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地下党曾借“心理咨询”与国民党聊天得重要情报

2015-7-7 09:01: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选稿:成昭远

  核心提示:邹铎注意到,很多国民党军官住院后情绪十分消沉,于是他经常主动找他们“谈心”,为他们进行“心理咨询”,还不时为他们多开些药。不少国民党伤病员见邹铎和蔼可亲,又是医院的总务主任,在倾诉完满腹牢骚后,什么都和邹铎聊,虽然一般都是琐事,但经过分析,邹铎从中提炼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图片说明:地下党资料图

  1946年10月,民盟总部委派邹铎来徐州开展地下工作。经宋庆龄介绍,邹铎被任命为国民党徐州陆军总医院中尉司务长(后为上尉总务主任)。邹铎遂以“主任”身份为掩护,与中共地下党组织密切配合,在隐蔽战线上开展了情报工作。

  在淮海战役打响前夕,华野徐州办事处在战略情报方面组成了严密的情报系统,可提供情报的联络点共有六处,其中地下民盟组织为其中的两处。

  中共打入国民党“剿总”司令部机要处的地下工作者钱树岩负责搞清国民党军几十个军的番号、军长姓名等战略情报,而邹铎则负责了解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的性格,高级将领间的相互关系,各军师的作战特点、敌军中的新老兵比例、官兵士气以及作战实力等情报,搜集每场作战后的敌人士气的变化等。

  邹铎注意到,很多国民党军官住院后情绪十分消沉,于是他经常主动找他们“谈心”,为他们进行“心理咨询”,还不时为他们多开些药。不少国民党伤病员见邹铎和蔼可亲,又是医院的总务主任,在倾诉完满腹牢骚后,什么都和邹铎聊,虽然一般都是琐事,但经过分析,邹铎从中提炼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比如一次,邹铎和一个新五军的军官聊起防御工事,那名军官告诉他:国民党军构筑的碉堡射击孔由平直射击改为向下倾斜角度射击。这个信息告诉邹铎:新五军内新兵多,他们看见解放军内心恐惧,所以敌军参谋为了不让新兵直接看到解放军,才把射击孔改为向下倾斜,这样可以使新兵的视野看不到百米以外,不过,这说明新兵们的射击有效距离也就百米以内了。邹铎迅速将这个情报报告给上级。此情报在后来解放军的进攻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当时,中共华野外线工作组,根据地下工作者收集的情报,汇编成一份《徐州敌军防御工事》报送给粟裕。但粟裕对这份材料提出疑问。因为根据这份材料,国民党徐州防御工事比济南的工事脆弱,其工程质量可以说不堪一击。因此,粟裕责成外线工作组再进行一次复查。邹铎接到任务后,以看望归队伤兵的名义,对徐州市内国民党军的各个据点、工事进行了详尽的调查,由于平时和住院的国民党官兵很熟,因此迅速摸清了情况,证实了此前我军关于国民党军的确没有依托徐州城顽抗企图的判断。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地下党曾借“心理咨询”与国民党聊天得重要情报

2015年7月7日 09:01 来源:中国新闻网

  核心提示:邹铎注意到,很多国民党军官住院后情绪十分消沉,于是他经常主动找他们“谈心”,为他们进行“心理咨询”,还不时为他们多开些药。不少国民党伤病员见邹铎和蔼可亲,又是医院的总务主任,在倾诉完满腹牢骚后,什么都和邹铎聊,虽然一般都是琐事,但经过分析,邹铎从中提炼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图片说明:地下党资料图

  1946年10月,民盟总部委派邹铎来徐州开展地下工作。经宋庆龄介绍,邹铎被任命为国民党徐州陆军总医院中尉司务长(后为上尉总务主任)。邹铎遂以“主任”身份为掩护,与中共地下党组织密切配合,在隐蔽战线上开展了情报工作。

  在淮海战役打响前夕,华野徐州办事处在战略情报方面组成了严密的情报系统,可提供情报的联络点共有六处,其中地下民盟组织为其中的两处。

  中共打入国民党“剿总”司令部机要处的地下工作者钱树岩负责搞清国民党军几十个军的番号、军长姓名等战略情报,而邹铎则负责了解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的性格,高级将领间的相互关系,各军师的作战特点、敌军中的新老兵比例、官兵士气以及作战实力等情报,搜集每场作战后的敌人士气的变化等。

  邹铎注意到,很多国民党军官住院后情绪十分消沉,于是他经常主动找他们“谈心”,为他们进行“心理咨询”,还不时为他们多开些药。不少国民党伤病员见邹铎和蔼可亲,又是医院的总务主任,在倾诉完满腹牢骚后,什么都和邹铎聊,虽然一般都是琐事,但经过分析,邹铎从中提炼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比如一次,邹铎和一个新五军的军官聊起防御工事,那名军官告诉他:国民党军构筑的碉堡射击孔由平直射击改为向下倾斜角度射击。这个信息告诉邹铎:新五军内新兵多,他们看见解放军内心恐惧,所以敌军参谋为了不让新兵直接看到解放军,才把射击孔改为向下倾斜,这样可以使新兵的视野看不到百米以外,不过,这说明新兵们的射击有效距离也就百米以内了。邹铎迅速将这个情报报告给上级。此情报在后来解放军的进攻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当时,中共华野外线工作组,根据地下工作者收集的情报,汇编成一份《徐州敌军防御工事》报送给粟裕。但粟裕对这份材料提出疑问。因为根据这份材料,国民党徐州防御工事比济南的工事脆弱,其工程质量可以说不堪一击。因此,粟裕责成外线工作组再进行一次复查。邹铎接到任务后,以看望归队伤兵的名义,对徐州市内国民党军的各个据点、工事进行了详尽的调查,由于平时和住院的国民党官兵很熟,因此迅速摸清了情况,证实了此前我军关于国民党军的确没有依托徐州城顽抗企图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