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公交旧话:1平方米能容纳12双脚

2015-7-29 08:16:34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依时 选稿:奚亮

  

  图片说明:徐家汇26路车站,乘客不排队争先上车,而车站没有人维持秩序。毕品富摄于1979年4月6日

  1979年4月6日下午3:15,徐家汇。

  距离下班的公交高峰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但26路车站已经拥挤不堪。车站如同一个小 型斗场。车辆一进站,人们就如得到战斗讯号,一个个乘客不仅不排队,还争先上车。人处其中,如在洪流之中。人们一头扎进激流,手奋力向前拨开缝隙,手肘则 不动声色抵挡着后面的人。所谓优雅、精致、讲究的上海人形象,在公交车来临时全部荡然无存。车站没有人维持秩序,老年人挤不上车,只能干着急。

  这一切,都被记者毕品富拍摄进了这一张早年刊载于《解放日报》的照片里。

  今天年纪稍长的上海人,都能回忆起自己沙丁鱼一般喘不过气、彼此前胸贴后背挤公交的难堪经历。最严重的公交拥挤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 期。公交公司曾专门派人在车厢作过调研发现,当时最拥挤时,车厢1平方米内要容纳下12双脚。而按常规测算,1平方米至多能容纳8双脚。遇到带着孩子,小 孩子往往被大人高举过头,从窗口先塞进卖票员怀里,大人才能空出手脚奋力“攻克”进车厢。

  为此,上海街头诞生了一种“新职业”,即许多公交车站都派力气大的男同志驻守站台,遇到乘客蜂拥进车厢的时候,就在车门外帮着把乘客往里面填塞……

  曾经宽敞的公交车

  上海人对公交车并不陌生,也不曾料想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坐车而那么窘迫。

  早在租界时代,外商即在租界的势力范围内率先铺路设立无轨电车,之后华商也跟着开设公交线路,使得上海成为中国最先拥有公交系统的城市之一。电车经过道路时的当当声,伴随着一代上海人成长。

  一直到解放后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上海的公交经营格局依旧呈三足鼎立之势,即英商、法商、华商三家企业,经营范围大致在原英租界、法租界和原南市地区。 1958年,国营企业将英、法商企业合并入华商公交,并成立了上海公交公司,就此开始由一家公司经营全上海公交的历史。

  “老公交”宋士 杰曾在接受相关采访时回忆自己年轻时代进入汽车二场工作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楚,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车辆很空。即使在上、下班时段,乘客也不见增 多,那时没有乘客高峰、低谷之分。我现在还记得,那时一到下午5时以后,在常熟路、华山路口,外白渡桥、东大名路一带已经很少看到有乘客了,马路上人也很 少。”

  全市调整上下班时间

  乘车开始变成难题的情况,在1979年后才渐渐显现。情况,很快就不容乐观。

  1979年入冬以来,公共汽车、电车的客运量迅速增长,每天高达八百六十万人次,特别是早晨上班时间,车辆更为拥挤。六点半到七点半的一个小时内,竟高 达一百多万人次。尽管公交公司采取了增加车辆,开辟跨线联运、区间车、大站车、高峰车等各种措施,乘车拥挤情况仍未见缓和。

  1979年12月15日,上海专门召开会议经过仔细讨论研究后决定,“从今天起市级各局、公司、市区和近郊区一部分工厂、中专、技校错开时间上下班,以改善市内公共交通拥挤情况。”

  错开上下班时间的具体规定是:

  市级各局:冬令期间,上午九时至十二时,下午一时至六时;夏令期间,上午八时半至十二时,下午一时半至六时。市级公司:冬令期间,上午八时半至十二时, 下午一时至五时半;夏令期间,上午八时至十二时,下午一时半至五时半。市区和近郊区的中专技校,上课时间由原来的八时改为八时半。

  工厂则结合用电和线路交通拥挤状况,原来在八时上班的,一般都推迟到八时半;原来在七时半上班的,一般都提前到七时上班。具体时间根据市里下发的通知规定执行。财贸系统根据自己的营业特点,作适当的调整。

  乘车人数持续上涨

  但之后,乘车难的情况,并未从根本上得到缓解。

  1980年12月29日,一辆71路公共汽车在延安路外滩终点站装客时,车辆误点,这时有百余名乘客拥在候车栏杆外候车。当661-640号车缓缓进站 准备装客时,有些乘客不遵守秩序,相互推搡,结果一位30岁左右的男乘客被拥倒在车辆底下,经车轮轧过当场死亡。而这是1980年一年内由于站头秩序不好 而发生的第八起死亡事故。

  媒体为此呼吁:“为了搞好交通秩序,确保乘客乘车安全,在上下班高峰时,公交公司虽已增派了五百余人,在近百 个重点站维持秩序,但有些乘客不遵守交通规则,争抢座位,有的凭自己年轻力壮,‘捷足先登’;有的未等车辆停靠就攀门随车而行,给候车乘客带来很大威胁。 有关部门希望广大乘客密切配合,共同搞好车站秩序,确保安全。”

  然而,再多的呼吁也难以缓解乘车难的事实。面对必须准点上班、上学的硬性需求,再有修养的人也不能再矜持了,最终练出一身“吊车门”、“扒车窗”的全挂子本事。

  而乘车的人数还是持续上涨。到了1981年冬,每天公共车辆的乘客人次已达到一千多万。

  从“推下车”到恨不得“抱上车”

  由于“乘车难”已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社会各方面反映十分强烈。1982年12月15日,《解放日报》专门发表记者调查《市区车辆为什么这样拥挤?》。 并在标题中提出:“希望各施工单位加快进度,缩短工期”、“希望认真执行错开上下班时间的规定”、“希望行车人员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这样三个意见。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据当时市公交公司调度室的同志的说法,1982年11月与上年11月相比,本市公交车辆的运输能力增长了7.2%,而客流量却只增 长3%,11月份公交日均行驶公里72.2万公里,比上年同期增长5.9%,运量与运能基本上是相适应的。那么,为什么乘车仍然会十分拥挤,秩序仍然相当 混乱呢?除冬季原因外,主要是如下几个原因:首先,车辆虽然不断增加,但道路条件改善不多,车辆通行困难。1982年公交增加了230辆铰接车,但由于道 路差,车辆受阻严重,有时甚至发生十多辆车子排成长蛇阵,严重影响了行车速度。公交公司曾于12月6日上午十点到十点半对16路电车成都路至新北门一段通 行状况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车辆行驶的速度每小时仅为6.25公里,照此推算,该线全程10.636公里需行驶102分钟,而计划行驶时间是45分 钟。

  其次,当时上海道路有18个路段正在施工(像四平路、天目中路、河南中路、光新路、军工路等都是交通要道),直接影响改道的线路有 43条,占市区线路总数的36.75%,间接影响的线路更多。再次,市政府原规定全市623个工厂和机关错开上下班时间,但是当时仍有196个单位没有执 行。另外,记者了解到,当时公交公司行车人员不认真执行行车制度,服务态度比较差。有时同时开来几辆车子都比较空,但有些司机就是不肯停车开门,甚至还在 乘客快要跑到车门时故意扬长而去。

  可以想见的是,每天在这种极度紧张、声嘶力竭的状态中工作,司售人员的心情也难以良好。

  1989年3月17日,报纸登载了这样一则新闻:3月16日上午8点15分,一辆211公交车停靠延安中路美丽园车站时,后门售票员突然越窗离车而去, 置大批乘客于不顾。过了一小时他才回来,一会儿推说到静安寺蹲坑去了,一会儿又说肚子泻。之后,在车队负责人命令下,方才将车子开到终点站,这时已经是9 时50分了。自然,在当时的情况下,此举激起民愤。

  一直到1996年,全市各家公交公司全部独立核算,自主经营。公交企业要自己赚钱,公交职工也要自己赚钱。司售人员从过去“最好将乘客‘推’下车”,转变为“恨不得把乘客‘抱’上车”。之后,随着高架以及地铁的出现,上海人忍受多年的乘车难现象,开始缓解。

  (本文摘自“上海观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公交旧话:1平方米能容纳12双脚

2015年7月29日 08:16 来源:解放日报

  

  图片说明:徐家汇26路车站,乘客不排队争先上车,而车站没有人维持秩序。毕品富摄于1979年4月6日

  1979年4月6日下午3:15,徐家汇。

  距离下班的公交高峰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但26路车站已经拥挤不堪。车站如同一个小 型斗场。车辆一进站,人们就如得到战斗讯号,一个个乘客不仅不排队,还争先上车。人处其中,如在洪流之中。人们一头扎进激流,手奋力向前拨开缝隙,手肘则 不动声色抵挡着后面的人。所谓优雅、精致、讲究的上海人形象,在公交车来临时全部荡然无存。车站没有人维持秩序,老年人挤不上车,只能干着急。

  这一切,都被记者毕品富拍摄进了这一张早年刊载于《解放日报》的照片里。

  今天年纪稍长的上海人,都能回忆起自己沙丁鱼一般喘不过气、彼此前胸贴后背挤公交的难堪经历。最严重的公交拥挤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 期。公交公司曾专门派人在车厢作过调研发现,当时最拥挤时,车厢1平方米内要容纳下12双脚。而按常规测算,1平方米至多能容纳8双脚。遇到带着孩子,小 孩子往往被大人高举过头,从窗口先塞进卖票员怀里,大人才能空出手脚奋力“攻克”进车厢。

  为此,上海街头诞生了一种“新职业”,即许多公交车站都派力气大的男同志驻守站台,遇到乘客蜂拥进车厢的时候,就在车门外帮着把乘客往里面填塞……

  曾经宽敞的公交车

  上海人对公交车并不陌生,也不曾料想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坐车而那么窘迫。

  早在租界时代,外商即在租界的势力范围内率先铺路设立无轨电车,之后华商也跟着开设公交线路,使得上海成为中国最先拥有公交系统的城市之一。电车经过道路时的当当声,伴随着一代上海人成长。

  一直到解放后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上海的公交经营格局依旧呈三足鼎立之势,即英商、法商、华商三家企业,经营范围大致在原英租界、法租界和原南市地区。 1958年,国营企业将英、法商企业合并入华商公交,并成立了上海公交公司,就此开始由一家公司经营全上海公交的历史。

  “老公交”宋士 杰曾在接受相关采访时回忆自己年轻时代进入汽车二场工作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楚,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车辆很空。即使在上、下班时段,乘客也不见增 多,那时没有乘客高峰、低谷之分。我现在还记得,那时一到下午5时以后,在常熟路、华山路口,外白渡桥、东大名路一带已经很少看到有乘客了,马路上人也很 少。”

  全市调整上下班时间

  乘车开始变成难题的情况,在1979年后才渐渐显现。情况,很快就不容乐观。

  1979年入冬以来,公共汽车、电车的客运量迅速增长,每天高达八百六十万人次,特别是早晨上班时间,车辆更为拥挤。六点半到七点半的一个小时内,竟高 达一百多万人次。尽管公交公司采取了增加车辆,开辟跨线联运、区间车、大站车、高峰车等各种措施,乘车拥挤情况仍未见缓和。

  1979年12月15日,上海专门召开会议经过仔细讨论研究后决定,“从今天起市级各局、公司、市区和近郊区一部分工厂、中专、技校错开时间上下班,以改善市内公共交通拥挤情况。”

  错开上下班时间的具体规定是:

  市级各局:冬令期间,上午九时至十二时,下午一时至六时;夏令期间,上午八时半至十二时,下午一时半至六时。市级公司:冬令期间,上午八时半至十二时, 下午一时至五时半;夏令期间,上午八时至十二时,下午一时半至五时半。市区和近郊区的中专技校,上课时间由原来的八时改为八时半。

  工厂则结合用电和线路交通拥挤状况,原来在八时上班的,一般都推迟到八时半;原来在七时半上班的,一般都提前到七时上班。具体时间根据市里下发的通知规定执行。财贸系统根据自己的营业特点,作适当的调整。

  乘车人数持续上涨

  但之后,乘车难的情况,并未从根本上得到缓解。

  1980年12月29日,一辆71路公共汽车在延安路外滩终点站装客时,车辆误点,这时有百余名乘客拥在候车栏杆外候车。当661-640号车缓缓进站 准备装客时,有些乘客不遵守秩序,相互推搡,结果一位30岁左右的男乘客被拥倒在车辆底下,经车轮轧过当场死亡。而这是1980年一年内由于站头秩序不好 而发生的第八起死亡事故。

  媒体为此呼吁:“为了搞好交通秩序,确保乘客乘车安全,在上下班高峰时,公交公司虽已增派了五百余人,在近百 个重点站维持秩序,但有些乘客不遵守交通规则,争抢座位,有的凭自己年轻力壮,‘捷足先登’;有的未等车辆停靠就攀门随车而行,给候车乘客带来很大威胁。 有关部门希望广大乘客密切配合,共同搞好车站秩序,确保安全。”

  然而,再多的呼吁也难以缓解乘车难的事实。面对必须准点上班、上学的硬性需求,再有修养的人也不能再矜持了,最终练出一身“吊车门”、“扒车窗”的全挂子本事。

  而乘车的人数还是持续上涨。到了1981年冬,每天公共车辆的乘客人次已达到一千多万。

  从“推下车”到恨不得“抱上车”

  由于“乘车难”已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社会各方面反映十分强烈。1982年12月15日,《解放日报》专门发表记者调查《市区车辆为什么这样拥挤?》。 并在标题中提出:“希望各施工单位加快进度,缩短工期”、“希望认真执行错开上下班时间的规定”、“希望行车人员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这样三个意见。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据当时市公交公司调度室的同志的说法,1982年11月与上年11月相比,本市公交车辆的运输能力增长了7.2%,而客流量却只增 长3%,11月份公交日均行驶公里72.2万公里,比上年同期增长5.9%,运量与运能基本上是相适应的。那么,为什么乘车仍然会十分拥挤,秩序仍然相当 混乱呢?除冬季原因外,主要是如下几个原因:首先,车辆虽然不断增加,但道路条件改善不多,车辆通行困难。1982年公交增加了230辆铰接车,但由于道 路差,车辆受阻严重,有时甚至发生十多辆车子排成长蛇阵,严重影响了行车速度。公交公司曾于12月6日上午十点到十点半对16路电车成都路至新北门一段通 行状况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车辆行驶的速度每小时仅为6.25公里,照此推算,该线全程10.636公里需行驶102分钟,而计划行驶时间是45分 钟。

  其次,当时上海道路有18个路段正在施工(像四平路、天目中路、河南中路、光新路、军工路等都是交通要道),直接影响改道的线路有 43条,占市区线路总数的36.75%,间接影响的线路更多。再次,市政府原规定全市623个工厂和机关错开上下班时间,但是当时仍有196个单位没有执 行。另外,记者了解到,当时公交公司行车人员不认真执行行车制度,服务态度比较差。有时同时开来几辆车子都比较空,但有些司机就是不肯停车开门,甚至还在 乘客快要跑到车门时故意扬长而去。

  可以想见的是,每天在这种极度紧张、声嘶力竭的状态中工作,司售人员的心情也难以良好。

  1989年3月17日,报纸登载了这样一则新闻:3月16日上午8点15分,一辆211公交车停靠延安中路美丽园车站时,后门售票员突然越窗离车而去, 置大批乘客于不顾。过了一小时他才回来,一会儿推说到静安寺蹲坑去了,一会儿又说肚子泻。之后,在车队负责人命令下,方才将车子开到终点站,这时已经是9 时50分了。自然,在当时的情况下,此举激起民愤。

  一直到1996年,全市各家公交公司全部独立核算,自主经营。公交企业要自己赚钱,公交职工也要自己赚钱。司售人员从过去“最好将乘客‘推’下车”,转变为“恨不得把乘客‘抱’上车”。之后,随着高架以及地铁的出现,上海人忍受多年的乘车难现象,开始缓解。

  (本文摘自“上海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