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有一个神父 一直做好事"

2015-7-30 16:03:56

来源:东方网综合 选稿:成昭远

  总还会有一些人,知道这件事,甚至亲历过这件事。

  苏智良迫不及待想找到他们:“我们要拯救这一重要事件的历史记忆。当年的难民年纪最小的现在也80多岁了,再不做,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找起来,谈何容易?

  70多年沧海桑田,人海茫茫,他们唯一可以尝试的路径,就是去当年南市难民区所在的老城厢碰碰运气。或许,有些难民此后一直生活于此,且仍在世。但城市改造的洪流,已席卷了老城厢的大部分,即使在尚未动迁的里弄中,大部分住户也都是解放后搬入的,他们的命运不曾与那段往事有过交集。

  不容易,也得试试。

  拿着学校开的证明,带上摄像机、笔记本等调查工具,王海鸥、胡皓磊和陈斌到难民区旧址相关的所有居委会一一拜访,询问是否有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人,然后再找老人们问问是否知道此事。

  “没听说过呀!”“有这个事吗?”听闻他们的来意,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反应大抵如此。

  广福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引着他们在辖区里弄兜了一大圈,问了五六位年逾八旬的老者,都说不知道。

  接连这样走访几个居委会,也都无果。

  盛夏骄阳下,年轻的调查者们走在迂回的弄堂间,一路心情跌宕——抱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出。王海鸥说当时他们“几乎要绝望了。但既然来了,就再多跑几家”。

  那就再多跑几家。古城居委会是其中之一。听说他们的来意后,有人指着办公室里一位妇女说,“她婆婆100岁了。”

  当即,那位妇女给自己的婆婆余阿姣打了电话,问知不知道南市难民区。电话那端的回答是,知道。

  居住在安仁街的余阿姣,已100岁高龄,住在父亲留给她的老宅里。她思路还清晰,用带着宁波口音的上海话给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知道”:1937年,我就住在这里,这里被铁门和铁丝网封锁起来了。日本兵进来后,不让我们从前门进出,还不让开灯,水井也被他们占据了……

  如此这般大海捞针,调查者又找到了第二位亲历者,家住南王医马弄86岁的王晓梅。王晓梅没有见过饶家驹,但“有一个神父,一直做好事,帮助中国人”的印象却铭记至今。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有一个神父 一直做好事"

2015年7月30日 16:03 来源:东方网综合

  总还会有一些人,知道这件事,甚至亲历过这件事。

  苏智良迫不及待想找到他们:“我们要拯救这一重要事件的历史记忆。当年的难民年纪最小的现在也80多岁了,再不做,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找起来,谈何容易?

  70多年沧海桑田,人海茫茫,他们唯一可以尝试的路径,就是去当年南市难民区所在的老城厢碰碰运气。或许,有些难民此后一直生活于此,且仍在世。但城市改造的洪流,已席卷了老城厢的大部分,即使在尚未动迁的里弄中,大部分住户也都是解放后搬入的,他们的命运不曾与那段往事有过交集。

  不容易,也得试试。

  拿着学校开的证明,带上摄像机、笔记本等调查工具,王海鸥、胡皓磊和陈斌到难民区旧址相关的所有居委会一一拜访,询问是否有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人,然后再找老人们问问是否知道此事。

  “没听说过呀!”“有这个事吗?”听闻他们的来意,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反应大抵如此。

  广福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引着他们在辖区里弄兜了一大圈,问了五六位年逾八旬的老者,都说不知道。

  接连这样走访几个居委会,也都无果。

  盛夏骄阳下,年轻的调查者们走在迂回的弄堂间,一路心情跌宕——抱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出。王海鸥说当时他们“几乎要绝望了。但既然来了,就再多跑几家”。

  那就再多跑几家。古城居委会是其中之一。听说他们的来意后,有人指着办公室里一位妇女说,“她婆婆100岁了。”

  当即,那位妇女给自己的婆婆余阿姣打了电话,问知不知道南市难民区。电话那端的回答是,知道。

  居住在安仁街的余阿姣,已100岁高龄,住在父亲留给她的老宅里。她思路还清晰,用带着宁波口音的上海话给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知道”:1937年,我就住在这里,这里被铁门和铁丝网封锁起来了。日本兵进来后,不让我们从前门进出,还不让开灯,水井也被他们占据了……

  如此这般大海捞针,调查者又找到了第二位亲历者,家住南王医马弄86岁的王晓梅。王晓梅没有见过饶家驹,但“有一个神父,一直做好事,帮助中国人”的印象却铭记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