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四人帮”上海余党覆灭记:会场像炸了锅一样 乌烟瘴气

2015-6-15 08:39: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海文 王守家 选稿:刘晓晓

作者:李海文、王守家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

  原标题:“四人帮”上海余党覆灭记

  作为1976年被派往上海的中央工作组成员之一,本书作者之一王守家保存着记录当时中央工作组在上海解决“四人帮”余党问题的工作日记,堪称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中共党史研究领域资深研究员李海文,以首次公开的王守家日记以及清查资料和采访记录为基础,更集多年研究心得,全面介绍了党中央在解决“四人帮”问题后,如何秘密地紧急派出中央工作组稳定上海形势,一举解决“四人帮”上海帮派骨干问题的全过程。

  这一说,会场像炸了锅一样

  13日下午,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在锦江饭店14楼召开市委常委和列席常委(即王洪文的小兄弟)会议。原通知下午3点钟开,因为丁香花园会议上有意见分歧,拖到下午4点钟才开。马天水通报了中央打招呼会议的情况。徐景贤做补充,讲了毛主席对“四人帮”的批评、指示,然后表态。王秀珍也表态说,听了毛主席的指示后认识有所转变。顿时会场乱了,有的放声大哭,有的叫嚷起来。

  冯国柱说:“可以想一想,也可以提些问题。如果说(四人帮)有问题,要有重磅炸弹,能说服我,说服上海的工人阶级、党员。既然1974年主席指出‘四人帮’,为什么主席生前不搞?主席逝世不到一个月,尸骨未寒。不相信吧!后面还有文件。”

  黄涛也说:“就凭这些能够把‘四人帮’打倒?”

  周纯麟当即针锋相对地指出:“不能这样说!”

  冯国柱说:“既然是‘四人帮’,主席为什么还叫春桥、文元写文章?”“既然是讲党内的斗争,为什么不通过党内斗争的方式来解决,而是先把人抓起来,然后把材料收集出来?既然讲是‘四人帮’,是四个人的问题,为什么连金祖敏等人都抓起来?”

  周纯麟插话制止:“中央讲得很清楚,‘四人帮’是‘四人帮’,上海是党的发源地,上海人民是听中央话的,你们哪一个不听中央的话,自己硬要往圈子里面钻,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是要负责任的!”

  这一说,会场像炸了锅一样,有的指着骂他你有什么了不起,现在神气了;有的甚至撸胳膊卷袖子站起来要打他,一片乌烟瘴气。

  周纯麟一拍桌子:“我不参加这个会了!出了事情,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说完,在警卫人员保护下离开。

  再哭、再闹、再喊、再叫,也无济于事了。

  13日下午,写作组的王知常没有参加常委会,他忙着打电话给财贸组负责人黄金海,催促立即大干,把大标语贴出去,把民兵拉出来。黄金海提出要与马振龙、王明龙、戴立清、施尚英商量一下。王知常限时下午2时半以前答复。到了2时半,王知常又去电话问怎样决定?“你们干,我带人一起来。”

  黄金海说施尚英在江南造船厂,不在总工会,还要找他商量一下。

  王知常非常激动,说,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动摇!算了,算了,我们辛苦培养几年的力量也不要拿出来了。但又说:好吧,等你们到4点钟,你们动,就打电话来。

  到了4点钟,王知常又打电话问怎么样?黄金海说:我们几个还没有碰到一起,定不下来。王知常说:算了,算了,束手待毙吧!

  13日晚8时,马天水在锦江饭店小礼堂召集市总工会、市妇联、团市委、市公安局、市民兵指挥部头头会议,继续传达中央打招呼会议主要精神。传达后会场内议论纷纷。黄金海、王知常这些顽固分子看到大势已去,才不得不收起武装叛乱的人员、物资。

  早在10月7、8日,特别是10日以来,“四人帮”倒台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在上海实行法西斯专政,作恶多端,罄竹难书。王洪文甚至说“现在上海是我们的天下”,“在上海找一百条狗困难,捉一万个、十万个反革命容易”。大批无辜者被诬为“反革命”、“叛徒”、“特务”、“走资派”等,蒙受空前奇冤。仅举一例,20世纪60年代初为查清给江青写匿名信的人,上海市公安局有少数人接触到江青30年代的历史。但是在“文革”中,被定为敌我矛盾抓起来的干警1700多人,被整死和自杀的66人。在“四人帮”统治下的上海,真是白色恐怖。

  (连载三十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四人帮”上海余党覆灭记:会场像炸了锅一样 乌烟瘴气

2015年6月15日 08:3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李海文、王守家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

  原标题:“四人帮”上海余党覆灭记

  作为1976年被派往上海的中央工作组成员之一,本书作者之一王守家保存着记录当时中央工作组在上海解决“四人帮”余党问题的工作日记,堪称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中共党史研究领域资深研究员李海文,以首次公开的王守家日记以及清查资料和采访记录为基础,更集多年研究心得,全面介绍了党中央在解决“四人帮”问题后,如何秘密地紧急派出中央工作组稳定上海形势,一举解决“四人帮”上海帮派骨干问题的全过程。

  这一说,会场像炸了锅一样

  13日下午,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在锦江饭店14楼召开市委常委和列席常委(即王洪文的小兄弟)会议。原通知下午3点钟开,因为丁香花园会议上有意见分歧,拖到下午4点钟才开。马天水通报了中央打招呼会议的情况。徐景贤做补充,讲了毛主席对“四人帮”的批评、指示,然后表态。王秀珍也表态说,听了毛主席的指示后认识有所转变。顿时会场乱了,有的放声大哭,有的叫嚷起来。

  冯国柱说:“可以想一想,也可以提些问题。如果说(四人帮)有问题,要有重磅炸弹,能说服我,说服上海的工人阶级、党员。既然1974年主席指出‘四人帮’,为什么主席生前不搞?主席逝世不到一个月,尸骨未寒。不相信吧!后面还有文件。”

  黄涛也说:“就凭这些能够把‘四人帮’打倒?”

  周纯麟当即针锋相对地指出:“不能这样说!”

  冯国柱说:“既然是‘四人帮’,主席为什么还叫春桥、文元写文章?”“既然是讲党内的斗争,为什么不通过党内斗争的方式来解决,而是先把人抓起来,然后把材料收集出来?既然讲是‘四人帮’,是四个人的问题,为什么连金祖敏等人都抓起来?”

  周纯麟插话制止:“中央讲得很清楚,‘四人帮’是‘四人帮’,上海是党的发源地,上海人民是听中央话的,你们哪一个不听中央的话,自己硬要往圈子里面钻,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是要负责任的!”

  这一说,会场像炸了锅一样,有的指着骂他你有什么了不起,现在神气了;有的甚至撸胳膊卷袖子站起来要打他,一片乌烟瘴气。

  周纯麟一拍桌子:“我不参加这个会了!出了事情,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说完,在警卫人员保护下离开。

  再哭、再闹、再喊、再叫,也无济于事了。

  13日下午,写作组的王知常没有参加常委会,他忙着打电话给财贸组负责人黄金海,催促立即大干,把大标语贴出去,把民兵拉出来。黄金海提出要与马振龙、王明龙、戴立清、施尚英商量一下。王知常限时下午2时半以前答复。到了2时半,王知常又去电话问怎样决定?“你们干,我带人一起来。”

  黄金海说施尚英在江南造船厂,不在总工会,还要找他商量一下。

  王知常非常激动,说,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动摇!算了,算了,我们辛苦培养几年的力量也不要拿出来了。但又说:好吧,等你们到4点钟,你们动,就打电话来。

  到了4点钟,王知常又打电话问怎么样?黄金海说:我们几个还没有碰到一起,定不下来。王知常说:算了,算了,束手待毙吧!

  13日晚8时,马天水在锦江饭店小礼堂召集市总工会、市妇联、团市委、市公安局、市民兵指挥部头头会议,继续传达中央打招呼会议主要精神。传达后会场内议论纷纷。黄金海、王知常这些顽固分子看到大势已去,才不得不收起武装叛乱的人员、物资。

  早在10月7、8日,特别是10日以来,“四人帮”倒台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在上海实行法西斯专政,作恶多端,罄竹难书。王洪文甚至说“现在上海是我们的天下”,“在上海找一百条狗困难,捉一万个、十万个反革命容易”。大批无辜者被诬为“反革命”、“叛徒”、“特务”、“走资派”等,蒙受空前奇冤。仅举一例,20世纪60年代初为查清给江青写匿名信的人,上海市公安局有少数人接触到江青30年代的历史。但是在“文革”中,被定为敌我矛盾抓起来的干警1700多人,被整死和自杀的66人。在“四人帮”统治下的上海,真是白色恐怖。

  (连载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