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拉贝 记忆重现

2015-7-30 16:03:22

来源:东方网综合 选稿:成昭远

  尘埃,被缕缕拨开。

  历史,为今天的研究者展露不轻易示人的深沉模样。

  研究者觉得,有责任要把历史的深沉力量和那个理应被记住的名字,传递给公众。

  2014年11月,由上海市历史学会和上海师范大学主办的“饶家驹与战时平民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作为“中法友好年项目”之一在上海举办。阮玛霞从美国来了,还有许多学者从法国、德国来了;姜玉春自北京来参加研讨会,还有许多上海本地学者参加了研讨会。中外学者一致认为:这位在抗战中救助难民的法国神父,堪称“上海拉贝”、“中国辛德勒”。

  研讨会上放映了上海音像资料馆制作的《饶家驹与战时难民保护》历史纪录片,作为难民代表出席研讨会的王晓梅老人,看完激动不已,为专家们讲述起自己在难民区的往事。黑白影像与亲历者的讲述,重现了那段非凡的历史,让今天的人们动容。

  80岁的刘复田老人在新闻里看到研讨会消息后,径直赶到研讨会现场,他要倾述自己的记忆:“饶神父在南市救济难民,对我而言是记忆犹新,幼时的我非常敬佩饶神父。”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饶家驹当年付出慈悲、作出壮举的城市,举办关于他的纪念活动。

  沉寂那么久之后,这位书写传奇的法国神父,终于以“上海拉贝”之名,重返这座城市,重获人们的敬意。

  其实,正如苏智良所持观点:饶家驹是拉贝的师傅。他首创的战时保护平民安全区模式,直接促成了《日内瓦条约》修订,这是写入国际公约的第一个“上海模式”。

  姜玉春也别有一番感受:当年饶家驹的知名度要比拉贝高,是他帮助拉贝筹建南京安全区的。现在则是拉贝的知名度要比饶家驹高,起码2013年我为饶家驹柏林纪念仪式而奔波时,是以拉贝的口碑来为他做宣传的。当年饶家驹帮助了拉贝,而今天拉贝帮助了饶家驹。

  德国总领事和法国副总领事在研讨会上共同致辞,这让与会者觉得,“这再次证实了饶家驹历史的广泛国际性,以及历史与现实意义。”而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汤重南的解读则更为直接:从饶家驹、拉贝等国际和平友好人士的事迹,可见中国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此主办方发出了2015年在上海豫园—城隍庙一带建立饶家驹及难民区纪念设施的倡议书,被一致通过。

  历史归来

  今天的人们正努力给历史一个恰当的回应,让蕴藉其间的伟大情怀和深沉力量,延绵向前。目前,饶家驹及难民区纪念设施正在筹备中,即将对世人开放。

  而苏智良更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把饶家驹南市难民区与犹太难民收容区打包申遗。“一个是外国人救助了我们中国人,一个是中国人救助了犹太人,这都是发生在上海的传奇。它们互为应和,相得益彰,展示了上海这座城市的人道主义光芒和伟大精神,理应成为值得我们珍视与传承的文化遗产。”

  言至此,苏智良深深停顿了一下。

  他或许觉得,其实,2014的那个夏日,站在阜春街上,自己如同站在历史与未来的相逢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拉贝 记忆重现

2015年7月30日 16:03 来源:东方网综合

  尘埃,被缕缕拨开。

  历史,为今天的研究者展露不轻易示人的深沉模样。

  研究者觉得,有责任要把历史的深沉力量和那个理应被记住的名字,传递给公众。

  2014年11月,由上海市历史学会和上海师范大学主办的“饶家驹与战时平民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作为“中法友好年项目”之一在上海举办。阮玛霞从美国来了,还有许多学者从法国、德国来了;姜玉春自北京来参加研讨会,还有许多上海本地学者参加了研讨会。中外学者一致认为:这位在抗战中救助难民的法国神父,堪称“上海拉贝”、“中国辛德勒”。

  研讨会上放映了上海音像资料馆制作的《饶家驹与战时难民保护》历史纪录片,作为难民代表出席研讨会的王晓梅老人,看完激动不已,为专家们讲述起自己在难民区的往事。黑白影像与亲历者的讲述,重现了那段非凡的历史,让今天的人们动容。

  80岁的刘复田老人在新闻里看到研讨会消息后,径直赶到研讨会现场,他要倾述自己的记忆:“饶神父在南市救济难民,对我而言是记忆犹新,幼时的我非常敬佩饶神父。”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饶家驹当年付出慈悲、作出壮举的城市,举办关于他的纪念活动。

  沉寂那么久之后,这位书写传奇的法国神父,终于以“上海拉贝”之名,重返这座城市,重获人们的敬意。

  其实,正如苏智良所持观点:饶家驹是拉贝的师傅。他首创的战时保护平民安全区模式,直接促成了《日内瓦条约》修订,这是写入国际公约的第一个“上海模式”。

  姜玉春也别有一番感受:当年饶家驹的知名度要比拉贝高,是他帮助拉贝筹建南京安全区的。现在则是拉贝的知名度要比饶家驹高,起码2013年我为饶家驹柏林纪念仪式而奔波时,是以拉贝的口碑来为他做宣传的。当年饶家驹帮助了拉贝,而今天拉贝帮助了饶家驹。

  德国总领事和法国副总领事在研讨会上共同致辞,这让与会者觉得,“这再次证实了饶家驹历史的广泛国际性,以及历史与现实意义。”而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汤重南的解读则更为直接:从饶家驹、拉贝等国际和平友好人士的事迹,可见中国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此主办方发出了2015年在上海豫园—城隍庙一带建立饶家驹及难民区纪念设施的倡议书,被一致通过。

  历史归来

  今天的人们正努力给历史一个恰当的回应,让蕴藉其间的伟大情怀和深沉力量,延绵向前。目前,饶家驹及难民区纪念设施正在筹备中,即将对世人开放。

  而苏智良更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把饶家驹南市难民区与犹太难民收容区打包申遗。“一个是外国人救助了我们中国人,一个是中国人救助了犹太人,这都是发生在上海的传奇。它们互为应和,相得益彰,展示了上海这座城市的人道主义光芒和伟大精神,理应成为值得我们珍视与传承的文化遗产。”

  言至此,苏智良深深停顿了一下。

  他或许觉得,其实,2014的那个夏日,站在阜春街上,自己如同站在历史与未来的相逢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