俘虏被认为是耻辱之事,相关情况自当时起就被隐藏起来,日军也几乎没有留下相关记录或资料。因此,此次被俘士兵供述资料的发现或将对战史研究提供一定的帮助。

  在新发现的记录文件中,总结归队俘虏应对措施的日军资料中有“甚至存在对优待心存感激的士兵”等内容。其中提出,有必要对士兵进行教育,告诉他们优待及释放俘虏是中方的“战术”。

  有日本士兵供述,参加了曾在重庆组织反战活动的日本作家鹿地亘的集体教育。还有士兵表达悔恨心情称“玷污了部队的名誉,万分抱歉”,也有士兵表示“试图咬舌自尽”。

  据悉,当时日军俘虏被敌方释放归队后,很多会在军法会议上受到严惩。八路军也向被俘士兵询问此前送还的日军俘虏遭枪杀之事是否属实。

  通过采访该文件中有实名记录的士兵遗属得知,仅1人获得不起诉处分,有超过30人的处分结果未能确认。

  熟悉东京审判及战时俘虏问题的一桥大学特聘讲师宇田川幸大指出:“再次了解到,不容许成为俘虏的方针当时渗透于日军士兵之中。”他还表示:“或许这种想法也成为日军虐待敌军俘虏的原因。”

上一篇稿件

被八路军俘虏日军供述:每天发香烟 走时送路费

2015年8月14日 08:51 来源:参考消息

  

图片说明:被俘日军

    共同社8月10日报道称,调查中日战争时被中方俘虏后又归队的约40名日军士兵的记录文件日前被发现。据此文件可知,当时八路军相对优待日军俘虏,并进行了瓦解斗志的思想教育。

  据悉,对一度成为俘虏的士兵进行调查的日军文件十分罕见,这些文件可能成为了解被派往中国的日军情况的珍贵资料。

  此次被发现的文件是1941年2月的《有关归队俘虏的参考资料》等一百几十页资料,上面有“军事绝密”的红印。

  接受调查的多数士兵都供称,被俘期间每天有数顿餐食及香烟发放。一名20多岁被俘上等兵说:“主食有3个馒头,一天两顿。一天发10支一包的烟。”

  还有部分士兵称接受了治疗以及获得返回所需路费。一名一等兵说:“每天治疗一次伤口,送还时得到5日元路费。”

  此外,资料显示有士兵反映八路军让他们阅读河上肇等马克思主义者的日语著作,并教育他们战争是由日本的军阀和财阀发动的。

  八路军被认为当时对日军采取了不杀俘虏、优待俘虏的方针,还释放了部分俘虏。此次资料的发现再次证实了该方针曾在战地付诸实践。

  对于成为俘虏一事,过半士兵供称“耻辱”、“不光彩”等。此次发现的资料中还包括汇总了在华各部队应对策略的文件,其中也有“应当教育一旦成为俘虏就当自我了结”的记录。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战史研究中心专攻日中关系史的主任研究官岩谷分析说:“当时不断有日本兵因八路军的游击战而被俘。军方大概是为了应对该情况而总结了这份资料。”

  共同社8月10日报道称,中日战争期间,被俘日本士兵的整体情况存在诸多不明之处。由于成为敌方俘虏被认为是耻辱之事,相关情况自当时起就被隐藏起来,日军也几乎没有留下相关记录或资料。因此,此次被俘士兵供述资料的发现或将对战史研究提供一定的帮助。

  在新发现的记录文件中,总结归队俘虏应对措施的日军资料中有“甚至存在对优待心存感激的士兵”等内容。其中提出,有必要对士兵进行教育,告诉他们优待及释放俘虏是中方的“战术”。

  有日本士兵供述,参加了曾在重庆组织反战活动的日本作家鹿地亘的集体教育。还有士兵表达悔恨心情称“玷污了部队的名誉,万分抱歉”,也有士兵表示“试图咬舌自尽”。

  据悉,当时日军俘虏被敌方释放归队后,很多会在军法会议上受到严惩。八路军也向被俘士兵询问此前送还的日军俘虏遭枪杀之事是否属实。

  通过采访该文件中有实名记录的士兵遗属得知,仅1人获得不起诉处分,有超过30人的处分结果未能确认。

  熟悉东京审判及战时俘虏问题的一桥大学特聘讲师宇田川幸大指出:“再次了解到,不容许成为俘虏的方针当时渗透于日军士兵之中。”他还表示:“或许这种想法也成为日军虐待敌军俘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