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54年毛泽东因何事训毛远新:得五分顶个屁用?

2015-7-9 08:41:12

来源:中老年时报 作者:朱旦华 选稿:朱恬

原标题: 54年毛泽东因何事训毛远新:得五分顶个屁用?

  核心提示:主席很严肃地说:“在学校,你地理考试能得5分,却连自己走过什么地方都说不清,你那个5分顶个屁用!”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4年9月12日第7版,作者:朱旦华,原题:《毛泽东与侄子毛远新

  教育孩子独具特点

  1951年,我10岁的儿子毛远新来到毛主席身边生活。毛主席认为,孩子正处于发育长身体的阶段,要把身体好放在第一位。主席亲自教远新学游泳,亲自到中南海冰面上看远新练习滑冰。上中学后,鼓励远新冬天在雪地里洗冷水澡,要远新每天必须保持一个小时以上的体育运动。当远新夸耀自己体育成绩时,主席还一块块摸他的肌肉,提出和他掰腕子比赛,检验他的体力。远新回南昌时对我说,要不是值班卫士及时提醒他,怕伤了主席,才故意输给了主席,否则他一定会赢的。远新上高中后,主席鼓励他报名参加业余体校,每个星期天放弃休息,从事大运动量的训练。主席非常关注学校体育课的教学方法,对体育课遇到风雨天,只在室内活动的做法很不满意。他对远新说:“体育不仅是锻炼身体,更是磨炼意志。一个民族的青少年,有没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力,有没有健壮的体魄,关乎这个民族的前途。”体育课成绩,首先要看孩子有没有养成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挫折不怕失败、坚持不懈的意志力,看孩子有没有养成自觉的体育锻炼的习惯。毛主席说过,“德智体,德智体,离开了健康身体,德与智就失去了物质载体,成了一句空话。”说他自己像远新这么大时,就立下誓言,“文明吾精神,野蛮吾体魄。”

  主席特别注重培养子女做任何事都要有一种认真精神,注重培养亲自动手的能力。不怕你说错话、做错事,也允许你说错话、做错事,就怕你说假话、做假事,怕你做事遇到困难就半途而废。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必须做好。

  1954年,学校放假,远新一到南昌就跟我要地图,我问他干什么用,他说上次从南昌回到北京后,主席问他火车经过了哪几个省、哪几个城市,越过了哪几条大江大河。远新想了半天也没说出几个。主席很严肃地说:“在学校,你地理考试能得5分,却连自己走过什么地方都说不清,你那个5分顶个屁用!”主席还从床边拿出本地图册,沿着铁路线给他讲了一遍。主席又问他:“如果淮河发大水,在安徽把铁路冲断了,你从南昌怎么回北京?”远新一句话也答不出。主席就把那本地图册给他,说:“自己回去查查地图,就算课外作业吧。”主席接着问,途经哪个城市印象最深。远新想了想,很认真地说:“符离集(安徽宿州小镇)。”主席一愣,问:“符离集?为什么?”远新说:“小炮叔叔(远新继父方志纯的警卫员)买了个烧鸡,可好吃呢。还有上海火车站。”主席问:“为什么?”远新说:“上厕所还要掏钱。”主席实在忍不住了,搂着远新哈哈大笑起来。远新说他这次要先从地图上查清楚,怕主席再问他。

  远新刚上初中的时候,姐姐李讷买了个小闹钟。主席问远新,你能不能把它全部拆开,然后再重新装好?远新逞能说:“没问题。”没想到拆到一半,发条突然崩开,把零件崩散了一地,有个小零件怎么也找不到了,远新怕姐姐找他算账,着急得想哭。主席就叫卫士去帮他。找到了,远新真的把闹钟重新装好了。又过了两年,1956年吧,远新15岁,我在北京给他买了辆自行车,他上来就自己动手把车子拆成一个个零件,拆到不能再拆的地步,然后自己再重新组装起来。

  激将法

  1960年远新高中毕业,被保送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他自己非常想去,高高兴兴地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主席。没想到主席却说:“保送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自己去考!”还说他怀疑保送是对干部子弟的特殊照顾,这种风气要不得。远新急了,说:“哈军工今年招生,全部都是各地优等生保送的,都不用考试,又不专门对干部子弟。”主席说:“虽然我对现在高考招生方法不赞成,但是,全国青年人进大学都要考,你也不得例外。”又说:“我看你是怕自己考不上,才选择保送吧?”把远新逼得无路可走,横下心来说:“那好,我不上哈军工了。你说,哪所大学最难考,我自己去考!”主席说:“恐怕要算北大、清华吧。”远新说:“那我就报考清华大学,我就不信考不上!”远新谢绝了哈军工的录取,以优秀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现在回想起来,主席用的是激将法。他既要反对干部子弟特殊化,又要激励年轻人的斗志,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凭自己的能力,绝对不许靠父辈的地位、烈士的招牌。

  远新虽然考上了清华,但还是想去哈军工上学。学校放寒假,主席在广州,要他也去。阿曾(曾宪植——时任全国妇联常委、书记处书记,朱旦华的好友)的儿子阿宁是远新的好朋友,阿宁鼓动他转学去哈军工。远新就去对主席说:“你说不要保送要自己去考,我已经考上清华了。但我想转学去哈军工。”主席同意他转学,但又说:“晓得人家陈赓要不要你哟。”远新说,阿宁给陈赓院长打了电话,陈院长说欢迎我去。主席说:“既然陈赓欢迎,那你就去吧。”远新在清华只读了半年,就转学到哈军工导弹工程系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54年毛泽东因何事训毛远新:得五分顶个屁用?

2015年7月9日 08:41 来源:中老年时报

原标题: 54年毛泽东因何事训毛远新:得五分顶个屁用?

  核心提示:主席很严肃地说:“在学校,你地理考试能得5分,却连自己走过什么地方都说不清,你那个5分顶个屁用!”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4年9月12日第7版,作者:朱旦华,原题:《毛泽东与侄子毛远新

  教育孩子独具特点

  1951年,我10岁的儿子毛远新来到毛主席身边生活。毛主席认为,孩子正处于发育长身体的阶段,要把身体好放在第一位。主席亲自教远新学游泳,亲自到中南海冰面上看远新练习滑冰。上中学后,鼓励远新冬天在雪地里洗冷水澡,要远新每天必须保持一个小时以上的体育运动。当远新夸耀自己体育成绩时,主席还一块块摸他的肌肉,提出和他掰腕子比赛,检验他的体力。远新回南昌时对我说,要不是值班卫士及时提醒他,怕伤了主席,才故意输给了主席,否则他一定会赢的。远新上高中后,主席鼓励他报名参加业余体校,每个星期天放弃休息,从事大运动量的训练。主席非常关注学校体育课的教学方法,对体育课遇到风雨天,只在室内活动的做法很不满意。他对远新说:“体育不仅是锻炼身体,更是磨炼意志。一个民族的青少年,有没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力,有没有健壮的体魄,关乎这个民族的前途。”体育课成绩,首先要看孩子有没有养成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挫折不怕失败、坚持不懈的意志力,看孩子有没有养成自觉的体育锻炼的习惯。毛主席说过,“德智体,德智体,离开了健康身体,德与智就失去了物质载体,成了一句空话。”说他自己像远新这么大时,就立下誓言,“文明吾精神,野蛮吾体魄。”

  主席特别注重培养子女做任何事都要有一种认真精神,注重培养亲自动手的能力。不怕你说错话、做错事,也允许你说错话、做错事,就怕你说假话、做假事,怕你做事遇到困难就半途而废。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必须做好。

  1954年,学校放假,远新一到南昌就跟我要地图,我问他干什么用,他说上次从南昌回到北京后,主席问他火车经过了哪几个省、哪几个城市,越过了哪几条大江大河。远新想了半天也没说出几个。主席很严肃地说:“在学校,你地理考试能得5分,却连自己走过什么地方都说不清,你那个5分顶个屁用!”主席还从床边拿出本地图册,沿着铁路线给他讲了一遍。主席又问他:“如果淮河发大水,在安徽把铁路冲断了,你从南昌怎么回北京?”远新一句话也答不出。主席就把那本地图册给他,说:“自己回去查查地图,就算课外作业吧。”主席接着问,途经哪个城市印象最深。远新想了想,很认真地说:“符离集(安徽宿州小镇)。”主席一愣,问:“符离集?为什么?”远新说:“小炮叔叔(远新继父方志纯的警卫员)买了个烧鸡,可好吃呢。还有上海火车站。”主席问:“为什么?”远新说:“上厕所还要掏钱。”主席实在忍不住了,搂着远新哈哈大笑起来。远新说他这次要先从地图上查清楚,怕主席再问他。

  远新刚上初中的时候,姐姐李讷买了个小闹钟。主席问远新,你能不能把它全部拆开,然后再重新装好?远新逞能说:“没问题。”没想到拆到一半,发条突然崩开,把零件崩散了一地,有个小零件怎么也找不到了,远新怕姐姐找他算账,着急得想哭。主席就叫卫士去帮他。找到了,远新真的把闹钟重新装好了。又过了两年,1956年吧,远新15岁,我在北京给他买了辆自行车,他上来就自己动手把车子拆成一个个零件,拆到不能再拆的地步,然后自己再重新组装起来。

  激将法

  1960年远新高中毕业,被保送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他自己非常想去,高高兴兴地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主席。没想到主席却说:“保送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自己去考!”还说他怀疑保送是对干部子弟的特殊照顾,这种风气要不得。远新急了,说:“哈军工今年招生,全部都是各地优等生保送的,都不用考试,又不专门对干部子弟。”主席说:“虽然我对现在高考招生方法不赞成,但是,全国青年人进大学都要考,你也不得例外。”又说:“我看你是怕自己考不上,才选择保送吧?”把远新逼得无路可走,横下心来说:“那好,我不上哈军工了。你说,哪所大学最难考,我自己去考!”主席说:“恐怕要算北大、清华吧。”远新说:“那我就报考清华大学,我就不信考不上!”远新谢绝了哈军工的录取,以优秀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现在回想起来,主席用的是激将法。他既要反对干部子弟特殊化,又要激励年轻人的斗志,凡事都要靠自己努力,凭自己的能力,绝对不许靠父辈的地位、烈士的招牌。

  远新虽然考上了清华,但还是想去哈军工上学。学校放寒假,主席在广州,要他也去。阿曾(曾宪植——时任全国妇联常委、书记处书记,朱旦华的好友)的儿子阿宁是远新的好朋友,阿宁鼓动他转学去哈军工。远新就去对主席说:“你说不要保送要自己去考,我已经考上清华了。但我想转学去哈军工。”主席同意他转学,但又说:“晓得人家陈赓要不要你哟。”远新说,阿宁给陈赓院长打了电话,陈院长说欢迎我去。主席说:“既然陈赓欢迎,那你就去吧。”远新在清华只读了半年,就转学到哈军工导弹工程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