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 108岁擦香水穿高跟鞋[图]

2014-11-27 09:09:02

来源:华声在线 选稿:贾彦

严幼韵年轻时的照片

严幼韵和顾维钧

严幼韵106岁时的照片

  她是第一个将小轿车开进校园的复旦校花,除了第一任丈夫早逝外,她的身家、履历、相貌、学历都是让人艳羡的。杂志报纸总是这样介绍她:她是复旦大学的首届女生,是战乱时期的外交官夫人,是“民国外交第一人”顾维钧的晚年伴侣,是整个近现代史的见证人,是最后一位上海滩大小姐。

  更鲜为人知的是,她是宁波人,老家在庄桥费市。她叫严幼韵,这个月(编注:原文发布时间:2013年9月),她马上要迎来108岁生日。跨越了一个多世纪的沉浮,如今沉淀得越发美丽。她的女儿说,“上帝把妈妈忘了……”

  记者卢科霞 通讯员傅奇丹

  复旦校园里的“爱的花”

  1925年,严幼韵考入沪江大学。1927年,她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首批入该校的女生。

  当时,严幼韵住在静安寺,离复旦比较远,那时候,她坐着自己的轿车到学校上课。家里给她配了个司机,她自己也会开车,常常是司机坐在旁边,她开车,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学校门口,等她的车路过。因为车牌号是“84”,一些男生就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上海话的“爱的花”。

  严幼韵本来人就长得漂亮,父亲又在南京路上开着“老九章绸布庄”,绸布庄各种衣料随她挑,因此每天更换的服装总是最时髦的,令人眼花缭乱。“爱的花”这一外号也就不胫而走,名声更传出复旦校园,还出现在上海的报章杂志上。

  “爱的花”读书不甚用功,做功课却大有一套,遇到要交习题或报告,她会电话某位同学,说要借他的习作一看,闻者无不欣然听命,归还时严幼韵会洒上一些香水以示谢意。不过,她在大学里还是学到了许多知识,尤其是英语学得相当好,为其日后从事外交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祖父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幼韵的家世,应该从她的祖父严信厚说起。严信厚的老家在现属江北区庄桥街道的费市村,村里曾有严氏家族的大本营—寿芝山庄。

  严信厚是近现代非常有名的实业家,曾在杭州胡雪岩开设的信源银楼任文书,得到胡雪岩赏识,被推荐给李鸿章。后来,严信厚经营盐业,积累了大量家财,在绘画、书法上都很有造诣,以画芦雁著名,现在宁波还有人专门研究他的字画。

  严信厚致力于民族工商业、金融业,1887年,他投资5万两白银在宁波湾头创办中国第一家机器轧花厂,后又在上海投资面粉厂、榨油厂等多家实业。1902年,他还出任上海第一个商界团体—上海商业会议公所首届总理。

  宁波市政协文史委特邀委员、原江北区文史委负责人谢振声这样评价:严信厚先生在多年金融、工商活动中,曾把大批宁波籍人士吸引到自己周围,为“宁波帮”从一个旧式商帮转化而成一个举足轻重的近代企业家群体作出过重要贡献,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信厚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严子均也是开明商人,他将家业进一步扩大,严幼韵自小便生活在这样一个富有而宽松的家庭里。她与姐姐严彩韵、严莲韵都是中国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

  盛大婚礼是当年风尚

  严幼韵和第一任丈夫杨光泩的相识也和“爱的花”有关。

  杨光泩出生在一个丝商家庭,其祖父在十九世纪末到上海开丝绸行。杨光泩第一眼见到严幼韵时,严幼韵正驾着那辆“爱的花”轿车。杨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着严幼韵。很巧,他们去的是同一个聚会。于是,杨光泩立刻请朋友介绍认识,随即对严幼韵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1929年9月6日,严幼韵与杨光泩举行婚礼,千余人出席,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婚礼的照片在报纸刊登后,成为上海滩众多青年男女向往的风尚。一直到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些照片仍然被引为旧上海时髦婚礼的佐证。

  1938年,杨光泩赴菲律宾,以公使衔担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1939年初,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来到马尼拉。作为总领事的夫人,严幼韵亲手设计并操办了总领事官邸的装潢。由她出任名誉主席的华侨妇女协会,发起了捐赠金饰、折复活节纸花的爱国募款活动,华侨妇女们走上菲律宾的大街小巷,向街坊、商店、工厂募款募药。此外,她们还为前线战士赶制了100万个急救医疗包。虽然辛苦,但能帮丈夫做一些事,能为祖国尽一点力,严幼韵形容这段日子“非常美好”。

  一架钢琴陪她度过艰难岁月

  然而,幸福是短暂的。1942年1月2日,马尼拉沦陷,杨光泩被日军拘禁,4月17日杨光泩和七名外交官惨遭杀害。不过,直到1945年战争结束,严幼韵才知道丈夫遇害的消息。

  面对命运骤变,这位从小就过着无忧无虑的富家生活、几乎没有吃过苦的上海滩名媛,却镇定地承受着一切。由于无法与丈夫取得联系,严幼韵觉得自己有责任照料好其他7位外交官的妻儿,当时这个大家庭共有近40个躲避战乱的亲朋好友。她们变卖珠宝,自己动手,种菜,做鞋,还在院子里养起了鸡和猪,又学会了做酱油、肥皂。严幼韵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空闲时她常坐到钢琴前弹上一曲。

  年逾百岁的严幼韵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谈到在马尼拉的这段日子时,感慨地说:“现在回过来看,当时的我们确实非常勇敢。不知自己的丈夫生死如何,非常担忧我们的孩子,自己的命运也完全无法确定,但我们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顾维钧相伴的幸福晚年

  1959年9月,严幼韵与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这一年,严幼韵54岁,顾维钧71岁。

  顾维钧与严幼韵早就相识。1946年7月,顾维钧出任驻美大使。严幼韵护照到期后,顾维钧还以大使身份亲自为她向外交部申请。退休后,顾维钧又赴海牙出任国际法院法官,两人两地分离。顾维钧有首诗写在此时,由严幼韵收录在回忆录《My Story》中:“夜夜深情思爱人,朝朝无缄独自闷。千种缘由莫能解,万里聊航一日程。”

  嫁给顾维钧后,严幼韵充当着“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她无微不至地照顾顾维钧:每天凌晨顾维钧醒来后,她已准备好一杯热牛奶,让顾维钧喝下后继续睡觉,唯恐顾维钧从晚餐到早餐间空腹时间过长,于身体不利……

  两人一起生活了26年,1985年顾维钧辞世,享年97岁。生前顾维钧谈养生心得,只有三点:“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顾。”

  108岁擦香水穿高跟鞋

  “今年9月妈妈就108岁了,我和妈妈一起住寓所里。妈妈特别爱热闹,每天都要给她安排活动。”日前,记者转辗联系了严幼韵的二女儿杨雪兰,杨雪兰今年77岁,姐姐杨蕾孟82岁。

  “妈妈精神很好,喜欢看书读报,打麻将,烤蛋糕,她特别喜欢交朋友……”杨雪兰告诉记者,严幼韵尽管是百岁老人了,但思维依然清晰,每天坚持写日记,她已经在美国出版了一本《My Story》,这本书的中文版也正在操作中。

  令人称奇的是,108岁的严幼韵,对于自己电话簿上常用的六七十个号码,几乎都能背下来。而几十年来,一直没变的生活习惯是—穿高跟鞋、用香水。杨雪兰说:“我们觉得她就是一个明星一样的人物。”

  “妈妈每个星期都要打一次牌,从下午3点一直打到夜里11点多,精神很好,她吃得消。”现在严幼韵的活动大多由女儿们来组织。

  严幼韵与杨光泩的三个女儿都很出色。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爱情故事》、《基辛格回忆录》等250多本书,担任过美国著名的双日出版社总编。次女杨雪兰,是有成就的企业家,最具影响力的亚裔女性之一,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近年来又担任美国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致力于推进中西文化间的交流。三女杨茜恩相夫教子,治家有方,一度致力于房产开发,卓有成绩,惜因病较早去世。

  大小姐的养生之道:不忌口,乐观

  很多人都很好奇严幼韵的养生之道。她曾俏皮地说了个秘诀:“不锻炼,爱吃多少黄油就吃多少,不回首。”似乎与传统养生之道反其道而行之。

  杨雪兰把母亲的长寿归结于其终生保持的乐观精神:“母亲常说一句话,‘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呢’。”严幼韵一直想保留自己的牙齿、不戴假牙,有一次去医院检查回来,出租车出了事故,把老人家的牙撞掉了。女儿们听了消息都很沮丧,严幼韵却反过来安慰她们:“我可幸运啦,要知道出租车本来可能会出更糟的事故。”

  老人的心态很年轻,精神也好,杨雪兰笑言:“上帝把妈妈忘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滩最后的大小姐 108岁擦香水穿高跟鞋[图]

2014年11月27日 09:09 来源:华声在线

严幼韵年轻时的照片

严幼韵和顾维钧

严幼韵106岁时的照片

  她是第一个将小轿车开进校园的复旦校花,除了第一任丈夫早逝外,她的身家、履历、相貌、学历都是让人艳羡的。杂志报纸总是这样介绍她:她是复旦大学的首届女生,是战乱时期的外交官夫人,是“民国外交第一人”顾维钧的晚年伴侣,是整个近现代史的见证人,是最后一位上海滩大小姐。

  更鲜为人知的是,她是宁波人,老家在庄桥费市。她叫严幼韵,这个月(编注:原文发布时间:2013年9月),她马上要迎来108岁生日。跨越了一个多世纪的沉浮,如今沉淀得越发美丽。她的女儿说,“上帝把妈妈忘了……”

  记者卢科霞 通讯员傅奇丹

  复旦校园里的“爱的花”

  1925年,严幼韵考入沪江大学。1927年,她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首批入该校的女生。

  当时,严幼韵住在静安寺,离复旦比较远,那时候,她坐着自己的轿车到学校上课。家里给她配了个司机,她自己也会开车,常常是司机坐在旁边,她开车,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学校门口,等她的车路过。因为车牌号是“84”,一些男生就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上海话的“爱的花”。

  严幼韵本来人就长得漂亮,父亲又在南京路上开着“老九章绸布庄”,绸布庄各种衣料随她挑,因此每天更换的服装总是最时髦的,令人眼花缭乱。“爱的花”这一外号也就不胫而走,名声更传出复旦校园,还出现在上海的报章杂志上。

  “爱的花”读书不甚用功,做功课却大有一套,遇到要交习题或报告,她会电话某位同学,说要借他的习作一看,闻者无不欣然听命,归还时严幼韵会洒上一些香水以示谢意。不过,她在大学里还是学到了许多知识,尤其是英语学得相当好,为其日后从事外交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祖父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幼韵的家世,应该从她的祖父严信厚说起。严信厚的老家在现属江北区庄桥街道的费市村,村里曾有严氏家族的大本营—寿芝山庄。

  严信厚是近现代非常有名的实业家,曾在杭州胡雪岩开设的信源银楼任文书,得到胡雪岩赏识,被推荐给李鸿章。后来,严信厚经营盐业,积累了大量家财,在绘画、书法上都很有造诣,以画芦雁著名,现在宁波还有人专门研究他的字画。

  严信厚致力于民族工商业、金融业,1887年,他投资5万两白银在宁波湾头创办中国第一家机器轧花厂,后又在上海投资面粉厂、榨油厂等多家实业。1902年,他还出任上海第一个商界团体—上海商业会议公所首届总理。

  宁波市政协文史委特邀委员、原江北区文史委负责人谢振声这样评价:严信厚先生在多年金融、工商活动中,曾把大批宁波籍人士吸引到自己周围,为“宁波帮”从一个旧式商帮转化而成一个举足轻重的近代企业家群体作出过重要贡献,是“宁波帮”开路先锋。

  严信厚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严子均也是开明商人,他将家业进一步扩大,严幼韵自小便生活在这样一个富有而宽松的家庭里。她与姐姐严彩韵、严莲韵都是中国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

  盛大婚礼是当年风尚

  严幼韵和第一任丈夫杨光泩的相识也和“爱的花”有关。

  杨光泩出生在一个丝商家庭,其祖父在十九世纪末到上海开丝绸行。杨光泩第一眼见到严幼韵时,严幼韵正驾着那辆“爱的花”轿车。杨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着严幼韵。很巧,他们去的是同一个聚会。于是,杨光泩立刻请朋友介绍认识,随即对严幼韵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1929年9月6日,严幼韵与杨光泩举行婚礼,千余人出席,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婚礼的照片在报纸刊登后,成为上海滩众多青年男女向往的风尚。一直到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些照片仍然被引为旧上海时髦婚礼的佐证。

  1938年,杨光泩赴菲律宾,以公使衔担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1939年初,严幼韵带着三个女儿来到马尼拉。作为总领事的夫人,严幼韵亲手设计并操办了总领事官邸的装潢。由她出任名誉主席的华侨妇女协会,发起了捐赠金饰、折复活节纸花的爱国募款活动,华侨妇女们走上菲律宾的大街小巷,向街坊、商店、工厂募款募药。此外,她们还为前线战士赶制了100万个急救医疗包。虽然辛苦,但能帮丈夫做一些事,能为祖国尽一点力,严幼韵形容这段日子“非常美好”。

  一架钢琴陪她度过艰难岁月

  然而,幸福是短暂的。1942年1月2日,马尼拉沦陷,杨光泩被日军拘禁,4月17日杨光泩和七名外交官惨遭杀害。不过,直到1945年战争结束,严幼韵才知道丈夫遇害的消息。

  面对命运骤变,这位从小就过着无忧无虑的富家生活、几乎没有吃过苦的上海滩名媛,却镇定地承受着一切。由于无法与丈夫取得联系,严幼韵觉得自己有责任照料好其他7位外交官的妻儿,当时这个大家庭共有近40个躲避战乱的亲朋好友。她们变卖珠宝,自己动手,种菜,做鞋,还在院子里养起了鸡和猪,又学会了做酱油、肥皂。严幼韵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空闲时她常坐到钢琴前弹上一曲。

  年逾百岁的严幼韵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谈到在马尼拉的这段日子时,感慨地说:“现在回过来看,当时的我们确实非常勇敢。不知自己的丈夫生死如何,非常担忧我们的孩子,自己的命运也完全无法确定,但我们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顾维钧相伴的幸福晚年

  1959年9月,严幼韵与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这一年,严幼韵54岁,顾维钧71岁。

  顾维钧与严幼韵早就相识。1946年7月,顾维钧出任驻美大使。严幼韵护照到期后,顾维钧还以大使身份亲自为她向外交部申请。退休后,顾维钧又赴海牙出任国际法院法官,两人两地分离。顾维钧有首诗写在此时,由严幼韵收录在回忆录《My Story》中:“夜夜深情思爱人,朝朝无缄独自闷。千种缘由莫能解,万里聊航一日程。”

  嫁给顾维钧后,严幼韵充当着“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她无微不至地照顾顾维钧:每天凌晨顾维钧醒来后,她已准备好一杯热牛奶,让顾维钧喝下后继续睡觉,唯恐顾维钧从晚餐到早餐间空腹时间过长,于身体不利……

  两人一起生活了26年,1985年顾维钧辞世,享年97岁。生前顾维钧谈养生心得,只有三点:“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顾。”

  108岁擦香水穿高跟鞋

  “今年9月妈妈就108岁了,我和妈妈一起住寓所里。妈妈特别爱热闹,每天都要给她安排活动。”日前,记者转辗联系了严幼韵的二女儿杨雪兰,杨雪兰今年77岁,姐姐杨蕾孟82岁。

  “妈妈精神很好,喜欢看书读报,打麻将,烤蛋糕,她特别喜欢交朋友……”杨雪兰告诉记者,严幼韵尽管是百岁老人了,但思维依然清晰,每天坚持写日记,她已经在美国出版了一本《My Story》,这本书的中文版也正在操作中。

  令人称奇的是,108岁的严幼韵,对于自己电话簿上常用的六七十个号码,几乎都能背下来。而几十年来,一直没变的生活习惯是—穿高跟鞋、用香水。杨雪兰说:“我们觉得她就是一个明星一样的人物。”

  “妈妈每个星期都要打一次牌,从下午3点一直打到夜里11点多,精神很好,她吃得消。”现在严幼韵的活动大多由女儿们来组织。

  严幼韵与杨光泩的三个女儿都很出色。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爱情故事》、《基辛格回忆录》等250多本书,担任过美国著名的双日出版社总编。次女杨雪兰,是有成就的企业家,最具影响力的亚裔女性之一,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近年来又担任美国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致力于推进中西文化间的交流。三女杨茜恩相夫教子,治家有方,一度致力于房产开发,卓有成绩,惜因病较早去世。

  大小姐的养生之道:不忌口,乐观

  很多人都很好奇严幼韵的养生之道。她曾俏皮地说了个秘诀:“不锻炼,爱吃多少黄油就吃多少,不回首。”似乎与传统养生之道反其道而行之。

  杨雪兰把母亲的长寿归结于其终生保持的乐观精神:“母亲常说一句话,‘事情本来有可能更糟呢’。”严幼韵一直想保留自己的牙齿、不戴假牙,有一次去医院检查回来,出租车出了事故,把老人家的牙撞掉了。女儿们听了消息都很沮丧,严幼韵却反过来安慰她们:“我可幸运啦,要知道出租车本来可能会出更糟的事故。”

  老人的心态很年轻,精神也好,杨雪兰笑言:“上帝把妈妈忘了!”