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百花喜旺,星火燎原:老艺术家仲星火的电影传奇

2014-12-26 09:23: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仲星火口述 崔江运、余志成、王岚采访整理 选稿:宋晓东

    摘自《口述上海·电影往事》,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

电影《李双双》剧照(资料图)

  1961年,上影厂决定由鲁韧导演将李准的著名小说《李双双小传》搬上银幕,由张瑞芳扮演女主角“李双双”,而我扮演“李双双”的丈夫“孙喜旺”。这部戏主要以河南某农村的“开山劈岭、引水灌渠”的故事作为背景,将李双双与丈夫孙喜旺的家庭生活推向幕前,并把他们的矛盾冲突作为故事发展的主线展开剧情,描述了这一对欢喜冤家的种种趣事,剧本极具喜剧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

  1962年底,影片终于完成,取名《李双双》并在全国上映。同年,扮演女主人公李双双的张瑞芳获得了1962年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奖,而我也获得了那一届的最佳男配角奖。

  《李双双》在获得成功后,著名作家老舍先生欣然题词:“百花喜旺,星火燎原”,巧妙地把我的名字与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融在一起,令我非常感动。说到这部片子,我不得不提一下我们到北京受奖时,荣幸地受到了周总理、陈毅副总理的亲切接见。合影时,周总理让上影厂的老导演杨小仲坐在中间,大家请总理坐中间,总理不肯,他说:“你们是主角,你们坐。”人民日报登出这张照片后,许多人都问,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都坐在边上,坐中间的是哪位首长啊?这是总理对我们文艺工作者巨大的鼓励啊!这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是啊,《今天我休息》和《李双双》在成功上映之后,有关方面举行了相关的研讨会,称赞这两部影片为歌颂性的喜剧片,特别是受到广大农村观众的欢迎。但江青一伙对《今天我休息》、《李双双》的批语分别是“不真实,一个星期天怎么可能做那么多的事”和“缺乏阶级斗争”,把一批影片打入了冷宫。

  那段时间,我们上影厂大多数人被送到上海郊区的文化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我在那里的任务是挑土、运煤、挑大粪,还和几位病号负责烧洗澡水,烧水用的不是煤,而是用煤渣和泥合成的煤渣砖,烧完之后再用这煤渣砖拿去砌墙盖房子。整天干得都是这些体力活,和艺术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在那里我待了约一年时间,有一天晚上,我们有些演员接到紧急通知回上海,当时领导上要求我们要绝对保密,规定不能回家,不能对外打电话,带着洗刷用品和粮票直奔译片厂。

  记得我们当时对艺术实践太饥渴了,踏进译制厂门的那一刻,望见院里灯火通明,自己的心情特别激动,因为我终于又能工作了!我参加配音工作约一年,是我过得最高兴的一年,我们配音的影片大多数为内参片。当时小小的录音棚里,大伙儿挤在一起,汗流浃背。虽然条件艰苦,可是大家的工作态度都非常认真。

  在译制厂工作的一年多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观看了一些国外的故事片,它们不仅开阔了我的艺术视野,更丰富了自己的创作积累。再说个简单的趣事吧,我们在给日本故事片《军阀》配音的时候曾有这样一段情节,就是剧中日军被枪决前叫喊“天皇陛下万岁”。但在那个非常时期,我们演员都不敢喊,怕被扣上什么帽子,于是工宣队动员就来做我们思想工作,要我们解放思想,要原汁原味叫喊出来,经过一番思想动员,我们终于大着胆子喊了起来,一刹时译制厂内被一片凄历的“天皇陛下万岁”的叫喊声所笼罩。

    ……

《405谋杀案》中的仲星火(资料图)

  《405谋杀案》是一部案中案。我在剧中饰演的老民警陈明辉是一位老地下党员,他以自己鲜明的党性、勇气和机智,冒着生命危险搭救老战友方明山,帮他把重要材料送给有关方面。

  导演沈耀庭要求片中格斗镜头不找替身,为此我们演员专门到上海体育宫学习武术;其中有一段武打镜头,约4分钟,我们共拍摄了十天十夜。惊险的样式、推理的情节、新颖的拍摄手法,导演吸收借鉴了西方影片的拍摄手法并加以创新,当时这些是颇受观众欢迎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百花喜旺,星火燎原:老艺术家仲星火的电影传奇

2014年12月26日 09:23 来源:东方网

    摘自《口述上海·电影往事》,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

电影《李双双》剧照(资料图)

  1961年,上影厂决定由鲁韧导演将李准的著名小说《李双双小传》搬上银幕,由张瑞芳扮演女主角“李双双”,而我扮演“李双双”的丈夫“孙喜旺”。这部戏主要以河南某农村的“开山劈岭、引水灌渠”的故事作为背景,将李双双与丈夫孙喜旺的家庭生活推向幕前,并把他们的矛盾冲突作为故事发展的主线展开剧情,描述了这一对欢喜冤家的种种趣事,剧本极具喜剧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

  1962年底,影片终于完成,取名《李双双》并在全国上映。同年,扮演女主人公李双双的张瑞芳获得了1962年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最佳女演员奖,而我也获得了那一届的最佳男配角奖。

  《李双双》在获得成功后,著名作家老舍先生欣然题词:“百花喜旺,星火燎原”,巧妙地把我的名字与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融在一起,令我非常感动。说到这部片子,我不得不提一下我们到北京受奖时,荣幸地受到了周总理、陈毅副总理的亲切接见。合影时,周总理让上影厂的老导演杨小仲坐在中间,大家请总理坐中间,总理不肯,他说:“你们是主角,你们坐。”人民日报登出这张照片后,许多人都问,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都坐在边上,坐中间的是哪位首长啊?这是总理对我们文艺工作者巨大的鼓励啊!这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是啊,《今天我休息》和《李双双》在成功上映之后,有关方面举行了相关的研讨会,称赞这两部影片为歌颂性的喜剧片,特别是受到广大农村观众的欢迎。但江青一伙对《今天我休息》、《李双双》的批语分别是“不真实,一个星期天怎么可能做那么多的事”和“缺乏阶级斗争”,把一批影片打入了冷宫。

  那段时间,我们上影厂大多数人被送到上海郊区的文化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我在那里的任务是挑土、运煤、挑大粪,还和几位病号负责烧洗澡水,烧水用的不是煤,而是用煤渣和泥合成的煤渣砖,烧完之后再用这煤渣砖拿去砌墙盖房子。整天干得都是这些体力活,和艺术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在那里我待了约一年时间,有一天晚上,我们有些演员接到紧急通知回上海,当时领导上要求我们要绝对保密,规定不能回家,不能对外打电话,带着洗刷用品和粮票直奔译片厂。

  记得我们当时对艺术实践太饥渴了,踏进译制厂门的那一刻,望见院里灯火通明,自己的心情特别激动,因为我终于又能工作了!我参加配音工作约一年,是我过得最高兴的一年,我们配音的影片大多数为内参片。当时小小的录音棚里,大伙儿挤在一起,汗流浃背。虽然条件艰苦,可是大家的工作态度都非常认真。

  在译制厂工作的一年多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观看了一些国外的故事片,它们不仅开阔了我的艺术视野,更丰富了自己的创作积累。再说个简单的趣事吧,我们在给日本故事片《军阀》配音的时候曾有这样一段情节,就是剧中日军被枪决前叫喊“天皇陛下万岁”。但在那个非常时期,我们演员都不敢喊,怕被扣上什么帽子,于是工宣队动员就来做我们思想工作,要我们解放思想,要原汁原味叫喊出来,经过一番思想动员,我们终于大着胆子喊了起来,一刹时译制厂内被一片凄历的“天皇陛下万岁”的叫喊声所笼罩。

    ……

《405谋杀案》中的仲星火(资料图)

  《405谋杀案》是一部案中案。我在剧中饰演的老民警陈明辉是一位老地下党员,他以自己鲜明的党性、勇气和机智,冒着生命危险搭救老战友方明山,帮他把重要材料送给有关方面。

  导演沈耀庭要求片中格斗镜头不找替身,为此我们演员专门到上海体育宫学习武术;其中有一段武打镜头,约4分钟,我们共拍摄了十天十夜。惊险的样式、推理的情节、新颖的拍摄手法,导演吸收借鉴了西方影片的拍摄手法并加以创新,当时这些是颇受观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