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1937年南京大屠杀:平均每12秒1名同胞遇害

2014-12-5 09:20:36

来源:南京日报 作者:肖姗 选稿:宋晓东

  什么是和平?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潜心研究了十几年。关于和平学的研究,是他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十年以后感悟到的,也是他对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的递进和创新。

  在首个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上个周六,朱成山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国家公祭不仅仅是一个历史祭奠仪式,更是对和平的祈求,因此在国家公祭活动中会有明确的关于和平的表达。

  最早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是听爷爷讲述当年那段历史

  谈及自己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缘由,朱成山将其形象地概括为“三段论”。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爷爷告诉我,他过去在新街口一家银行工作。1937年侵华日军侵占南京期间,银行关门了,他跑回老家六合。后来准备回城来上班时,从浦口坐船,看到江面上漂着很多尸体,银行前面也有尸体,惨不忍睹。”朱成山说,这是他最早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是从祖辈传承下来的。

  “第二段是在我当兵期间,我1970年当兵,当时在南京军区有一位战友名叫徐志耕。”据朱成山回忆,徐志耕当时是南京军区一级作家,他曾经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南京大街小巷寻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是南京最早调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人,后来写了报告文学《南京大屠杀》。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记载了13个同名同姓的‘李秀英’,都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我也因此对南京大屠杀有了进一步了解。”

  然而真正对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进行学术研究,是在1992年朱成山从市委宣传部调至纪念馆工作之后,他查阅了不少书籍、史料,开始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杀史,“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30多万人被杀害,平均每12秒就有一个生命消逝,这是怎样的惨案?”夜深人静的晚上,他经常这样问自己。

  1995年,他发起创办国内历史上第一个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术机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团结了一大批专家学者,从学术层面对南京大屠杀历史进行研究,先后多次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编撰出版几十本南京大屠杀史料专著。

  根据朱成山的建议,从1994年起南京在全国率先举办悼念遇难同胞活动,拉响警报,放飞和平鸽。

  在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过程中,朱成山以南京大屠杀史为内核,不断扩大到侵华暴行史、抗战史、中国近现代史、世界近代史等层面。其中,关于和平学的研究,是朱成山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10年以后感悟到的,也是他在国际学术交流中受到的启发。

  2001年12月,江东门纪念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永不忘却——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时,曾在圣玛丽诺大教堂成功举办“和平祈祷仪式”,全美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五大宗教领袖走到一起,用不同的宗教语言与方式,共同为世界和平祈祷。

  “那一刻,和平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意识形态、超越了语言交流障碍,使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受到心灵的震撼和洗礼。”朱成山说,这也促使他反思,研究、展示和传播历史的价值与目的是什么?研究历史的目的不仅是为了现在,更是为了将来的和平构建。也就是从那时起,关注和平学在国际上的发展,学习和平学知识,成为他学术研究的重大课题。

  在他的积极建议下,从1994年起,南京在全国率先举办悼念遇难同胞活动,拉响警报,放飞和平鸽。从2002年起,每年12月13日举行的“江苏省暨南京市社会各界人士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仪式”,更名为“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仪式暨南京国际和平集会”,并增加了发表《南京和平宣言》等内容。

  以纪念馆为基地、由朱成山领衔并担任所长的南京国际和平研究所,组织中外专家、学者,开展和平学的研究,编辑出版了《国际和平学概况》、《和平学概论》等一批专业书籍,并且经常深入社区、学校开设和平学系列讲座。

  与此同时,还举办了日本“紫金草合唱团”、“大象列车跑得快”合唱团等和平团体来宁交流演出活动,组织“南京和平鸽艺术团”赴日本音乐节演出,使和平的声音在更大的范畴传播并产生影响。

  “国家公祭日是第一次以国家的立法、国家的意志、有国家领导参加的悼念死难同胞的活动,这是史无前例的。”朱成山介绍,从1994年12月13日开始至今,江苏省南京市已经举行了20年的悼念活动,每年都拉警报,放飞和平鸽。今年将开展国家公祭活动,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由20次的地方性公祭上升到国家公祭,这是一个显著的变化。

  “这次国家公祭是历史上第一次为普通死难者公祭,显示出强烈的民众性。体现了我们国家以百姓为重,执政为民的理念。”朱成山指出,国家公祭是在不忘历史的基础上诉求和平,因此在国家公祭活动中会有明确的关于和平的表达。

  【人物简介】朱成山,男,1954年7月9日出生,江苏南京人,中共党员。现任江苏省委外宣办副主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中国抗战史学会副会长,侵华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南京社科院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南京师范大学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科技大学等12所高校兼职教授。他编著了《为300000冤魂呐喊——朱成山研究南京大屠杀文集》、《为未来讴歌——朱成山研究和平学文集》、《我与东史郎交往十三年》等100多本南京大屠杀史料专著,并先后赴美国、俄罗斯、日本等20多个国家进行历史与和平交流。获得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工作者、全国红色旅游先进个人、全国社区志愿者先进个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省优秀党务工作者、南京好市民等一系列荣誉。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1937年南京大屠杀:平均每12秒1名同胞遇害

2014年12月5日 09:20 来源:南京日报

  什么是和平?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潜心研究了十几年。关于和平学的研究,是他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十年以后感悟到的,也是他对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的递进和创新。

  在首个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上个周六,朱成山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国家公祭不仅仅是一个历史祭奠仪式,更是对和平的祈求,因此在国家公祭活动中会有明确的关于和平的表达。

  最早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是听爷爷讲述当年那段历史

  谈及自己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缘由,朱成山将其形象地概括为“三段论”。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爷爷告诉我,他过去在新街口一家银行工作。1937年侵华日军侵占南京期间,银行关门了,他跑回老家六合。后来准备回城来上班时,从浦口坐船,看到江面上漂着很多尸体,银行前面也有尸体,惨不忍睹。”朱成山说,这是他最早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是从祖辈传承下来的。

  “第二段是在我当兵期间,我1970年当兵,当时在南京军区有一位战友名叫徐志耕。”据朱成山回忆,徐志耕当时是南京军区一级作家,他曾经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南京大街小巷寻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是南京最早调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人,后来写了报告文学《南京大屠杀》。这本薄薄的小册子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记载了13个同名同姓的‘李秀英’,都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我也因此对南京大屠杀有了进一步了解。”

  然而真正对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进行学术研究,是在1992年朱成山从市委宣传部调至纪念馆工作之后,他查阅了不少书籍、史料,开始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杀史,“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30多万人被杀害,平均每12秒就有一个生命消逝,这是怎样的惨案?”夜深人静的晚上,他经常这样问自己。

  1995年,他发起创办国内历史上第一个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术机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团结了一大批专家学者,从学术层面对南京大屠杀历史进行研究,先后多次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编撰出版几十本南京大屠杀史料专著。

  根据朱成山的建议,从1994年起南京在全国率先举办悼念遇难同胞活动,拉响警报,放飞和平鸽。

  在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过程中,朱成山以南京大屠杀史为内核,不断扩大到侵华暴行史、抗战史、中国近现代史、世界近代史等层面。其中,关于和平学的研究,是朱成山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10年以后感悟到的,也是他在国际学术交流中受到的启发。

  2001年12月,江东门纪念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永不忘却——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时,曾在圣玛丽诺大教堂成功举办“和平祈祷仪式”,全美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五大宗教领袖走到一起,用不同的宗教语言与方式,共同为世界和平祈祷。

  “那一刻,和平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意识形态、超越了语言交流障碍,使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受到心灵的震撼和洗礼。”朱成山说,这也促使他反思,研究、展示和传播历史的价值与目的是什么?研究历史的目的不仅是为了现在,更是为了将来的和平构建。也就是从那时起,关注和平学在国际上的发展,学习和平学知识,成为他学术研究的重大课题。

  在他的积极建议下,从1994年起,南京在全国率先举办悼念遇难同胞活动,拉响警报,放飞和平鸽。从2002年起,每年12月13日举行的“江苏省暨南京市社会各界人士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仪式”,更名为“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仪式暨南京国际和平集会”,并增加了发表《南京和平宣言》等内容。

  以纪念馆为基地、由朱成山领衔并担任所长的南京国际和平研究所,组织中外专家、学者,开展和平学的研究,编辑出版了《国际和平学概况》、《和平学概论》等一批专业书籍,并且经常深入社区、学校开设和平学系列讲座。

  与此同时,还举办了日本“紫金草合唱团”、“大象列车跑得快”合唱团等和平团体来宁交流演出活动,组织“南京和平鸽艺术团”赴日本音乐节演出,使和平的声音在更大的范畴传播并产生影响。

  “国家公祭日是第一次以国家的立法、国家的意志、有国家领导参加的悼念死难同胞的活动,这是史无前例的。”朱成山介绍,从1994年12月13日开始至今,江苏省南京市已经举行了20年的悼念活动,每年都拉警报,放飞和平鸽。今年将开展国家公祭活动,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由20次的地方性公祭上升到国家公祭,这是一个显著的变化。

  “这次国家公祭是历史上第一次为普通死难者公祭,显示出强烈的民众性。体现了我们国家以百姓为重,执政为民的理念。”朱成山指出,国家公祭是在不忘历史的基础上诉求和平,因此在国家公祭活动中会有明确的关于和平的表达。

  【人物简介】朱成山,男,1954年7月9日出生,江苏南京人,中共党员。现任江苏省委外宣办副主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中国抗战史学会副会长,侵华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南京社科院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南京师范大学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科技大学等12所高校兼职教授。他编著了《为300000冤魂呐喊——朱成山研究南京大屠杀文集》、《为未来讴歌——朱成山研究和平学文集》、《我与东史郎交往十三年》等100多本南京大屠杀史料专著,并先后赴美国、俄罗斯、日本等20多个国家进行历史与和平交流。获得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工作者、全国红色旅游先进个人、全国社区志愿者先进个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省优秀党务工作者、南京好市民等一系列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