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轻歌曼舞“满场飞” 百乐门1元钱跳6支曲子

2015-1-23 16:00:02

来源:《红蔓》2015年创刊号 作者:袁念琪 选稿:奚亮

图片说明:百乐门舞厅内景

  上海人讲的“蓬嚓嚓”就是跳舞,但不是跳集体舞,更不是广场舞,而是高大上的交谊舞。跳交谊舞要上舞厅,百乐门算得上老上海一流舞厅的头牌。我去百乐门看过电影,那时已无“蓬嚓嚓”,改名红都影剧场。不明白怎么会取这名,它与“红都”十八代都搭不上,

  中国称“红都”的,北京之外也就是瑞金、延安吧。

  凡“蓬嚓嚓”,都想找好“舞搭子”。虽不是找对象,但相貌身材总要惬意,舞技要娴熟,还要活络、嘴唇皮会翻,具有这等综合实力的就是红舞女。百乐门不仅舞女多达百余还有白俄和日本等外籍,出名红舞女也多。有固定“舞搭子”的,舞女称“龙头”舞客叫“拖车”。舞厅对女舞客收茶资而男人免单,怕女客一多,舞女只能两人自己跳,俗称跳“广告舞”。

  舞厅从9点早舞开张,比一般店开门还早。随后是下午2点的茶舞,有的还加12点的午餐舞。重头戏是7点的晚舞,跳到12点,甚至是翌日天蒙蒙亮。百乐门有两个舞池,一是彩色磨砂玻璃地板,二是众人点赞的弹簧地板。上海滩名中医陈存仁曾说:“舞客跳舞的时候,更觉得轻松有趣,这种规模在香港是没有的。”跳舞少不了音乐,高档舞厅都聘菲律宾人乐队,百乐门菲乐领班Jimmy King的英文歌极好。

  舞厅的档次既看地板和乐队,更看有红舞女多少。在晚上7点开门就进场的,是生意吃零分的“汤团舞女”,红舞女则在晚上9点黄金时段出现,那正是酒足饭饱的客人进场高峰。说红舞女“坐台子”,有时不见,有红舞女自付台子钱而不愿坐等,觉得是“下台型”。到抗战胜利后,舞池边已无舞女等候,大班看舞客多少,再带舞女到桌旁介绍给舞客。

  说起百乐门的红舞女,多会提及1940年2月25日被三枪打死的陈曼丽。说她是军统而遭汪伪报复,在她毙命前两小时,76号机要秘书钱文龙在仙乐斯被军统所刺。也有说她因与汪伪来往密切被军统锄奸,还有说是不与日本人跳舞惹了祸。其实,百乐门另有红舞女“双丹”,一是伪调查统计部次长夏仲明之女、复旦学生夏丹维,为舞女中出身和学历最高。另是大学生周丹萍。百乐门舞女再红,也敌不过仙乐斯。1946年,仙乐斯走出的王韵梅夺得“上海小姐”。百乐门的韩菁清只获歌星皇后,后嫁梁实秋也算为百乐门扳回一分。那王韵梅就住我生长的茂名南路163弄,大人讲:来找她的轿车,从其家门口一直停到马路上,绵延数百米。

上一篇稿件

轻歌曼舞“满场飞” 百乐门1元钱跳6支曲子

2015年1月23日 16:00 来源:《红蔓》2015年创刊号

图片说明:百乐门舞厅内景

  上海人讲的“蓬嚓嚓”就是跳舞,但不是跳集体舞,更不是广场舞,而是高大上的交谊舞。跳交谊舞要上舞厅,百乐门算得上老上海一流舞厅的头牌。我去百乐门看过电影,那时已无“蓬嚓嚓”,改名红都影剧场。不明白怎么会取这名,它与“红都”十八代都搭不上,

  中国称“红都”的,北京之外也就是瑞金、延安吧。

  凡“蓬嚓嚓”,都想找好“舞搭子”。虽不是找对象,但相貌身材总要惬意,舞技要娴熟,还要活络、嘴唇皮会翻,具有这等综合实力的就是红舞女。百乐门不仅舞女多达百余还有白俄和日本等外籍,出名红舞女也多。有固定“舞搭子”的,舞女称“龙头”舞客叫“拖车”。舞厅对女舞客收茶资而男人免单,怕女客一多,舞女只能两人自己跳,俗称跳“广告舞”。

  舞厅从9点早舞开张,比一般店开门还早。随后是下午2点的茶舞,有的还加12点的午餐舞。重头戏是7点的晚舞,跳到12点,甚至是翌日天蒙蒙亮。百乐门有两个舞池,一是彩色磨砂玻璃地板,二是众人点赞的弹簧地板。上海滩名中医陈存仁曾说:“舞客跳舞的时候,更觉得轻松有趣,这种规模在香港是没有的。”跳舞少不了音乐,高档舞厅都聘菲律宾人乐队,百乐门菲乐领班Jimmy King的英文歌极好。

  舞厅的档次既看地板和乐队,更看有红舞女多少。在晚上7点开门就进场的,是生意吃零分的“汤团舞女”,红舞女则在晚上9点黄金时段出现,那正是酒足饭饱的客人进场高峰。说红舞女“坐台子”,有时不见,有红舞女自付台子钱而不愿坐等,觉得是“下台型”。到抗战胜利后,舞池边已无舞女等候,大班看舞客多少,再带舞女到桌旁介绍给舞客。

  说起百乐门的红舞女,多会提及1940年2月25日被三枪打死的陈曼丽。说她是军统而遭汪伪报复,在她毙命前两小时,76号机要秘书钱文龙在仙乐斯被军统所刺。也有说她因与汪伪来往密切被军统锄奸,还有说是不与日本人跳舞惹了祸。其实,百乐门另有红舞女“双丹”,一是伪调查统计部次长夏仲明之女、复旦学生夏丹维,为舞女中出身和学历最高。另是大学生周丹萍。百乐门舞女再红,也敌不过仙乐斯。1946年,仙乐斯走出的王韵梅夺得“上海小姐”。百乐门的韩菁清只获歌星皇后,后嫁梁实秋也算为百乐门扳回一分。那王韵梅就住我生长的茂名南路163弄,大人讲:来找她的轿车,从其家门口一直停到马路上,绵延数百米。

图片说明:百乐门夜景

  跳舞不算贵。百乐门等一流舞厅一元3跳,每跳2支曲子。三流一元6跳,最便宜是16跳。实际是不按价付钱。刮皮的一元5跳,被骂瘟生。也有七八跳就出手八块十块,再多付要被骂“洋盘”。那只买一元的叫“丹阳(单洋)客人”,只跳个起步价。付费较含蓄。最后一跳时,舞客钱攥左手,舞毕时顺手把钱留在舞女右手。有无付、付多少是你知我知,但绝无不付滑脚的。有心人则用绢头包好塞过去,俗称“塞狗洞”。这真是无底洞,有个煤老板塞了半年无果,人家笑他,他却觉得其乐无穷。

  现在影视剧里的老上海舞厅多半会放陈歌辛的《夜上海》,而其实每晚百乐门的高潮却是黎锦光的《满场飞》:“香槟酒气满场飞,钗光鬓影晃来回。”香槟金贵,16元一瓶,换成一元3跳要跳疯了。那歌果是劲霸:“勾肩搭背进进退退。步也徘徊爱也徘徊。你这样对我眉眼乱飞,害我今晚不得安睡。他们跳来我也会,我跳得比他更够味……”

  《满场飞》一起,舞池里的人牵手成六至八人一排,就连不会跳的、“摆测字摊”作壁上观的、年长的都纷纷下池。踏着节拍收脚、快冲、刹车,同时变化队列,面向反向乐队、按逆时针向前转,直到曲终,全体鼓掌欢呼退场。一老舞客说,这场景在北京、天津是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