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希腊为何对德天价索赔:近百万民众死于德军之手

2015-4-24 08:45:59

来源:新民网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二战时期德国侵犯希腊

  二战时期对希腊的野蛮占领,让德国在此后70年间背负着经济和道义上的沉重责任。希腊方面新近就此提出的巨额索赔,令本已纠结的两国关系带上了更多怨气。

  自从齐普拉斯领衔的希腊左翼联盟上台,这个深陷财政危机的南欧国家,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向“欧洲经济领头羊”德国索要二战战争赔款。4月7日,希腊财政部副部长马尔达斯公布了这笔钱的具体数额:278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万亿元),一时间舆论哗然。

  “希腊对德索赔的举动是愚蠢的,他们只是想借机为自己争取在欧元区的回旋余地。”针对希腊“狮子大开口”般的要求,德国经济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予以反击。

  德国《图片报》甚至将希腊的做法直呼为“厚颜无耻的勒索”,称德方绝不会支付这笔“只比2015年德国政府财政预算少200亿欧元、比4年多来国际社会对希腊的全部救助款还多300亿欧元”的赔款。

  欧债危机爆发后,希腊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糕。英国路透社援引未经证实的消息来源称,除非该国得到国际贷款机构的紧急输血,否则,它将在4月20日耗尽现金。

  显然,若能得到赔款,希腊不仅能还清欠账,还能用多余的钱改善经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评论称,希腊此时向德国讨债,是希望“用德国的过去支付希腊的未来”。

  那么,这两个国家到底有着怎样的宿怨?

  追讨公道的努力屡屡落空

  小镇迪斯托莫坐落在距雅典两小时车程的崇山峻岭间。这里的副市长卢卡斯·齐西斯告诉德国《明镜》周刊,和许多世代栖身于此的乡亲一样,他一直在等待德国人还债。

  1944年6月10日,德军士兵冲进迪斯托莫大开杀戒,218名死难的村民中包括数十名儿童。

  “我们不会忘记德国人犯下的罪行。”身材不高的齐西斯在镇外的岩石上迎风而立。尽管这个48岁的男人未曾亲历那场惨剧,他还是无法压抑胸中的愤懑,“71年前,德国人扛着枪来到这里,如今,他们又在影响着我们的经济和政策。”

  杀戮持续了几个小时,当地人讨还公道的路却走了几十年。2000年,迪斯托莫惨案的受害者家属将德国告上希腊最高法院,法庭判决受害者家属应获得2800万欧元赔偿,但德方始终对此不理不睬。“我们从未收到任何补偿,一直在等待。”齐西斯说。

  对受害者家属的补偿,只是希腊对德索赔清单的部分内容。希腊《论坛报》曾以“德国欠我们什么?”为题,对“战争赔款”进行了全面剖析。

  报道称,索赔主要涉及两方面:首先是1942年纳粹德国强迫雅典国家银行提供的无息贷款,用于德军在欧洲和北非等地的开销;其次是战争期间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这并非雅典在过去70年间第一次向德国讨债。早在1966年10月15日,德国驻雅典大使就有过记录,说“希腊人上门要钱来了”;1995年11月10日,时任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也曾准备追讨赔款,并指出,每类索赔都要单独处理。然而,这些行动最终都不了了之。

  还款清单上浸满鲜血

  单从道义层面而言,德方似乎没有拒绝赔款请求的理由。然而,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提醒”希腊,如果想要这笔钱,就不能只盯着德国,意大利才是一切的源头。

  事情要追溯到1940年10月。当时,墨索里尼统帅的意大利军队率先向希腊伸出魔爪。然而,在希腊人民的顽强抵抗下,意大利人的进攻在次年3月宣告失败。

  见盟友出师不利,希特勒决定出手。1941年4月6日,纳粹德国全面入侵希腊。在德军的“闪电战”面前,希腊和前来增援的英联邦军队左支右绌,丧师失地;至同年6月,希腊全境被轴心国军队占领,旋即被德国、意大利和保加利亚分割统治。

  英国《卫报》指出,1941年到1944年,德国在希腊犯下了累累罪行:

  30万希腊人死于饥荒;5万多希腊犹太人没能走出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学者统计称,近百万希腊民众直接或间接死于德军之手,换言之,每名德国士兵手中有150条生命。

  占领当局还对本已脆弱不堪的希腊经济进行了敲骨吸髓般的剥削:强迫希腊人制造汽车和机器,将成品运到德国;农民的收成几乎被席卷一空;在德方威逼下,希腊不得不发放了4.76亿马克无息贷款,折算成今天的货币,大约为700亿欧元。

  这些仍不是全部。2014年,希腊政府授意一个专家小组整理相关文件,统计赔偿数额。花费5个月时间,审视了5万页原始文件后,该小组得出结论:战时,希腊民众损失的黄金在今天相当于2.35亿欧元;德军撤退时从各地银行掠走的现金,如今价值4亿欧元。

  希腊因此遭受了可怕的伤害。纳粹铁骑所到之处,社会秩序崩溃,通货膨胀率飞涨,许多人一夜间拥有了过去无法想象的金钱,但生活水平丝毫没有改善,反而出现了上百万无家可归者。有历史学家称,希腊在二战中蒙受的经济损失,比波兰、苏联和南斯拉夫更甚。

  德方还钱的可能性为零?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网站称,陈年旧事总让德国人黯然神伤,“以史为鉴”是该国公众的普遍心态。德国议员每天路过的国会大厦外墙上,斯拉夫语写就的涂鸦至今依稀可见,这些都是1945年攻占柏林的苏联军队留下的,仿佛时刻提醒着德国领导人要励精图治。

  但德国人不害怕面对过去。德国政府发言人透露,总理默克尔将于今年5月10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一道在莫斯科向无名烈士墓献花圈,以纪念二战期间的死难者。

  然而,忏悔和赎罪始终有边界——至少就希腊的赔款要求来说如此。早在今年2月,兼任德国副总理的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就表示,德国还钱的可能性是“零”。

  德国人的理由有二。其一,他们认为,自己早在1960年就为战时的罪行买过单。当时,联邦德国和希腊达成双边协议,向希腊的纳粹受害者补偿了1.15亿德国马克,并约定,从此往后,德国不再受理来自希腊的个人索赔。

  其二,1990年9月,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和东西德签署了《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也就是史上著名的《2加4条约》。条约规定,统一后的德国加入北约,其内政和外交事务享有完全的主权,4个二战同盟国宣布放弃此前在德国拥有的权利与义务。

  路透社分析称,该条约此后得到了希腊等其他国家批准。德方据此主张,德国和希腊在二战赔偿问题上已“完全了结”。

  “赔款和赔偿问题早已在法律和政治层面解决。”德国政府发言人在今年3月重申,两国不应纠结于过去,而是应该向前看,“让我们聚焦于当前问题,以及有望实现的美好未来。”

  赔偿不只是经济问题

  在当下的希腊舆论中,德方就赔款问题给出的只是些“冠冕堂皇”的遁词。“1.15亿德国马克的赔款,相当于每名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受害者家属拿到2.5欧元。”希腊历史学家爱伯哈德认为,对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而言,这样的补偿看上去太过滑稽。

  至于《2加4条约》,《明镜》提到这样的观点:此系德国前总理科尔的“诡计”。

  当时,科尔和德国外交部长竭尽所能,让希腊这样的国家远离谈判桌;等到条约签署,一切已成定局后,再与希腊交涉。用齐普拉斯的话讲就是:“第三帝国对希腊犯下了种种罪行,但东西德统一后,德国悄无声息地用看似合法的伎俩逃避了应承担的责任。”

  这位希腊左翼总理进一步将赔款问题提高到道德范畴。“德国政府从1990年之后就选择了沉默和拖延。如今,许多人将赔款上升到全欧洲层面。这难道不是关乎道德的问题吗?在抗击纳粹时,希腊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我们有权追回赔款。”

  在德国民间,有一部分人支持希腊人的诉求,阿斯姆·劳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多年来,身为律师的他一直受迪斯托莫小镇居民之托,为后者争取补偿。这位70岁的老者表示,自己对祖国处理问题的方式感到失望,“这不只是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关乎正义”。

  在曾被鲜血洗礼的小镇上,男女老少仍在等待着虚无缥缈的赔偿。91岁的艾弗洛塞尼是少数在屠杀中幸存、至今依然在世的人。在那场纳粹军队针对希腊游击队的扫荡中,她的丈夫被抓走,再也没有回来,抱着孩子蜷缩在浴室中的她躲过一劫。

  听完艾弗洛塞尼的故事,齐西斯市长再次打破了令人压抑的沉默。“我很欣赏德国人,马克思、恩格斯、尼采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说,“然而,正是因为德国政府不肯偿还债务,一些乡亲至今无法得到心灵上的宁静。到目前为止,我们甚至没听到德国人的一句道歉。”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希腊为何对德天价索赔:近百万民众死于德军之手

2015年4月24日 08:45 来源:新民网

图片说明:二战时期德国侵犯希腊

  二战时期对希腊的野蛮占领,让德国在此后70年间背负着经济和道义上的沉重责任。希腊方面新近就此提出的巨额索赔,令本已纠结的两国关系带上了更多怨气。

  自从齐普拉斯领衔的希腊左翼联盟上台,这个深陷财政危机的南欧国家,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向“欧洲经济领头羊”德国索要二战战争赔款。4月7日,希腊财政部副部长马尔达斯公布了这笔钱的具体数额:278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万亿元),一时间舆论哗然。

  “希腊对德索赔的举动是愚蠢的,他们只是想借机为自己争取在欧元区的回旋余地。”针对希腊“狮子大开口”般的要求,德国经济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予以反击。

  德国《图片报》甚至将希腊的做法直呼为“厚颜无耻的勒索”,称德方绝不会支付这笔“只比2015年德国政府财政预算少200亿欧元、比4年多来国际社会对希腊的全部救助款还多300亿欧元”的赔款。

  欧债危机爆发后,希腊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糕。英国路透社援引未经证实的消息来源称,除非该国得到国际贷款机构的紧急输血,否则,它将在4月20日耗尽现金。

  显然,若能得到赔款,希腊不仅能还清欠账,还能用多余的钱改善经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评论称,希腊此时向德国讨债,是希望“用德国的过去支付希腊的未来”。

  那么,这两个国家到底有着怎样的宿怨?

  追讨公道的努力屡屡落空

  小镇迪斯托莫坐落在距雅典两小时车程的崇山峻岭间。这里的副市长卢卡斯·齐西斯告诉德国《明镜》周刊,和许多世代栖身于此的乡亲一样,他一直在等待德国人还债。

  1944年6月10日,德军士兵冲进迪斯托莫大开杀戒,218名死难的村民中包括数十名儿童。

  “我们不会忘记德国人犯下的罪行。”身材不高的齐西斯在镇外的岩石上迎风而立。尽管这个48岁的男人未曾亲历那场惨剧,他还是无法压抑胸中的愤懑,“71年前,德国人扛着枪来到这里,如今,他们又在影响着我们的经济和政策。”

  杀戮持续了几个小时,当地人讨还公道的路却走了几十年。2000年,迪斯托莫惨案的受害者家属将德国告上希腊最高法院,法庭判决受害者家属应获得2800万欧元赔偿,但德方始终对此不理不睬。“我们从未收到任何补偿,一直在等待。”齐西斯说。

  对受害者家属的补偿,只是希腊对德索赔清单的部分内容。希腊《论坛报》曾以“德国欠我们什么?”为题,对“战争赔款”进行了全面剖析。

  报道称,索赔主要涉及两方面:首先是1942年纳粹德国强迫雅典国家银行提供的无息贷款,用于德军在欧洲和北非等地的开销;其次是战争期间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这并非雅典在过去70年间第一次向德国讨债。早在1966年10月15日,德国驻雅典大使就有过记录,说“希腊人上门要钱来了”;1995年11月10日,时任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也曾准备追讨赔款,并指出,每类索赔都要单独处理。然而,这些行动最终都不了了之。

  还款清单上浸满鲜血

  单从道义层面而言,德方似乎没有拒绝赔款请求的理由。然而,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提醒”希腊,如果想要这笔钱,就不能只盯着德国,意大利才是一切的源头。

  事情要追溯到1940年10月。当时,墨索里尼统帅的意大利军队率先向希腊伸出魔爪。然而,在希腊人民的顽强抵抗下,意大利人的进攻在次年3月宣告失败。

  见盟友出师不利,希特勒决定出手。1941年4月6日,纳粹德国全面入侵希腊。在德军的“闪电战”面前,希腊和前来增援的英联邦军队左支右绌,丧师失地;至同年6月,希腊全境被轴心国军队占领,旋即被德国、意大利和保加利亚分割统治。

  英国《卫报》指出,1941年到1944年,德国在希腊犯下了累累罪行:

  30万希腊人死于饥荒;5万多希腊犹太人没能走出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学者统计称,近百万希腊民众直接或间接死于德军之手,换言之,每名德国士兵手中有150条生命。

  占领当局还对本已脆弱不堪的希腊经济进行了敲骨吸髓般的剥削:强迫希腊人制造汽车和机器,将成品运到德国;农民的收成几乎被席卷一空;在德方威逼下,希腊不得不发放了4.76亿马克无息贷款,折算成今天的货币,大约为700亿欧元。

  这些仍不是全部。2014年,希腊政府授意一个专家小组整理相关文件,统计赔偿数额。花费5个月时间,审视了5万页原始文件后,该小组得出结论:战时,希腊民众损失的黄金在今天相当于2.35亿欧元;德军撤退时从各地银行掠走的现金,如今价值4亿欧元。

  希腊因此遭受了可怕的伤害。纳粹铁骑所到之处,社会秩序崩溃,通货膨胀率飞涨,许多人一夜间拥有了过去无法想象的金钱,但生活水平丝毫没有改善,反而出现了上百万无家可归者。有历史学家称,希腊在二战中蒙受的经济损失,比波兰、苏联和南斯拉夫更甚。

  德方还钱的可能性为零?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网站称,陈年旧事总让德国人黯然神伤,“以史为鉴”是该国公众的普遍心态。德国议员每天路过的国会大厦外墙上,斯拉夫语写就的涂鸦至今依稀可见,这些都是1945年攻占柏林的苏联军队留下的,仿佛时刻提醒着德国领导人要励精图治。

  但德国人不害怕面对过去。德国政府发言人透露,总理默克尔将于今年5月10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一道在莫斯科向无名烈士墓献花圈,以纪念二战期间的死难者。

  然而,忏悔和赎罪始终有边界——至少就希腊的赔款要求来说如此。早在今年2月,兼任德国副总理的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就表示,德国还钱的可能性是“零”。

  德国人的理由有二。其一,他们认为,自己早在1960年就为战时的罪行买过单。当时,联邦德国和希腊达成双边协议,向希腊的纳粹受害者补偿了1.15亿德国马克,并约定,从此往后,德国不再受理来自希腊的个人索赔。

  其二,1990年9月,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和东西德签署了《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也就是史上著名的《2加4条约》。条约规定,统一后的德国加入北约,其内政和外交事务享有完全的主权,4个二战同盟国宣布放弃此前在德国拥有的权利与义务。

  路透社分析称,该条约此后得到了希腊等其他国家批准。德方据此主张,德国和希腊在二战赔偿问题上已“完全了结”。

  “赔款和赔偿问题早已在法律和政治层面解决。”德国政府发言人在今年3月重申,两国不应纠结于过去,而是应该向前看,“让我们聚焦于当前问题,以及有望实现的美好未来。”

  赔偿不只是经济问题

  在当下的希腊舆论中,德方就赔款问题给出的只是些“冠冕堂皇”的遁词。“1.15亿德国马克的赔款,相当于每名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受害者家属拿到2.5欧元。”希腊历史学家爱伯哈德认为,对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而言,这样的补偿看上去太过滑稽。

  至于《2加4条约》,《明镜》提到这样的观点:此系德国前总理科尔的“诡计”。

  当时,科尔和德国外交部长竭尽所能,让希腊这样的国家远离谈判桌;等到条约签署,一切已成定局后,再与希腊交涉。用齐普拉斯的话讲就是:“第三帝国对希腊犯下了种种罪行,但东西德统一后,德国悄无声息地用看似合法的伎俩逃避了应承担的责任。”

  这位希腊左翼总理进一步将赔款问题提高到道德范畴。“德国政府从1990年之后就选择了沉默和拖延。如今,许多人将赔款上升到全欧洲层面。这难道不是关乎道德的问题吗?在抗击纳粹时,希腊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我们有权追回赔款。”

  在德国民间,有一部分人支持希腊人的诉求,阿斯姆·劳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多年来,身为律师的他一直受迪斯托莫小镇居民之托,为后者争取补偿。这位70岁的老者表示,自己对祖国处理问题的方式感到失望,“这不只是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关乎正义”。

  在曾被鲜血洗礼的小镇上,男女老少仍在等待着虚无缥缈的赔偿。91岁的艾弗洛塞尼是少数在屠杀中幸存、至今依然在世的人。在那场纳粹军队针对希腊游击队的扫荡中,她的丈夫被抓走,再也没有回来,抱着孩子蜷缩在浴室中的她躲过一劫。

  听完艾弗洛塞尼的故事,齐西斯市长再次打破了令人压抑的沉默。“我很欣赏德国人,马克思、恩格斯、尼采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说,“然而,正是因为德国政府不肯偿还债务,一些乡亲至今无法得到心灵上的宁静。到目前为止,我们甚至没听到德国人的一句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