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仲星火口述:观众只知“老马”不知我的真名

2014-12-26 09:13: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仲星火口述 崔江运、余志成、王岚采访整理 选稿:宋晓东

    摘自《口述上海·电影往事》,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

  仲星火,1924年出生。1946年赴临沂解放区,入山东大学文艺系学习,并参加该校剧团演出。翌年随团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文工团,华东军区文工团。1949年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任演员,1984年离休。先后在故事片《今天我休息》、《李双双》、《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相思女子客店》、《月亮湾的笑声》、《假女真情》、《大刀记》、《他俩和她俩》等近60部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因饰演《李双双》中的孙喜旺,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饰演《巴山夜雨》中乘警老王与其他配角演员共获首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女配角集体奖。2005年在中国电影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中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荣誉称号。2014年12月25日中午11点52分,仲星火在上海黄浦中心医院因病去世,享年90岁。

《今天我休息》剧照(资料图)

  仲老师,以前我们在银幕上和您见过多次了,今天能这么近距离与您相会很高兴。我们不但知道您,还了解您一生中最难忘的两部电影是《今天我休息》和《李双双》。您在影片《今天我休息》中成功饰演了马天民角色,据说一直到现在,很多人见了您还亲切地直呼您“老马”呢?

  是啊!人们之所以叫我“老马”而不知道我的真名,主要是《今天我休息》这个剧本写的好,时代造就了马天民,他以人民群众利益为先的精神和行为激动着观众。因此,观众记住了这个人物,我也沾了光。

  我们查阅资料表明,1959年的建国10周年大庆之前的国产电影大部分表现的都是战争题材,内容突出体现革命战斗中的英雄人物,而我们很想知道您主演的《今天我休息》这部带有浓厚生活气息和轻喜剧风格的故事片,又是基于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呢?

  记得1959年10月上旬,我刚参加拍摄完故事片《聂耳》这部片子不久,就接到了担任饰演马天民这一角色的通知,而且计划要在1960年元旦上映。《今天我休息》是一部反映时代现实生活的影片,剧中主人翁马天民的行为,体现了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对群众的责任感和热爱!

  从任务下达到上映只有短暂的两个多月时间,该影片确实获得了一致的好评,现在看来您认为其成功之处在哪?

  《今天我休息》拍摄的是一个发生在星期天的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人民警察马天民值了一夜班后,没有休息,在第二天休息日里,去和第一次见面的女朋友会面的途中,帮助群众解决困难的经过。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都是寻常的普通人,人情和亲情的表现既真实又充分。更重要的是,影片的轻喜剧样式以及热情弘扬的“我为人人”的精神,深深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请仲老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拍摄中的一些难忘场景或趣闻吧。

  拍摄《今天我休息》至今还是令我记忆犹新。当时摄制组按照“多、快、好、省”的原则昼夜赶拍,这里给你们透露一个秘密,整部影片的完成你们猜得到花费多少钱吗?一共才花费了4万8千元人民币。其中,剧中主要人物的服装是从派出所和邮政局借用的,不花一分钱,只是花了17.5元洗烫费,这些都和现在的电影动不动上千万甚至上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当时的胶卷全是靠外汇买的,为了节约开支,我们每个镜头拍摄前都要反复排练,实拍摄时必须做到一次完成。

  举几个例子:为了省钱,影片的全部内景,如派出所的楼上楼下、马天民的女朋友刘萍的家、寻找皮夹子失主罗爱兰居住的旅店的房间等,我们都是利用同一个内景改造而成的。外景的拍摄,难度则要大许多,剧中有一个情节:马天民抱着里弄居民家生病的孩子,乘坐公共汽车赶往医院的那场戏,在车厢内拍摄必须要打灯光,但车厢空间十分有限,不可能安装笨重而体积庞大的发电机和照明灯具,摄制组只好群策群力,在另一辆汽车上安装上发电机,连接电缆线,两辆汽车在同步行驶中进行拍摄。

  拍马天民水中救小猪的情节,也比较艰苦。拍戏时已是12月份,那天又正赶上刮大风,气温接近零度。摄制组在苏州河畔,利用中午涨潮的时候拍夏天的戏。天气虽然寒冷,可是时间不等人,咬咬牙跳进冰冷水里的时候,我浑身都冻麻木了。这些,作为演员我们都不在乎的。

  许多人以为当演员有名有利,其实你们是很辛苦的啊!

  演员要深入生活,向群众学习才能演活影片中的角色。《今天我休息》获得成功后,我曾经收到了一封来自广西公安局民警的信,他在信里亲切地关心起我,问我和女朋友结婚了没有?实际上他是想问剧中的马天民和女朋友现在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生宝宝?他把故事片当成真事了。由此看来,导演在拍摄时要求我们不做戏,还原生活的真实性的表演风格是我受益最深的。因为演了马天民这个民警,现在,我还常常受到公安系统的邀请,让我去给年轻的民警们上上课。

  是啊!演员要深入生活,才能塑造好影片中的角色。仲老师之所以演活了马天民,这和您对生活的态度有密切的联系。

  我们在拍摄《今天我休息》时,由于时间紧迫,又要节约,所以都是这边拍完马上把胶片送到洗印厂去冲洗后,实在不合要求的马上重新来过。我当时就想哪一天胶卷能像牛皮纸一样便宜有多好,用起来像牛皮纸,不行再来一遍,把不满意的多拍几次。当然,在当年这些其实是奢望。所以,我非常羡慕现在的拍片条件和环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仲星火口述:观众只知“老马”不知我的真名

2014年12月26日 09:13 来源:东方网

    摘自《口述上海·电影往事》,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

  仲星火,1924年出生。1946年赴临沂解放区,入山东大学文艺系学习,并参加该校剧团演出。翌年随团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文工团,华东军区文工团。1949年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任演员,1984年离休。先后在故事片《今天我休息》、《李双双》、《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相思女子客店》、《月亮湾的笑声》、《假女真情》、《大刀记》、《他俩和她俩》等近60部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因饰演《李双双》中的孙喜旺,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饰演《巴山夜雨》中乘警老王与其他配角演员共获首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女配角集体奖。2005年在中国电影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中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荣誉称号。2014年12月25日中午11点52分,仲星火在上海黄浦中心医院因病去世,享年90岁。

《今天我休息》剧照(资料图)

  仲老师,以前我们在银幕上和您见过多次了,今天能这么近距离与您相会很高兴。我们不但知道您,还了解您一生中最难忘的两部电影是《今天我休息》和《李双双》。您在影片《今天我休息》中成功饰演了马天民角色,据说一直到现在,很多人见了您还亲切地直呼您“老马”呢?

  是啊!人们之所以叫我“老马”而不知道我的真名,主要是《今天我休息》这个剧本写的好,时代造就了马天民,他以人民群众利益为先的精神和行为激动着观众。因此,观众记住了这个人物,我也沾了光。

  我们查阅资料表明,1959年的建国10周年大庆之前的国产电影大部分表现的都是战争题材,内容突出体现革命战斗中的英雄人物,而我们很想知道您主演的《今天我休息》这部带有浓厚生活气息和轻喜剧风格的故事片,又是基于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呢?

  记得1959年10月上旬,我刚参加拍摄完故事片《聂耳》这部片子不久,就接到了担任饰演马天民这一角色的通知,而且计划要在1960年元旦上映。《今天我休息》是一部反映时代现实生活的影片,剧中主人翁马天民的行为,体现了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对群众的责任感和热爱!

  从任务下达到上映只有短暂的两个多月时间,该影片确实获得了一致的好评,现在看来您认为其成功之处在哪?

  《今天我休息》拍摄的是一个发生在星期天的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人民警察马天民值了一夜班后,没有休息,在第二天休息日里,去和第一次见面的女朋友会面的途中,帮助群众解决困难的经过。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都是寻常的普通人,人情和亲情的表现既真实又充分。更重要的是,影片的轻喜剧样式以及热情弘扬的“我为人人”的精神,深深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请仲老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拍摄中的一些难忘场景或趣闻吧。

  拍摄《今天我休息》至今还是令我记忆犹新。当时摄制组按照“多、快、好、省”的原则昼夜赶拍,这里给你们透露一个秘密,整部影片的完成你们猜得到花费多少钱吗?一共才花费了4万8千元人民币。其中,剧中主要人物的服装是从派出所和邮政局借用的,不花一分钱,只是花了17.5元洗烫费,这些都和现在的电影动不动上千万甚至上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当时的胶卷全是靠外汇买的,为了节约开支,我们每个镜头拍摄前都要反复排练,实拍摄时必须做到一次完成。

  举几个例子:为了省钱,影片的全部内景,如派出所的楼上楼下、马天民的女朋友刘萍的家、寻找皮夹子失主罗爱兰居住的旅店的房间等,我们都是利用同一个内景改造而成的。外景的拍摄,难度则要大许多,剧中有一个情节:马天民抱着里弄居民家生病的孩子,乘坐公共汽车赶往医院的那场戏,在车厢内拍摄必须要打灯光,但车厢空间十分有限,不可能安装笨重而体积庞大的发电机和照明灯具,摄制组只好群策群力,在另一辆汽车上安装上发电机,连接电缆线,两辆汽车在同步行驶中进行拍摄。

  拍马天民水中救小猪的情节,也比较艰苦。拍戏时已是12月份,那天又正赶上刮大风,气温接近零度。摄制组在苏州河畔,利用中午涨潮的时候拍夏天的戏。天气虽然寒冷,可是时间不等人,咬咬牙跳进冰冷水里的时候,我浑身都冻麻木了。这些,作为演员我们都不在乎的。

  许多人以为当演员有名有利,其实你们是很辛苦的啊!

  演员要深入生活,向群众学习才能演活影片中的角色。《今天我休息》获得成功后,我曾经收到了一封来自广西公安局民警的信,他在信里亲切地关心起我,问我和女朋友结婚了没有?实际上他是想问剧中的马天民和女朋友现在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生宝宝?他把故事片当成真事了。由此看来,导演在拍摄时要求我们不做戏,还原生活的真实性的表演风格是我受益最深的。因为演了马天民这个民警,现在,我还常常受到公安系统的邀请,让我去给年轻的民警们上上课。

  是啊!演员要深入生活,才能塑造好影片中的角色。仲老师之所以演活了马天民,这和您对生活的态度有密切的联系。

  我们在拍摄《今天我休息》时,由于时间紧迫,又要节约,所以都是这边拍完马上把胶片送到洗印厂去冲洗后,实在不合要求的马上重新来过。我当时就想哪一天胶卷能像牛皮纸一样便宜有多好,用起来像牛皮纸,不行再来一遍,把不满意的多拍几次。当然,在当年这些其实是奢望。所以,我非常羡慕现在的拍片条件和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