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巴金与萧珊的儿女情

2015-3-19 17:33:40

来源:《红蔓》 作者:周立民 选稿:成昭远

图片说明:1962年巴金一家摄于寓所书房

    进入武康路巴金故居主楼的门厅,人们往往会直奔客厅,而忽略了进门右转进去的一个小间。这里“文革”前曾是巴金家的饭厅,后来女儿、儿子结婚了,先后在这里住过。现在按照“文革”前的样子恢复了,我想这里不仅有中外宾朋的欢聚,而且还有巴金家庭的美好记忆。单单从这里的一架钢琴和挂在墙上的一帧照片就能讲出很多故事。

  钢琴是萧珊用自己第一部译作的稿费买来送给女儿李小林的礼物。据李小林回忆,萧珊在生她之前看了一场电影《一曲难忘》,回家时不慎摔了一跤,致使女儿提前降生。不知是不是影片中的肖邦使母亲萌发了让女儿将来做一个钢琴家的梦想,反正她在女儿学音乐上花费了很多心血。在给巴金的信中,萧珊也曾谈到过女儿学琴的事情“小林弹琴很有进步,会主动去练,我现在已替她接洽好了,在本弄一家熟人那里练。”远在朝鲜战地的巴金也关心着女儿练琴的进展,他写信问:“小林的钢琴有无进步?请记住她生日那天替我买个大蛋糕给她。”

  有段时间,家中并没有钢琴,孩子是用别人家的琴在练,书信中我还查到萧珊跟巴金议论买琴的事情:“孩子已经弹完一本琴谱了,很有进步,手的姿势也好,只是家里没有琴,练起来太麻烦,我真想替小妹购一架。‘三反’、‘五反’以来琴价大跌,250—300万(旧币)之间可以买架不错的钢琴,如果我的意思并不为你反对的话,我想这么做。”靠版税生活的巴金,在建国初期,家中的经济并不是很宽裕。后来,萧珊又提到过买琴的事情:“孩子们渐渐都长大了,都自己有一套,小妹现在整天都在弄堂玩,不肯弹琴、念书,但也许是家里没有琴的缘故,在别人家弹,容易养成孩子自卑的心理,我也不勉强她,好在这月底前我们自己有一架琴了,在你回家之时,我要小妹弹给你听好几支小曲子,我要好好训练她。”这里说的“月底”应当是1952年8月,可是萧珊的第一部译著《阿细亚》1953年6月才由平明出版社出版的,这里有个时间差,莫非信中提到的买琴没有买成?

1960年代,巴金、萧珊与孩子们摄于寓所花园

  不妨再多说几句萧珊学俄语的事情。萧珊曾就读西南联大外文系,主修的应当是英语。1949年以后,学俄语成为一种潮流,加上巴金对俄罗斯文学的喜爱,他们家中的俄文书也越来越多。在巴金的鼓励下,1951年3月起,萧珊在上海俄语专科学校夜校高级班开始学习俄文。一年半以后,她对巴金说:“我在俄专算正式毕业了,拿到一张毕业证书,但这只是阁下之功。不是你,我不会想到念完它。《初恋》搞了五分之二,进行很慢,看到你对我文字的评价,我更战战兢兢,我多么想获得你一个称赞!”在整理巴金故居资料中,我偶然找到了萧珊就读于上海俄语专科学校时的校徽,现在把它放到了巴金故居的临时展室中展出。在学习俄文的过程中,萧珊也开始了翻译工作。萧珊给他写信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笑我:我想译屠氏的 Aся(《阿细亚》),我有了一本俄文的,但不知英文本你放在哪只书柜,我知道你要译这本书的,但还是让我译,在你帮助下,我不会译得太坏的。你帮别人许多忙,亦帮助我一次!”这就是她的第一部译著《阿细亚》(后改名《阿霞》)。后来,她还译了屠格涅夫另一部比较有名的小说《初恋》。

  正对着餐桌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一个胖胖的小孩,头发竖竖的,张着大嘴,像是在兴奋地喊叫,又像是在应答什么,面前是一个蛋糕,上面还插着一支燃起的蜡烛。这是巴金的儿子李小棠一周岁生日时的照片。萧珊描述过年幼的儿子,“小弟很好,很壮很傻,很美,尤其是脸上线条活动的时候,真逗人爱!”

写作中的巴金

  小棠出生于 1950年7月28日,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巴金正在山东和苏北老根据地访问,不在家。出国、开会,“文革”前巴金总是在奔波中。儿子两岁的生日,他也不在,而是在朝鲜战地访问。萧珊想念在远方的丈夫,也谈到了儿子的生日:“再两星期小东西两足岁了,今年你依然不在家。”“小棠棠两足岁的生日过了,我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星期日中午请萧荀带弟弟、妹妹在十三层楼用午饭,棠棠高兴极了,跟小妹俩在厅里跑来跑去。那天还请了丁香,她带了他两年。老太太很不高兴,‘弟弟两足岁就不过生日了! ’自然你不在也是重要的因素,天气热也有关系。”巴金在回信中也谈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心情:“我很好,我很想念你们,特别是在小弟生日的那天。我今年又没有能够看见他那种高兴的样子,但是过两个月我总可以见到你们了。”“小棠生日我在西海岸附近,我在廿七日的日记中写着:‘明天是小棠的生日,我却远在朝鲜,在河边望对面山景想到家,也想到珍和两个孩子。’”

  这些事情相对于大历史或许微不足道,但我不喜欢那种充满了丰功伟绩的历史账簿,我觉得其中没有人的情感和气息,哪怕是在大事件中,我仍然愿意去猜想和体会参与者的心境。更何况,这些家庭琐事、儿女情长,历史学家可以忽视,但我们每一个人却不应当忽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它们本来就细碎,就是这样的点点滴滴。

  本文作者系巴金故居纪念馆常务副馆长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巴金与萧珊的儿女情

2015年3月19日 17:33 来源:《红蔓》

图片说明:1962年巴金一家摄于寓所书房

    进入武康路巴金故居主楼的门厅,人们往往会直奔客厅,而忽略了进门右转进去的一个小间。这里“文革”前曾是巴金家的饭厅,后来女儿、儿子结婚了,先后在这里住过。现在按照“文革”前的样子恢复了,我想这里不仅有中外宾朋的欢聚,而且还有巴金家庭的美好记忆。单单从这里的一架钢琴和挂在墙上的一帧照片就能讲出很多故事。

  钢琴是萧珊用自己第一部译作的稿费买来送给女儿李小林的礼物。据李小林回忆,萧珊在生她之前看了一场电影《一曲难忘》,回家时不慎摔了一跤,致使女儿提前降生。不知是不是影片中的肖邦使母亲萌发了让女儿将来做一个钢琴家的梦想,反正她在女儿学音乐上花费了很多心血。在给巴金的信中,萧珊也曾谈到过女儿学琴的事情“小林弹琴很有进步,会主动去练,我现在已替她接洽好了,在本弄一家熟人那里练。”远在朝鲜战地的巴金也关心着女儿练琴的进展,他写信问:“小林的钢琴有无进步?请记住她生日那天替我买个大蛋糕给她。”

  有段时间,家中并没有钢琴,孩子是用别人家的琴在练,书信中我还查到萧珊跟巴金议论买琴的事情:“孩子已经弹完一本琴谱了,很有进步,手的姿势也好,只是家里没有琴,练起来太麻烦,我真想替小妹购一架。‘三反’、‘五反’以来琴价大跌,250—300万(旧币)之间可以买架不错的钢琴,如果我的意思并不为你反对的话,我想这么做。”靠版税生活的巴金,在建国初期,家中的经济并不是很宽裕。后来,萧珊又提到过买琴的事情:“孩子们渐渐都长大了,都自己有一套,小妹现在整天都在弄堂玩,不肯弹琴、念书,但也许是家里没有琴的缘故,在别人家弹,容易养成孩子自卑的心理,我也不勉强她,好在这月底前我们自己有一架琴了,在你回家之时,我要小妹弹给你听好几支小曲子,我要好好训练她。”这里说的“月底”应当是1952年8月,可是萧珊的第一部译著《阿细亚》1953年6月才由平明出版社出版的,这里有个时间差,莫非信中提到的买琴没有买成?

1960年代,巴金、萧珊与孩子们摄于寓所花园

  不妨再多说几句萧珊学俄语的事情。萧珊曾就读西南联大外文系,主修的应当是英语。1949年以后,学俄语成为一种潮流,加上巴金对俄罗斯文学的喜爱,他们家中的俄文书也越来越多。在巴金的鼓励下,1951年3月起,萧珊在上海俄语专科学校夜校高级班开始学习俄文。一年半以后,她对巴金说:“我在俄专算正式毕业了,拿到一张毕业证书,但这只是阁下之功。不是你,我不会想到念完它。《初恋》搞了五分之二,进行很慢,看到你对我文字的评价,我更战战兢兢,我多么想获得你一个称赞!”在整理巴金故居资料中,我偶然找到了萧珊就读于上海俄语专科学校时的校徽,现在把它放到了巴金故居的临时展室中展出。在学习俄文的过程中,萧珊也开始了翻译工作。萧珊给他写信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笑我:我想译屠氏的 Aся(《阿细亚》),我有了一本俄文的,但不知英文本你放在哪只书柜,我知道你要译这本书的,但还是让我译,在你帮助下,我不会译得太坏的。你帮别人许多忙,亦帮助我一次!”这就是她的第一部译著《阿细亚》(后改名《阿霞》)。后来,她还译了屠格涅夫另一部比较有名的小说《初恋》。

  正对着餐桌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一个胖胖的小孩,头发竖竖的,张着大嘴,像是在兴奋地喊叫,又像是在应答什么,面前是一个蛋糕,上面还插着一支燃起的蜡烛。这是巴金的儿子李小棠一周岁生日时的照片。萧珊描述过年幼的儿子,“小弟很好,很壮很傻,很美,尤其是脸上线条活动的时候,真逗人爱!”

写作中的巴金

  小棠出生于 1950年7月28日,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巴金正在山东和苏北老根据地访问,不在家。出国、开会,“文革”前巴金总是在奔波中。儿子两岁的生日,他也不在,而是在朝鲜战地访问。萧珊想念在远方的丈夫,也谈到了儿子的生日:“再两星期小东西两足岁了,今年你依然不在家。”“小棠棠两足岁的生日过了,我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星期日中午请萧荀带弟弟、妹妹在十三层楼用午饭,棠棠高兴极了,跟小妹俩在厅里跑来跑去。那天还请了丁香,她带了他两年。老太太很不高兴,‘弟弟两足岁就不过生日了! ’自然你不在也是重要的因素,天气热也有关系。”巴金在回信中也谈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心情:“我很好,我很想念你们,特别是在小弟生日的那天。我今年又没有能够看见他那种高兴的样子,但是过两个月我总可以见到你们了。”“小棠生日我在西海岸附近,我在廿七日的日记中写着:‘明天是小棠的生日,我却远在朝鲜,在河边望对面山景想到家,也想到珍和两个孩子。’”

  这些事情相对于大历史或许微不足道,但我不喜欢那种充满了丰功伟绩的历史账簿,我觉得其中没有人的情感和气息,哪怕是在大事件中,我仍然愿意去猜想和体会参与者的心境。更何况,这些家庭琐事、儿女情长,历史学家可以忽视,但我们每一个人却不应当忽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它们本来就细碎,就是这样的点点滴滴。

  本文作者系巴金故居纪念馆常务副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