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金山"双枪黄八妹":从女土匪到抗日英雄

2014-12-31 09:48:58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徐有威 选稿:贾彦

  2011年4月11日,由我参与策划主讲的《“双枪女侠”黄八妹》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往事》栏目播出,这部文献纪录片讲述的就是金山卫成长起来的一位抗日女英雄——黄八妹,而她不平凡一生,是从土匪生涯开始的。

  “双枪黄八妹”原本是土匪

  1906年,祖籍浙江平湖的黄八妹出生在上海郊区金山卫裴弄乡的一户贫穷人家,因为眉毛浓黑,略成八字,起名八妹。抗战期间,改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黄百器,不过远不如“八妹”名气大。

  自幼失学的黄八妹曾经给人做童养媳。长大后迫于生计,以贩卖粽子、五香豆为生,后来贩卖私盐,还参与上海金山、浙江平湖一带的打劫活动。在一次清剿中黄八妹被捕,从她身上搜出两支短枪,由此名声大震,得名“双枪黄八妹”。于是,“女匪首审讯记”等新闻出现在1933年的《申报》上,连篇累牍,热闹非凡。

  被捕入狱的黄八妹后因有贵人相助,以“查无实据”予以保释,1934年在奉贤南桥镇经营一家茶店谋生,转型成为“阿庆嫂”。

  《国史馆现藏民国人物传记史料汇编》第二十辑中《黄百器女士行述》一文,其中只字未提其女土匪背景。

  人生巅峰:做国民党的“黄司令”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11月日本军队在金山卫登陆。八妹结束茶楼生活,转而抗日。1974年8月,已在台湾定居的黄八妹发表了一篇题为《我打了八年游击战》的回忆文章。据她讲述,正是因为亲眼目睹自己的姐妹、同胞遭“东洋鬼子”凌辱、残杀,她愤然放下七星灶,捡起双枪,拉起队伍要与“东洋鬼子”拼命。

黄八妹的回忆文章《我打了八年游击战》

  一个女流之辈,如何组织一支抗日武装队伍?黄八妹回忆道,“由于我的钱不多,武器不够,游击队不易扩充,我便装扮成为一个叫化子到上海干姐姐处求援。她的丈夫那时当水警队长,我要求她接济我军火。她却问我为什么要装成一个叫化子。我告诉她,我是为了救我的国家。”

  之后黄八妹的游击队逐渐发展,最多达到三千多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熟悉地形,意志坚强,游击战被他们发挥到极致,令日本人感到头痛。不久国民党即收编了这支武装,黄八妹被任命为国民党江南挺进军特务大队长。

  为深入敌后,八妹曾在乍浦镇开了一间海风旅馆,后来被驻在平湖城的日军探悉,警备队长冈村曾亲带一小队兵士前来乍浦包围海风旅馆,声言要逮捕八妹。黄八妹一时无法逃走,乔装成女佣,暗中指导伙计,设酒款待这些“贵宾”。冈村醉意中一手拖住她,要她带领去捉黄八妹,八妹便乘势一推,冈村即仰天跌倒,其他的日军官佐以为是玩笑,拍掌欢呼之时,八妹突从腰间取出手枪,三四个日本军官应声倒地。

  另外,黄八妹游击队还曾活捉日寇驻乍浦守备队长米山。几十年后黄八妹回忆,当时“便派我的女同志天天到他的机关外去引诱他。有天用计引诱他到城外西瓜田里。我已事先在那里布置了几个部下男扮女装;而我却扮成男的,在田里採西瓜。等到米山来到,我们就把他抓住了。当时后方知道了这个消息,要求把他活着送到后方去。别看东洋鬼子平时很凶,等他到了我们手掌中,就立刻现出了一副可怜相,他学猫叫狗叫,讨我们欢喜;又会向我说:‘大官,你不要杀我,我愿替你到厨房烧饭;我愿替你到河里去挑水。’”黄八妹鄙视地说,看,这就是日本人!

  由于战功突出,黄八妹升任平湖县自卫大队长及杭州湾护航纵队司令,从此得名“黄司令”。她的部队在1943、1944年间曾经攻克日军在48个乡镇据点中的36个。1945年8月,日本投降,黄八妹率部从平湖北门入城,雄赳赳气昂昂地受降。她的人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戎装的黄八妹

  身后被写入教科书,于右任曾为她题字

  抗日战争胜利后,黄八妹解甲归田被选为平湖县参议员,她的丈夫兼战友谢友胜任乍浦镇镇长,他们先后开设鱼行、米行、杂货行和饭店,还开办学校。平静日子没过多久,便迎来解放战争,她成为国民党竭力拉拢的对象,后随国民党败退台湾。到台湾后,黄八妹依旧活跃在各类舞台上。

  在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旗号下,曾有各种势力企图利用她的声望有所作为,美国西方公司,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1951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成立西方企业公司(简称西方公司)派人来台北。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国防部大陆工作处处长、老牌特务郑介民具体负责,在东南沿海组织游击队“反攻大陆”。西方公司看中黄八妹的经历和能力,希望和她签订一个“武装合同”,由西方公司提供黄八妹部下训练的给养。不过该计划遭到国民党各方面的反对,国民党答应给黄八妹以下的帮助:第一,给游击队一块地,让他们盖房子种地谋生;第二,建立一个育幼院安置难童;第三,每个月给他们一些生活费。于是,黄八妹出任“中华妇女反共抗俄联合总会”浙江分会主任兼浙海游击司令。不过,国民党的三个承诺后来没有完全履行。黄八妹颇为失望。

国民党有关黄八妹的正式文件

  后来,黄八妹曾协助宋美龄开办华兴育幼院,她还开办“大陈义胞妇女技工互助合作社”帮助浙江同胞生产,自谋生活,尤其为人称道。

  台北《中华报》1958年8月9日刊载了一篇《黄八妹在彰化——率领大陈妇女义民举行刺绣展览义卖》,其中写道:

  双枪黄八妹所领导的大陈妇女义民技工互助社,于七日起,在彰化社会教育观,作为期四天的刺绣义卖展览,展出成品计有:“总统”及夫人肖像、人物、花卉挂屏、绣花衣料、穿珠衣料、披肩、绣花被面。被罩、拖鞋、绣花鞋、古式龙兽拖鞋、桌巾、手提包、枕头、坐垫、儿童夹克、旗袍花边等一千馀件。精致细巧令人叹为观止,这些成品,均系大陈妇女义民所手制。

黄八妹和蒋经国太太蒋方良(中)在一起

  此生谁料,曾经手持双枪帐下千军的上校黄司令,现在指挥手持钢针的绣花女,奔走于宝岛南北,推销花花绿绿的拖鞋和枕头!

  1982年,黄八妹在台北家中去世。一年后,在台湾“国立编译局”主编的小学五年级《国民》教材中,黄八妹的生平事迹被收入其中,编排在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的后面,标题为“杀敌保乡的黄八妹”。课文最后这样写道:

  生长在农村,从未受过学校教育的黄八妹,率领志士奋勇杀敌,有光辉的战绩;并激励国人抗日的情操,成为声威四海的巾帼英雄。

黄八妹被写入台湾国小教科书

  “自由成长如何大战方收战果中华民族争相贺王道干城是我八妹”。这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给八妹撰写的对联,曾经挂在黄八妹家中的客厅中。1989年大陆出版的《平湖县志》,黄八妹事迹的事迹也被收录其中。

  “双枪女侠”上银屏,能有几分真实

  1960年5月4日台湾《中央日报》报道说,一部使中国抗日英雄黄八妹极为难堪的日本影片现在由香港八家二轮戏院上映。这部影片名为《双枪黄八妹》,号称是“真实的人物故事”,由日本新东宝制片,香港邵氏公司发行。片中把黄八妹演绎为一个在中日战争期间与日本海军合作,又与日本少尉恋爱的女海盗,在战争结束后还协助日军将一批价值连城的钻石偷运回日本,日本海军则协助她将其仇人消灭。

  对此黄八妹极为愤怒,认为该片曲解事实,不可原谅,希望台湾政府和日本政府共同注意,表示“责任必须追究”,一切将依法律途径解決。在强大压力下,香港邵氏公司道歉。

  这并非是黄八妹的故事第一次被搬上银屏。1948年戏剧世家出身的影星于素秋就曾出演电影《双枪女侠》,该故事就以黄八妹为背景。1967年影星陈思思主演的香港电影《双枪黄英姑》则是诸多版本中影响最大的影片,不过其斗争的对象则成了地主恶霸周扒皮。在这部电影中,黄英姑身边的一群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与地主恶霸周扒皮斗智斗勇,并与抗日武装队员刘青林一起全歼日伪军。

电影《双枪黄英姑》

由陈思思饰演的黄英姑

  其实,早在1947年11月,著名剧作家和导演田汉和应云卫便合作策划一部以黄八妹为题材的电影剧本《望海潮》,同时邀请张瑞芳出任主角。当时田汉、应云卫和剧作家安娥夫妇特地前往杭州采访黄八妹,他们四位还与黄八妹拍照留念。1947年12月8日安娥在上海《新闻报》发表题为《我见到了双枪黄八妹》的文章,专门记下了这次见面的过程。不过这部电影最终胎死腹中。至于原因,不得而知。“文革”中,在这四位和黄八妹合影背面,有人将黄八妹写为“黄匪八妹”!

  (作者系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金山"双枪黄八妹":从女土匪到抗日英雄

2014年12月31日 09:48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1年4月11日,由我参与策划主讲的《“双枪女侠”黄八妹》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往事》栏目播出,这部文献纪录片讲述的就是金山卫成长起来的一位抗日女英雄——黄八妹,而她不平凡一生,是从土匪生涯开始的。

  “双枪黄八妹”原本是土匪

  1906年,祖籍浙江平湖的黄八妹出生在上海郊区金山卫裴弄乡的一户贫穷人家,因为眉毛浓黑,略成八字,起名八妹。抗战期间,改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黄百器,不过远不如“八妹”名气大。

  自幼失学的黄八妹曾经给人做童养媳。长大后迫于生计,以贩卖粽子、五香豆为生,后来贩卖私盐,还参与上海金山、浙江平湖一带的打劫活动。在一次清剿中黄八妹被捕,从她身上搜出两支短枪,由此名声大震,得名“双枪黄八妹”。于是,“女匪首审讯记”等新闻出现在1933年的《申报》上,连篇累牍,热闹非凡。

  被捕入狱的黄八妹后因有贵人相助,以“查无实据”予以保释,1934年在奉贤南桥镇经营一家茶店谋生,转型成为“阿庆嫂”。

  《国史馆现藏民国人物传记史料汇编》第二十辑中《黄百器女士行述》一文,其中只字未提其女土匪背景。

  人生巅峰:做国民党的“黄司令”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11月日本军队在金山卫登陆。八妹结束茶楼生活,转而抗日。1974年8月,已在台湾定居的黄八妹发表了一篇题为《我打了八年游击战》的回忆文章。据她讲述,正是因为亲眼目睹自己的姐妹、同胞遭“东洋鬼子”凌辱、残杀,她愤然放下七星灶,捡起双枪,拉起队伍要与“东洋鬼子”拼命。

黄八妹的回忆文章《我打了八年游击战》

  一个女流之辈,如何组织一支抗日武装队伍?黄八妹回忆道,“由于我的钱不多,武器不够,游击队不易扩充,我便装扮成为一个叫化子到上海干姐姐处求援。她的丈夫那时当水警队长,我要求她接济我军火。她却问我为什么要装成一个叫化子。我告诉她,我是为了救我的国家。”

  之后黄八妹的游击队逐渐发展,最多达到三千多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熟悉地形,意志坚强,游击战被他们发挥到极致,令日本人感到头痛。不久国民党即收编了这支武装,黄八妹被任命为国民党江南挺进军特务大队长。

  为深入敌后,八妹曾在乍浦镇开了一间海风旅馆,后来被驻在平湖城的日军探悉,警备队长冈村曾亲带一小队兵士前来乍浦包围海风旅馆,声言要逮捕八妹。黄八妹一时无法逃走,乔装成女佣,暗中指导伙计,设酒款待这些“贵宾”。冈村醉意中一手拖住她,要她带领去捉黄八妹,八妹便乘势一推,冈村即仰天跌倒,其他的日军官佐以为是玩笑,拍掌欢呼之时,八妹突从腰间取出手枪,三四个日本军官应声倒地。

  另外,黄八妹游击队还曾活捉日寇驻乍浦守备队长米山。几十年后黄八妹回忆,当时“便派我的女同志天天到他的机关外去引诱他。有天用计引诱他到城外西瓜田里。我已事先在那里布置了几个部下男扮女装;而我却扮成男的,在田里採西瓜。等到米山来到,我们就把他抓住了。当时后方知道了这个消息,要求把他活着送到后方去。别看东洋鬼子平时很凶,等他到了我们手掌中,就立刻现出了一副可怜相,他学猫叫狗叫,讨我们欢喜;又会向我说:‘大官,你不要杀我,我愿替你到厨房烧饭;我愿替你到河里去挑水。’”黄八妹鄙视地说,看,这就是日本人!

  由于战功突出,黄八妹升任平湖县自卫大队长及杭州湾护航纵队司令,从此得名“黄司令”。她的部队在1943、1944年间曾经攻克日军在48个乡镇据点中的36个。1945年8月,日本投降,黄八妹率部从平湖北门入城,雄赳赳气昂昂地受降。她的人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戎装的黄八妹

  身后被写入教科书,于右任曾为她题字

  抗日战争胜利后,黄八妹解甲归田被选为平湖县参议员,她的丈夫兼战友谢友胜任乍浦镇镇长,他们先后开设鱼行、米行、杂货行和饭店,还开办学校。平静日子没过多久,便迎来解放战争,她成为国民党竭力拉拢的对象,后随国民党败退台湾。到台湾后,黄八妹依旧活跃在各类舞台上。

  在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旗号下,曾有各种势力企图利用她的声望有所作为,美国西方公司,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1951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成立西方企业公司(简称西方公司)派人来台北。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国防部大陆工作处处长、老牌特务郑介民具体负责,在东南沿海组织游击队“反攻大陆”。西方公司看中黄八妹的经历和能力,希望和她签订一个“武装合同”,由西方公司提供黄八妹部下训练的给养。不过该计划遭到国民党各方面的反对,国民党答应给黄八妹以下的帮助:第一,给游击队一块地,让他们盖房子种地谋生;第二,建立一个育幼院安置难童;第三,每个月给他们一些生活费。于是,黄八妹出任“中华妇女反共抗俄联合总会”浙江分会主任兼浙海游击司令。不过,国民党的三个承诺后来没有完全履行。黄八妹颇为失望。

国民党有关黄八妹的正式文件

  后来,黄八妹曾协助宋美龄开办华兴育幼院,她还开办“大陈义胞妇女技工互助合作社”帮助浙江同胞生产,自谋生活,尤其为人称道。

  台北《中华报》1958年8月9日刊载了一篇《黄八妹在彰化——率领大陈妇女义民举行刺绣展览义卖》,其中写道:

  双枪黄八妹所领导的大陈妇女义民技工互助社,于七日起,在彰化社会教育观,作为期四天的刺绣义卖展览,展出成品计有:“总统”及夫人肖像、人物、花卉挂屏、绣花衣料、穿珠衣料、披肩、绣花被面。被罩、拖鞋、绣花鞋、古式龙兽拖鞋、桌巾、手提包、枕头、坐垫、儿童夹克、旗袍花边等一千馀件。精致细巧令人叹为观止,这些成品,均系大陈妇女义民所手制。

黄八妹和蒋经国太太蒋方良(中)在一起

  此生谁料,曾经手持双枪帐下千军的上校黄司令,现在指挥手持钢针的绣花女,奔走于宝岛南北,推销花花绿绿的拖鞋和枕头!

  1982年,黄八妹在台北家中去世。一年后,在台湾“国立编译局”主编的小学五年级《国民》教材中,黄八妹的生平事迹被收入其中,编排在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的后面,标题为“杀敌保乡的黄八妹”。课文最后这样写道:

  生长在农村,从未受过学校教育的黄八妹,率领志士奋勇杀敌,有光辉的战绩;并激励国人抗日的情操,成为声威四海的巾帼英雄。

黄八妹被写入台湾国小教科书

  “自由成长如何大战方收战果中华民族争相贺王道干城是我八妹”。这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给八妹撰写的对联,曾经挂在黄八妹家中的客厅中。1989年大陆出版的《平湖县志》,黄八妹事迹的事迹也被收录其中。

  “双枪女侠”上银屏,能有几分真实

  1960年5月4日台湾《中央日报》报道说,一部使中国抗日英雄黄八妹极为难堪的日本影片现在由香港八家二轮戏院上映。这部影片名为《双枪黄八妹》,号称是“真实的人物故事”,由日本新东宝制片,香港邵氏公司发行。片中把黄八妹演绎为一个在中日战争期间与日本海军合作,又与日本少尉恋爱的女海盗,在战争结束后还协助日军将一批价值连城的钻石偷运回日本,日本海军则协助她将其仇人消灭。

  对此黄八妹极为愤怒,认为该片曲解事实,不可原谅,希望台湾政府和日本政府共同注意,表示“责任必须追究”,一切将依法律途径解決。在强大压力下,香港邵氏公司道歉。

  这并非是黄八妹的故事第一次被搬上银屏。1948年戏剧世家出身的影星于素秋就曾出演电影《双枪女侠》,该故事就以黄八妹为背景。1967年影星陈思思主演的香港电影《双枪黄英姑》则是诸多版本中影响最大的影片,不过其斗争的对象则成了地主恶霸周扒皮。在这部电影中,黄英姑身边的一群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与地主恶霸周扒皮斗智斗勇,并与抗日武装队员刘青林一起全歼日伪军。

电影《双枪黄英姑》

由陈思思饰演的黄英姑

  其实,早在1947年11月,著名剧作家和导演田汉和应云卫便合作策划一部以黄八妹为题材的电影剧本《望海潮》,同时邀请张瑞芳出任主角。当时田汉、应云卫和剧作家安娥夫妇特地前往杭州采访黄八妹,他们四位还与黄八妹拍照留念。1947年12月8日安娥在上海《新闻报》发表题为《我见到了双枪黄八妹》的文章,专门记下了这次见面的过程。不过这部电影最终胎死腹中。至于原因,不得而知。“文革”中,在这四位和黄八妹合影背面,有人将黄八妹写为“黄匪八妹”!

  (作者系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